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二十章 改变天下?

第两千七百二十章 改变天下?

  嬴政本以为,自己夺舍蛟龙,这天下之中本应该是无人可敌了。

  可是他却没料到,自己居然遇到了白晨。

  在白晨的面前,他和一条泥鳅没什么区别。

  一声惨叫,伴随着漫天的血雨,蛟龙的尾巴已经被扯下大片的鬃鳞与尾羽。

  嬴政疯狂的挣扎着,想要逃离白晨的手中,可是被白晨抓住,怎么可能轻易的挣脱。

  嬴政在疯狂之下,只能返身去撕咬白晨。

  可是白晨一把抓住峥角,这时候的嬴政还未完全化龙,峥角还是蛟角,而不是龙角。

  一般的蛟都是独角,这类的蛟都是不能化龙的。

  只有如嬴政所夺舍的蛟,又名为龙蛟,乃是唯一的双角蛟,是唯一能够化龙的蛟。

  若是血肉之躯,被嬴政这一口咬下去,怕是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。

  就如布偶和尚那般,几乎已经站在鬼门关前。

  可是嬴政咬在白晨的手臂上,却连皮都没有擦破。

  嬴政眼见事不可违,又想要逃。

  可是这次他咬在白晨的胳膊上,却由不得他想松口,牙齿嘴巴就像是粘在了白晨的胳膊上一样。

  “我的手是你想咬就咬的吗?”白晨笑看着嬴政:“公孙,把秃驴带过来。”

  公孙大娘和清虚等人把布偶和尚抬到白晨的面前,白晨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:“秃驴,这畜生吃掉了半个身体,如今就用他的血肉补偿你。”

  白晨伸出另一只手,狠狠的抓在嬴政的脑袋上,直接撕下了一块血肉。

  嬴政发出凄惨至极的惨叫,可是无奈他连嘴巴都张不起来,不管他如何挣扎,都无法挣脱既定的命运。

  那块从嬴政脑袋上撕下来的血肉,在白晨的手中开始不断的变化,最后化作一团模糊的血肉。

  这血肉似是具有着极强的生命力,不断的蠕动着。

  白晨手掌一送,这块血肉落到布偶和尚的身上,然后这块血肉就开始自己与布偶和尚融合,不断的修复着布偶和尚残缺的身躯。

  众人就看着这奇妙的景象,每个人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  “仙术!这是无上的仙术啊。”老司徒激动的叫起来。

  面对这样的仙术,没有人能够镇定自若。

  小红是众人之中,除了白晨之位,修为最高的一个。

  所以她最清楚,要做到这种程度,是何等的困难。

  这种法术恐怕已经不下于轮回术,而自己当年施展的轮回术,几乎是以全族的血献祭,可是再看白晨,却举手之劳,

  轮回术是逆天改命,世代轮回修为层层叠加,一直达到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,也就是三境大圆满,而白晨所施展的这法术却是化血肉,夺天玑,起死回生。

  长生不死、逆天改命与起死回生,一直都是古往今来,所有修行者所追寻的目标。

  几乎没有谁能够做的到,哪怕是小红这样的,也是个特例,她是有全族的帮助,才得以成功的。

  可是眼前这人,却强的不像话。

  或者说,眼前的这个人,根本就是一个仙人,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的解释。

  布偶和尚作为当事人,他是最清晰的感受到这种奇妙的过程。

  原本他自己都已经绝望了,即便白晨救下他,可是他的半截身躯都已经没有了,连法术都未必再有机会施展。

  却不料,白晨居然用如此神通奇术,帮他重塑血肉。

  他的身体已经被弥补,然后开始弥补下半身。

  他的身体越来越完整,而且就如他原本的身体一样。

  终于,最后一点弥补完全,布偶和尚尝试着挪动自己的下半身。

  他原本还担心,新的躯体会不会需要适应的过程。

  可是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,新生的躯体完全就和原本的没区别。

  布偶和尚站了起来,又跪了下去:“弟子谢过先生,先生再造之恩,弟子没齿难忘。”

  “我与佛门的渊源甚深,再者说你也是我派来的,我没理由看着你置之不理,不过我可不会收你做弟子,毕竟我可不想和佛主抢弟子。”

  白晨看向水道人,水道人受伤也是不浅,其他人虽然受伤,不过还不算严重。

  “牛鼻子,你过来。”

  水道人老老实实的站到白晨的面前,白晨上下打量着水道人:“你这次的表现也算不错,他伤你元气,让你动摇了根本,那我就让他双倍偿还与你。”

  “不……不……我的龙元……我的龙元……还给我……”

