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零六章 剑起轩辕

第两千七百零六章 剑起轩辕

  先前那些逃出城门的恶灵,便是被凶神白起所追逐的。

  白起杀到众人面前,拉起缰绳,枣红战马扬起前蹄,一声高鸣。

  “尔等何人?”白起声如惊雷,身上的煞气彰显着绝世杀神的无边威严。

  那双墨黑色的瞳孔,让人不敢去与他对视,仿佛只要看上一眼,灵魂就会被那双深邃的瞳孔吞噬。

  八荒老人看向小红,小红低声道:“这是白起的一缕凶念化形,并非真正的白起。”

  “此等滔天凶意,还不是真正的白起?那真正的白起又该是何等恐怖?”

  “白起再凶也只是一个凡人,不过这凶念却是白起延伸而生,也可以说是魔念,要杀他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小红说道。

  “那就是说,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战胜他?”千变幻圣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不,哪怕是魔念,依然有着白起的性格秉性,我们若是不攻击他,他亦不会偷袭我们,不过却也不会放我们过去,除非我们能够在杀意上战胜他。”

  “在杀意上战胜他?”众人都瞪大眼睛:“这怎么可能?白起坑杀四十万人,古往今来,无人能及,想要在杀意上战胜他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  “小红,没其他的方法了吗?”八荒老人叹了口气,他也没想到,遇到的第一个对手,就是这么难缠的白起凶念。

  “有!接下本将一招,不论生死,你们皆可过去。”

  所有人的脸色再次变了,白起的意思很明白,虽说不论生死都可过去,其实潜台词就是在说,无论如何,他们都要留下一个人。

  白起必斩一人!

  “安世北,当年秦皇焚书坑儒,便是由白起所主持的,你不向白起为自己的儒道先人讨一个公道吗?”八荒老人看向儒圣。

  儒圣的脸色难看:“焚书坑儒的主凶是秦皇嬴政,白起不过是嬴政手上的屠刀,若是嬴政在此,本座自然义不容辞,不过是一个屠夫,本座没兴趣。”

  明明就是胆怯了,偏偏儒圣却说的光明正大,理所当然。

  众人亦是无言以对,众人知道儒圣无耻,却不曾想他居然能把无耻视作理所当然。

  这时候白起魔念却开口了:“你错了,焚书坑儒是本将向陛下请命的,本将知道你们这些书生最喜欢搬弄是非,本将为陛下尽心尽力,扫荡四方,可是你们这些书生却总喜欢妄断评论,本将听的厌烦了,便要灭你们根基,断你们信念。”

  众人都没想到,白起魔念居然当面打脸。

  “本将就是看你们这些书生不顺眼,就如本将杀的那些书生一样,你也是如此,厚颜无耻,无信无义,搬弄是非。”

  不止是其他人看不起儒圣,就连白起都看不起儒圣。

  不过众人还是低估了儒圣的脸皮,儒圣是咬紧牙关,虽然脸色已经是面红耳赤,可是就是不松口。

  “本座来会一会你。”剑圣卫衣兵站了出来,面容冷峻的看着白起魔念。

  剑圣卫衣兵已经抽出佩剑,斜身指向白起魔念。

  “好!来……”

  白起高举长戟,遥空一指,漫天的黑云尽被长戟所引动,那长戟挥舞的同时,就像是扯着天幕一般。

  在白起的面前,剑圣卫衣兵就似螳臂当车一般微不足道。

  只是,对于剑道的执着,却让他不容半分退缩畏惧。

  长戟落下的瞬间,黑暗便将一切笼罩,剑圣卫衣兵就似在黑暗的河流中溺亡沉沦一般,瞬息之间就被淹没过去。

  众人的脸色惊变,剑圣虽然不是隐门术士,可是他却是剑道高手,甚至可以说是他们之中,最懂得如何杀人的。

  可是剑圣在白起魔念面前,居然如此的微不足道。

  儒圣更是脸色苍白,还好先前没有冲动,不然的话,现在死的就是自己了。

  正当众人心情低落之际,黑暗的洪流之中,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光辉,光辉就似将要撕裂黑暗。

  那剑光最初还只是一缕若隐若现的金光,在黑暗中摇曳不定,可是下一瞬,金光突然冲破了黑暗,将洪流截为两半。

  黑暗的洪流渐渐的散去,剑圣持剑半跪在地上,身上已经遍体鳞伤,脸上也都是血痕,气息孱弱。

  “好……很好,能接下本将一招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白起魔念倒是很守信用。

  “我败了,若非我借兵器之利,这一招之下,我必死无疑。”

