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三十二章 冒牌货

第两千七百三十二章 冒牌货

  白晨从城门口走了出来,轻描淡写的看了眼浩浩荡荡的大军。

  眼前的叛军下意识的退后几步,不管他们的数量多少,毕竟他们可是见识过白晨先前的可怕。

  他们已经做好了血战的准备,可是他们也很清楚,最先上前的人必死无疑。

  “若是你们要投降,可以伏在地上,丢掉手上的兵器。”

  “笑话!某手下有三十万大军,你区区一人,真当某傻了不成?”

  白晨看向黄善仙:“既然你一心求死,那就从你开始吧。”

  “给我上……”黄善仙一声令下,可是他的话音刚落,一道红光扑面而来。

  黄善仙下意识的举起手臂抵挡,可是意识却在下一瞬彻底的泯灭。

  红光贯穿了三十万大军,数以百计的叛军在瞬间泯灭,而红光依然在向前穿透着,以势不可挡的方式贯穿了大地,一直冲击到了百里之外的一座大山,那座大山在瞬间粉碎。

  轰隆隆的巨响,比起最响亮的雷鸣都要大一百倍,大地都在颤抖。

  地面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疤痕,这条疤痕纵贯百里,宽十几丈。

  疤痕的地带已经被炙热的高温融化,而被红光波及到的士兵别说残骸了,连渣都没有剩下。

  夜色的远方被红云所覆盖,火光照亮了整个洛阳城。

  整个洛阳城都在这场冲击中摇摇欲坠,焚天的烈焰将整个夜幕都照亮。

  而城外的战场在瞬间寂静了下来,三十万大军居然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没发出来,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呆呆的看着白晨。

  没有人敢相信,他们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,没有人愿意相信,这一切都是真实的。

  甚至有人怀疑,这是一场梦。

  不过大地疤痕所散发着的灼热温度,让他们瞬间惊醒过来。

  这不是梦,这是真实的,真实的发生在他们眼前。

  黄善仙还有数百的士兵,都在这一击中化为灰烬。

  连一点生还的可能都没有,连一点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
  这一击彻底的将三十万叛军拉入了地狱的深渊,也彻底的让他们认清了眼前的这个人真正的恐怖。

  最前方的一个士兵手上握着的兵器毫无知觉的掉到地上,哐当一声,白晨的目光转向那个士兵。

  那士兵瞬间吓得面无血色,直接扑到地上,五体投地的伏在地上瑟瑟发抖。

  这种情形就像是传染病一般,不断的传染着三十万叛军。

  叛军一个接着一个的扑倒,伏在地上不敢动弹。

  这时候他们已经毫不怀疑,白晨会杀死他们,会将他们以最残忍的方式杀死。

  在这个时代,还有什么比尸骨无存更悲惨的吗?

  这时候的人觉得,人死后必须入土为安,如果不能入土,那就是不得善终。

  哪怕是他们这些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士,他们也希望能够求这样一个好结果。

  可是白晨却以最可怖的方式,摧残了他们的意志,摧毁了他们所有的希望。

  这也是白晨所能想到的,最行之有效,也是最简单方便的方法。

  如果让他通过厮杀来阻止三十万叛军入城,那么白晨所要杀的人数将要远远大于这个基数。

  哪怕白晨杀了一千人,他们还会觉得,还有二十九万九千人,他们会抱着侥幸的心理,觉得白晨很快就会疲惫,他们总会期待白晨下一秒就会累的动弹不了,任由他们宰割。

  他们只会畏惧,比他们更强大,也更恐怖的存在。

  摧毁他们的意志,总比摧毁他们的存在要好。

  虽然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他们都会或在恐惧之中。

  整个城外战场,已经再无一人敢站着。

  兵器散落的遍地都是,所有人都诚惶诚恐的跪伏在地上,大气不敢喘。

  他们都在等待着白晨的审判,这时候的白晨,比起皇帝更具有威慑力。

  因为白晨这时候决定着他们的命运,也决定着他们的未来。

  “你们就跪在这里,一直到武则天宽恕你们的罪过为止。”

  白晨的声音不算大,却足以传遍所有人的耳中。

  月色已经被乌云覆盖,雷声轰鸣,电蛇涌动。

  顷刻间,倾盆大雨倾泻而下,可是却没有人敢动,冰冷的雨水并不能熄灭他们内心的恐惧,他们甚至觉得,这是白晨对他们的惩罚。

  所有人都保持着同样的动作,恐惧早已将他们淹没。

  而这份恐惧,只有通过武则天才能消弭。

  因为她的身份注定了她是最容易被人接受的使者,上天的愤怒,只有她能够消除,因为她是皇帝。

  ……

  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姚崇和韦皇后都看到了远处漫天的红光。

  他们隐隐感觉到事情不妙,可是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。

  “是打雷吗?”

