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四十六章 惠能

第两千七百四十六章 惠能

  公孙大娘已经被张显以及那些死士诌,李玉立刻就盯上了崔力文。

  先前公孙大娘在附近,李玉还不方便动手,他怕公孙大娘掉头对付他,那他就没地方哭了。

  现在公孙大娘专心的追杀张显,张显承担了所有的压力,李玉就有恃无恐了。

  张显现在是欲哭无泪,他知道自己是被李玉坑了。

  李玉的确是警告过他,关于这个女人的可怕,可是他的言词并不镜,这也导致张显一直都没什么准确的概念,导致了他的大意轻敌。

  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,公孙大娘的身上杀气腾腾,欲杀他而后快,根本就不跟他讲理。

  张显现在是只能躲,借着死士的围攻公孙大娘,以此来躲避公孙大娘的袭击。

  “喧人,你再咄咄逼人,本座饶不得你!”张显现在也只能说说狠话。

  可是他不说还好,一说这番狠话,公孙大娘杀意更浓。

  “喧人,你再追杀我,那姓崔的杏便要被李玉袭杀了。”

  这时候张显也顾不得再给李玉打掩护,李玉把他当作弃子利用,他也没那么大度的再给李玉利用。

  不远处的李玉暗叫一声不好,心中暗骂张显坏事,立刻对崔力文动手了。

  他直接用连纵之术,跳到崔力文的身边,抓起崔力文便一个闪现消失。

  “喧人,那杏已经被李玉抓走了,你还不去救他!”张显立刻大叫起来。

  “先杀了你,再去救他也不迟。”公孙大娘冷哼道。

  “蠢货这个蠢女人。”张显气急败坏的叫道。

  李玉提着崔力文,已经出现在几十里外,为了这个偷袭,他可是煞费苦心,这一次施展连纵之术,几乎耗去了他八成功力。

  拉开这么远的距离,想必那女人即便是想救也来不及救了。

  到时候她暴怒之下,必会拿张显泄愤。

  想到这里,李玉便越发的得意。

  李玉随手将崔力文丢掷到地上,崔力文在地上滚了两圈,狼狈的看着李玉。

  “阁下,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何苦要下此毒手,你若是有什么需要的,在下不才,却是有些身家。”崔力文第一个想到的办法就是利益诱惑,不得不说,大部分似乎,他的这招都很管用。

  李玉的目光闪烁,他早已不是以前那个清心寡欲的修行者,而是一个早已被俗世中摸爬的满身淤泥的俗人,他很清楚钱财的力量。

  不过一想到,自己如果为此违背了崔家长老的命令,那么自己的师尊金灵真人必然会知晓,以自己师尊的性子,绝对会一掌拍死他。

  一想起自己师尊的可怕,立刻使得他刚刚升起的几分念想,顿时烟消云散了。

  崔力文看到李玉似是有些犹豫,知道他已经心动了,不过看起来还有些顾及。

  这种人他见得多了,如果换做是那些死士,他还未必能说的动。

  可是眼前这人,却比那些死士好对付。

  “阁下看起来有些顾虑,在下可以保证,阁下只要放过在下,在下就此消失,你也只需要对外宣称,在下已经死了,这岂不两全其美?”

  “是好主意,不过我却是不信你。”李玉显然更畏惧自己的师尊:“钱是好东西,可是若是没命花钱,那又有何意义?”

  “阁下”

  “休要多言,你今日必死无疑。”李玉轻喝一声,打断了崔力文的游说。

  李玉双手掐印,便要致崔力文于死地。

  阿弥陀佛

  突然,一个声音毫无征兆的出现,崔力文和李玉都愣了一下。

  回过头去,发现在两人身后有一个山洞,那声佛号便是从山洞中传来的。

  崔力文不由得升起几分希夷,盼着从山洞里出来一个救星。

  “何人藏头露尾,还不现身!”李玉眯起眼睛,凝视着那个山洞。

  只见山洞中走出一和尚,身上灰色僧袍,残破不堪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乞丐一般,身上也是多有污秽,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。

  “阿弥陀佛,贫僧并未藏头露尾,贫僧一直都在山洞中,是两位施主闯入在下修行悟禅的地方。”和尚双掌合实行礼。

  “你是哪个寺院的和尚?怎会躲藏在这里?莫不是犯了什么清规戒律吧?”李玉怕这和尚有什么来头,看着和尚目光闪烁不定。

  “阿弥陀佛,贫僧并未触犯什么清规戒律,贫僧来此是为了修苦禅。”

  李玉看不出这和尚的修为,心中不由得谨慎起来:“和尚,你我井水不犯河水,今日之事,我也不想与你追究,不过你也莫要多事,快快离去,莫要伤了性命。”

