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九十八章 白晨办不到的事

第两千六百九十八章 白晨办不到的事

  司徒父子好说歹说,总算是把清虚稳住了。

  两人一改先前的态度,讨好的看着清虚。

  “清虚,你说说,如何摆脱这千年诅咒?难道你龙虎山有什么不传之秘?能解这千年诅咒?”司徒满脸期待的看着清虚。

  清虚瞪了眼司徒:“玄门道法讲的是有借有还,收获多大的代价就必须付出多大的代价,转移这千年诅咒的道法是有,可是却不可能消除。”

  “那你说个屁啊。”司徒说翻脸就翻脸,这语气顿时变得恶劣无比。

  这种把诅咒转嫁到别人头上的术法倒是不少,甚至摸金门的先辈也用过。

  这种方法实在是太恶毒了,这辈人用了,的确能把诅咒转嫁到别人头上。

  可是下一代却要承受双倍的苦难,摸金门个个命途多舛,若是再双倍偿还这苦难,那就是把人往死路上逼。

  而且这种天道循环,往往就是被转嫁的人收取这利息。

  清虚脸上一笑:“我是不能,可是你家这机缘却在她的身上。”

  “她?”

  “我?”公孙大娘愣了一下,不过很快就连忙摆手:“我不行我不行,我不会道术。”

  司徒父子却是将目光聚焦到公孙大娘的身上,他们先前注意力都被清虚吸引,此刻才仔细端详公孙大娘。

  “怪了怪了,这位姑娘的命格似是悲凉,可是此刻却似发生异变,让这位姑娘的命途变得模糊不清。”司徒老头疑惑的看着公孙大娘。

  “你说这姑娘是我儿子的机缘,难道这位姑娘有什么法宝,能压制诅咒?”

  “她身上的宝物是不少,不过却没有一个宝物能压制诅咒的。”

  “我看她也不像,这姑娘根本就不是三教九流中人。”

  “牛鼻子,休要再在卖关子了,有话直说,我儿的机缘如何在她的身上?”

  “她是帮不了你儿子,可是她师父可以。”

  “她师父是何人?”

  “你别管她师父是谁,反正只要你儿子拜入她门下,她师父自然不会看着徒孙受难。”

  “让我儿子拜入她的门下?”司徒不由得皱起眉头,若是摸金门的后辈,拜入他人门下,那就等于是改投门面,这命数报应会立刻应验,若是清虚口中的人真能解除诅咒倒也罢了,如果不行的话,那不是让自己的儿子自寻死路?

  可是这代代诅咒,却是让司徒父子深受其害,也深知这摸金门的劫数苦难。

  他们自然是希望儿孙能够摆脱着苦难劫数,只是对于清虚的话,却是不怎么相信。

  古往今来,摸金门的人找了多少奇能异士,求了多少名门正派的高人。

 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办法,这个女子的师门就能做到?

  司徒父子觉得清虚是在糊弄他们,不由得失望了几分。

  “公孙姑娘,你觉得白先生能够解的了他家的诅咒吗?”

  “这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不如你问问白先生?”清虚怂恿的说道。

  “先生又不在这里,怎么问?”

  “你可以摇铃铛。”

  “可是先生说只有绝境的时候,才能叫他,我现在并没有遇到麻烦。”

  “你想啊,若是这孩子拜你为师,他在三日之内,必会受劫数所累,必死无疑!你怎忍心……”

  “等等……我没说要收他为徒啊。”公孙大娘说道。

  “你不收他为徒,那就是看着他等死,你看看这才一岁的孩子,你再想想我前面的话,他的未来会何其悲惨?”

  “这……”公孙大娘看着妇人怀中的孩子,不由得升起几分怜悯。

  “那我试试看……可是我不保证一定能够摇的响铃铛。”

  “试试看。”

  公孙大娘的心情沉重,摇了摇铃铛,铃铛果然响了。

  司徒父子两都纳闷的看着清虚和公孙大娘,他们弄不明白,这两人在谈论什么。

  什么摇铃铛?似乎这铃铛能把什么人招来。

  难道那人就在这附近?

  突然,司徒父子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,毫无征兆的出现。

  到底是怎么出现的?

  司徒父子搞不明白,可是妇人却是失声叫道:“这是……这是……缩地成寸?”

  “公孙,你叫我来做什么?”白晨看了眼四周:“这是何处?”

  “先生,清虚道长说让我收这个孩子为徒,可是又说这孩子命途多舛,想问您可有解决的方法。”

  白晨转头看向妇人怀中的孩子,眉头不由得一拧:“祖辈作孽太深,世代累积到他的身上,我也改变不了他的命数。”

  众人心情一沉,就连先前还信誓旦旦的清虚也不由得傻眼了。

  “白先生,就连您都无法救他吗?”

