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零五章 绝世凶灵

第两千七百零五章 绝世凶灵

  “你在我们周围布置了阵法?”儒圣的语气里透着一丝不满。

  “你若是不满,大可自己破解掉阵法。”千变幻圣不屑的说道。

  儒圣心中更是恼怒,他所恼怒的不是千变幻圣在他的身边布置了阵法,而是恼怒自己居然名字不知不觉,被千变幻圣布置下阵法。

  不过这阵法非常弱,如果出现火光,阵法就会受到影响。

  走过漆黑的洞窟,一面厚实的石门挡住了众人的去路。

  “好厚,是黑曜石!”醉圣摸了摸石门,回过头对众人说道。

  “让我来试试看。”剑圣上前一步,凝视着眼前的黑曜石石门。

  黑暗中,一道寒光一闪而过,这剑光就似要切开黑暗。

  空气中传来尖锐的声音,众人不由得无上耳朵。

  随即剑光敛去,剑圣叹了口气:“不行,我切不开。”

  八荒老人上前摸了摸黑曜石石门,上面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剑痕。

  “你应该试一试那把剑。”

  “不用试了,我把控不了这把剑,就算用那把剑,威力还不如自己的佩剑来的大。”

  这时候,小红走上前,摸着黑曜石石门说道:“这黑曜石石门上刻了古篆,让黑曜石的硬度增加百倍,蛮力是不可能打开石门的。”

  “可有办法破解?”八荒老人问道。

  古篆一直都具备有某种规则,当然了,并不是目前流传在外的那些。

  “我试试看。”

  醉圣有些意外,低声对八荒老人道:“教主,您将您的孙女教的这么出色,这是不给我们这些老家伙活路啊。”

  “额呵呵……”八荒老人低声的笑着。

  “若非她是个女娃,倒是入我儒道的好人选。”

  “你不说话,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千变幻圣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真的以为谁稀罕儒道吗?教主他老人家神通广大,用得着入你那不三不四的儒道?”

  “你说谁不三不四!?”

  千变幻圣和儒圣又一次的争吵起来,众人听的烦躁,八荒老人低喝一声:“好了,都别吵了,别忘了我们的目的不是来这里吵架的!”

  就在这时候,小红轻叫一声:“好了!打开了……”

  轰隆隆——

  只听的沉闷的声音传来,黑曜石石门正在缓缓上升。

  “咦,你这孙女不但熟悉古篆,同时还对墨家机关术有所了解……教主,这应该不是你教的吧?”

  醉圣还是比较了解八荒老人的,甚至可以算是知根知底。

  八荒老人的确法力高深,可是却不熟悉古篆文法和墨家机关。

  “家里收藏了一些典籍,平日里没时间管她,她便自己拿着研究,倒是给她研究出一些东西。”八荒老人淡然说道。

  众人进入黑曜石石门,前脚刚进去,黑曜石石门就落了下来了。

  “生死门。”众人心头都是咯噔一下。

  所谓的生死门,就是进来容易出去难,生死门只能从外面打开,里面却是无法打开,只有从别的通道离开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,要么就闯过秦皇陵墓,要么就是困死在这里。

  众人收回心神,开始细细打量眼前的秦皇陵墓的真身,他们此刻这呢个在一座狭窄的石桥上,石桥的做工非常精致,同时巧妙两侧还镶嵌着夜光珠,这些夜光珠已经散发了千年的光辉,此刻已经不甚多亮,散发着微弱的荧光。

  下面则是氤氲缭绕,看不清桥下有何物,不过可不敢去桥下探个究竟。

  “奈何桥前问生死,只叹人生莫回头。”八荒老人低吟着,带头走在前面。

  “这帝陵是仿建阎罗殿的?”醉圣疑惑的问道:“那时候道门不兴,甚至整个道门的神系都不完整,这仿建阎罗殿却是有些突兀。”

  “道兄有所不知,虽然那时候道门不兴,不过却是那时候,神系最完整的教义。”千变幻圣说道:“所以秦始皇仿建阎罗殿,倒也不足为奇。”

  “道门脱胎于阐教,在秦朝之时,那时候的阎罗殿也不叫做阎罗殿,而是称之为阴司地宫,而阴司地宫的神仙被称之为阴神。”小红说道:“不过依然不完整,不过秦始皇招募的奇人异士倒是在研究之后,得出了自己的结论,如今隐门分支中的鬼门,也算是当初的研究发展出来的门派。”

  “小红,你对秦朝也有所研究吗?”

