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四十四章 昆仑

第两千七百四十四章 昆仑

  昆仑,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忽略的宗门。

  特别是玄门,昆仑实在是承载了太多太多的传说以及传奇。

  昆仑有着最悠久的历史,以及最为匪夷所思的传承。

  而昆仑也总是自诩天下玄门正宗之首,虽然昆仑的门人弟子不多,却个个身手不凡。

  即便是隐门,对昆仑也是充满敬畏,哪怕是再嚣张的隐门中人,也不敢对昆仑有半分不敬。

  不过,即便是这种天下共尊的地位,依然不能满足昆仑。

  因为他们更希望得到实质性的认可,比如说国教。

  只是历朝历代,每一个皇帝都不愿看到宗教过于强大,所以从不设立国教,哪怕某个皇帝信奉佛或者道,也只是口头上的封赏,而绝对不会上升到立国教的地步。

  所以一直以来,昆仑也断绝了与皇室的联系。

  不过这不代表他们已经放弃了这个念想,他们依然在暗地里做一些动作。

  希望以此来改变皇帝的想法,或者直接推举亲近他们的人当皇帝。

  可惜,哪怕是一些与他们亲近的皇帝上位,结果多半也是掉过头就翻脸不认人。

  所以这也导致他们对皇权非常的不信任,甚至是仇视皇权,所以最终他们决定与别人合作,比如说权势滔天的清河崔家。

  如果说武则天是天下人都知道的皇帝,那么清河崔家就是暗地里的土皇帝。

  他们有资本与皇帝对抗,哪怕这个人是武则天。

  清河崔家是天下第一世家,比之博陵崔家还要强上一些。

  而昆仑则是玄门第一门,这也是无可争议的。

  他们的强大体现在方方面面,从道法传承,到门人弟子的修为,无一不比寻常玄门中人强上一头。

  所以清河崔氏与昆仑的联手,算的上强强联手。

  清河崔氏可以提供很多方便的帮助,比如说财力上的支持,又或者是鼓动民众对昆仑的膜拜。

  而昆仑提供的东西就非常单一了,那就是武力道法上的支持。

  有些清河崔氏不方便下手的人,就会让昆仑动手。

  被人当枪使,充当别人手中的屠刀,却没让昆仑觉得有失德行,反而觉得天经地义,至少崔家不会与他们翻脸。

  昆仑当代宗主金灵真人,就是与清河崔家联系的人。

  不过知道这件事的人实在不多,也只有崔家年纪最大的长老知道。

  金灵真人则是派遣弟子李玉与张显协助崔家,崔家有什么需求,大部分都是让他恶人出手。

  只是,这次本以为轻松的任务,李玉却遇到了麻烦,这导致他不得不求助一直都不怎么合的来的张显。

  李玉与张显是金灵真人的大弟子与二弟子,两人修为相近,却不思进取,只想着争夺权力。

  说来这也要怪崔家的离间,让这师兄弟二人迷失在纵.欲物流的凡尘俗世中。

  就为了崔家抛出的一点饵食,争的面红耳赤。

  两个原本涉世未深的师兄弟,如今却成了崔家长老麾下摇尾乞怜的狗。

  早已失去了曾经的纯真稚嫩,只懂得怨恨与诅咒同门的邪徒。

  “师弟,此次若是你我不能联手,恐怕长老那里就不好交差了。”李玉看了眼张显,他虽然把情况说了一遍,却没说清楚。

  “师兄,你的修为高深莫测,区区一个凡夫俗子,怎会是你的对手?”张显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  “师弟有所不知,此次的目标也是崔家子嗣,身份尊贵,却不知道从哪里招募来了一个女人,此女虽然不修道法,却有一身不输于道法的武功,强悍如斯,为兄实在是无力对抗,还请师弟看在同门情谊上,助为兄一把。”

  “师兄说笑了,既然师兄都不是那女人的对手,师弟何德何能,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。”张显已经挑明态度的拒绝。

  可是李玉就是来求援的,或者是把张显拉入坑里,如何能轻易让张显脱离。

  “师弟,你不是对那小燕红很是喜爱么,若是师弟愿助为兄一臂之力,为兄愿意将那小燕红送予师弟。”

  张显眼前一亮,眼中不由得闪烁起一丝贪恋。

  他们师兄弟二人入世以后,第一个接触的就是女.色,不过修为心境不高的两人,在第一个回合就已经彻底的沦陷了。

  为了一个女人大打出手,就此拉开了随后十余年的恩怨。

  不得不说这两师兄弟对女人的品味出奇的一致,几乎每次都是同时看上同一个女人。

  这其中也不乏崔家的人暗中搞鬼,也有可能是因为双方妒忌对方,只要是对方看上的女人,另外一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弄到手,就比如说最近,他们又同时看上了一个女人。