  “他若是待在我的身边,我能保他不死,可是他只要离开我身边必死无疑,他能护得了他一时,护不了他一世,还是别入我门下了,入我门下就是害了他。”白晨摇了摇头,无奈的说道。

  “难道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?”清虚不甘心的问道。

  他可不是闲着无聊,跑来找司徒一家人消遣的。

  他与司徒是莫逆之交,别看司徒父子先前的态度颇为不善,实际上若是清虚当真需要帮助,他们父子绝对不会袖手旁观。

  也正因如此,清虚才会把公孙大娘找到这里来。

  为的就是想要帮司徒的孩子,解除这千年诅咒。

  只是,来的时候他还抱着很大的希望,却没想到,白晨也没办法。

  “不能改变他的命数,是因为这是报应,父债子偿,不过还清这孽债却是不难,杀一些妖魔鬼怪即可。”

  “白先生,这咸阳城外可是有不少鬼怪作乱,不如您将那些鬼怪铲除了?”

  白晨闭上眼睛,领域释放出去,笼罩方圆百里范围,然后又摇了摇头:“这幽冥炼魂大阵却是破不得,那些怨魂徘徊阵中,却已然与阵法融为一体,杀上一只两只没问题,可是杀的多了,幽冥炼魂大阵就会瓦解,那么成千上万的怨魂就会失去束缚,天下大乱,到时候这因果不会算我头上,反而会算在这孩子的身上,到头来只会得不偿失。”

  “不对啊,这应该算不到这孩子的头上吧?”清虚疑惑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天道不敢算我头上,自然会算在他的头上。”

  司徒父子两以及妇人都是有些发愣,这人看不出深浅,可是这口气倒是狂的很。

  这世上还有天道不敢处罚的人?

  他以为他是仙人吗?

  哪怕是仙人,在这一方世界中,一样也要被天道所困。

  “先生,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?”

  “我已经说过了,这命数是天定的,我能保护他,却不能改变他的命数,若是你真的决定收他为徒,可以……只是你忍心让他一辈子都困在众仙馆中吗?”

  就算是白晨,也有办不到的事情,有些事情并不是依靠蛮力就能解决的。

  就好比两个同.性,白晨也不可能让他们生出孩子。

  这是这个孩子的命数,也是他的定数。

  白晨能够保护这个孩子,却治不了根本。

  突然,清虚开口说道:“白先生,那如果我能将这个孩子的债转嫁到您的头上呢?”

  白晨笑了:“冤有头债有主,这种偷梁换柱的事情没任何意义,欠了债总是要还的,哪怕我现在不想杀他,难保将来他不会死在我的手里,这就是命数,而且我亲手杀了他甚至是他儿子的可能性还非常大。”

  白晨可不是在恐吓,而是他们这些人都知道的一个道理,气数、命数,图的一时爽快,却是后辈遭殃。

  清虚沉默了片刻:“白先生,那如果能找的到足够的妖魔鬼怪,那是否能救这孩子一命?”

  “可以,不过哪里找?”

  清虚拿出了一个东西,这个东西白晨认识,其他众人也都认得。

  只不过众人看到这东西的时候,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。

  “冥府门?我不是摧毁了吗?”白晨皱眉看着清虚。

  “白先生,那****也在场,我拾走了冥府门的核心,又重新做了一个,虽然比不上原本的那个冥府门,不过还是有冥府门的功效。”

  “看来你是有备而来,也罢,既然你都做到这份上了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白晨点点头:“公孙,收这孩子为徒吧。”

  “是,先生。”公孙大娘立刻回应道:“你们可愿意让这孩子拜我为师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司徒父子与妇人都迟疑起来,清虚拿出冥府门的时候,他们已经知道了清虚想要做什么。

  不得不说,清虚的出发点是好的,可是这么做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。

  冥府门是什么?这可是打开鬼门,一旦失控,那么将会是滔天大祸。

  这罪孽同样要算到他们头上的!

  “放心吧,白先生在这就够了,当初这冥府门在妖婆婆和鬼老爷手上,鬼老爷就打开了冥府门,不过被白先生阻止了。”

  “牛鼻子,这真可以?”

  “你看着便是了,我会害你吗?”

  司徒难得的没有抬杠,他和清虚是莫逆之交,清虚平日里看着的确不靠谱,可是却是极其讲义气,说他是玄门正宗的人,倒不如说他更像是江湖人。

  虽然两人不是亲兄弟,却更似亲兄弟,如果让司徒选择一个相信的人,那么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清虚。

  “行,信你了。”司徒老头咬牙说道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