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一十四章 剑之辉

第两千七百一十四章 剑之辉

  指点江山!安世北手中笔墨飞舞,墨迹在空中居然勾勒出一座山石,轰然砸向李斯。

  李斯眼见躲不开了,终于也不再躲避,而是直面这笔墨勾勒出来的山石。

  霸道无比的一拳轰出,哗啦一声,这山石在瞬间溃散,染黑了洁白无瑕的云石。

  “安世北,你若是再与我为难,在下也不会再与你客气!”李斯脸色铁青的看着安世北。

  安世北凝视着李斯,脸色有些迟疑,似是忌惮李斯,不过依旧是愤怒居多。

  “你们就在这边干瞪眼吗?”安世北转头看向八荒老人等人。

  可惜,八荒老人对于安世北的求助视而不见,事实上如果安世北肯豁出去的话,与李斯的胜负犹未可知,可是安世北就是无法下定决心。

  更何况八荒老人等人对于安世北早已厌烦,这一路上安世北简直就烦透了。

  别说是卫衣兵,就连天真无邪的小红,都已经对安世北表现出不满。

  “你若是要打就打,若是不打就退后,没有人会为你拼命,你自己畏首畏尾,还指望别人给你出力吗?”醉圣是最没有顾及的,他不需要去顾及安世北的想法与心情。

  安世北的脸色一阵铁青:“如今大敌当前,难道你们还想置身事外?”

  “是否置身事外,也不是你能决定的,教主还没发话,你激动什么?”醉圣冷哼道。

 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八荒老人的身上,八荒老人上前一步,看向李斯:“李先生,你可是害我们不浅啊。”

  “阁下说笑了,在下完全是听从诸位的要求带路的,怎说害你们不浅,那些金人的攻击,本就是墓穴的危险,避也避不开,在下也很无奈,诸位要将这责任归咎在在下的头上,在下也是无话可说。”李斯说的头头是道,可是事情真相是否如此,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“可是李先生怎会与他们联手?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吧?”

  “诸位要杀在下,在下逃命之时,多亏他们的相助,背信承诺的可是诸位,在下与诸位的敌人联手,又有何不可?”

  李斯虽说也知道,他是两边不讨好,可是这时候他绝对不能被孤立,不然的话绝对难逃歹运。

  所以他只能选择一边,作为自己的盟友,公孙大娘等人虽说也对他戒备心甚重,可是至少看起来人不坏,所以他宁可与公孙大娘等人联手,而不是回到八荒老人的身边。

  “原来是老夫先前的一些动作,让李先生误会了,老夫深表歉意,若是李先生愿意回到老夫身边,老夫愿意不计前嫌,不管别人说什么,老夫可以保证,绝对不会再对李先生出手,可否?”

  “还是免了吧。”

  “李先生是不相信老夫?”

  “在下是不相信阁下身边的人。”李斯的目光直接落到安世北的身上,意图非常的明显。

  他知道八荒老人等人都对安世北有所不满,这时候故意挑明了态度,就是给他们的心里埋下一根刺。

  不过八荒老人何等的精明,如何能够受这小伎俩的算计,淡然笑道:“呵呵,既然李先生拒绝在下的盛意,在下也不便强求,可是你确保你身后的那些人与你是一条心?”

  “呵呵……八荒老人,你也不用挑拨离间,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恰好我们与李先生就是这种关系。”清虚也适时的挑明态度。

  “清虚,歃血教待你不薄,你何故要背叛于我?”八荒老人其实就是明知故问,暗指清虚靠不住。

  “八荒老人,你何必明知故问呢,我从来就未曾效忠过歃血教,何来的背叛?”

  “道长,和他们废话什么,打一架就是了。”公孙大娘已经急不可耐的横剑上前:“那个谁,拿剑的那个……你我比一比剑。”

  卫衣兵的眼中闪过一道锐利寒光,射向公孙大娘。

  “你要与我比剑?”

  “没错,反正我们是敌人,早晚要打,何必拖沓!”公孙大娘叫嚣道。

  “好。”卫衣兵的剑锋指向公孙大娘。

  公孙大娘也拉开架势,双方大战一触即发,可是公孙大娘眉头却是一皱,又收回双剑。

  “怎么?不打了?”

  “你若是用手上的那把剑,你必死无疑,换你背上的剑。”公孙大娘说道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醉圣笑起来:“卫衣兵,还第一次有人说,和你比剑你必死无疑的。”

  众人也都觉得荒诞,一个小姑娘要和一个成名数十年的绝世剑客比剑,居然还说对方必败无疑。

  只是,让众人都没想到的是,卫衣兵居然真的收起自己的剑,然后从背后取下了轩辕剑。

  “这……”醉圣哑然的看着卫衣兵,这小姑娘当真这么难缠?