  “不对……打雷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声势?”韦皇后摇了摇头:“哀家感觉有点不对劲。”

  姚崇看了眼韦皇后,带着几分沉重的语气:“皇后娘娘,我的人攻入皇宫那么久,一直没有音讯,恐怕事有变故,你的兵马最好尽快进城。”

  韦皇后有些不屑的看了看姚崇,这个老家伙不会真的以为自己会老老实实的听他的指挥吧?

  当然了,这些话不能说出口,韦皇后还打算着依靠姚崇的影响力,等到自己控制了皇宫后,需要姚崇来稳定局势。

  “不用你说,哀家早就已经调遣兵力,按说这时候早就已经进入洛阳城了才对,怎么到现在也没有人来禀报?”

  “姚相可派人去打听消息了?”韦皇后又问道。

  “派了,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回报。”

  正在此时,姚水从外走了进来,目光有些异样。

  “姚水,可打听到消息了?”

  老管家姚水抬起头,认真的看着姚崇:“老爷,其实我不是姚水,我是他的胞弟,他本名张琳,深受老爷的器重,所以才得赐姓,小人名为张起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这是何意?”姚崇心头咯噔一下,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老管家。

  “小人是从十二年前,奉了陛下的命令,将胞兄替换掉,冒名顶替,跟在老爷身边的。”姚水用极其平静的语气说道,看向姚崇的目光里没有太多的悲喜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姚崇又惊又怒,一个冒牌货在自己的眼皮底下,自己这么多年来,居然一直都没有发觉。

  而且自己有太多太多的秘密,都是由这个冒牌货经手的,可以说没有人比这个冒牌货更了解自己的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自己所有的举动,都落在武则天的眼中。

  不管是过去,还是现在,自己其实都在武则天的眼皮底下暴露无遗。

  “那你现在又为什么要说出来?”姚崇脸色铁青的看着冒牌货姚水:“你不怕我杀了你?”

  “老爷,小人这时候说出来,是因为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。”

  “你这是何意?”姚崇惊疑不定的看着冒牌货姚水,也就是张起

  “因为老爷您已经输了,不只是老爷输了,皇后娘娘,您也输了。”

  “胡说!哀家手中有三十万大军,哪里那么容易输了?休得在哀家面前胡言乱语,扰乱视听。”韦皇后不相信,也不接受:“来人!来人……给我将这个奸贼拿下!”

  这时候从外冲进来十几个姚府的家丁,因为韦皇后来的隐蔽,不适合带人,所以只能驱使姚府的人。

  “给哀家将这贼子拿下。”

  可是,却没有人听韦皇后的命令,韦皇后更是大怒:“哀家的话是不是在这里就不管用了?姚相,你倒是说句话。”

  姚崇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快要滴出水了,咬牙切齿的看着张起:“张起,这些人都是你招募的,想必他们都是你的人吧?”

  “是的,老爷,他们都是陛下派来的人。”张起不但没有否认,反而爽快的承认了。

  姚崇老迈的身躯差点就跌倒到地上,身躯摇摇欲坠:“你们……你们好大的胆子……你们怎敢如此做?”

  “老爷,事已至此,何必再如此惺惺作态?老爷就连某逆的滔天大罪都敢犯下,我等这点罪过,与老爷相比,实在是不值一提。”张起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  姚崇从未想到,不止是自己的一举一动,就连自己身边,都已经布满了武则天的人。

  特别是自己信任的姚水,居然是一个冒牌货,若非张起承认,恐怕他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件事,亏得自己还以为做事隐秘,没有人知道。

  一时间,姚崇整个人的精神都不好了,步履阑珊,跌跌撞撞的坐到椅子上。

  “张起,你与我说句真话,武则天当真赢了?”姚崇明知道答案,却依然奢望一个他所祈求的奇迹发生。

  可是再一想,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在武则天的眼里,她又如何会任由自己的计划顺利而不做任何防备?

  恐怕武则天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,就等着自己上钩。

  再回想过去,武则天多番的刺激自己,甚至最后不惜与自己以及一众文臣摊牌闹翻,恐怕就是要逼得自己兵行险招,走这最后一招。

  她早就已经蓄势待发,可笑自己居然还茫然不知,闭着眼睛跳入这个陷阱之中。

  想到这里,姚崇便越发的苦涩,张起的脸上并无太多的嘲弄。

  “老爷,你输了,不过你输的原因,并非小人的原因,皇后娘娘的败北也是如此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