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三十六章 清河崔家

第两千七百三十六章 清河崔家

  洛阳城外,来往的行人已经习惯了跪伏在地上的降军。

  这些降军也不与来往行人交流,一直跪到第三天。

  突然,有人感觉到天空中一阵清风吹过。

  一个阴影掠过他们的头顶之上,有人抬起头看向天际。

  只见一个黑色的长蛇在天空中遨游,不对……那不是长蛇,那东西长着四肢……

  龙!那是一条黑龙!

  原本平静的降军中,恐慌与不安开始蔓延。

  紧接着就见那条黑龙轰然落地,所有人的目光都凝固了。

  呆呆的看着黑龙,满脸的震惊与不敢置信。

  他们发现,在黑龙的脖子上,站着一个老妇人,虽然头发斑白,可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威严,单手握着龙角,目光扫视着现场。

  “皇上……是皇上……”

  刹那间,这种激动与震惊传遍整个阵地,所有的士兵都难掩心中的震撼。

  难怪那仙人会前来相助,原来武则天是真龙天子,不然的话怎有如此神勇的黑龙坐骑。

  “众将士,平身。”

  “罪卒罪犯滔天,不敢起身。”

  “众将士是受恶徒蒙蔽,你们也是听命行事,此事并不怪众将士,平身吧。”

  刹那间,所有的将士都有一种解脱的感觉。

  “罪卒谢过陛下宽宏大量。”

  可是这时候,大部分人都站不起来,有几个勉强站起来,也是扑倒在地。

  连续跪了三日的时间,他们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考验。

  不过对于武则天的宽宏大量,不少将士都是感动的泪流满面。

  “罪将愧对陛下厚恩……”一个将士含泪,发出沙哑的声音。

  “这事要怪就怪黄善仙,与尔等何干。”武则天叹了口气:“此事本就不怪你们,可是仙人却觉得,你们为虎作伥,施加了诸多因果在你们的身上,朕能赦免你们的罪过,却赦免不了你们的因果。”

  武则天满脸的无奈,看着非常的痛苦。

  “陛下,莫要为吾等劳心,这都是我们罪有应得的。”

  “此言差矣,这事怎能怪你们,朕便是舍了这身龙袍,也要求仙人赦免你们的因果。”

  “陛下,我等担不起啊,请陛下收回成命。”

  众将士刚刚起身,立刻又跪下来,祈求武则天。

  武则天可是真龙天子,哪里是他们这些罪将罪卒能够比的。

  若是武则天强逼仙人,仙人未必会责怪武则天,还可能将罪又怪在他们的头上。

  而且武则天这般的表态,也让他们觉得,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非常的对不起武则天。

  “不过这因果要想消弭倒也不难,只是怕委屈了诸位将士。”

  “陛下,我们本就带罪之身,莫说是委屈我等,便是刀山火海,我们也绝不皱一下眉头。”

  “不用刀山火海,只要诸位能够为国为民立下功劳即可。”武则天说道:“仙人也与朕说过此事,你们冒犯天威,本是罪无可恕,不过却不是非死不可,比如说某地发生灾害,诸位主要施以援手,救的百姓越多,诸位的因果就会减弱,待到因果消弭之后,那便是大功德,功德这种东西,你我肉眼凡胎看不见摸不着,却是真实存在的,就比如说如今的工部侍郎墨北,他因为立下千秋功德,如今已经被仙人封了神位,待到百年之后,墨北即可成就仙人。”

  众将士听的目瞪口呆,若是换做一个老和尚老道士说这事,他们估计只会嗤之以鼻。

  可是唯独武则天说这事,他们却深信不疑。

  这就像是人在绝望的时候,总会拼命的抓紧救命稻草一样。

  “现如今朕开展新政,天下变革在即,不过内有士族对新政抵触,外有蛮夷对中原大地虎视眈眈,诸位可愿与朕一起,守护这万里河山?”

  “我等必将竭尽所能,为陛下排忧解难。”

  “好!有诸位将士与朕共同对抗强敌,朕还有什么可惧的!”

  至此,这些将士的心,已经彻底的被武则天收服。

  ……

  五姓七宗,放在任何一个时代,都可谓是擎天巨孽。

  任何一个皇帝面对五姓七宗的时候,都带着敬畏的心理。

  隋灭唐立就有五姓七宗的影子,他们不是顺应时代,而是时代的缔造者。

  从六国鼎立之际,他们就已经立宗,不断的积蓄力量与财富。

  天下财富分十份,五姓七宗就占了四成!

  洛阳城内巨富多如牛毛,可是这些巨富与五姓七宗比起来,就和要饭的没什么区别。

  可想而知,五姓七宗这千年所积蓄的力量。

  可以这么说,流水的王朝,铁打的士族。

  满朝文武,五姓七宗占了八成!

