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七百零三章 四圣

第两千七百零三章 四圣

  醉圣、千变幻圣、剑圣以及儒圣,这四个人构成了歃血教的四圣。

  此刻他们聚集在蚕山脚下,等待着他们的教主大驾光临。

  对于他们的这位教主,四圣同样充满了好奇,即便他们身为四圣,依然没见过他们的教主八荒老人。

  这位八荒老人实在是太神秘了,可是有一点可以确定。

  八荒老人的确法力无边,神通广大。

  醉圣躺在石床上,似乎是一夜宿醉未醒,发出沉重的鼾声。

  千变幻圣则是一个妖娆多姿的女子,当然了,没有人知道,这到底是不是她的真面目。

  剑圣则是坐在路边,双手握着剑低着头,陷入自己的思考之中。

  儒圣盘坐在旁,手握一本经典翻看着,一袭青装长衫,让他倒是透着几分儒雅之气。

  “喂,你们说八荒老人长什么样?”千变幻圣满脸期待的问道。

  只不过,却没有人回答千变幻圣的疑问,醉圣宿醉未醒,剑圣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酷,儒圣则是专心致志的看书。

  “你们就对八荒老人一点都不好奇吗?”千变幻圣又问道。

  “好奇,不过马上就要见到他了,到时候自然一目了然。”儒圣淡然说道。

  “书呆子。”千变幻圣媚眼瞪了眼儒圣。

  “邪魔妖道。”儒圣反瞪向千变幻圣,眼中充满不屑。

  千变幻圣脸色一沉:“书呆子,你想打架?”

  儒圣站起来,袖摆向后一挥,双手负背,傲然看向千变幻圣。

  “邪不胜正,就凭你也敢与我的浩然正气匹敌?不自量力。”

  “儒家不过都是一群装模作样的伪君子,本座今日就用邪魔妖道来领教一下你的浩然正气。”千变幻圣也不是省油灯,眼中充满冷冽。

  “你敢侮辱我儒道!”儒圣脸色更怒。

  “侮辱你儒道又如何?你真以为儒道是什么好东西么?在本座眼里,你们儒家都是一群伪君子,装模作样,道貌岸然。”千变幻圣的字里行间都充满了对儒道的鄙夷。

  “本圣人肩负儒道重任,以儒治国,以儒论道,世间一切规则,都由儒道来定,你这歪门邪道,如何能明了本圣人的心胸与浩瀚的宏愿。”

  “笑死人了,你委身在歃血教,就是三教九流之属,却不屑与吾等三教九流为伍,说你是伪君子,那都是抬举你了。”

  “哼,只要能达成我心中宏愿,委身歃血教又如何,我儒道可包容百家,又为天下第一教,却非你这等邪魔外道能够理解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”千变幻圣大笑起来:“虚伪,真是虚伪,没见过这么虚伪的人,一边做着杀人放火的事情,一边还要自诩正道沧桑,原来所谓的名门正派,都是这嘴脸。”

  儒圣指头指着地面一划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纪然你我话不投机,那今日便做过一场,速来受死。”

  “果然是伪君子,你当本座看不懂你所施加的画地为牢吗?我若是进入你设的牢,我便陷入被动。”

  对于千变幻圣的嘲讽,儒圣一点都不脸红,反而觉得理所当然。

  “有种你便来我面前,本座也不怕告诉你,本座周身已经布下了镜花阵。”

  “歪门邪道,本圣人若是顺从于你,有辱本圣人的威严。”

  儒圣虽然嘴上强硬,可是也不敢贸然接近千变幻圣。

  而且儒圣面对这种羞辱,早已习以为常,将脸皮练的水火不侵,不管千变幻圣如何的羞辱,他也视而不见,就是不上前,只守着自己所布下的术法不上前一步。

  突然,剑圣抬起头,千变幻圣和儒圣都是一僵。

  若说他们两人最忌惮的人,那毫无疑问就是剑圣无疑。

  不过剑圣的注意力却没有落在两人身上,而是将目光放向远处。

  只见远处过来两个身影,一老一少,可是那一老一少却似不停闪烁着,走两步就闪烁一次,与之前的距离相隔十几丈,又是一次闪烁,又出现在相隔十几丈外。

  剑圣、儒圣和千变幻圣都注意到了这两个人,全都提高了警惕。

  这闪烁似是缩地成寸,不过他们并不确定来者的身份。

  有可能是八荒老人,也有可能是敌人。

  老人拄着拐杖,满脸的笑意,另一只手牵着的是一个红衣小女孩。

  “八荒老人!”剑圣最先确认了来者的身份。

  老人与红衣小女孩已经来到了面前,老人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老人轻笑着:“你是卫家的小子?你是如何认出老夫的?”

