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四十三章 崔力文的担忧

第两千七百四十三章 崔力文的担忧

  虽然公孙大娘说的轻描淡写,不过崔力文还是从公孙大娘的言词中,嗅到了一丝血腥。

  这似乎是在预示着一场血腥的杀戮,也许是公孙大娘屠杀对方,也有可能身份对调。

  只是,谁也不知道,这场大战什么时候会开始。

  “公子,我们要不要去附近的官府寻求庇护?”崔小文担心的看着崔力文。

  崔力文看了眼崔小文,崔小文虽然忠心,可惜却有点不长进,分不清楚状况。

  这时候除非是他们招来一个军队保护他们,这样一来躲在暗处的人才不敢动手,不然的话,这场袭击是绝对避免不了的。

  哪怕是寻求官府庇护也一样,毕竟对方可是出自崔家,寻常的官府根本就没能力庇护他们,甚至有可能官府都已经被买通了,只等着他们自投罗网。

  又是一夜,这次他们没能赶到下一个城镇,只能在野外休息。

  公孙大娘坐在火堆前,擦拭着剑锋,崔力文和崔小文则是沉默的坐着,不时的给火堆天柴,气氛显得有些沉重。

  “公孙姑娘,你一点都不怕吗?”

  “那些家伙并没有你们以为的那么可怕。”公孙大娘淡然说道。

  “也是,公孙姑娘身怀绝技,的确没什么好怕的。”崔力文的语气有些自嘲。

  “三人行必有我师,我也就擅长杀人,也许你会有什么才能是我所不及的呢。”公孙大娘的语气坦诚:“先生曾经说过,当下比你更优秀的人,未必永远都比你优秀,只不过是当下的局势凸显出他的特质与能力,就比如说你看得懂指南针,可是这指南针在我手上,我摆弄了许久也没弄清楚,如果不是你教我,我到现在还是迷迷糊糊的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这实在是没什么好自夸的。”

  崔力文苦笑的回应道,那个指南针还真不算复杂,甚至可以说是简单。

  也就公孙大娘粗神经的人才看不懂,稍微有些心思的人,稍微琢磨一下基本上就能弄清。

  “你现在看起来不如我有用,是因为你没有一个能够展现你才能的舞台,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舞台,我如此,你亦如此。”

  “那姑娘觉得,在下的舞台是什么样的?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。”公孙大娘白了眼崔力文:“不过先生说,他要打造一个,天下人都能一展所长的舞台,让有能力的人在这个舞台上绽放光芒。”

  “那要是什么样的舞台?”

  “不知道……反正先生说了,百家齐晖,盛世辉煌,我不明白先生的境界,可是我却很期待先生说的那个盛世辉煌。”

  百家齐晖,盛世辉煌!

  这是一种大魄力,一种前无古人的勇气。

  打破华夏亘古不变的规则,就算他是仙人,难道就真的能够改变吗?

  “你句句都离不开你家先生,你家先生是仙人不成?”崔小文带着几分不满的语气说道。

  “说了你也不信,是与不是又与你有何关系,若不是你家公子一直追问,我才懒得多说。”

  崔小文对公孙大娘很有意见,他觉得公孙大娘配不上自家主子。

  公孙大娘只知道打打杀杀,完全没有女人的那种温柔似水。

  不过他显然是有些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因为从始至终都只是他家公子热情,公孙大娘完全就没察觉到崔力文的心意。

  叮——

  突然,公孙大娘手中的剑锋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,吓得崔力文和崔小文都是一个哆嗦。

  “怎么了……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  公孙大娘看了眼两人:“没事,只是劈了一只烦人的蚊子。”

  公孙大娘用洁白的手巾擦拭着剑锋,动作轻盈缓慢,在擦拭完毕后,站了起来试了试挥剑。

  崔力文和崔小文看着公孙大娘,公孙大娘也看了眼两人:“你们就在这坐一会,我去打点野味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时候去打野味?”

  “我们还不饿,公孙姑娘,这都已经夜深人静了,还是别出去乱走了吧。”崔力文也是满脸的担心。

  “我饿了。”公孙大娘平淡的回答道。

  公孙大娘走的很果断,她的身影片刻间就消失在密林深处。

  “这女人真是的,她明知道现在有杀手在我们周围,还这时候出去打猎,她完全就不顾我们的死活嘛。”崔小文抱怨的说道。

  崔力文目露深色,一直看着公孙大娘消失的方向。

  “你以为公孙姑娘真的是去打猎吗?”

  “难道不是?”

