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九十九章 冥府门再开

第两千六百九十九章 冥府门再开

  “可是,这孩子这么小,怎么拜师?”公孙大娘担忧的问道。

  清虚笑着说道:“公孙姑娘,你以为拜师就是三叩九拜吗?”

  “难道不是?”

  白晨看了眼公孙大娘道:“拿一件你的信物给这孩子,然后在他的身上留下本门标记。”

  “信物?什么信物好呢?”

  “罢了,就由我代你送入门礼吧。”白晨摇了摇头。

  司徒一家人就看到白晨也不知道哪里摸出一把剑,妇人怀中那孩子一看到白晨手中剑,立刻欢快的拍掌,咿咿呀呀的伸手,似是要去拿这剑。

  白晨将剑脱手送出去,那剑锋立刻就指向孩子,妇人一见,大惊失色,却来不及护住孩子。

  眼见剑锋就要伤到孩子的刹那,剑锋突然化作一道青光消失不见。

  “这是?”妇人眉宇一挑,其他人还觉得惊奇,可是妇人却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  她也是玄门正宗出身的,知道一些高深的道法,其中就有一些道法,可以将法宝藏在体内,随心而动,随意而出。

  紧接着,孩子的臂膀上多出一道剑的烙印。

  “先生,那剑呢?”

  “在你这弟子体内。”

  “这是仙法?”

  “不是什么仙法,是这剑本身就有这功效,能够藏匿宿主之内,以主人的精气神蕴养剑锋。”

  妇人眼中惊疑不定,凝视着白晨:“这位先生,此剑应该不是凡品吧?”

  “随手之作,不足为道。”白晨淡然说道:“如今这孩子已经算是我门下,公孙,以后他便是你的弟子,待到五岁后,你再来寻他接引入门。”

  “哦……不是现在啊?”

  “你现在就算想教他,他也学不了,更何况你自己还第一次在外面走动,先把自己的心智淬炼坚定了再教弟子,别到时候在弟子面前丢了做师父的颜面。”

  公孙大娘吐了吐小舌头:“我还不知道我的这个弟子叫什么。”

  “公孙姑娘,我儿名为司徒生。”

  “白先生,那我催动这冥府门了?”清虚问道。

  “还个地方,虽说我有把握,却不想在这幽冥炼魂大阵中启动冥府门。”白晨挥了挥手。

  众人只觉得一阵寒意袭来,突然,房门被一阵冷风吹开,然后就是飘雪吹入屋内。

  所有人都满脸的惊愕,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一瞬千里吧?”司徒父子满脸的不敢置信,屋外是皑皑白雪,他们与房子已经来到了不知道哪座雪山之巅上。

  “这不是一瞬千里,这分明就是周天大挪移。”妇人更加的震撼。

  “护着孩子。”白晨转头对清虚道:“你发动冥府门吧。”

  清虚走出房门,拿出冥府门向着空中一掷。

  冥府门遁入空中,越变越大,转瞬之间就变成一座犹如城门大小的石门。

  从冥府门内散发出阵阵阴寒之气,与这雪山之巅的极寒之气混淆在一起,更显阴森可怖。

  “人气……我嗅到了生人的气味,这是人间界……”

  冥府门内传来一声阴森的声音,只见一个与冥府门登高的身影,在冥府门内若隐若现,以众人的眼力,居然看不穿冥府门内的迷雾,只觉得那身影扭曲可怕,带给众人一种不详的气息。

  “是鬼王!大家小心……”

  “装神弄鬼。”白晨随手一挥,地面的白雪化作几个冰巨人,直接就冲入冥府门内。

  然后就听得冥府门内传来一声怪叫:“这是什么鬼东西……啊……”

  伴随着那个声音的惨叫,冥府门内瞬间就平静了下来。

  司徒一家子满脸的惊愕,表情彻底的凝固了。

  那个鬼王呢?要不要这样,先前那阴森鬼魅的气息,怎么就这样消失了?

  这也太虎头狗尾了吧……

  可是就在众人以为一切都已经风平浪静之时,冥府门内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,声音不大却非常的密集。

  紧接着众人就见到数也数不清的怨魂冲破了冥府门,那些怨魂密密麻麻的,扭曲的堆砌在一起,就如同洪流一般,一眼看过去,都会让人头皮发麻。

  “糟了,是怨灵洪流……”妇人大惊叫起来。

  那些怨灵洪流正冲着他们过来,而且这怨灵洪流来的实在太突然了,他们根本就来不及做准备。

  就在这时候,白晨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阵极度寒意,站在白晨身后的众人只觉得透彻骨髓的寒意袭来,却是稍纵即逝,等他们回过神的时候,寒意已经消失了。

  眼前却出现了最为震撼的一幕,你怨灵洪流已经变成了冰雕,凝固在冥府门前。

  公孙大娘却是满脸的兴奋:“先生,我就这么干看着吗?”

