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零四章 入秦皇陵墓

第两千七百零四章 入秦皇陵墓

  “教主,你该知道清虚是内奸的事情吧。”醉圣看了眼八荒老人,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  众人都侧目看向醉圣,儒圣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不过是一个后生之辈,用得着那么在意吗?”

  八荒老人想了想,开口问道:“灾凶剑尺如何批示?”

  “大凶之象。”

  “大凶之象?只是清虚?”

  “不知道,这次来的不止清虚一人,还有两个也是隐门中人,一个叫水道人,擅于五行运水之法,另外一个叫布偶和尚,擅于玩牵丝戏法。”

  “就这三个人?”

  “他们一行共五个人,还有一个背负双剑的少女,以及一个男孩,据我所知,那个男孩应该是武则天的孙子,楚王李隆基。”

  八荒老人眼中寒光一闪:“是武则天派他们来的?”

  “不知道,这一行人的关系有些奇怪,清虚、布偶和尚、水道人三人似乎是对那个背负双剑的少女非常尊敬,反而对楚王处处刁难轻视。”

  “那少女的实力最强?”

  “我这一路上安排了多次袭击,如果以我对他们修为的推测,每一波应该都能轻易置他们于死地,可是他们都逃出生天了,并且每一波伏击的人,都没有回来,所以我怀疑,这五个人的实力,并不如我以为的那么弱,至少凭清虚、布偶和尚以及水道人三人,他们的修为不可能避开我安排的伏击,所以问题肯定是出在那个双剑少女以及楚王的身上。”

  “楚王是皇族中人,不可能有什么术法修为,那么问题就是出在那个双剑少女的身上,那个双剑少女,你可有什么线索?”

  “我在暗中观察过那个双剑少女,她身上的气息不似隐门或者道门中人,更像是武林中人,就如卫兄这样的,我对武林人了解不多,所以只能求教卫兄。”

  武林中人也算是江湖人,不过江湖人却不局限于武林。

  就如他们这些人,也都算是江湖人。

  正如那句话所说的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

  “卫衣兵,你可有什么线索?”八荒老人问道。

  “武林中纯粹用剑的门派不多,使用双剑的更是少之又少,至少我想不到。”剑圣卫衣兵冷冷的回应道。

  “教主,如果您觉得此行凶险,不如就此放弃,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。”醉圣劝说道。

  “酒鬼,我们既然是江湖人,做什么没有风险?灾凶剑尺虽然警示凶险,可是却不是预言,所以不用太过在意。”

  话虽如此,可是众人却没有掉以轻心,除了剑圣卫衣兵之外,他们每个人都是隐门中人,对于警示预警最为笃信。

  可以说他们是最迷信的一群人,哪怕是风平浪静,他们都会觉得是暗藏凶机,更何况是灾凶剑尺的警示。

  当然了,如果仅凭这点,就让他们退缩,那么也是异想天开。

  他们做的这件事,本就是风险极大,甚至可以说是逆天而为,当然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成功,有风险才是正常的。

  “闲话少说,还是先随我进秦皇陵墓,只要掌握那些不死阴兵,到时候便是真仙下凡,我也让他有来无回。”

  众人也不拖沓,整理行装登上蚕山。

  醉圣与八荒老人走在后面,八荒老人与醉圣算是老相识。

  “酒鬼,你还有话没说吧。”

  “灾凶剑尺的警示不是大凶,而是劫数!”

  八荒老人心头咯噔一下,满脸愕然的看着醉圣:“劫数?”

  “是,劫数。”

  什么是劫数?那就是结束。

  “这天下,想要杀我的人多如牛毛,可是能杀我的人却一个都没有。”八荒老人恢复了平静,处之泰然的说道。

  “教主,不要对自己太自信,这世上奇能异士多不胜数。”

  “奇能异士?我不算奇能异士么?”八荒老人自信的说道:“如此说起来,那我也是奇能异士的头头,这些年来,逆天改命的事情,我也没少做,还没谁能真的给我劫数。”

  “我们都是修行之人,你应该知道,我们最不能忽略的就是命,我也好,你也罢,我们也不过是白云苍狗之间的一枚棋子。”

  “命这种东西,不能忽视,也不能太重视,如果你太重视命,你就是棋子。”

  “罢了,多说无益。”醉圣也不再多劝:“他们三个可信吗?”

  “比你可信。”八荒老人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  “哦?比我更可信?”

  “他们都忠于自己的欲望,只有你,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,我们虽然认识的最久,你却永远都是无欲无求的态度,这让我一直怀疑,你到底想要什么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谁说我无欲无求?花间一壶浊酒,醉亦生梦可死,这便是我的诉求,如你这般劳累,我却想不明白,到底有什么乐趣。”

  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。”八荒老人淡然说道。

  “燕雀有燕雀的志向,为什么非要与鸿鹄相比?”