  “倒也没错,她的确是去打猎,不过却不是你以为的那种猎物。”崔力文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  “什么不是我以为的那种猎物,难道她……还能……”崔小文的声音突然顿住了,带着几分颤抖:“难道是去……杀人?”

  崔力文虽然已经猜到了公孙大娘的意图,可是心里还是没底,毕竟不知道那些杀手的实力与数量,而且此刻又正值深夜。

  公孙大娘在这夜幕下,又是否真能有白天时候那般神勇。

  人在恐惧的时候,总会胡思乱想,崔力文也不例外。

  特别是在这种无法介入与左右的情况下,人就会显得尤为恐慌。

  而且就如崔小文所担心的那样,崔力文也担心,对方来个调虎离山。

  不过,一直等了三刻钟,公孙大娘毫发无伤的回来了,手上提着两只兔子。

  “公孙姑娘……这是?”崔力文也分不清楚,公孙大娘有没有与人交手。

  如果公孙大娘没提这两只兔子回来,可是如果公孙大娘真的在外面与人厮杀,还有闲情带两只兔子回来?

  很显然,这两只兔子实在是太具有迷惑性了。

  公孙大娘看了眼崔力文:“怎么了?我出去打猎,带两只兔子回来有什么问题吗?哦……你觉得两只兔子不够吃吗?”

  崔力文收回了后面的话,苦笑的摇了摇头:“没有……没事了,公孙姑娘,坐下来休息一下吧,小文,你来负责把这两只兔子剥皮了。”

  公孙大娘靠坐在树杆下,崔力文关心的问道:“公孙姑娘,累坏了吧,喝口水吧。”

  公孙大娘接过水袋,一口就把水全部喝干。

  “公孙姑娘,你刚才出去打猎,除了这两只兔子之外,可还遇到其他的猎物?”

  “遇到了。”

  “结果如何?”

  “杀了一半。”

  “剩下的一半能从姑娘手中逃走,看来也都不是寻常的猎物。”

  “不是,剩下的一半是我放走的。”

  “什么?放走?这是为何?”

  “因为我对他们说,他们这点人不够我杀的,所以让他们多找一些再来。”

  崔力文听到公孙大娘的回答,已经彻底无语了。

  “公孙姑娘,在下虽然知道您无惧无畏,可是在下与小文还只是凡人,实在是惶恐至极……”崔力文苦笑的说道。

  “怕什么,那个铃铛已经足够你自保了。”

  “可是这个铃铛根本就不响。”

  “因为还没到需要用的时候。”

  “公孙姑娘,你就一点都不担心,对方下次带来的人太多吗?”

  公孙大娘摇了摇头:“能够给我畅快淋漓的大战一场的机会不多,我倒是希望他们能多带一些人来。”

  面对公孙大娘这种冰冷的回应,崔力文也是无言以对。

  旁人都是怕麻烦大,公孙大娘倒是好,反而嫌弃对方的人太少。

  “那那个术士呢?”

  “那个术士逃的太快了,我追不上他。”

  翌日,三人继续上路,不日进入一座都城,而这座都城居然有大唐日报。

  不过这座都城售卖的是五天前的大唐日报,这说明当地距离洛阳城,大概有五天的路程。

  崔力文在城里买了三匹马,倒是让他们的脚程快了不少。

  随后的两天时间里,都没发生什么袭击事件,就连山贼劫道都没发生。

  这让崔力文猜测,是不是已经把那些刺杀自己的人甩掉了。

  “公孙姑娘,这个铃铛还给你。”

  “怎么?你不需要了?”公孙大娘接过铃铛,又用不解的眼神看着崔力文。

  “我们应该已经甩掉那些人了吧?”

  “没有,他们在集结人马,明日应该就会动手。”

  “公孙姑娘连这种事都算的出来吗?”

  “不是算到的,是我发现了几拨不同的细作,他们都在监视我们,他们不是同一批人,可是他们的目的却都是我们,由此可见,那些想要杀你的人,已经联系了几个不同的势力。”

  “大概会有多少人?”崔力文刚刚放松下来的神色,顿时又变得凝重起来。

  “很多,我也不知道有多少。”

  崔力文的心头顿时变得更加沉重了,如果这些人是冲着自己来的,那么能够调动这么多人的人,肯定是崔家的长老,不然的话不可能调动这么多人对付自己。

  可是,崔家的长老为什么要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自己?

  难道是自己的意图泄漏出去了?

  可是,这件事只有自己与父亲知道。

  父亲不可能出卖自己,除非是逼不得已,或者是父亲的身边有其他长老的人……

  还有一种可能,崔家出现了某种变故!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