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三十三章 平息

第两千七百三十三章 平息

  “我不信!我不信……”姚崇歇斯底里的咆哮着。

  张起看着眼前这个,服侍了二十年的老人,眼中流露出一丝的怜悯。

  只是,这种眼神落到姚崇的眼中,却充满了嘲弄与讽刺。

  自己什么时候沦落到,需要一个下人来同情怜悯?

  “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!不要指望老夫会向你求饶。”

  “老爷,小的不敢。”张起平淡的回答道:“而且陛下也没有让小人对老爷做什么。”

  这才是最大的讽刺,姚崇憋红了脸:“难道武则天已经轻蔑到,杀我都不屑了吗?”

  就在这时候,外面进来了一个人,一个姚崇恨之入骨的人,武则天。

  “朕不是不屑,也不是不敢,朕是要你看着,你与所有的仕林文臣,会输到什么程度。”

  武则天凝视着姚崇,要说她不恨姚崇?

  那显然是不可能的,没有人比武则天更讨厌,更厌恶姚崇。

  这个迂腐的、自私的老头,武则天****夜夜都想要将他挫骨扬灰。

  可是直到现在,终于有了机会了,武则天突然不想杀他了。

  因为武则天要姚崇看着,她是如何赢的,儒家文臣又会输到什么程度。

  武则天要姚崇看着,这天下没有了他们这些文人的摆布后,会发展到何种程度。

  “武则天,你以为老夫会就此认输了吗?”

  “哈哈……不管你认不认输,朕都赢了,毋庸置疑。”

  武则天大笑起来,就在这时候武则天感受了另外一双怨毒的目光。

  “韦氏,朕本想去长安找你的,却不料你居然自己送上门了,这可是你自寻死路。”

  韦皇后原本常年蛰伏在长安,这样她就不用觐见武则天,同时也避开武则天。

  而这次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行动,却不料最不应该出问题的环节出了问题。

  “武则天,我输了,可是我却不服气,若是我没多此一举的找姚崇联手,那么笑到最后的一定是我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韦氏,你太天真了,你真的以为,你输是因为与姚崇联手吗?不管你和谁联手都没用。”

  看到韦皇后咬牙切齿的模样,武则天的心中充满了满足感。

  这个与自己斗了十余年的宿敌,这次终于还是输了。

  韦皇后即便是承认失败,依然保持着仪态,并未如姚崇那样歇斯底里。

  “朕是得到上天认可的皇帝,所以朕胜利了。”武则天自得的说道。

  “胜者为王败者为寇,武则天,你真的相信所谓的上天注定?”

  “以前朕不相信,可是朕现在相信了。”武则天并不是在调侃韦皇后,而是她真的这么认为。

  如果不是得到上天的认可,白晨怎么会出现,还帮自己做到了千古都没有人做到的事情。

  “你难道没看到天空中的那个仙岛吗?那就是铁证,上天认可朕的功绩,所以降下仙迹,不管你们承认也好,否认也罢,这都是不可更改的事实。”

  姚崇目光闪烁的看着武则天:“市井一直传说,你与仙人有所交集,真有此事?”

  “没错,的的确确是仙人,事实上覆灭儒家的计划,就是仙人提出来的,而且他也向我承诺,只要朕依计行事,那么任何的麻烦,他都可以为朕解决。”

  武则天又看向韦皇后:“就比如说你在城外的三十万大军。”

  “当真有仙人?”韦皇后的脸色有些惊疑。

  “看来你们还是不信,不过这也无所谓,反正你们的失败已经注定了。”

  武则天享受着胜利的果实,用不可一世的态度,面对着两个失败者。

  这两个失败者可以说是武则天的最大敌人,她的心腹大患。

  他们有多恨武则天,武则天就有多恨他们。

  可是今夜,他们两个齐齐败在了自己的手上,还有什么比这更让武则天兴奋的事情吗?

  “莫不是江湖术士,图谋你的权势,用花言巧语蒙骗了你吧?”

