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二十三章 墨门

第两千七百二十三章 墨门

  “我已经将嬴政的魂魄打散,而蛟龙本身的灵智当初又被嬴政毁掉,如今的蛟龙只剩下一个躯壳,我送入一丝神念,蛟龙的意识就如初生的婴儿一样,你需要好好待他。”

  “是,弟子明白。”

  武则天忍不住伸手去触摸蛟龙的脑袋,又问道:“师尊,不需要其他的仪式吗?”

  “若是你将他视作亲人,就不需要,若是你想要降服他的话,倒也可以,只是会少了那份感情,我也养龙,所以我很清楚,龙是有灵智的,他们的智慧不比常人差,你以诚待他,他便以城待你。”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

  武则天看着眼前的黑色蛟龙:“只是,这么大的个头,若是带出去,怕是会引起骚乱。”

  “他现在灵智初开,还不懂变化之术,我先将他送去仙岛上,你有空就多去看他,与他增进感情。”

  武则天对黑色蛟龙喜爱到了极点,作为一个皇帝,能够拥有一条龙作为自己的宠物,还有什么比这更能显示自己的身份吗?

  “如今朝廷上是什么情况?”白晨又问道。

  “现在的文臣基本上都已经与弟子划分的清清楚楚,弟子的所有政令,他们全部都阳奉阴违。”武则天的脸上露出一丝阴霾:“弟子现在算是举步维艰了。”

  “你不好受,他们更不好受,你觉得适合的时间,就给他们添一把火,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。”

  “若是他们真的兵行险招,前来逼宫倒还好,可是弟子左等右等,他们却比弟子更有耐性,迟迟未曾出手。”

  武则天也是一脸的无奈,这种感觉就像是高手过招,一方憋着大招,就等着对方露出破绽,可是对方却也怂着,就是不出手。

  “那就再逼他们一逼。”白晨说道。

  “师尊,您觉得该从哪个方面下手?”武则天抬起头看着白晨。

  “他们最怕的方面,提拔墨门的传人为官封爵。”

  “用什么名头?”

  “要名头还不简单。”白晨拿出一份图纸,递给武则天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“把这个图纸给墨门传人,他们自然就知道如何做出实物来。”白晨说道:“这些东西利国利民的好东西,每一个都可以说是划时代的,并且做工都不难,以目前的条件要做出来也都不难,我倒是想知道,到时候姚崇老儿要用什么借口否定墨门传人的功绩。”

  最近一段时间,武则天一直在寻找诸子百家的传人,墨门传人就是其中之一,也是武则天最为看重的人。

  因为白晨提醒过武则天,商人是繁华的保证,可以说商人越多,那么就意味着金钱的流通越是活跃,而金钱流动的活跃度,就是一个繁华时代的象征。

  而农户则是一个社会稳定的基础,要想建设精神文明,首先就要百姓吃饱喝足,穿着暖和,说的俗一点,就是饱暖思yin欲,吃不饱穿不暖,谁有心思去娱乐。

  匠户则是时代前进的标志,而这个匠户并不只是最底层的工人,同时还有高端的研发人员,这个时代的研发人员就是墨门传人。

  只不过多年以来,墨门一直受到着儒家的打压,文人墨客动不动就要对匠户对墨门进行着一番打压,动不动就是奇yin巧技,动不动就是旁门左道。

  可以说文人是华夏文明最大的阻碍,他们拒绝一切的发展,永远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。

  时代造就了他们,他们本可以引领时代,可是他们却成了时代的阻碍者。

  他们将一切非儒家的人都视作异己,并且将别人冠以低贱、卑微、愚昧的存在。

  武则天已经接连挑衅与触及了儒家文人敏感的神经,第一次是真正意义上的女官,文人给女人定义的三从四德,武则天则是给上官婉儿推上了礼部尚书的职位,并且礼部已经被女官所占据,不再只有上官婉儿一个女官。