  “这怨灵群你却是对付不了,等下若是鬼王出来,你倒是可以与之斗上一斗。”

  白晨又是一挥,那怨灵洪流化作的冰雕已经粉碎。

  那漫天飘散的冰晶,在月光的照耀下,却显得格外的绚丽与不可思议。

  所有人都感觉,这彷如是在仙境中发生的一幕。

  可是一波刚刚平息,一波又起。

  只见冥府门内又冲出一蓝一红两个身影,两个身影俱都发出怪笑声。

  “赤鬼!雪鬼!”司徒脸色惊变。

  赤鬼与雪鬼冲出冥府门后,就在半空中徘徊不定,嘴里一直发出怪笑声。

  “先生,这两个交给我。”

  公孙大娘兴奋的跳到前面去,紧接着赤鬼与雪鬼也扑向公孙大娘。

  “人肉!人肉……活人的血肉……”

  “让我将你冻成冰渣……”

  这赤鬼与雪鬼在半空中游荡之时,还有几分奇异美妙。

  可是一接近,众人就看到了他们狰狞可怖的面容,那根本就不是人脸,而是两个犹如野兽一般的面孔。

  公孙大娘双锋出鞘,身如鸿雁,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。

  原本直线指向公孙大娘冲来的赤鬼与雪鬼立刻分散开来,避开公孙大娘的攻击同时,一分为二,分左右两侧袭向公孙大娘。

  公孙大娘一招并蒂花开,雪夜之下,绽放出一朵冰莲,那景致难以形容,美的令人窒息。

  这两个鬼怪不是普通的怨魂,他们一个是被火烧死的,一个则是被冻死的,却阴错阳差下,化作两个异类。

  虽然不到鬼王境界,可是他们联手起来,实力却丝毫不亚于鬼王。

  对于凡人更是有恃无恐,只是,他们终归是错过了公孙大娘的实力。

  冰莲在绽放到最鲜艳的刹那间,公孙大娘一剑刺入冰莲中心,瞬息间,冰剑就像是一个向外辐射的凌光镜一样,千百道剑气爆射开来。

  赤鬼与雪鬼惨叫一声,狼狈的逃窜着。

  若非他们是鬼身,换做一般人被这般密集的剑气穿透身躯,怕是早就死了几百次了。

  这剑气对于古怪的伤害有限,不过架不住量多,就算是赤鬼与雪鬼也抵受不住这般密集的攻击,狼狈的逃窜,想要遁回冥府门内。

  可是就在这时候,冥府门内突然伸出一支大手,向着外面一捞,赤鬼与雪鬼发出更加惨烈的嘶嚎。

  那只大手鲜血淋漓,非常的可怖,这时候,门内若隐若现着走出一个身影,那是一个骸骨躯体,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骷髅。

  只是这个骷髅身上的骸骨惨白的吓人,本该是黑洞洞的双瞳闪烁着红光。

  这个骨骸每动一下,身上的骨骼就发出清脆的碰撞声。

  虽说看着普通,可是这个骸骨的头顶却悬浮着那个血淋淋的巨掌。

  “嘎嘎……已经好久没有来凡世了,你们真是大胆,胆敢打开本大仙的冥府鬼国。”

  “何方妖孽,报上名来!”公孙大娘怡然不惧的叫喝道。

  “吾乃是白骨大仙,尔等还不来此拜见本大仙。”

  众人听的头晕目眩,这是鬼仙吗?

  就连清虚,都开始后悔了,他没想到自己打开冥府门,居然招来了一个鬼仙!

  “公孙,你退回来,这家伙你对付不了。”白晨说道。

  据说每一个鬼域,都有一个鬼仙统领。

  就如仙界的仙人一样,鬼域就是鬼仙。

  众人对这位白骨大仙没有半点怀疑,这白骨大仙的身上死气浑浊,让他们感觉自己身处于鬼域中一样。

  这种感觉绝非寻常的鬼怪能够比拟的,面对这白骨大仙,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面对一座山巅一般。

  清虚战战兢兢的看向白晨,他不知道白晨是否能够解决的了这鬼仙。

  虽说白晨是仙人,可是对方却是鬼仙。

  身份上并无谁高谁劣,他二人若是争斗起来,也许白晨可以全身而退,可是他们这些人却是难逃劫数。

  白骨大仙的目光突然落到司徒生的身上,顿时大喜叫道:“好根骨,快快送到本大仙的面前来,本大仙正缺一个替身。”

  “这是我徒孙,你也敢染指?”白晨漫步的走上前。

  “你徒孙?你又是何人?”

  白晨眼中凶光一闪:“我是你大爷。”

  突然,白晨已经出现在白骨大仙的身后,一只手掐住了白骨大仙的颈骨。

  咔嚓一声,白骨大仙已经只剩下脑袋,被白晨抓在手中。

  “你说要我的徒孙做你的替身?”

  所有人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,这白骨大仙也太弱了吧?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