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四十章 跟踪

第两千七百四十章 跟踪

  崔力文和崔小文追到公孙大娘身边的时候,发现他所有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。

  公孙大娘的身边已经躺了二十多个人,她就站在那里,然后面前几十个山贼,他们脸上并不是带着那种凶神恶煞般的嘴脸,而是一种受到了惊吓的小狗。

  公孙大娘的目光转向哪个地方,哪个地方就会退缩几步,他们全都挤在一个不算大的空间里,人挤人。

  似乎同伴能够给他们带来安全感,可是他们却不知道,人越多所带来的恐慌也是越强烈。

  公孙大娘依旧那么的风采卓绝,依旧是那样的光彩照人。

  可是,她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。

  至少在这些山贼的眼里,公孙大娘就是一个修罗。

  “女修罗,我们与你无冤无仇,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?”

  一个山贼带着哭腔的叫道,就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。

  公孙大娘冷哼一声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********,你们这些家伙双手沾满血腥,留着你们只会遗祸百姓。”

  “我们和你拼了!”

  又是十几个山贼,义愤填膺的冲向公孙大娘。

  崔力文只觉得公孙大娘手中双剑,就像是刮起了一阵旋风。

  然后就看到鲜血洒在他的身上,十几个山贼,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,已经魂归天际。

  崔力文已经彻底的呆住了,先前他只是觉得公孙大娘武功高,却不知道到底高到何种程度。

  可是此刻,他才真正的了解到,公孙大娘的武功,简直就强的无法形容。

  公孙大娘的双剑随着身姿舞动,带起的血花绽放着鲜艳的色彩,让人看的心醉神迷,可是这美如昙花的花朵,却都隐藏着致命的危险。

  当血花彻底绽放的刹那间,就是生命消殒之时。

  公孙大娘剑锋一荡,将剑锋上的血迹荡去。

  崔力文甚至对那些山贼表现出一丝怜悯,不过很快他就清醒过来。

  这些山贼可不是普通百姓,这些山贼杀人放火无恶不作,对他们怜悯反而是对百姓的不尊重。

  此刻的崔力文眼中,全都是公孙大娘。

  公孙大娘的一举一动,都让他神迷陶醉,就连杀人,都是那么的美丽。

  为祸附近十余年的冷水涧山贼,终于遇到了命中的克星。

  上上下下一百一十三人,无一幸免,包括贼首陈水。

  崔小文看向公孙大娘的目光里,带着几分惧意。

  也只有崔力文这样的,反而被公孙大娘深深的吸引了。

  公孙大娘身上的气质,是他从未看到过的,任何女子都没有这种飒爽英姿,不凡气质。

  “公孙姑娘辛苦了,这群恶贼今日终于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报应。”

  公孙大娘看了眼崔力文:“你不害怕吗?”

  “公孙姑娘为民除害,在下怎会害怕?”

  “我之前也灭掉过一个山寨,救下了几个人,可是他们都说我是女魔头。”公孙大娘的语气平淡无奇的说道,只是不知道她的内心,又是否有所波澜。

  崔力文皱了皱眉头:“愚民不懂恩,公孙姑娘救了他们,他们反而恶言相向,不过我相信姑娘心中自有正义,不会被一些愚民所影响。”

  “先生说过,这世界并不需要被谁承认,那些百姓怕我也好,敬我也罢,都不是我最终的目的,我只是为了杀这些恶贼。”公孙大娘淡然说道:“我心不动如山,他山风云难撼,我心菩提明镜,来日灵台自在天。”

  “姑娘口中的先生是何方高人?”

  “先生就是先生,反正说了你也不信,不说了。”

  “姑娘的话,在下一定会信。”崔力文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  “不,之前也有人这么说的,可是等我说的时候,他说我被先生骗了,可是我什么都没有,先生不用骗我,他还传授我武功。”

  “能够得到公孙姑娘如此的信任,想必你家先生也不会是骗子。”

  “自然不是。”

  在将山寨一把火烧了后,众人就重新上路了。

  不过崔力文全身都是血,实在不便走动,只能找附近的河水冲洗了一番。

  崔力文也有点小郁闷,他什么都没做,结果搞的一身污秽。

  反而是公孙大娘,身上依然是干干净净,一点都看不出她先前制造了一场屠杀。

  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仇家?”公孙大娘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崔力文。

  “仇家?怎会,在下做的是小本生意,平常都是与人为善,怎会与人结仇,哪怕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,也不至于要在下的性命。”

  “那就怪了,为什么会有人要杀你。”公孙大娘满脸的困惑。

  “有人要杀在下?”崔力文的神色微微一变,目光闪烁的看着公孙大娘。

  他开始胡思乱想起来,公孙大娘为什么会知道的?

