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二十八章 狼烟起

第两千七百二十八章 狼烟起

  蒸汽机改变了世界,也改变了战争。

  从运输到作战单位,都已经变成了钢铁。

  武则天看着白晨:“师尊,就凭那些凡夫俗子?”

  “不要低估他们,他们比你想象的更加聪明,我让你给他们的那张图纸,就是开启的大门,用不了多久,你就会知道他们的威力。”

  听着白晨的话,武则天变得更加期待。

  “老师,我发现洛阳城有好多的琉璃墙面,都是新进安装的,是您安排的吗?”

  “是的,那就是我给你做的善后工作。”

  “师尊,需要弟子怎么做?”

  “不用你做什么,你只要一切如常,到时候你就明白了。”

  武则天对白晨是无条件的信任,没有质疑,没有怀疑。

  在得到了白晨的答复后,武则天便返回宫中,准备着迎接最猛烈的暴风雨。

  又是接连几日的风平浪静,武则天都快急得肝火了,可是姚崇却始终没有动静。

  姚崇每日里就那样,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。

  就好像是真正的闲赋在家一样,就连客人都不见。

  可是越是这样,武则天知道暴风雨越是猛烈。

  果然,在双方摊牌后的半个月,入夜时分。

  老曹急匆匆的推开了御书房的房门:“陛下,动了,动了,他们动了。”

  “哦?如何动了?”

  “城守张建恩,校场总督陈大力,兵部侍郎罗斌,他们手下的兵力,在没有得到陛下的圣令之前,就毫无征兆的调遣,接近洛阳城。”

  “好!好的很!朕就等着他们来。”

  与此同时,姚崇的府邸来,来了一个客人。

  “丞相大人好气度,如此时候了,还有闲心修剪花花草草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我一闲赋在家的老头,不在家里修剪花花草草能做什么?”姚崇淡然的笑着。

  “都已经兵临城下了,姚大人就一点都不打算过问吗?”

  “该安排的,老夫都已经安排好了,是成是败就看天命了。”

  “天命?我最不信的就是天命,都说皇帝是真龙天子,姚大人连这真龙都敢屠,还说什么听天由命?”

  “哼!武则天那妖后算什么真龙天子?”

  “不管她算不算真龙天子,她都是皇帝。”

  “成也罢,败也罢,都已经与老夫无关,哪怕老夫的安排失败了,这不还有你吗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

  这人拉下了遮头的斗篷,这是一个中年妇人,虽然年岁不低,可是眉宇之间却透着几分妖媚。

  人人都说她是武则天第二,不过她却从不以此为荣。

  没有人想做谁的替代者,特别还是她这么骄傲的女人。

  她就是韦香儿,不过世人对她的名字都已经忘记了,知道她的人,都称呼她为韦皇后。

  韦皇后本名韦莲儿,不过早年期间曾经更改名字。

  她重复着武则天所走过的路,所以很多人都说她是武则天第二。

  不过她自问,论手段她并不比武则天差,甚至还尤胜几分。

  武则天若是与自己同一个时代,恐怕称帝的就是武则天,而应该是她韦香儿了。

  当然了,没有得到证实的事情,也无法做论断。

  可是韦皇后的手段,却是毫不作假的。

  甚至其狠辣比之武则天尤胜几分,只要是对她有利的,她都不会畏惧退缩。

  从武则天封官上官婉儿的那日起,韦皇后就找上门来。

  要与姚崇联手对付武则天,姚崇当然知道韦皇后若是夺权,后果并不比武则天好多少。

  甚至武则天至少在政务上的能力,姚崇还是挺认同的。

  只是,武则天要推翻儒家所推行的政.策,这就让姚崇等一众文官所无法容忍了。

  姚崇等人的想法很简单,你要当皇帝可以,我们由得你当。

  可是你不能坏咱的基业,你坏我基业,我就回你江山。

  哪怕韦皇后真的夺权,又一个女帝登基,只要她不似武则天那般胡作非为,姚崇也就不管了。

  他也不怕韦皇后两面三刀,哪怕韦皇后真的夺权了,这一大堆的烂摊子也够她受的。

  更何况自己既然能够把武则天拉下皇座,自然也能把她弄下皇座。

  这点韦皇后也非常清楚,说到底她来找姚崇联盟,就是看中了姚崇在文臣之中的影响力。

  若是自己想要夺权,肯定需要姚崇等文臣的支持。

  别看姚崇现在闲赋在家,可是只要他一句话,便有无数的文人为他所用。

  当然了,姚崇与韦皇后联手,并未告知其他人。

  他做了两面的安排,如果他与其他文臣的计划成功了,那么他就能把李家皇室的子孙送上皇位,到时候他就有从龙之功,荫封子孙。

  若是那些安排失败了,韦皇后这边再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然后韦皇后登基,他姚崇又是从龙之功,不管谁最后成了皇帝,他都是功臣。

  至于失败?