  然后就是户部,如今的户部已经是商人当道,文臣多次想要插手户部,都被拒之门外。

  因为商人主持户部的事务后,已经开始爆发出惊人的能量,甚至是惊人的利益。

  文人自己做不到,可是他们对于利益却趋之若鹜。

  可惜,商人的手段可不比他们差多少。

  儒家在朝廷中的影响力已经开始出现了削弱的迹象,虽然文人的影响依然巨大,可是已经开始动摇到他们的根基。

  而文人最喜欢使用的舆论攻击,如今却始终不见其效。

  因为礼部的大唐日报,已经深入人心,现如今很多的洛阳城民众,每日的习惯就是一份大唐日报。

  大唐日报上的内容,不止是奇谈趣事,也有优美诗词,当然了,也有着对朝廷政事的深入探讨。

  这时候的大唐日报已经显示出它的威力,没有人能够忽略大唐日报。

  就算是那些文臣以及书生,他们嘴上对大唐日报口诛笔伐,可是却每日却不间断的买一份报纸,每天看完之后,又非得骂上几句。

  只是,这时候文人的声音,就要小上许多了。

  以前的时候,文人只要到大街上囔囔两声,就会围上来一群人,然后口耳相传,最后闹的满城风雨。

  可是如今大唐日报上说一句话,远比那些书生的影响力大上许多。

  那些书生即便是喊的口干舌燥,也未必有效果。

  相反,一些生活拮据窘迫的书生,在大唐日报上发表了一些文章,不但得了丰厚的报酬,而且扩大了自己的名声,这也倒是不少书生已经开始倒向大唐日报。

  这些书生以在大唐日报上发表文章为荣,他们没机会在朝堂上指点江山,可是却能够在大唐日报上发表自己的意见,并且还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同。

  姚崇等文臣不是没尝试过,发布一些刊物报纸,可是结果都是草草收场。

  尝试过几次之后,他们终于放弃了。

  通过一些特殊手段,他们知道了礼部里有一种机器,可以快速而且廉价的印刷出大量的报纸,他们也试图去获取这种机器,可惜都是无功而返。

  可以说他们是悲哀的一群人,即便是已经出现了世代更替的征兆,他们还是后知后觉,他们不懂得去改变自己,不懂得去适应新时代,反而去阻止别人的改变。

  ……

  “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  墨北恭恭敬敬的跪在武则天的面前,虽然年纪不过二十岁,可是墨北的脸上却写满了沧桑。

  作为墨家传人,好歹也算是名门之后,可是墨北的生活却并不好。

  如果不是武则天派来的人,帮他渡过绝境的话,恐怕他都要丢弃祖传的东西,去做一些苦活谋生去了。

  在这个时代,搞技术的就是这样的结果。

  虽然他喜欢这些东西,可是喜欢并不能当饭吃。

  有些时候,人就是要向生活低头。

  当他与母亲快要饿死的时候,武则天派来找到了他。

  所以墨北感激武则天,他不在乎外界对武则天如何的评价,他只知道武则天是他的救命恩人。

  不应该武则天是女人,不因为武则天是皇帝,就因为武则天救了他,帮了他。

  “平身。”

  “陛下,请问您召见小人何事?”

  “这份图纸给你,你可看的懂?”

  墨北拿起图纸翻看起来,只是初一看还以为是新手画的图纸,可是再仔细一琢磨,墨北却发现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。

  再细细一想,墨北额头冷汗就冒了出来,武则天的手下居然还有这等技艺高绝的匠师,自己原本还颇为自持身份,觉得自己好歹也算是正统的墨门传人,如今却发现,自己实在是坐井观天。

  “陛下,小人看得懂,不过这图纸的制作者却是技艺惊为天人,各种奇思妙想实在是让小人自愧不如。”

  “你不必与他比,他也不是你能比的,这图纸你拿回去,把这上面的东西做出来,并且署上你的名字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怎么可以,我们墨门门规深严,不允许将他人之物据为己天,特别是这种巧夺天工的技艺。”墨北大惊叫道。

  “这是这个人的要求,他不愿意露面,所以想借你之手将这些东西发扬光大,以你眼界应该看的出来,这些东西若是能够普及出去,将对整个天下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吧,到时候你的名声将会名留青史。”

  武则天这不说还好,一说这话,墨北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。

  “陛下……小人……小人实在难以从命。”墨北脸色为难的说道。

  “这是为何?”

  “这些东西若是小人所创所想,小人必不推辞,可是若是他人之作,小人若是拿了,却与窃贼无异。”

  武则天哑然,放着大好的功名利禄不要,这墨门的人还真是愚钝。

  可是墨北这般的心态与品质,却让武则天更加的重视墨北。

  “那人说了,若是你肯帮他这次,他便授予你一本《天工奇书》,这本《天工奇书》里记载着能够横跨万里海洋的铁船,能够飞天遁地的铁鸟,甚至是能够在苍穹中遨游的神舟。”

  墨北越听越是心惊,越听越是不敢置信:“这天下当真有如此奇书?”

  “有,而且这本书如今就在朕的手中。”武则天点点头道。

  “可是墨门门规却不可破。”

  “要不这样吧,这份图纸上的东西,不挂你的名字,却挂你墨门的名字,此人虽说未曾入过墨门,可是却对墨门极为推崇,不知道他可否做你墨门的一个门人?”

  “这……这自然是好……可是此人的技艺怕是不在墨门之下,何故……”

  “那就这样吧,你把图纸拿回去,过些时日把东西呈上来,让朕过目,你且退下……对了,我听闻你有一老母亲,去御医那领取一些老参,给你的老母亲补补身体。”

  墨北听着感动:“陛下洪恩,小人受之有愧。”

  “又不是给你的,是给你的母亲的,她教了一个好儿子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