  白晨直接抽出嬴政的龙元,要想化龙,就必须要有龙元,龙元会不断的凝结成龙珠,最终化龙。

  可是现在白晨抽取嬴政的龙元,那无疑就是直接毁了嬴政的希望。

  这龙元是嬴政蛰伏了千百年,点点滴滴的积累,本来近日来收地脉气运的影响,龙元渐渐的凝实,凝结龙珠指日可待。

  却不料遇上了白晨,千年的苦功最终功亏一篑。

  嬴政痛心疾首,却无可奈何,嘶吼着:“还给我……还给我……”

  可是白晨却直接将龙元打入了水道人的体内:“回众仙馆后,自己去地下的修炼场内闭关,吸取龙元之气,若是吸收龙元都到了不三境,那你就别在众仙馆混下去了。”

  “弟子领命。”水道人老老实实的回答道。

  白晨看向李隆基:“我本以为放你出来,能够磨砺你的心智,可惜你执念太深,依然对皇位念念不忘,我说过,那个皇位我说了算,我不让你坐,你永远都别想坐上去,你似乎把我的话当耳旁风。”

  李隆基吓得面无血色,他一次次的见识白晨的神通,一次次的发现,自己低估了白晨。

  到此时此刻,他的心中再无一丝的奢望。

  这等移山填海之力,哪怕将来自己真坐上了皇位,恐怕只要白晨一念之间,自己就要乖乖的从皇位上下来。

  “没能耐却只想着皇图霸业,你以为自己的出身皇族,就能让你理所当然的成为皇帝吗?”白晨冷哼道。

  “先生,这小子虽然心思复杂,不过也没做过太过分的事情,您还是从轻发落吧。”

  “回去众仙馆,你也跟着你的两个妹妹去当众仙馆的弟子,如果完成不了学业,那我就抽你筋扒你皮!”白晨恶狠狠的叫道,同时转头看向醉圣:“那个酒鬼,你来我众仙馆当老师。”

  “什么?我?凭什么?你以为你修为通天,就可以为所欲为吗?”

  “是啊,我就是这么认为的,你不服?”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  醉圣哑然,半句话也说不出来,白晨冷哼一声:“你与邪魔外道同流合污的事情,我还没和你算账,你若是不答应我,我就把你丢到太阳近轨道,我看你不化为渣渣。”

  “算你狠!”醉圣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我强即我有理。”

  白晨的目光转向八荒老人:“老东西,年纪这么大了还不安分,就凭你还想为祸天下。”

  “等等……别杀他。”醉圣连忙阻止道:“你若是杀了他,你别想我再为你效命。”

  白晨眯起眼睛看着醉圣,八荒老人早已颓废的站在原地,生不起半点的反抗。

  在见识了白晨的实力后,他已经彻底的绝望了,这天下只要有眼前这人在,那他不管做什么都无济于事,对方只要挥挥手,便能平息一切。

  就如白晨那句话说的,我强即我有理,拳头就是硬道理。

  “你怎会与这种邪魔外道混在一起?”

  “你既然也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,难道你也觉得这世上有什么邪魔外道吗?”

  “这世上没有邪魔外道,却有邪恶的人心。”

  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,老头他的理念,你无法理解,你又凭什么站在道德的制高点,对他品头论足?”

  “笑话,难道他来这墓穴里,是来寻求真理的吗?”

  “自然是有自己的目的,可是也不是你以为的那么邪恶。”

  “那你说说看,你们来这里做什么的。”

  “寻找不死阴兵。”醉圣直接坦然的回答道。

  “那找不死阴兵做什么?”

  “改变天下。”醉圣再次回答道。

  “你们又凭什么觉得这天下需要改变?你们又凭什么认为,你们改变的天下就比现在的更好?”

  “那你觉得,平民遍地饥荒,豪门卖官鬻爵,这样的天下不需要改变?”

  “需要。”白晨点点头道。

  “那你还觉得我们的理念是错误的?”

  “理念是对的,可是方法却错了,以你的眼界,难道看不出来这个天下的病症所在?”

  “在下觉得,这天下当以儒道治之,圣人有言……”安世北立刻抓住机会开口道,在白晨的面前,他收敛起一贯的飞扬跋扈,不过依旧没改自信的性格。

  白晨面无表情的扭过去,冷冷的看着安世北:“他才是这个天下的病症所在,如果可能,我最想做的就是把这种人全部杀尽。”

  安世北的表情凝固了,愕然的看着白晨:“上仙,在下乃是儒道,修的是浩然正气,学的是治国之道,行的是道德方正,您怎么会恶言相向?”

  不管是白晨还是醉圣,都是用极其厌恶的眼神看着安世北。

  “口不对心,斯文败类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