  他从未想过失败,即便是这些日子开始部署的时候,他也一直都盯着武则天,看看武则天有什么动作。

  可是他发现武则天似乎不知道自己的意图,依然每日里歌舞升平,完全把自己当作真正闲赋在家的老头子一样。

  这可能是武则天轻视自己所致,不过这样也更加笃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  两个准备,任何一个都能要了武则天的命,武则天焉有胜算?

  就在这时候,管家姚水跑了进来、

  “老爷,城门大开,无数士兵杀入洛阳城。”
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姚崇淡然点点头。

  “开始了。”韦皇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。

  虽说她与姚崇合作,可是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后手,她清楚姚崇的想法。

  如果姚崇的布置成功的话,那么他一定会撇下自己。

  可是这千载难逢的机会,韦皇后怎么可能放任这机会逃离自己的手掌心?

  数万的大军,浩浩荡荡的杀向皇宫。

  这时候已经入夜,原本应该是最繁华热闹的时候,可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军吓到,以至于街头巷尾空无一人,所有人家都是紧闭门户。

  这数万大军如入无人之境,直接的杀向皇宫的方向。

  皇宫的近卫军刚想要喝令,可是叛军却没有停步的打算。

  双方立刻就大战起来,近卫军都算是精锐,不管是身手还是装备,不过人数却不占优势。

  渐渐的,宣武门开始沦陷,大军已经攻入了皇宫内院。

  不过,如果一切都这么顺利,那么估计是个将军,都会来一场兵变了。

  这皇宫内院中,可是暗藏着无数的杀机,这里可是近卫军的主战场。

  他们可不似其他的地方军那样疏于练习,谁敢在这里玩忽职守,那是要掉脑袋的。

  而且皇宫中的弯弯道道又多,巷战随之发生,近卫军不止是个人战技了得,而且擅于军阵合围之术。

  双方顿时陷入了胶着之中,损失不断的增加。

  武则天身披着龙袍,坐在金銮殿的龙椅上闭目养神,等待着外面的结果。

  老曹就站在武则天的身边,不时的走到大殿外,看看外面的情况。

  “陛下,兵锋声越来越近了,看来近卫军要顶不住了。”老曹大难说道。

  “看来他们平日里的操练还是不够啊。”

  老曹点点头,没有去为近卫军解释,对方的兵力优势太大,近卫军哪怕个个都是以一敌十,在面对绝对的兵力优势的时候,个人战技也无从发挥。

  这时候,一个浑身鲜血淋漓的尉官跌跌撞撞的跑进了金銮殿。

  “陛下……臣护驾不利……让您……让您受惊了,请您快些移驾……臣……臣还能拖一阵。”

  这是委婉的让武则天逃,武则天皱了皱眉头。

  “小曹子,给爱卿包扎伤口,爱卿且在殿上休息片刻。”武则天对自己的亲信,从不吝啬自己的关心。

  越是这个时候,就越是能够看出谁对自己忠心,谁对自己不忠。

  “陛下,臣该死……辜负了您的期望,陛下快走吧。”

  “朕乃是真龙天子,你让朕逃?”武则天轻声喝斥道。

  “陛下……”

  武则天从皇位上走了下来,双手负背:“毋须多言。”

  武则天一步步的走出金銮殿,这时候金銮殿外已经兵锋四起,到处都是乱糟糟的,到处都是血肉横飞。

  武则天站在金銮殿前,目光平淡,而叛军已经发现了武则天。

  “妖后武氏现身了!快活捉了她,加官进爵,荫封子孙。”

  嘈杂中一个声音传来,所有的叛军看向武则天都已经红了眼睛了。

  几个跑的最快的,已经先一步的杀到了武则天的身边。

  不过这几个人都不需要武则天出手,老曹上前拳脚相加,已经把那几个叛军屠杀。

  “贼后,还不束手就擒!今日便是你的授首之日!”

  武则天看向那叫喝之人,嘴角微微勾勒出一道弧线:“张建恩。”

  “妖后,正是爷爷我!”

  “张建恩,你真以为赢定了吗?”

  “哈哈……武则天,难不成你以为自己还有机会翻盘不成?”张建恩狂笑着:“就凭你的这些快要死绝的近卫军吗?”

  “鸡鸣狗盗之徒,朕要杀你何须假他人之手,朕自己便能取你狗命。”

  “武则天,爷爷今日便站在这里,且瞧你如何取爷爷性命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