  “贫僧虽然不修神通,可是见到施主要杀伤人命,却不得不现身,施主,杀人可是要下地狱的,还请施主放下屠刀。”

  “你既然有勇气阻我,那我便试试你有几分能耐!”李玉也不多废话,手中掐成道印,朝着和尚拍去。

  那道盈作一道灵光,重重的落到和尚的身上。

  和尚扑哧一声,嘴里喷出一口鲜血,脚步连退两步。

  “好无能的和尚。”李玉差点没笑出来,就这能耐居然也敢阻止他杀人。

  和尚站定,抹去嘴角的血痕,脸色却是萎靡了许多。

  “请放下屠刀,若是施主继续执迷不悟,必定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”

  “人我杀的多了,不差一个两个,要下地狱早就下了,既然你如此无能,今日便连你一起杀了。”李玉对于和尚的说词不以为然。

  崔力文却是彻底的绝望了,本以为是个救星,却怎奈是个只会耍嘴皮的普通和尚,不但救不了自己,居然连他自己都搭进去了。

  “施主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,执迷不悟只会误了终身。”

  “蠢和尚,你还是先救一救自己。”李玉不屑的说道。

  很显然,李玉不是一个和尚的三言两语,能够打消念头的。

  “大师,你还是走吧,既然你救不了我,何苦把自己也陷入其中。”崔力文苦笑的说道。

  “若是看着施主死去而见死不救,那么贫僧怕是会心生心魔,一身苦禅只会毁于一旦,所以贫僧虽然手无缚鸡,却也只能试上一试,倒是无力拯救施主,实在是忏愧。”和尚闭上双眼,双掌合十:“施主,你若是要杀,便先杀了贫僧吧,只盼施主杀了贫僧后,能够唤醒施主的人性。”

  “哈哈你既然一心寻思,我便成全你!”

  李玉不再迟疑,抬起手掐出道印,朝着和尚的脑袋轰去。

  叮铃铃——

  突然,一阵清风吹拂而过,时间却像是在刹那间凝固了一般。

  崔力文低下头,他发现本应该还给了公孙大娘的铃铛,不知道何时挂在了自己的腰上。

  并且,一直以来都无法响动的铃铛,居然被一阵清风吹动响起。

  “咦?”和尚发出一声惊疑声。

  崔力文抬起头,发现在李玉的背后站着一人。

  只是,不知道那人是何时出现的。

  那人伸手握最玉的肩膀,只听咔嚓一声,伴随着一声惨叫,李玉已经跪到了地上。

  白晨看着在场的三人,最后目光落到崔力文的身上:“我给公孙丫头的铃铛怎在你的身上?”

  崔力文愣了一下:“你你是被这铃铛召唤来的?”

  白晨的目光又转向和尚:“敢问大师法号?”

  “贫僧惠能,敢问施主尊号?”

  “在下白晨你是惠能?”白晨的脸上显露出一丝喜色,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。

  白晨芋里,这时候的惠能应该已经过七十岁了,可是看这和尚却只有三四十岁的模样,实在是让他怀疑。

  “出家人不打妄语,贫僧惠能。”

  “你修的是什么法门?怎会如此年轻?”白晨不解的看着惠能和尚。

  “贫僧并未修什么法门,贫僧修的是苦禅,并无什么神通,只是每次的领悟,贫僧都会年轻上几岁,贫僧也不解其中原由。”

  “惠能大师,你可是让在下好找。”

  “敢问施主找贫僧何事?”

  “在下受心魔所扰,所以想请大鼠教,如何能灭这心魔。”

  “施主似乎是找错人了,贫僧并无降妖伏魔之力。”

  “我并非要大师帮我消灭心魔,是想求教大师,可有什么方法消灭。”

  “施主可知心魔?”

  “魔由心生,在下杀业无边,死在在下手上的生灵亿万,这亿万生灵的怨念执念,再由我心中的戾气催生,衍化而生。”白晨坦然说道。

  “施主说自己造就亿万杀业,那施主不是大罗金仙了吗?”

  “虽然不是大罗金仙,不过却也相差不多,我这杀业并非这一方世界所造就的,我来自未来,知晓过去未来之事,这天下大部分的事情,在下都知晓,即便现在不知道,只要我想知道,我也能够知道,只是一直受心魔困扰,来到这一方世界,其目的也是为了找寻大师,为我解惑。”白晨说道。

  崔力文在一旁听的心惊,看着白晨的目光里,多了几分惧意。

  眼前这人,就是公孙大娘口中的先生吧?

  他说他虽然不是大罗金仙,却也相差无几,那就是说,他是真正的仙人咯。

  而且他说他造就亿万杀业,如果不是仙人,如何能造就亿万杀业!?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