  “感觉。”剑圣冷冷的回答道。

  “拜见教主。”

  四圣之中,也只有千变幻圣本本分分的行礼,儒圣则是一脸的骄傲,他似乎觉得全天下没有人值得他行礼。

  至于剑圣,他能够主动开口说话,已经是他最大的礼仪了。

  醉圣则是整日里醉生梦死,也不知道他现在醒来没有。

  “免礼。”八荒老人挥了挥手:“听闻你打探到了秦皇陵墓的踪迹?”

  “启禀教主,属下的确是找到了,就在这蚕山上。”

  “好!很好,待到本座大势成了,你居首功。”

  “多谢教主。”

  旁人恐怕无法理解,八荒老人连面都没露过,却能够召集一群奇能异士,特别是四圣,个个都是顶尖人物。

  可是八荒老人就是做到了,无他,人心。

  八荒老人熟悉人心,更知道每个人心里的弱点,也知道每个人的**。

  “哼!”儒圣哼了一声,以示自己的不满。

  “八荒老人,你就一个人?”剑圣眯起眼睛看着八荒老人。

  要知道八荒老人可是招募了不少奇能异士,原本他以为,这次的行动如此重要,八荒老人应该会召集所有人手,以防发生意外。

  “如今歃血教看似势大,可是实际上除了你们四位之外,俱都是乌合之众,与真正的名门大派还是差了不少,与其带着他们来碍手碍脚,还不如就我们几人,而且你们看,老夫都把孙女带来了。”

  八荒老人笑着说道:“这是我孙女小红,小红,给这些叔叔伯伯行礼。”

  “小红见过诸位叔叔、伯伯。”小红乖巧的行礼道。

  “若是只有我们几个,这次入秦皇陵墓的风险太大了,教主,我们是不是从长计议?”千变幻圣担忧的看着八荒老人。

  “不用担心,这次我可是给你们每个人都带了一件至宝。”八荒老人自信的说道:“酒鬼,别睡了,起来。”

  路边石床上的醉圣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,揉了揉眼睛。

  “教主,您老来了。”

  醉圣似乎认识八荒老人,其他三圣一直都下意识的忽略醉圣,却不曾想醉圣居然是他们之中隐藏最深的一个。

  “酒鬼,你已经有了老夫的灾凶剑尺,老夫就不给你其他东西了。”

  八荒老人转头看向千变幻圣,又瞥了眼身边的小红:“小红,把你的伞给千叔叔。”

  众人都是一诧,千变幻圣是男的?

  小红手上提着一把红伞,走到千变幻圣的面前:“千叔叔,请您收下。”

  “教主……这是……”

  儒圣眼中精光一闪而过:“凶兵,阴阳无道伞。”

  在场人人色变,十大凶兵之一的阴阳无道伞,这名字对他们来说,可是如雷贯耳。

  “多谢教主,属下很喜欢这把伞。”千变幻圣打开红伞,遮着阳光,显得千娇百媚,可是一想到千变幻圣是个男人,众人又感觉到一阵反胃。

  八荒老人又拿出一本书,递给儒圣:“安世北,这本书是你的。”

  儒圣眉头皱了皱,他不喜欢别人喊出他的名字。

  此刻他也不方便发作,只是吭了一声,显示自己心中的不满。

  不过,等他接过这本书的时候,眉头却是一挑,哪里还有半点不满。

  “血书!”众人再次侧目,又是十大凶兵之一。

  八荒老人还真是够大手笔的,连续两次出手,都是十大凶兵。

  八荒老人最后将目光落到剑圣的身上:“卫衣兵,这把剑给你。”

  剑圣的眉头一挑,却没伸手接剑。

  众人的目光也落到这剑身上,却没认出这把剑的来历。

  这把剑的样式极其古朴,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份。

  只是气息却尤为普通,看起来只是一把古老的,不错的剑,却无血书与阴阳无道伞那么赫赫凶名。

  “此剑我用不了。”剑圣淡然说道。

  “这天下间,除了你之外,别人更用不了,你也休要推脱,也只有你能将此剑的威力发挥出来,接剑。”

  八荒老人随手将剑锋抛向剑圣,剑圣无奈之下,只能接过剑锋。

  剑锋上传来沉重的压迫感,却只有剑圣自己感受的到。

  剑圣一时没能适应,剑锋重重的点到地上,却发出嗡嗡的声音。

  “好剑!果然是好剑,此剑的来历,怕是比我们手上的宝物都要高上一筹吧。”醉圣醉眼迷离,却是看的最真切的一个,眼睛却被剑圣手中的剑牢牢吸引,无法挪开分毫。

  “看着普通,能有什么来历?”儒圣不屑一顾的说道。

  先前自己得到血书的时候,都没得醉圣如此夸耀,这一把破剑,却能让他如此夸奖,心中更是不满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