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二十六章 民心

第两千七百二十六章 民心

  陈氏只是觉得光荣,回到家中之后,将此事转告了自己的儿子。

  墨北则没太多的欣喜,反而是对研究更加的投入。

  他或许是觉得,这份荣誉其实不应该属于自己。

  只是,他无法将实情告诉自己的母亲。

  不过陈氏并不知道,文臣在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,已经暴动了。

  因为他们又一次的预感到了,武则天下一步的动作。

  毫无疑问,武则天这是要抬出匠师,将他们拉入她的阵营之中。

  首先是通过大唐日报预热,然后就要抬墨北入朝为官。

  而且借口名正言顺,如此巨大的功绩,不说封王拜侯,封官是绝对没问题的。

  可是文臣却不这么认为,士农工商。

  工匠、匠户就是贱户,贱户怎么可以入朝为官?

  一个人如果没有学过诗书文章,如果没有学过孔孟圣言,如果没有修身养性,都属于贱.人,贱.人是不能为官的。

  以前他们一再的退让,首先是女子入朝为官,已经破例过一次了。

  然后又是商人,他们挣扎过,反抗过,可是都无济于事,于是他们打算从商人的身上做文章,可惜商人对于自己的利益非常的重视,根本就不给文人机会。

  这可是改变商人地位的最好机会,哪怕是再自私自利的商人,也不会接受文臣的条件。

  所有的商人都空前的团结,他们抱团在一起,即便是文人也无可奈何。

  商人是什么人,他们都是精明的人,他们非常清楚,如果这时候他们退缩了,那么他们将再无任何机会。

  武则天摆明了要帮他们改变这个现状,哪怕他们再如何的不识好歹,也不会自己挖自己的墙角。

  所以商人空前的团结,也是因为他们对现状的认知。

  他们也是不会被舆论什么误导的一群人,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,谁对他们好,谁对他们不好。

  最终文臣也只能偃旗息鼓,哪怕他们再如何势大,也无法对着抱团在一起的商人啃一口,商人虽然地位低贱,可是却不是任由他们打压的人,只要文臣敢动他们一根指头,他们就会以牙还牙。

  文臣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,三番两次的在商人身上吃瘪,让他们都别着一肚子的邪火。

  结果这次,武则天又出招了,商人也就罢了,如今居然连匠户都打算拉到金銮殿上,这让他们如何能忍。

  “大人,不能继续下去了,如果再这么下去,武则天怕是下次就要把农户都招到朝廷里来了,金銮殿那是什么地方?那是谈论国事的地方,如何能让那些贱户与我等共商国事?这不是荒唐吗?”

  姚崇的脸色阴沉无比,他当然知道如果隐忍的后果。

  “走,进宫,找武则天!”

  数十个文臣在姚崇的鼓动下,气势汹汹的涌向皇宫。

  ……

  “陛下,姚崇带着一众文臣,聚集在皇宫外,求见陛下。”

  “嗯?来了吗?让他们进来。”武则天脸上没有丝毫的担忧,反而露出一丝期待。

  她已经没有最初的那种彷徨与不安,也不再担心自己会输。

  因为这场战争,最终还是需要依靠武力来决定胜负的。

  而她恰恰最不担心的,就是武力了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里,文臣一直在联系武将,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  甚至就连武则天自己手下的武将,都是文臣拉拢的对象,并且已经有不少武将开始摇摆了。