  “朕这点分辨力还是有的,若是一个江湖术士能够阻住三十万大军,那么朕也心甘情愿的被他骗。”

  武则天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了,她过来不是要捉拿姚崇与韦皇后的,而是要他们看着自己是如何享受胜利者的果实的,只有这样,才能满足她的虚荣心。

  当然了,姚崇与韦皇后对此毫无办法,他们把所有的一切都倾注在这个晚上。

  他们输掉了所有的筹码,他们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,更别说去反击武则天了。

  而他们现在之所以还未死,不是因为武则天的怜悯,而是因为武则天需要他们来衬托自己的喜悦。

  翌日——

  整个洛阳城都恢复了平静,当外面的人进入洛阳城的时候,发现城外居然跪伏着不计其数的士兵,一夜的风雨吹打,他们居然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动作。

  而城内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,虽然家家户户都知道,昨夜有大军进城,不过并未在洛阳城内发生战斗,所有的战斗都发生在皇宫内。

  今日的洛阳城显得有些清静,原本繁华的街市,却没几个人,稀稀拉拉的几个过往的形容,也没什么店铺摊位开张。

  偶尔有人聚在酒楼里,讨论着昨夜的战事,猜测着结果。

  不过没有人愿意深谈,怕犯什么忌讳,而且人多口杂,谁知道会不会传出去。

  毕竟这个时代的言论还是非常受限制的,特别是关于皇权的问题,普通民众更是忌讳莫深。

  一家酒楼上,几个人喝着小酒,低声讨论着昨晚的战况。

  “你们知道城外的那些军队了吗?”

  “看到了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,也不见他们进城,就那样跪伏在城外,少说也有二十万吧?”

  “整整三十万。”其中一人严肃的说道。

  “三十万啊!这洛阳城周边的大军加起来,也就三十万吧,我看到他们丢在地上的军旗,应该是长安军机营的。”

  “我从张家口过来的,做的打渔的行当,昨夜我在洛水捕鱼,突然看到一道红光出现,然后地动山摇,当时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,待到早晨的时候,却发现张家口旁边的凤凰山被夷为平地了。”

  “凤凰山?那可是好风光,好大的一座山!”众人惊疑不定的看着那渔夫:“便是千军万马怕是也要三五年才能夷平吧?你莫不是乱说的吧?”

  “你们大可自己去看看,而且凤凰山的遗址有一道黑色的焦痕,一直延伸到洛阳城城门口,就是那三十万大军伏地的中间,我算了一下,怕是有百余里。”

  “这事我知道,我可以坐镇,我兄弟是守城的士兵,昨晚被守将命令,打开城门,然后就躲在城楼上,夜里的时候,看到三十万大军过来,他当时就知道这是要变天了,可是正在此事,有一人出现,身高十丈,身上金光缠绕,就似天上的神仙一般,要拦住那三十万大军,说是武帝乃是真龙天子,他们这般行径是滔天大罪,那领兵的将军不听,非要进城去,那神仙动了真怒,一指出去,山崩地裂,留下那条焦痕,凤凰山便是被那神仙一指头毁掉的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自然是真的,我听我那兄弟说的真真的,不然你们以为那三十万大军为什么跪在地上不敢动?就是神仙命令的,谁敢动一下,便是形神俱灭。”

  正在众人热烈的讨论之际,一个报童叫卖起来:“卖报卖报,今日头条,奸臣作乱,女帝平叛!”

  “卖报的,来一份报纸。”

  那几个酒徒要了一份报纸,让识字的人念给他们听。

  “乱臣贼子!简直就是乱臣贼子!”只见那识字的看了几眼报纸,顿时破口大骂起来。

  “这上面说什么?”酒徒全都伸长了脑袋问道。

  “几个文臣,为了推翻武帝的皇位,居然勾结外将,许诺只要大功告成,便许他们在洛阳城洗劫三日时间。”

  众人听的脸色惊怒:“真有此事?”

  “这上面是这么说的。”

  “该死,那些乱臣贼子都该死!”每个听到此事的人,个个义愤填膺,咬牙切齿。

  “都是哪几个反贼?”

  “上卿左东、大学士陈阳、枢密院六元全都参与了,还有一些都是叫不上名字的,不过只要打听一下,今日都有哪些臣子被抄家了,就知道参与的都有什么人了。”

  “这么多人?他们为何要反武帝?”

  “这上面是说这些文臣本是反对墨门墨北封官拜爵,说他哪怕天大的功绩,只要他不是读书人,不是拜孔圣人,就不许为官,这官位只能是儒家弟子才能做的,陛下觉得墨北功在千秋,利在当代,若是不能封赏,那将来会有谁愿意为国效力效忠,所以顶着文臣的压力,以强硬的态度封山墨北,那些文臣就觉得,陛下破坏了祖制,所以以此为借口趁势起兵逼宫。”

  “该死!这些文臣都该死,那墨北是何等的功绩,若是这样的人都得不到封赏,那什么人才可以封赏?难道就只有读书人才可以得到封赏吗?”

  就在这时候,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声,只见酒楼的掌柜将一书生轰出去。

  “出去出去,我家店里不做读书人的生意。”

  “大胆!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?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