  卫衣兵先前可是从来没主动使用轩辕剑的,面对这样一个小姑娘,居然主动使用了轩辕剑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就如公孙大娘能够感受到卫衣兵的剑一样,卫衣兵也能够感受到公孙大娘的剑。

  轩辕剑是厚实的,而公孙大娘的剑则是凌厉的,而且是卫衣兵所感受过的所有剑里,最为凌厉的剑,哪怕是轩辕剑都有所不如。

  卫衣兵双手握剑,剑锋举过头顶愤然落下,一道黄金剑气如泰山压顶一般斩向公孙大娘。

  醉圣愕然的看着卫衣兵,他没想到,卫衣兵对一个小姑娘,居然一点都没有留情,出手便是如此杀招。

  可是,让醉圣没想到的是,公孙大娘面对这样的杀招,不但不退,反而举剑连削带斩,剑锋所过之处,必定是花团锦簇,即便是黄金剑气也不例外。

  不仅仅是公孙大娘的剑招美如画,同时她的身姿也如仙子临尘。

  黄金剑气在公孙大娘的剑锋之下化作漫天的金光,公孙大娘趁势接近卫衣兵。

  卫衣兵身子一沉,脚步蹬出,握剑斩向公孙大娘。

  公孙大娘双剑架住轩辕剑,这是第一次有一个兵器,能够与雌雄剑硬憾而毫发无伤。

  “怪了……那剑是什么神兵?居然连公孙姑娘的雌雄剑都削不断?”清虚皱眉问道。

  老司徒的脸色凝重:“公孙姑娘的剑不是削不断对方的那把剑,而是削不断对方的剑意,对方的剑所代表的是天道,至高权势!”

  “什么?那把剑是……”

  “轩辕剑!天道之剑。”

  “这八荒老人,居然连轩辕剑都找到了?”清虚惊骇叫道。

  轩辕剑的剑威浩瀚无边,每一次与公孙大娘对剑后,都会增大一分。

  公孙大娘也清晰的感受到了轩辕剑的剑威可怕,可是她却没有丝毫畏惧,剑锋之下奇招频现。

  一招昙花现,化出璀璨之光,又在瞬息间凋零。

  卫衣兵的剑招则要单一许多,不过这并不是说他不如公孙大娘。

  两人走的是完全不同的道路,公孙大娘是以巧、精、奇克敌,卫衣兵所走的则是化繁为简。

  双方你争我斗,打的异常的激烈也异常的精彩。

  公孙大娘隐隐落了下风,这让清虚等人担心起来,不知道公孙大娘是否能够支撑的住。

  反观八荒老人一方则是喜上眉梢,毕竟卫衣兵胜了就是他们胜了。

  不过他们还真没想到,清虚的身边会冒出这么一个小姑娘,居然能够在剑招对弈上与卫衣兵打的旗鼓相当。

  “酒鬼,给卫衣兵一个暗号,让他下死手。”八荒老人低声说道:“此女必除,留之不得,不然他日必成心腹大患。”

  可是就在这时候,小红却开口道。

  “恐怕卫衣兵自己现在自身难保。”

  “小红……这不可能,卫衣兵明显占据绝对优势,那轩辕剑之威根本就不是那个小姑娘能够匹敌的。”

  “轩辕剑乃是不适神兵,这点毋庸置疑,从卫衣兵与那女子交手开始,轩辕剑的剑威就已经展现的淋漓尽致,所面对的敌人愈强,轩辕剑也会愈强,可是同样的,操控轩辕剑的人所受到的压力也愈强。”

  “若是对手在轩辕剑的剑威下率先崩溃,自然是卫衣兵获胜,可是若是卫衣兵先一步失去对轩辕剑的控制,那么就输了。”

  终于,两方同时退后,不过公孙大娘是被震飞出去的,反观卫衣兵手中的轩辕剑差点脱手,剑锋重重的刺入地面,卫衣兵虚弱的无法再提起轩辕剑,只能靠着剑身勉强撑住身体。

  公孙大娘抹去嘴角的血痕,脸色一阵青红,勉强平复下心中的血气。

  周身一阵红焉气流迂回流转,这是公孙大娘的霓裳功正在修复内伤,同时在恢复公孙大娘的精气神。

  双方都没有继续出手,而是警视着彼此。

  下一招,下一招就是最后一招。

  生死就在这刹那之间,公孙大娘屏住呼吸,气力精气已经恢复了六成。

  下一瞬,公孙大娘与卫衣兵同时出招了。

  刹那的光华,就似夏秋正午时分,最灼热的阳光,双方都将全部的力量押注在这最为绚烂的一击之下。

  所有人都不由得挡住眼睛,无法直视两个剑客倾注了一切的一击对拼。

  漫天的花瓣纷飞落下,众人如坠仙境之中。

  “生如夏花之灿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……”醉圣看着这难以言喻的美景,说了一句与他这糙汉子格格不入的低喃,甚至是与这个时代都格格不入的话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