  “这就是我们最大的不同。”

  “幸好我们不同。”醉圣淡然说道。

  “那你又为什么要帮我?”

  “因为我们相识,我不帮你帮谁?”

  八荒老人想了想,点头道:“似乎是这个道理。”

  虽说已经定位到了蚕山,不过要想找到藏在蚕山内的入口,还是花了一番苦功。

 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,总算是让他们找到了。

  秦皇陵墓的入口是一个看似普通的洞窟,并不算大,外面被杂草枯枝覆盖,极难看到。

  六人进入洞窟内,没走几步,就见到一具骸骨。

  “这是普通人,应该是上山打猎的猎户,却是误入这个洞窟。”儒圣说道。

  “白痴。”一旁的千变幻圣不以为然的嘲讽道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儒圣的脸色立刻就变了,狰狞的看着千变幻圣。

  “我说你是白痴,你看看周围的痕迹,明显是此人与什么东西搏斗后留下的,试想一个猎户能够造成这么大的破坏?”千变幻圣嘲笑道。

  儒圣的脸色有些难看,最后还不忘嘴硬一番:“旁门技艺,本座不屑。”

  “好了,都是自家人,莫要再吵了。”八荒老人当个和事佬,这一路走来,他也算是看出了儒圣和千变幻圣不对付。

  不过隐门中人,多是性情古怪,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,所以他也没放在心上。

  突然,一阵腥风从洞窟深处呼啸而来。

  “啊……”小红惊叫一声。

  紧接着一个快如闪电的身影破空而出,挡在了小红的面前,手中寒光一闪而过。

  剑圣卫衣兵已经将那突如其来的凶兽斩开,所用的却不是八荒老人先前给他的剑,而是自己的佩剑。

  众人上前来,看了眼被卫衣兵斩断的尸骸,居然是一条数丈长的黑色巨蟒。

  “这是黑山铁龙!这么大的个头,怕是已经入妖道了吧。”众人惊疑不定的看着这黑色居民。

  这么大的个头,就算入了妖道也不奇怪。

  不过,众人奇怪的是,这条黑山铁龙一点妖气都没有。

  “怪了,这条黑山铁龙还是血肉之躯,并无入妖道的迹象。”千变幻圣疑惑的说道。

  八荒老人的眼光极为毒辣,沉吟半饷后说道:“这孽畜是打算修龙身,所以才没有入妖道,一旦入了妖道就再难修成龙身。”

  “这畜生倒是心智骄傲,可是龙若是那么好修,这普天之下早就遍布了。”

  所有人都觉得这条大蛇是在异想天开,八荒老人俯下身子,查看大蛇的尸体。

  不多时,八荒老人从大蛇的尸体里掏出一个血淋淋的肉瘤:“咦,已经结了蛟丹了!若是没遇到我们,怕是数年之内,就有可能化为蛟龙。”

  “大道难行,我们想要超凡入圣,这畜生想化真龙,却是何其相似,处处险峻,步步危机,行差半步便是万劫不复。”醉圣感慨的说道。

  “尔等所修的旁门之道,自然难登大雅之堂,却不知道我儒道儒家,本就上乘之道,登堂入室不过举手之劳。”儒圣习惯性的自我吹捧一番,可是他这番话,却是把八荒老人都包括进去了。

  众人都对儒圣有些反感,八荒老人亦是如此,只不过他现在还不想与儒圣撕破脸皮。

  “好了,我们继续前进,莫要在途中耽搁太久。”

  八荒老人牵着小红的手:“让你再瞎跑,不要再离开爷爷的身边了。”

  小红吐了吐舌头,显得极为可爱。

  随着不断的深入,周围已经一片漆黑。

  儒圣拿出一个火折子,打算弄个火把。

  可是刚一打了个火花,八荒老人终于怒了,一把抢过儒圣的火折子。

  “安世北,你若是继续胡闹,小心老夫一掌毙了你!”

  “八荒老人,你这是何意,此地漆黑一片,我打算点一个火把有错?”儒圣有些懵了,这什么情况?自己这正常举动,在这漆黑一片,不点个火把如何前行?

  “这周围也不知道有多少凶兽虎视眈眈,你点一个火把,那就是把我们彻底的暴露在他们的面前。”

  “这些野兽都能夜视,哪怕我们不点火把,难道它们就看不到我们?”儒圣狡辩道。

  “他们自然能看到我们,可是却看不到真实的我们。”千变幻圣淡然说道。(~^~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