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三十五章 士族

第两千七百三十五章 士族

  “草民姚崇,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……”

  如果姚崇还是丞相,位极人臣之时,即便是面见武则天,也不需要参拜大礼。

  可是形势比人强,这时候的姚崇,已经没有了任何骄傲的资本。

  如果这时候还端着架子,那就是自找苦吃了。

  “姚大人,莫要多礼,你年事已高,还是不要累着身体了。”

  哪怕昨天晚上,两个人针尖对麦芒,可是在这御书房中,武则天还是与姚崇一番虚与委蛇一番。

  “草民不敢失礼。”

  “姚大人此番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  “草民想请陛下,放过读书人一条生路。”

  “朕怎么听不懂姚大人的话?朕自问已经很少做杀孽了,即便是昨天参与的人,也只是抓了几个罪魁祸首,就连他们的家人都未波及,姚大人要朕放过读书人,却不知道是哪个读书人?”

  武则天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姚崇又何尝不知道武则天是在装蒜呢。

  可是他毫无办法,委求的看着武则天:“是天下所有的读书人,请陛下开恩,放他们一条生路。”

  “姚大人此言差矣,朕何曾要天下读书人的性命?”

  “陛下何必装糊涂呢,陛下的计谋无双,将儒家逼入绝境,断了读书人的生路,恐怕比杀了他们更残忍。”

  “残忍?”武则天嘴角抽了抽:“这便让你觉得残忍了吗?这千年的时间里,读书人又何尝给他人生路?”

  “至少儒家没有赶尽杀绝,士农工商,每一个户籍都有自己营生的手段,唯独读书人,唯有出仕一途,可是如今陛下却封了这条路,这无疑就是对读书人赶尽杀绝。”

  “依着姚大人的意思,那就是回到过去那样,官全都回到你们读书人的手上?”

  武则天冷冷的看着姚崇,姚崇当然希望如此,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。

  他们斗了这么久,他们都知道彼此的目的,所以姚崇知道武则天绝对不可能放弃苦心经营的计划。

  更何况武则天已经赢了,她更不可能自毁长城。

  “草民知道过去的想法有所偏差,可是草民依然认为,这天下不能没有读书人,士农工商,每一个阶级,都有他存在的价值,所以也请陛下,留给读书人一点机会,而且草民相信,只要陛下在,不会再出现过去那样,文人只手遮天的局面。”

  姚崇的语气诚恳,言词也是句句在理。

  不过姚崇还有一句话没说,武则天在的时候,的确不会再让文人复辟,可是武则天现在都多少岁了?

  以文人的手段,只要没有了武则天的压制,那么到时候还不是重复文人的天下?

  即便再让文人隐忍几年又如何?

  “哈哈……”武则天突然大笑起来,开始的时候,她还真的以为姚崇服软了。

  可是听到姚崇后面的话,武则天终于醒悟了。

  “姚大人啊姚大人,您果然是老谋深算。”武则天笑看着姚崇:“你现在只想着,等着朕死了,文人又能只手遮天了吧?”

  “额……这……陛下误会草民了,陛下洪福齐天,怎会那么……”

  “没有误会,朕并不怪你,朕意已决,只要这天下全都是读书人,那就不再有读书人了,所有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,并且朕要推广诸子百家学术,开办学院,广招门生弟子,并且不收取学费,甚至还能领取小额的赏钱,朕要让全天下的孩子都能够读书写字,都能识文断字!”

  “陛下,您的想法太异想天开了,陛下觉得,如果这么做的话,需要多少钱?”

  “姚大人,看来文人的确是不适合做官,若是你能够算的清楚这笔帐,朕倒是不介意恢复你的官职。”

  “天下人口亿万,如何算的清楚?”姚崇觉得武则天根本就是在刁难他。

  “呵呵,并无亿万,一共五千万人口,只有姚大人所说的一半,其中八岁以上十六岁以下适龄的孩童八百余万,这八百万孩童全部入学的话,每年需要国库支出大约六百万两银子,当然了,前五年不可能让所有的孩子入学,所以支出会逐年上升,不过通过每年六百万两银子的支出,大概能够产生一千万两的利益链条。”

  “什么是利益链条?”姚崇愣了一下,猛不丁的听到武则天嘴里蹦出的陌生词汇,不由得有些愕然。

  姚崇分明看到武则天眼中的嘲讽,这让姚崇非常的不适应。

  如果说先前的尔虞我诈,手段尽出,输了也就输了,技不如人也无话可说。

  可是这学识他却自诩当世巅峰,便是有比自己更聪明的,未必有自己的见识,有自己的见识却未必有自己聪明。

  可是如今却对武则天的一个词汇想不明白,这让他非常的郁闷。

  “那姚大人可明白什么叫做产业链?”