  难道她是被派来杀自己的吗?

  一想到这里,崔力文便不寒而栗。

  “先前我去到那个山寨,打杀那些山贼的时候,突然反应过来,袭击你们二人的并不是山贼,山贼没那么好的身手,他们明显不是冷水涧的山贼,山贼都是有自己地盘的。”公孙大娘分析的头头是道:“而且那些人还蒙面,山贼从来不蒙面,他们个个都是江洋大盗,罪恶昭著,早就被官府通缉了,除非那些人不是山贼,还有一点,他们想先杀了你们。”

  “山贼难道就不杀人吗?”崔力文已经相信了公孙大娘的话,其实在公孙大娘提起之前,他就已经有所怀疑,只不过一直无法做出结论,如今听公孙大娘如此说,他基本已经确定了。

  “山贼也杀人,不过山贼会先让你把财物拿出来,山贼会怕你把财物藏在什么隐蔽的地方,所以一般都会让被打劫的人先把财物拿出来,然后才会杀人,并且他们不会把马杀掉,马可是很值钱的。”

  这个时代一头牛的价格在十两银子,健壮的牛甚至能到二十两银子,可是马的价格却是这个的十倍,所以山贼怎么会随随便便的把马杀掉?

  “姑娘对山贼这么了解?”

  “因为我已经掀翻了好几个山贼山寨。”公孙大娘说道:“不过,真正让我发现问题的是,我们从山寨出来之后,就一直有人跟着我们,这些人不是跟踪我的,那肯定就是跟踪你的。”

  “有人在跟踪我?”崔力文的脸色再次变幻。

  “嗯,这人的跟踪技巧非常高,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高明的跟踪手段,看着不像是普通人家的,更不是山贼,像是……”

  “像是军中的细作。”崔力文想到了这个可能。

  因为崔家就有招募一些离开军营的细作,给他们干一些,家族的人不方便做的事情,比如说,让某些人闭嘴……或者消失。

  崔力文已经猜到了,这次派来追杀自己的人,多半就是家族里的人。

  世家内的争斗,其残酷性比之朝廷之上丝毫不差。

  嫡系庶系的纷争也是无所不用其极,崔力文不知道是谁想要杀自己,崔家想要自己性命的人多的是,有能力做这种事的也不在少数,所以根本就无从考究。

  “公子,周围真的有人?”崔小文小声的问道。

  崔力文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,如果不是公孙大娘提醒,恐怕他永远都不会知道。

  崔力文四下看了一眼:“公孙姑娘,那个人藏在哪里?”

  “你看不到的。”公孙大娘说道。

  “你又怎么看的到?”崔小文对公孙大娘一直都有所防备,语气也颇为不善。

  “我可不是用看的。”公孙大娘看了眼崔小文:“是听到的,那个人的呼吸略微高于常人,藏身在后面路边的那块大石头后面,不要看向那块石头,如果你们看过去,就会被他发觉,这时候他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他。”

  “公孙姑娘,要不您帮在下除掉他吧。”

  “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好人,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踪你,我不能替你乱杀人。”

  “公孙姑娘不信我?”崔力文苦笑的看着公孙大娘。

  “我们才认识多久?我连你说的话都不能确定真假,怎么相信你?”公孙大娘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如果你是坏人,后面跟踪你的人是负责追捕你的,到时候我不是好心办坏事?”

  若是常人,可能还会与崔力文虚与委蛇,可是公孙大娘却是想什么就说什么。

  “我家公子怎么会是坏人呢?”崔小文义愤填膺的反驳道。

  “小文,你收声。”崔力文轻喝一声,转头看向公孙大娘:“公孙姑娘,那你觉得在下是坏人吗?”

  “不像,不过先生说过,人心隔肚皮,知人知面不知心,不要被人的外表所蒙蔽。”

  崔力文面对公孙大娘,确是有些无可奈何。

  不像是其他人,哪怕心里所想,也不会这么直截了当的说出来。

  可是公孙大娘却是一点都没有顾及,想什么就说什么。

  反而是这样,让崔力文更信任公孙大娘。

  “那算了,日久见人心,相信以后公孙姑娘会明白在下是为人的。”崔力文也不再多做解释:“至于那人,他想跟就让他跟吧,反正有公孙姑娘在,在下也不担心会被他害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