  “爷爷让我学的。”小红回答道。

  “这仿建阴司阎罗殿有什么用?秦始皇是真的脑子有问题,难道他真的以为,仿建一座阎罗殿,就真的能够在阴司里当皇帝?”儒圣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  “蠢货。”千变幻圣咕噜了一声。

  不过儒圣的耳朵极其敏锐,或者说他对千变幻圣的声音极其敏感,立刻就报以怒视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别吵。”八荒老人低喝一声。

  醉圣看着身边的小红:“小红,你可知道为什么?”

  “说是仿建,可是真正的阴司殿谁也没见过,所以所谓的仿建也只是我们自己的揣测,以我的猜想,这个地宫其实是一个阵法,我们感觉起来像是仿建的,可能是因为我们接触到的神话传说的缘故。”

  “阵法?为什么我没感觉到?小丫头,你可莫要胡说。”儒圣的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屑。

  “的确是阵法,你们没感觉到吗,这里的阴气正在汇聚。”

  “大家都小心一点,不要让阴气侵体。”

  “区区阴气,如何与我的浩然正气抗衡?”

  众人都翻了翻白眼,不再理会儒圣。

  就在这时候,众人听到了桥下流水声。

  而这时候,桥下的氤氲正在淡去,就在这时候,小红发出惊叫。

  “快……快看……那桥下是什么?”

  众人顺着小红所指的方向望去,脸色也是为之一变:“无垠水!”

  那桥下是无垠水在流淌着,所谓的无垠水,也被称之为丹砂,不过现代人却是称之为水银。

  而无垠水则是他们这类术士的称呼,无垠水所蕴含的剧毒,即便是他们这些术士也要退避三舍。

  并且无垠水在术法之中,也有很多的用途。

  最为人所知道的一种用法,那就是束缚恶灵。

  就比如他们眼前所发生的一幕,在无垠河水中,数也数不清的恶灵在河水中挣扎,它们不知疲倦的哀嚎与嘶吼着,可是就是无法挣脱无垠水的束缚。

  它们的灵躯被染成了银色,也不知道在这无垠水中挣扎了多少年,折磨了多少年。

  所有人见到这一幕的时候,都对秦始皇的残暴感到震惊。

  “这里自成山水,这条无垠河环绕整个蛟龙窟,循环不息,无休无止。”

  “秦始皇为什么要这么做?难道只是为了显示他的残暴,以及他的权威吗?”儒圣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他是为了锁住阴气,让阴气集聚在前面的森罗殿中,这些恶灵原本并不在无垠河水中,他们应该是试图逃离森罗殿,结果失足落到这下面的无垠河水里的。”

  众人抬起头,看到了奈何桥的尽头是一个城墙,一个黑森森的城门洞开,城门上挂着一个牌匾,森罗殿,同时左右两侧还有一副门联,有死无生森罗殿,六道轮回不归路。

  “我们进去?”儒圣已经有了退缩的意思。

  众人都看出了儒圣的怯意,八荒老人倒是没有强逼他,只是淡然说了一句:“我们现在有退路吗?”

  他这句话不只是打消了儒圣一人的退意,也让其他人的更加坚定的跟随在八荒老人的身边。

  当他们来到城门口之时,里面突然冲出数也数不清的恶灵,这些恶灵全都身披盔甲,看的出来,这些阴兵生前就是士兵。

  不过这些恶灵并不相识要攻击他们,更像是被人追逐与驱赶。

  正当众人戒备之时,听到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,在道路的尽头,一匹红枣战马呼啸着冲过来,上面还有一个身披黑甲的将军,手握长戟,红枣战马双瞳墨黑色,鼻息之间喷着炙热的气息。

  红枣战马背上的将军,浑身都冒着黑色煞气,腾腾杀意扑面而来。

  这个将军当然不会是一个活人,而是一个绝世凶灵。

  隔着一条街的距离,他们依然感觉到了那绝世凶灵的滔天杀意。

  “此人是何人,生时怕就非常人,他到底杀了多少人,能够引起如此滔天杀意?”儒圣心颤难定。

  “白起!白起!他是白起!”

  八荒老人凝重的说道,众人一听八荒老人的回答,只觉得脑门被重重的撞了一下,所有人的表情全都在瞬间凝固了。

  白起?杀神白起!?

  要说起这白起,那可真的是千古凶神,古往今来第一凶人。

  坑杀四十万敌军,古往今来,还真没有谁做到了,除了白起。

  哪怕是后世的金人,虽说屠杀的汉人远远不止四十万,可是他们所屠杀的不过是普通的老百姓,白起所坑杀的却是士兵,四十万赵国大军。

  而这坑杀四十万大军,也只是他辉煌战绩之一。

  虽然那白起凶灵只有一个,可是他策马狂奔之时,却如千军万马与他同侧一般,让人心头忍不住的颤栗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