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二十四章 天工

第两千七百二十四章 天工

  武则天是当皇帝的,她当然很清楚如何收买人心。

  当然了,收买人心是主要的,不过她也不排除对墨北的欣赏。

  墨北对武则天更是感激,只觉得粉身碎骨都无以为报。

  墨北本就没怎么历练,凭着武则天的手段,还不得死心塌地的追随武则天。

  不出三日的时间,墨北就兴冲冲的将他制作好的东西拿到了武则天的面前。

  一个是改良后的梨,这个梨是现代梨的改版,现代梨一般都是全金属的,各方面基本上都已经计算到最精确,不过这都是依托在机械运作的前提下,在这个时代的牛拉梨,基本上是不可能拉得动全金属梨。

  不过白晨在这个梨上做了改进,无法与机械犁车相比,不过比起目前主流的曲辕梨在构造上要先进许多。

  “陛下,这种梨与大部分农户用的梨有不小的差别,牛可以更省力的拉动梨,耕田更快,同时翻田的时候,也可以让土地翻的更彻底,一般一户人家一天能翻三亩地左右,可是如果使用这种梨,那么一头牛一天可以翻十亩地,并且用这种梨翻出来的地,收成至少能提高两成。”

  “这一个梨,就能让地里的庄稼提高两成?”武则天惊疑的看着墨北。

  “陛下,庄稼长势好坏,除了气候影响,主要还是在这地上做文章,一般种了一年的地,表层的养分就已经被庄稼吸收掉了,所以次年种的庄稼必然没有第一年的长势好,可是这种梨就能把地下的好泥土翻出来,庄稼自然就好,而被翻到下面的泥土养了一年,来年再翻回来,一般的两天五年左右要养一次地,现如今用这种梨,种的庄稼长势更好,可是这地十年养一次即可。”

  墨北说起这些事,就是滔滔不绝。

  武则天不通农务,不过大致的道理却听的明白。

  “那这梨做工可有麻烦的地方?”

  “确实有些麻烦,不过并不碍事,只要将方法流传出去,一些技艺精湛的匠户习得后,自然就推广出去了,以前的曲辕梨也是如此。”

  “嗯,这梨确实是宝贝,不过这又是何物?”

  “陛下,这东西其实不是实物,而是样品,小人在城外鄞县弄了一个实物,这个东西主要是带来,给陛下说明用途的。”

  “那你说说,这东西是作何用途。”

  “这东西主要是用来取水与灌溉农田的,不过如果再加一些东西,就可以代替一些劳力,比如说研磨粮草之类的。”

  墨北指着一个小型水车说道:“陛下请看,若是把这东西置于河流之中,流水就会推动这个主轮,然后主轮就会带动上面的水桶,如此生生不息,源源不绝,水就会被送到这上面来,又比如说在这里加一个轱辘,那么就能带动石磨。”

  “好精巧的东西。”武则天叹为观止的说道。

  “不过我看到这份图纸的最后一段话,写着这个名为水车的东西其实只是小道,如果能够通过这水车领悟出更深的东西,那才是大道所致,由此可见,这个水车的创造者应该还有东西没有写出来。”

  武则天笑了:“这是自然,那人知道的东西很多很多,再精妙的东西也不足为奇。”

  “陛下,既然这位前辈有如此惊世的技艺,陛下何故要收容小人,此人当受陛下的重用才是,小人不才,怕是给这位前辈当帮手的能力都没有。”

  “朕倒是想用此人,可惜此人却不怎么喜欢抛头露面,此人虽说不喜欢抛头露面,却希望墨门能够重新焕发生机,为国为民效力,而不只是被读书人称之为奇yin巧技。”

  “这位前辈胸襟广阔,小人自愧不如。”

  “你倒也不必妄自菲薄,这人说了,只要你能够把先前那些图纸上的东西全部做出来,他就给你一个全新的机关图纸,不过这个机关图纸不是让你做的,而是让你学的,至于你能学的到多少,那就看你自己的能耐了。”

  突然,墨北猛然跪到地上:“小人恳请陛下,让小人见一见这位前辈,小人才识浅薄,想为这位前辈斟茶递水,盼能有幸习得这位前辈技艺的万一。”

  “这……此人怕是不会见你。”

  墨北的脸色颓然,墨门中人,对于这些机关技术可是最为痴迷,墨北同样也不例外。

  如今见到如此奇人,他如何能不心动。

  “虽说他不会见你,不过你却不能放任自流,当自强不息,他日未必就没机会入得他的眼界。”武则天看到墨北的失落,立刻厉声提醒道:“这次你做的很好,见他的图纸都做了出来,所以这份保存在朕这里的图纸就交给你,你当细心钻研,争取早日能得那人的赏识。”

  “是,小人定当不负陛下的期许,不给那位前辈丢脸。”

  “好!朕果然没看错你。”

  武则天将一份图纸递给墨北,先前的那些图纸,武则天虽说看的不甚明了,却多多少少能够看出一点端疑。

  可是这份图纸,她是真的一点都看不明白。

  墨北急不可耐的翻开图纸,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失礼。

  “陛下,小人失态了……”

  “无妨,你可看得懂这图纸?”

