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一十一章 李斯的难处

第两千七百一十一章 李斯的难处

  “这位姑娘误会了,在下只是普通人,就是活的长了一点,仅此而已。”李斯满脸的苦涩。

  李斯的这副卖相的确很有欺骗性,可是众人却不信,特别是他们在不知不觉之间就被李斯诱导了一次之后,对于公孙大娘的话就越发的相信。

  这李斯绝对不是那么好相处的,在这看似弱不禁风的外表下,潜藏着的是致命的危险。

  “普通人?先让我试过一剑看看。”公孙大娘对白晨的警示可是非常笃定,所以她一招流星追月刺向李斯。

  李斯脸色一变,感觉到公孙大娘这致命的威胁,伸手一拍。

  公孙大娘的剑锋被拍开,与此同时李斯手掌上被割开一道血痕。

  众人立刻变色,公孙大娘这无坚不摧的雌雄剑,居然只是割开李斯的皮肤。

  并且,李斯手掌上的伤口,正在快速的愈合着。

  “好大的力道!”公孙大娘这招本就是试探,却是得出一个惊人的结果。

  李斯的实力非常强,甚至仅仅是一次试探,就让公孙大娘感觉李斯隐藏的实力不在白起之下。

  “李先生,你的这个表现可不像是普通人。”清虚眯着眼睛看着李斯。

  “呵呵……人活的久了,总难免要学一点防身的手段。”李斯也不再伪装,撕下假面具后,脸上依然带着职业性的笑容。

  “这家伙好邪门,非人非鬼,非仙非圣,明明是血肉之躯,而且有着本我意识,却没有魂魄。”司徒脸色凝重的说道。

  李斯的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瞳孔突然变成了暗红色,毫无征兆的冲向司徒。

  动作之快,就连公孙大娘都只是勉强的捕捉到,举起剑锋就横在李斯的面前。

  李斯抬起手臂,就用血肉之躯与公孙大娘的剑锋对碰,公孙大娘的剑锋削掉李斯的一块肉,却没挡住李斯的动作,李斯继续的冲向司徒。

  “司徒,小心!”清虚等人大惊,他们都没想到李斯发起狂来如此骇人。

  不过公孙大娘的动作,还是起到了效果,一瞬的阻碍还是给司徒争取到了时间。

  司徒双掌摁住地面:“八方困锁。”

  只见李斯的双脚一沉,陷入地下,李斯身形一动,立刻就抽身而起,整个地面都被扯起来一大块。

  “好大的力量!”司徒的脸色越发的凝重。

  李斯脱困之后,也没有再攻击,而是扫视着众人,张着嘴露出一对獠牙。

  众人看清那对獠牙,这绝对不是人的牙齿。

  李斯已经变成了异类!

  “魃?这是魃?”老司徒惊疑不定的看着李斯。

  “什么魃?山魃?”

  “不是,是旱魃!相传轩辕黄帝之女魃,受蚩尤诅咒化身为魃,所过之处必定赤地千里,身如金铁,力大无穷,又快如闪电。”

  “可有克制之法?”

  “不知道,我们父子也没遇到过魃,据说魃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,只是都只是传说,如今见这厮,却是与传说中的极其相像。”

  “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?”清虚轻哼一声:“那就让我来会一会他。”

  清虚抓出一把黄豆洒出,几十个青甲天兵降临。

  吼——

  李斯发出一声犹如野兽般的咆哮,浑身都散发着狂野的气息,毫不犹豫的冲向青甲天兵。

  这时候的李斯哪里还有丝毫的斯文,看起来比起最凶的恶鬼还要凶恶。

  这些青甲天兵在李斯的面前,却像是草垛一般,李斯挥挥手,一个青甲天兵就已经灰飞烟灭。

  这几十个青甲天兵还不够李斯一个来回的,就已经支离破碎。

  “雕虫小技,诸位不会以为,仅凭这点小手段,就能解决的了在下吧?”李斯斩杀完青甲天兵后,再次恢复了平静。

  只是,身上的邪气还是没有完全的散尽,众人如临大敌的盯着李斯。

  “你真的是旱魃?”老司徒凝视着李斯,司徒的目光闪烁。

  虽然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魃,可是摸金校尉的祖训就有这样一段话,见魃,必灭之!

