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三十四章 杀招

第两千七百三十四章 杀招

  “我管你是什么人,我不做你生意还能怎地?”那掌柜也是蛮横,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是把书生往外拱。

  “我可是鸿胪寺大鸿胪安鹏的门生,你得罪了我,明日我便奏明安大人,说你侮辱圣道,定你个大不敬之罪。”

  书生趾高气扬的说道,可是他这话不说还好,一说顿时引起群情激奋。

  “那个大鸿胪安鹏也参与了叛乱了吧?现在自身难保,还有空理你?这书生他日若是做了官,多半也与他的那个老师一样祸国殃民。”

  哎哟——

  书生突然跌倒在地上,背后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。

  “谁?是谁?谁敢踹我?给我站出来?”书生恼怒的看着周围,里里外外几十个人,一时间也分辨不出谁下的黑脚。

  书生的目光扫过每个人的脸上,每个人看向他的目光却变得非常的陌生。

  过去的敬畏目光全然不见了,有的只是鄙夷、轻蔑、厌恶的眼神。

  “你们……你们这群刁民!”

  “快滚吧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  “再敢妄言,老子就揍你了!”

  一群人被一个书生称之为刁民,立刻就怒了,不过大部分还是克制了动手的冲动,只是出言羞辱与驱逐书生。

  书生哪怕再能说会道,却也不及几十张嘴巴。

  面红耳赤的逃离现场,他甚至不敢落下几句狠话。

  楼上的那几个酒徒看着书生逃离的方向:“活该,这种人就该如此待遇。”

  而这一幕也落到姚崇的眼中,姚崇就在人群之中,心中是百味杂陈,说不出的苦涩。

  曾几何时,高高在上的读书人,如今却沦落成人人喊打的地步。

  姚崇神情恍惚的走着,身边也没个随从。

  武则天没有限制他的自由,甚至他想去哪里都可以。

  可以说现在的姚崇与过去并没有太大的区别,可是感觉却已经完全不同了。

  突然耳畔传来一个声音,姚崇抬起头,发现是一个奇怪的墙面,墙面上出现了一个画面。

  所有人全都驻足围观,包括姚崇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这东西怎么会突然亮起来?”

  “快看,有人影。”

  这时候,这个奇怪的墙面出现了一个画面,画面上是一个女子。

  “大家好,我是上官婉儿,礼部尚书,同时我也是大唐早间新闻的主持人,现在由我为大家播报今日新闻。”

  “哇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这是仙术不成?”

  姚崇对于周围人群的议论纷纷完全充耳不闻,脸上的表情已经凝固了,看着这个奇怪的东西。

  “昨夜乱臣某逆,勾结一些武将,试图推翻武帝政权,全赖武帝承天厚德,平定兵祸,避免疑惑洛阳城,下面请看当时画面。”

  只见镜头一切换,只见一个文官被一群官兵从家中押解出来。

  姚崇认得这个文官,他是太常寺寺卿卢楠。

  只见画面中卢楠一边被拉扯,一边还叫嚷着:“滚开,你们给我滚开,你们这些武则天的走狗,这天下是我们文人的,武则天想要那些贱民做官,那是痴心妄想……本官是寺卿,你们敢对本官不敬,本官要你们人头落地!”

  一旁负责指挥的一个老太监冷哼道:“这天下是百姓的天下,你们这些文官只是代为管理,至于谁负责管理,那是陛下说的算。”

  “武则天那个妖女算什么皇帝?我告诉你,只要那个妖女在位一天,我们文人就与她誓不罢休,便是闹的天下大乱也在所不惜,到时候天下人骂的也是武则天。”

  “你们宁可让天下大乱,也不许他人为官?难道你们觉得其他人做不好官?”

  “本官不管其他人做不做的好官,反正他们只是贱民,贱民凭什么与我等文人同堂而立,贱民只配跪在我们的面前,别说是天下大乱,哪怕是天下人都死绝了,只要我们文人还在就可以……”

  “满口胡言,给咱家把他的嘴巴堵上。”

  姚崇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  他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,可是这么想的是一回事,却绝对不能拿出来说。

  一旦让世人知道了他们的想法,那么将会是他们的末日。

  果然,周围的那些人看到这个画面,脸上全都露出愤怒之色。

  姚崇终于明白,武则天昨天说的话。

  她是要让儒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,他是要灭儒!