  这主要还是文臣太懂得拉拢人心了,他们许下的一些承诺,就算是武将都难以拒绝。

  而且文臣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,导致不少人都觉得,武则天没什么胜算。

  可是只有武则天自己知道,哪怕她的手下一兵一卒都没有,她也输不了。

  因为在她的背后,还站着一个仙人。

  不是过去那种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,而是一个拥有着移山填海的神仙。

  当然了,这些都是后手,哪怕是武则天自己,现在的武则天也拥有不俗的武功,不敢说纵横在千军万马之中,至少百十人都已经不是武则天的对手了。

  不过武则天还不能动手,至少不能主动的动手。

  因为主动的动手,那就失去了道义,武则天是要做明君,要做千古一帝的。

  如果武则天主动动手的话,那么就会被外人说是屠戮异己,残害忠良。

  所以武则天才一直犯难,想等着姚崇为代表的文臣集团主动动手,而她被动反击,这样她就站在了道义上。

  这才是这场战争的关键所在,这道义如果放在以前,武则天并不在乎。

  因为以前武则天要的是皇位,要的是统治,谁反对她,她就杀谁,这就太简单了,一点的技术含量都没有。

  可是这么做的后果也是显而易见的,这导致她在民间的名声一直都不大好,很多人都说她是暴君,对她畏之如虎。

  可是实际上那些平民根本就是杞人忧天,武则天再残暴也杀不到他们的头上。

  可是现在却不能这么杀,武则天要改变天下,那就必须得到民心的支持。

  这些日子来,大唐日报一直都在帮武则天做宣传,而这些宣传都是潜意识的转变民众对武则天的印象。

  比如说武则天偶尔会发表一些轻松的文章,这些文章看起来没什么重点,甚至就连文臣都搞不懂这些文章的用途。

  却不知道这些文章都是武则天处心积虑的作品,看似没有用途的文章,实际上会对民众产生一些潜移默化的效果,会拉近武则天与民众的关系。

  民心这种东西,并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就能获得的,因为民众站在地上,只能去仰望皇帝。

  可是如果皇帝走到地上,与民众一起欢乐,甚至是一起对某些事情品头论足,那就不一样了。

  民众就会认为皇帝平易近人,会由衷的对皇帝产生好感。

  武则天的这招也是从白晨那里学来的,用白晨的话说,这就是作秀。

  当然了,作秀并不坏,民众对于这种事也是喜闻乐见。

  就说前几期的大唐日报,武则天还与一个大唐日报的特约作者在版面上进行争论,乃至于对骂,一连好几期,双方骂的不亦乐乎,那几期也是销量最好的时候,大唐日报的销量一举突破了五十万份,民众也对此事津津乐道。

  后来还有人觉得,那个与武则天对骂的作者必死无疑。

  结果骂战结束后,武则天又发表了一个文章,说她与那个作者对骂是论道,道不同就辩论,无关生死,言词激烈一些并没有什么问题。

  那个作者到现在也还活的好好的,至此民众对武则天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。

  一个可以为自己坚持的道理,与一个草民争论的皇帝,如果这样的皇帝都不算是个好皇帝,那什么样的皇帝才是好皇帝?

  那个作者自然也是出名了,以至于他的稿费也是水涨船高。

  那个作者最初还担心,会不会一觉醒来就进了天牢,结果搞了半天什么事都没有。

  民心就是这样,他们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,可是他们却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东西。

  武则天也享受到了民心所带来的乐趣,不同于过去的那种走在路上,需要无数的卫兵护卫守护,如今她微服私访的时候,总能听到民众对她的谈论,多是对她那场骂战的津津乐道,对于她更是拥簇。

  武则天这才明白,原来一个当权者想要执掌天下,不是躲在皇宫里批阅奏章,而是要走出皇宫与民众互动,了解民众的需求,这才是一个皇帝应该有的姿态。

  被人敬畏不如被人信任有用,而后也有一些书生试图挑起与武则天的骂战,以此来一战成名,结果都不需要武则天开口,自然就有民众为武则天辩护。

  姚崇等一众文臣,他们自以为执掌天下,将文人与普通人隔离开,却不知道自己正在这条路上渐行渐远。

  武则天不会去提醒他们,只会看着他们,等到他们站在悬崖边上的时候,武则天会毫不犹豫的推他们一把。

  武则天相信,那天不会太遥远了,这一天就在眼前,武则天现在心中只有期待,甚至还有一点小焦急,只盼着姚崇等人快点动手,这样她才好在背后推波助澜。

  文臣浩浩荡荡的进入了御书房,行了参拜礼后。

  武则天正襟危坐的扫了眼众臣:“众爱卿还真是勤政,这都已经下朝多时了,怎么又进皇宫来?可是外界又出了什么大事?”

  众人心中腹议不止,还不是你搞出来的好事,你还在这里装什么愣。

  “陛下,臣今日看到大唐日报上的头条,陛下可是要封这个匠户为官?”

  “正有此意,不过朕还在犹豫,要封墨北什么官职,诸位既然来了,那正好与朕商议一下,此人虽然不通文章,可是却是真才实学,一身技艺高绝,如今又建下奇功,尚书是不行,不过侍郎倒是个不错的选择,诸位以为如何?”

  众人都憋红了脸,特别是工部侍郎,更是怒不可遏。

  如果那个墨北封官侍郎,那铁定就是工部侍郎,到时候他往哪里搁?

  “陛下,臣觉得不妥,此人乃是匠户,圣人有言,奇yin巧技,不登大雅之堂,此等不学无术之辈,如何能入朝为官,与我工商国事?”工部侍郎理直气壮的说道。

  “不学无术?李侍郎,那依你之见,你觉得什么样算是学有所成?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