  剑圣卫衣兵平静的说道,眼中似有不甘,不过却是相当的坦然。

  “胜就是胜,败就是败,无关其他。”白起同样坦然,不作半点虚伪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剑圣卫衣兵与白起都属于一众人。

  白起忠于嬴政,哪怕背负千古骂名也在所不惜,剑圣卫衣兵忠于自己的剑道,宁折不屈,百死无悔。

  八荒老人来到剑圣的身边,看了眼剑圣手中,自己给他的剑:“你还是动用了这把剑。”

  “是啊……我还是用了这把剑。”剑圣苦笑的点点头。

  儒圣的眼中闪过一丝阴毒与不满,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八荒老人,你倒是大手笔,这把剑怕是比我的血书高出几个层次吧。”

  此刻的儒圣哪里还有先前得到血书时候的喜悦兴奋,有的只有不满与嫉妒。

  对于儒圣的质问,八荒老人倒是不以为然。

  “你又想说什么?”八荒老人太清楚儒圣的心思了。

  若是他什么都不给,儒圣或许还不会说什么。

  可是就是给了,儒圣反而感觉不公平。

  这就是所谓的不患寡患不均,儒圣的想法很简单,凭什么自己得到的是血书,可是剑圣得到的却是神器。

  虽说血书也是来历不凡的凶兵,可是与神器相比,却实在相差甚远。

  “八荒老人,我本诚心诚意的与你合作,可是你的所作所为却是让我失望。”

  自私的人永远都是觉得,问题出在别人的身上,就如儒圣这样的。

  “你是觉得我给卫衣兵这把剑,是对你的不公平?”

  “难道不是吗?”儒圣的心早已被妒火所吞没。

  “哈哈……好。”八荒老人不但不生气,反而大笑起来:“老夫自诩待人公道,你觉得老夫对你不公平,卫衣兵,将你手上的剑给安世北。”

  剑圣卫衣兵倒是一点都没迟疑,反手握着剑柄,将剑丢给安世北。

  安世北本来心中还有疑虑,见到神剑丢过来,顿时大喜过望。

  伸手便接过神剑,可是在他握住剑柄的刹那,身体却被重重的一拉,整个人失去了平衡,重重的摔在地上,神剑镶在地上,却似万斤一样,不管安世北如何使劲,就是无法拽起剑柄。

  “现在你明白了吗?”八荒老人站在安世北的面前:“这把剑是圣道之剑,自私自利、心胸狭隘的人,是无法使用这把剑的。”

  “圣道!轩辕剑?”醉圣眼前闪过一道精光。

  千变幻圣也是满脸的惊愕,天下第一神剑!

  十大神兵之中,最为尊贵的神器,轩辕黄帝的佩剑。

  安世北满脸通红,当众丢脸,让他又羞又怒。

  “你现在还觉得本座不公?”

  安世北撇过头,没有回应八荒老人的质问。

  “老夫给你们每个人的法宝,都是最适合你们的,你们若是觉得老夫不公,大可将东西还给老夫,你我好聚好散,就此分道扬镳可好?”

  安世北心中更是不满,八荒老人说的再有道理,也比不上他自己的道理。

  安世北一直如此,以自我为中心,在他眼中,所有人都该围绕着自己转动。

  “教主,我听说轩辕剑乃是皇道之剑,若无帝王之气,是无法驱使轩辕剑的。”千变幻圣疑惑的看着剑圣。

  剑圣没有回答,只是默默的拾起轩辕剑。

  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你就没有吗?”八荒老人淡然说道。

  “是啊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。”千变幻圣嫣然一笑。

  众人走过森罗殿,前面又遇到一个书生,这书生孤身一人站在森罗殿的尾端出口处,身上青衫白缕,带着几分斯文气息。

  众人看着这书生,却没看出这人到底是人是鬼,全都疑惑的看着这个书生。

  “诸位慢走。”

  “敢问尊驾是?”

  “在下李斯。”

  众人的表情顿时古怪起来,不得不说,对于李斯的大名,丝毫不逊于白起。

  不过比之白起,李斯的名声却还要差上许多。

  李斯的才华也如他的心机一样,举天下无人能及。

  儒圣安世北的脸色更是不屑,文人相轻,大抵如此。

  不过李斯却不是儒家传人,他是纵横家。

  “原来是李先生,不知有何贵干?”

  “诸位来此又有何贵干?”

  “自然是探究古人。”八荒老人随口回答道,不过心中却在嘀咕,这李斯到底是人是鬼。

  若说是人,他却没有人的生气,而且时光荏苒,千年已过,李斯若是人的话,根本就不可能活的如此长的时间。

  可是,若说他是鬼,他的身体却的确是血肉之躯。

  众人心头突然想到一种可能,难道李斯得了长生不老的药?所以才能活到如今?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