  “那小人就唐突了。”

  墨北再次将目光聚集到图纸上,这图纸可比先前的那些图纸复杂了无数倍。

  墨北越看脸色就越是凝重,越看思维就越是复杂,可是却也越发的敬重。

  过了三刻钟,墨北抬起头看着武则天:“陛下,小人只看出了一成,可是只是这一成,小人却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稚童一般的可笑,小人的这点浅末道行,在那位前辈的面前实在是不堪入目,那位前辈不见小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”

  “你不要总想着与那人比较,那人通天晓地,自然不是谁都能比的,那人的这些学识也不是和别人比较的,而是要你学习、领悟的!不管是朕还是那人,都是希望你能够学会了这些东西后,造福于民,振兴周武王朝,不是让你争强好胜。”

  “是是……小人愚钝,陛下一言惊醒,小人愧对陛下,愧对那位前辈。”

  武则天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:“你说你看懂了其中的一成,那是看出哪些东西?朕也看了这图纸,却是看的头晕目眩,头痛的很,你与朕说说,兴许朕也能给你揣摩揣摩。”

  墨北苦笑不已,自己都看的头晕目眩,更何况是武则天。

  不过他也无法把实话告诉武则天,凡事都是讲究天分的,自己尚且如此,武则天根本就不可能给自己什么有意义的意见。

  想是这么想,不过墨北还是把自己领悟出来的东西说了出来。

  “陛下,这个图纸其实并不是做某个东西的,而是一个笼统的东西,比如说这图纸上的某些部分和某些部分组合起来,就能够做出某个新颖的东西,小人说小人看懂了其中的一成,其实也算是夸大其词,因为其中的一成是最基础的内容,这一成的东西组合在一起已经能够做出千变万化的东西了,再想领悟一成,那就需要十倍的学识见闻,十倍的奇思妙想,再多领悟一成,则要百倍……再多一成便要千倍。”

  “那再多一成,不就要万倍……若是想要领悟全部,不是要千万、亿万的学识见闻,天下间谁人能够办到?”武则天骇然问道。

  “是啊,天下间除了那位前辈,小人实在是想不清楚。这位前辈实在是学究天人,小人现在对那位前辈越发的向往了。”

  “若是你办事得力,朕也不是不可以替你引荐,不过现在却不行,你若是什么功绩都没有,朕便是替你引荐,那人也未必愿意见你,反而会觉得你是通过朕的关系才攀爬至此的,到头来你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所以你该自己勉力自己,不要让别人看轻了你。”

  “是,小人一定会竭心尽力。”

  墨北出宫之后,对于手上的这份图纸越发的沉迷。

  这份图纸简直就是一个新世界一般,回到家中,墨北的母亲陈氏便迎了上来。

  “小北,回来了,肚子可饿了?”

  “娘,您先吃吧,我不饿。”墨北现在一门心思的钻在那份图纸上,恨不得把吃饭睡觉的时间都留给研究图纸。

  “陛下可有为难你?”

  “陛下待人宽厚,怎会为难孩儿。”

  “可是我听人说……伴君如伴虎……你还是小心一些。”

  “娘,那些不过是讹传,陛下待孩儿很好。”
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陈氏只是普通的妇人,也没什么见识。

  虽说现在的生活好了,可是她的心底总是没底。

  就在这时候,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。

  只见一个小太监在门外敲了敲门,墨北回过头,就认出了这小太监是武则天身边的侍从。

  “曹公公,您怎来了?”

  “墨先生,是陛下遣咱家来的,是给墨先生送东西来的。”

  “这……陛下已经多番赏赐小人,小人还未建功,便多次受赏,实在有愧于心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墨先生,这次你还真想错了,陛下这次让咱家送来的东西,并不是赏赐。”

  墨北的脸一阵红润,很不好意思的看着老曹。

  “这东西虽然不赏赐,却是墨先生最需要用的,陛下说墨先生刚得到天工图纸,肯定需要材料验证,所以特意让咱家把东西送来,同时还给墨先生送来十个匠师,以协助墨先生研究。”

  墨北顿时眼前一亮,他先前光顾着图纸,却没想到这方面的事情,顿时喜出望外。

  “小人何德何能,让陛下如此惦记,小人愧不敢当啊。”

  “无妨,都是为陛下办事的。”老曹微笑的转头看向陈氏:“老夫人安好?”

  “多谢公公记挂,民妇一切安好。”

  “这是陛下让咱家转交给老夫人的。”

  老曹将一个锦盒塞到陈氏手中,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,笑呵呵的说道:“咱家任务已经完成了,就此告辞,老夫人莫要再送,留步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