  想到这里,姚崇的浑身就开始颤抖起来。

  “她怎么敢这么做……她怎么能这么做?”姚崇心中又惊又怒。

  他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是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到这个东西的威力。

  这是比报刊更加恐怖的东西,姚崇突然记起来,洛阳城似乎前几日就看到过这个东西。

  只不过一直都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东西,可是此刻这个东西突然出现了画面。

  而且还出现了如此骇人的画面,如果其他地方也在同时播出这些东西,那么后果将可想而知。

  到时候天下将再无儒家的生存之境!

  姚崇越想越怕,紧紧的盯着屏幕上的播放内容。

  画面又切回到上官婉儿的身上:“常言道,**************,无情多是读书人,这句话并非没有道理,婉儿虽然也读四书五经,也读儒家大义,可是不管是孔圣人还是孟圣人,都没有教我们厚颜无耻,儒家讲究的是修身养性,教我们的是礼义廉耻,给我们的是人生之道,可是再看看如今的读书人,个个薄情寡义,自私自利,哪里还有儒家门人的样子?”

  “当然了,如果这么说的话,那就太片面了,以偏概全,文人如此,我们却不可如此,并不是所有的读书人都是坏人,可是婉儿可以肯定的说,大部分的读书人,都是天性凉薄,他们追求的是荣华富贵,追求的是封官拜爵,可是诸位不妨想一想,他们真的适合当官吗?孔孟之道教了我们什么?教我们的是礼义廉耻,却没教我们如何治国平天下,用儒家的学问来治国,这真的可以吗?再回顾过去历朝历代,国家的覆灭,就是因为文人治国不精,导致国家灭亡,只要一个法令政策,天下就会产生动荡。”

  姚崇看着屏幕中上官婉儿夸夸其谈,她自诩读书人,可是她又在不断的自我审视,自我辩解,再自我反驳。

  最后得出一个让姚崇头皮发麻的结论,读书人根本就不适合为官。

  这个结论让姚崇怒不可遏,因为这个结论是在挖儒道文人的根基。

  如今的读书人有多少?大概整个大唐,二十个人里就有一个是读书人。

 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读书人?

  因为他们都想要为官,可是如果读书人不能为官了,那么还会有那么多的读书人吗?

 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,因为读书人是不生产的,没有生产劳动力,大部分的读书人已经是入不敷出,常常是饱一顿饿一顿。

  对未来的崇敬幻想是他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一旦武则天斩断了这最后的希望。

  那么文人将会彻地的灭绝,想到这里,姚崇变的更加恐惧。

  “文人自诩高人一等,可是文人真的高人一等吗?为什么他们觉得,只有他们才有资格读书写字,识文断句?天下人就不可以读书写字?在过去的时候,大家可曾经想过女子可为官?我上官婉儿就做了官,而且官位不低,权力不浅,再者工匠与商人呢?文人掌权户部、工部的时候,都是在其位却不谋其政,可是自从由商人以及工匠接手后,户部与工部才真正算是各司其职,过去户部工部不过是文臣的敛财工具,以前没有人敢说真话,即便大家心里都知道,可是却不敢说出来,今日,婉儿便做这千古罪人,冒犯一下天下大不讳,女人能够当官!那么商人与工匠同样能够当官,甚至就算是农户也可以当官。”

  上官婉儿直接抛出了一个炸弹,一个把所有人都震晕的炸弹。

  而不同于过去,如果过去上官婉儿说出这些话,那么她绝对要以最凄惨的方式被文人撕碎。

  可是现在文人已经开不了口了,首先是文臣已经被彻底的打压了。

  剩下的文臣自保尚且勉强,更何况是出言反驳。

  而且就算他们反驳,也没有足够强大的声音。

  报刊还有电视的资源,被武则天完全的掌握了,文臣能怎么发出声音?

  哪怕他们真的发出了声音,有人愿意听吗?

  “如果天下人都开始读书识字,识文断句了,那么文人还有骄傲的资本吗?”

  轰隆隆——

  姚崇的脑海就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,这才是真正的绝户计!

  杀人不见血!让全天下人都识字了,那么读书人还是读书人吗?

  他们曾经骄傲的身份,将会彻地的荡然无存。

  相较于先前上官婉儿的言论,这才是真正的杀招。

  前面上官婉儿只是让民众厌恶读书人,可是她最后一句话,才是真正的杀招。

  进宫!进宫见武则天!姚崇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!

  哪怕姚崇现在已经辞官告老,可是他要入宫,依然有非常多的渠道。

  打定主意后,姚崇就快步的朝着皇宫的方向前进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