  由此可见,魃的确存在,而且先祖就曾经遇到过魃。

  摸金校尉虽然是盗墓贼,可是却同样肩负使命,对于危害天下的人或者物,他们都有义务铲除。

  “在下也是第一次听说,原来在下是旱魃。”李斯淡然笑道:“而且在下见你二人的眼神脸色,对在下有极大的敌意,很显然,你们是怕在下生出祸端,可是在下还什么都没做,你们便以这种态度代我,实在是让在下心寒。”

  司徒父子没有说话,不是他们不想说点什么,而是他们的心思已经被李斯猜到了。

  他们虽然有心除掉李斯,可是祖上只留下祖训,却没留下办法。

  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除掉李斯,这就尴尬了。

  “诸位,不如在下与诸位做个交易如何?”

  “什么交易?”

  “在下与诸位联手,夺得嬴政墓穴里所有的宝物,甚至是不死药,诸位放在下一马如何?”

  “呵呵……不死药?然后和你一样,变得不人不鬼吗?”老司徒冷笑道。

  “在下这样有什么不好?除了长出一对獠牙之外,而且这对獠牙还能够收起来,并且刀枪难伤,又力大无穷,最主要是能够长生不老,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

  不得不说,李斯将不死药以及他现在的身份,描述的非常诱人。

  特别是李隆基,他也觉得李斯这样没什么不好。

  李斯这样一个文人,都能够获得如此的力量,那么自己更没问题了。

  如果自己也获得李斯这样的力量,到时候想做什么做不了?

  若是自己成为皇帝,必定文治武功,万世昌隆。

  李隆基越想就越是觉得此计可行,不过他现在并没有决定权,所以将目光转向公孙大娘等人。

  “若是我们非得和你分出一个胜负呢?”老司徒凝视着李斯。

  “哈哈……如果诸位觉得在下当真这么好欺负,大可再做过一场,在下也很想知道,在下的极限在哪里。”李斯坦然的说道。

  “好,那就做过一场。”公孙大娘一点都不畏惧,上前一步就要应战。

  李斯当即愣了,这不是自己想的套路啊。

  按照李斯所想的那样,对方应该忌惮于自己的实力,至少也会先与自己虚与委蛇一番,而不是上来就是怼。

  “这位公孙姑娘,你所凭的不过是兵器之利,若是真凭修为实力,你却是与我相差甚远。”

  “我家先生说了,凭兵器之利也是能耐,有本事你也弄一个来啊。”

  李斯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,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如此理直气壮的不要脸的。

  就在这时候,清虚开口了:“等等……公孙姑娘。”

  “做什么?”

  “先不急着打,我觉得他说的有一点道理。”清虚说道。

  “你也想要不死药?”公孙大娘疑惑的看着清虚。

  清虚摇了摇头:“这不死药或许不错,可是白先生肯定不喜欢,若是被白先生知道,我变成这不人不鬼的模样,估计会被他一巴掌拍死。”

  “那为什么要放他一马?”

  “他对这里熟悉,可以让我们更快的找到八荒老人。”

  李斯也是松了口气,事实上,他远没有所表现出来的这么强势。

  这不死药其实就是嬴政给他设的局,让他永远无法脱离这里。

  当初李斯得到不死药的时候,那是何等的兴奋,可是久而久之,他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。

  只是,再后悔也没用,被困在这墓穴之中,与自己的家人天人永隔,而且永生永世不得解脱。

  并且作为旱魃,特别是如他这样的旱魃,是必须吸人血的。

  可是这里哪里来的人给他吸血?

  这也导致他一千多年来,越来越虚弱,甚至于不得不进入长眠。

  这种长生不死,也是他未曾玉料到的。

  他先前出手就是全力,第一目标选择司徒,就是因为司徒最容易得手。

  其实如果说最好得手的,毫无疑问是李隆基。

  可是李隆基身具皇族血脉,他是无法直接攻击李隆基的。

  而司徒父子相对来说,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并且他们还认出了自己的身份,留着他们难保会暴露出自己更多的弱点。

  若是能够杀了这两人,然后吸他们的血,自己也能恢复一点力量。

  可惜事与愿违,他的计划还是失败了。

  所以在失手后,他就没打算在动手了,可是清虚又放出了青甲天兵,又让他的元气损耗了不少。

  更是让他的力量跌入谷底,如果这时候再和公孙大娘动手,自己七成的可能会死在公孙大娘的手上。

  当然了,更大的可能是死在那对剑锋之下。

  那对剑实在是太邪门了,这对剑居然能够伤及自己。

  “你们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,我们并不是敌人,而且在下也无心与你们为敌。”李斯对清虚的决定表达了自己的态度,并且表示不计前嫌。

  “哼!你最好不要在我们面前作怪,也许你真的是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,可是公孙姑娘背后的人,绝对不是你能惹得起的。”

  “呵呵,在下不敢……在下一向以诚待人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