  “草民愚钝,请陛下明示。”

  “姚大人,朕是真的对你非常失望,你曾经贵为百官之首,却连这些东西都不明白。”

  姚崇低着头,不让武则天看到他的脸色,红润的脸色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。

  “姚大人,这是一文钱是吧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这一文钱是由赤山黄铜开采而来,一个民夫一天能够采集大约炼制一百文铜钱的黄铜,他能够得到大概十五文钱,炼制以及损耗,又去了三十文,然后是运送,中间又去了三十文钱,这就去了七十五文钱,由朝廷开采炼制的铜钱,朝廷实际到手的应该是二十五文钱,这其实就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,挖矿的民夫,炼制的窑夫匠师,以及运送的镖局或者官兵。”

  姚崇想了想,当即就明白了:“陛下,这不过是一个比较新颖的词汇,又有什么意义?”

  “朕是在告诉你创造利益的过程,制钱是最浅显的表现,那朕问你,若是把这铜钱换做其他的东西呢?比如说桌子上摆着的这个瓷瓶,需要的工序更多,这也就意味着所能创造的利益越多,而这些落到各个工序创造者手上的钱,他们又把钱花费出去,钱就开始了流动,这就是商道,就如水一样,水流鱼活,水平鱼死。”

  “可是陛下说的这些,都是限定在物品本身的价值以内,并未创造更多的价值,可是陛下先前说,每年支出六百万两银子,却能够创造一千两百万两的利益链条,草民想不明白。”

  武则天深深的看了眼姚崇,果然,人的脑袋如果被限制了,那么不管自己如何的提示,他都无法更进一步。

  “这钱并不是直接给予那些孩子的,是投入产业里,让这些产业来利生利。”

  武则天先前说的是生产利益产生的过程,可是投入教育产业,则不是那么直接,这种投入,是对某一个领域商业的激活。

  如今的中原,教育产业非常的匮乏,一个村子里可能就一个两个识字的,而且这一两个识字的还不怎么愿意出来教书,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读的是圣贤书,交给贱户是对圣贤的侮辱。

  当然了,也有个别的受富户的钱财吸引,放下身段去富贵人家教导他们子女的。

  这基本上就是目前大唐的教育体系,各个大的城池都有书院,而大部分都是官办的书院,这些书院进去的条件苛刻,非富即贵,甚至还要有赐帖推荐才能够进去,普通人家根本就不可能获得赐帖。

  这也导致一些名流,就靠着贩卖赐帖给富户,然后获得大量的金钱。

  这就使得大部分人都没机会接触到书典,即便能够接触到,也非常的有限。

  还有一点,那就是士族对文化的垄断,因为纸张、字画的金贵,书典的价格都非常高,普通人家根本消受不起。

  名门望族收集大量的典籍,只供自家的子弟观看学习,所以素质与文化程度,要明显高于普通人家或者普通书院的学生。

  有些书生抱着一本两本书,就是一辈子,几乎把这本书倒背如流,幻想着就凭这一本书,就能够高中金榜,这无疑是天方夜谭。

  先不提门第的差距,单是这学问,就比人家豪门差了几个等级,能够高中金榜的,更是万中无一。

  所以官位不但被文人垄断,同时也被士族垄断。

  而士族才是武则天最为头痛的对手,如今武则天虽然赢了以姚崇为首的文臣,可是只要士族没有倒下,那么武则天也只算是赢了一半。

  现在武则天要想大力推广新式的教育体系,那么无疑就是触及士族的利益。

  当然了,赢了文臣之后,武则天已经不再如过去那样畏首畏尾。

  当初武则天还担心,斗不过文臣,可是一番你来我往之后,武则天发现,文臣也不过如此。

  她现在倒是很期待,士族的反应如何,是否会如文臣这样兵行险招,还是与自己暗地里使坏。

  姚崇最终还是没有说服武则天,其实他进皇宫,也没抱有太大的希望。

  “陛下,只希望您不会后悔,毕竟士族的手段,可不比草民差,想必您很快就要面对他们的责难了。”

  姚崇的背后也有士族,虽然不是五姓七宗,却也是陕州有名的望族。

  一个两个名门望族也许对武则天没什么影响,可是如果天下所有的名门望族联手,那么就不是那么轻易能够对付的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