  这是什么比例?

  说是五姓七宗把持了朝政也不为过,剩下的两成,虽然不是五姓七宗,可是也是与五姓七宗穿一条裤子的世家。

  不管皇帝颁布什么样的法令,都有一个最为基本的原则。

  那就不得损害世家的利益,只要有一点触及世家利益,那么士族就会给予反击,第一次会是警告,如果皇帝不顾士族利益,那么士族就会发动致命一击。

  士族的影响力太大了,可以说在中原里,没什么是他们做不到的,也没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。

  煽动百姓,制造混乱,甚至是激起民变对他们来说都是信手拈来。

  清河崔氏、博陵崔氏、范阳卢氏、赵郡李氏、荥阳郑氏、太原王氏、陇西李氏,这七大士族除了陇西李氏之外,其他的六个家族都对皇族颇为不屑。

  而陇西李氏则是因为是皇族,所以在一定的原则上是支持皇权的。

  不过他们却不支持武则天,因为武则天篡夺了他们李家的天下。

  当然了,陇西李氏也不会主动的去挑衅武则天。

  毕竟武则天的手上可是有兵的,真要激怒了武则天,武则天不管不顾的派兵过来,陇西李氏一样要跪。

  不同于其他六个世家的同气连枝,陇西李氏祖上是胡人建立起来的,而且建立的时间相对较短,所以其他六个世家一直都看不起陇西李氏。

  如果武则天只是动陇西李氏的话,其他六个世家未必会动手。

  崔力文是清河崔氏的嫡系子嗣,他本是负责家族在洛阳城内的产业。

  所以对于洛阳城内所发生的一切,都看在眼里。

  他不像是普通人那样,只看到皮毛的东西,他有太多的渠道,能够打听到更多的,更有价值的内幕消息。

  对于武则天的变法改革,他同样感觉到了。

  所以他急匆匆的赶回了清河的主家,清河崔氏的内部结构非常复杂,他的父亲是当代的家主,可是依然不是主事人,在他父亲之上,还有几个老人,他们才是崔家真正的掌权者。

  “诸位长老,事情就是这样。”

  只见一个长老猛然拍案而起:“武则天好大的胆子,她当真以为当了皇帝,就能够忤逆纲常,不顾天道常理吗?”

  崔力文低着头,他知道这位崔家的长老,早年期间入朝为官,为人迂腐,是个不折不扣的文人,对于儒道最为推崇,后老告老还乡了,依然秉性难改,总是觉得文人才是最尊贵的,对于家族里经商的族人,动不动就斥骂。

  可是他也不想一想,他如今的锦衣玉食,全都是靠着他们这些经商的人供奉的。

  崔力文脑海里想着,那天新闻上报道的,上官婉儿说的那句话真的没错,**************,无情多是读书人。

  崔力文的父亲,崔志和看了眼崔力文:“力文,你说武则天推行新政,打算让天下的孩子全都读的起书?”

  “是,并且她已经这么做了,如今已经开始兴建书院,而且孩儿去其中一个工地看过,那个书院的格局与以前的书院或者私塾完全不同,孩儿一时也弄不清楚那书院是如何运作的。”

  “那可知书院里读的是四书五经,还是孔孟圣言?”

  “都不是,据说传授的东西非常驳杂,孩儿听说其中一个书院里分了语文、数学、物力、医学等学科,语文应该就是文章诗词,数学可能是数理算数,物力很可能是格物致道,医学应该就是医术。”

  “旁门左道!旁门左道!”那个长老更是激动的大叫起来:“此等玷污圣学的旁门左道,居然与圣学并列,这是对圣人的侮辱,这是对儒家的侮辱!”

  “长老,小子却觉得,这也许是我们崔家的一次机会。”

  “力文,休得胡言乱语。”崔志和低喝一声,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一直都有奇思妙想,不过这些奇思妙想却不适合在这些老顽固的面前提及,不然以他们的性子,多半又要训斥崔力文一个大逆不道。

  “什么机会?”其中一位长老微微睁开眼睛,目光如炬的射向崔力文。

  “诸位长老,如今武则天推行新政,必然会受到诸多的阻碍,其他士族也必然会结群抗衡,可是以武则天的手段,此次恐怕不易取胜,甚至很可能输的一败涂地,毕竟那么多的文臣都败了,若是我们崔家趁着这个机会,先派遣子嗣进入学院学习,而以武则天的态度,将来挑选官员,势必要在那些学生中选拔,这样一来,我们崔家的机会就要大了许多。”

  崔志和眼前一亮,不过他没有立刻表态,而是转过头看向其他的长老。

  没有这些长老的表态,不管他如何支持自己的儿子,都没有任何的用处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