  不过却被李玉捷足先登,可是张显却始终对那小燕红念念不忘。

  “怎样?师弟若是愿意助为兄一臂之力,小燕红就是师弟的了。”

  “师兄说哪里话,你我同门,情同手足,这点小事,愚弟自然不会推脱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这样最好……这样最好。”李玉也不会傻到对张显的话信以为真。

  就如同张显不相信李玉一样,李玉对张显同样充满了怀疑与警惕。

  “你那目标现在何处?”

  “金河县附近,我们最好快些启程,不然的话,若是让那人进入洛阳境内,那就不好办了。”

  “那就只能依靠师兄的连纵之术了。”

  这连纵之术倒也是妙法,与缩地成寸有异曲同工之妙,不过却没有缩地成寸那般高效,一次移动过十几里地,便要休息许久。

  这主要还是李玉的修为不精,不然的话,以昆仑的传承,自然是不差缩地成寸等神妙道法。

  可惜两人的志向并不在修行上,一门心思的沉溺雨凡尘俗世。

  而其师门也疏于管教,这两人便越发的肆无忌惮。

  虽说李玉的连纵之术不能缩地成寸,一日赶上两千里路程却是不难。

  两人也不磨蹭,李玉带上张显,用连纵之术追赶了一日的时间,总算是在傍晚赶到了金河县。

  “那人现在在何处?”

  “我派人盯梢着,先找到细作再说。”

  ……

  李玉与张显很快就找到了细作:“怎么样?那三人现在在何处?”

  “李先生,那人现在还在金河县的客栈内。”

  “你这边先盯着,明日待到他们离开金河县后再出手。”

  “何必等到明日,现在动手不好吗?”张显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  “金河县是大县,官府力量不弱,若是在金河县内动手,事情很容易闹大,到时候与你我都不好收场,若是在野外就方便许多,不怕消息走漏。”李玉说道:“再者说长老吩咐,这事不宜传扬出去。”

  张显虽然不屑,却也没再继续纠结。

  李玉又看向细作:“我们的人手召集了多少人?”

  “李先生,我们的人已经召集了五百人。”

  张显听到细作的报告,不由得皱起眉头:“只是你我二人不够?还要再加上五百人?你是来杀人的还是来打仗的?”

  “师弟有所不知,那崔家小子招募的女人,武功实在是太骇人了,是我生平仅见,若是不先消耗她一番,为兄实在没信心与之交手。”

  “武功练的再好也只是凡夫俗子,如何与我们登仙大道媲美?我却是不信,真有何人能把武功练的让师兄都棘手的地步。”

  “若非如此,为兄也不至于请师弟出手协助。”李玉无奈的说道。

  张显心中对自己的这位师兄越发的不屑,不就是一个女人么,不就是一个会武功的女人么,就这样都能把他吓得找自己求援,实在是越混越回头了。

  张显觉得,李玉如此提心吊胆,不过是他学艺不精的缘故。

  不过这也不是没道理,他们二人的修为虽说相近,不过李玉更善于遁术逃跑,不同于自己专攻雷法。

  若是他二人交手,恐怕是难分高下,可是如果遇到一个差不多的对手,李玉却多有不如,大半还是要遁逃离去。

  李玉倒是没有说谎,他对那日那个女子的确是有些心惊,若是正面交手,他自问绝对要落败。

  不过他却没把话完全说出来,就是想引张显入局,希望张显能与那女子拼个两败俱伤,然后再来收拾残局。

  “师兄,看来你还需要回山门,多修炼几年再下山,如今的你,实在是丢尽了我们昆仑的颜面。”张显的语气非常的嚣张,丝毫没有对同门师兄的敬意。

  李玉的脸色微微一变,一想到当年在山门的苦修,李玉便是一阵恶寒。

  在见识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后,李玉如何想要回到那青灯古烛的生活。

  昆仑实在是不毛之地,即便是密境之中,也是处处荒芜,哪里有这外面的世界精彩纷呈。

  如若张显把此事传到师尊的耳中,以师尊的秉性,多半是要强行押解自己回山门。

  这是李玉绝对不愿意接受的结果,一想到这里,李玉看向张显的目光里,多了一丝凶光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歹毒的计策。

  不过这时候也不是内讧的时候,当务之急是先把崔家长老交代的事情完成了,然后再想办法除掉自己的这位师弟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