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九十七章 摸金校尉

第两千六百九十七章 摸金校尉

  夜色下,在清虚的带领下,公孙大娘等人来到了城郊。

  这里四周只有一栋房子,三层的结构,看起来已经相当古老了。

  虽然已经是夜色浓重,不过里面还有灯光。

  “我们要找的人就在里面吗?”公孙大娘问道。

  “嗯,走的慢一点。”清虚说道,带头走在前面。

  走了几步,清虚从怀里掏出几枚铜板,丢在地上。

  “这是做什么?”

  “过路费。”

  “什么?他们是山贼?”

  “他们是贼,不过却不是山贼。”清虚走到门前,敲了敲门。

  房门没有上锁,咯吱一声,房门慢慢的打开。

  公孙大娘向内探了一眼,发现里面有妇孺,有小孩,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家。

  “这是?”

  那妇孺抱着襁褓,抬头看了眼清虚,然后点了点头。

  “主人家在吗?”

  “出去干活了,迟些回来。”妇人回答道:“几位坐下等吧。”

  公孙大娘满心疑惑,这妇人知道他们不是坏人吗?

  这个时候来他们家里,她不怕出事?

  “随便坐吧。”清虚对公孙大娘说道。

  那妇人看了眼众人,最后又将目光锁定在公孙大娘的身上。

  “这位姑娘好生奇怪,身上带着几分烟花之气,又带着几分血腥煞气,看似恶鬼修罗,又似大家闺秀,身上没有半分术法气息,小妇人眼拙,不知道姑娘何门何派,如何称呼?”

  “这位姐姐,你好,小女子公孙大娘,众仙馆门下。”

  “众仙馆?没听说过,这三教九流中,什么时候又出了这一个门派?”

  “呵呵,这位夫人应该是崂山出身的吧。”清虚道人笑着说道。

  “小妇人如今已经不是崂山门徒。”妇人看向清虚:“道长眼力不浅,如何称呼?”

  “贫道清虚,这几位道友是水道人、布偶和尚。”

  “两位有礼了。”

  “贫道(贫僧)有礼了。”

  “清虚,这主人家是何门何派的?”公孙大娘低声问道。

  “摸金校尉。”清虚回答道。

  “什么是摸金校尉?”

  摸金校尉起源于三国时期,曹操为了足够的军费,所兴建而起的门派。

  不过摸金校尉从他们出现,就注定了他们悲惨的命运。

  “看来公孙姑娘不是三教九流的人吧。”妇人也不在意,笑着看着公孙大娘。

  “姐姐见笑了,我这次出来,主要是跟他们三个出来长见识的。”

  “这三位都有不凡的修为,姑娘的师门应该相当的不凡,能够劳动他们三位。”

  三人都略显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或者咳了咳,没有接话。

  “我这一家子,除了我出身玄门正宗,公公和我那汉子,都是摸金门人,也就是盗墓贼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公孙大娘失声惊叫起来。

  不过公孙大娘立刻意识到自己失态,连忙道歉:“抱歉,小女子失态了。”

  “没事,常人听说这盗墓贼,都是这般反应。”妇人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  “那清虚道长先前将铜钱丢在这几段路,又是何意?”公孙大娘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那是过路费,是给摸金门的前辈的。”

  “这么丢在地上,摸金门的前辈就能收的到?”公孙大娘更加不解。

  “因为他们就埋在下面。”妇人回答道:“摸金校尉一生都在盗人墓穴,所以很怕自己死后被人盗墓,所以自己的墓穴只能由自己的后辈看守,并且埋葬的墓穴不放钱财,以至于在下面也没个钱花销,如若有外人来探望,就必须给几个铜板的过路费。”

  “那如果没给呢?”公孙大娘又问道。

  “不给钱财,那就给气运。”妇人平淡无奇的回答道。

  公孙大娘听的玄乎,不过如今她多次接触隐门,也知道许多以前不知道的规矩与道理。

  而且隐门中人对气运非常的看中,每个人开口闭口都是气运。

  “那这位姐姐又如何知道我们不是歹人?”

  “不是小妇人知道,是下面的前辈知道,他们既然没有警示来访者,那就说明几位并无恶意,这也算是我们守护前辈的好处,我们守护他们的同时,他们亦要守护我们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还有这讲究。”公孙大娘点点头。

  妇人又问道:“几位找我那汉子所为何事?”

  “让他找墓。”清虚回答道。

  “那也该知道摸金门的规矩吧,既然几位来此,可有把握付清酬金?”

  “知道。”清虚。

  公孙大娘又问道:“这酬金应该不是普通的金银细软吧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。”

  “那是何物?”

  “摸金门一生偷盗他人墓穴,这是伤天害理的事,所以从摸金校尉出现的那一刻,就意味着他们的命途多舛,没有几个摸金校尉能够含笑九泉,几乎个个都是死于非命,就说那起源之时,摸金校尉由曹操创建,可是后来曹操建立魏,又觉得摸金校尉败坏他的名声,便痛下杀手,三百摸金校尉只余下几个逃生,而后勉强将摸金校尉传承下来,却是代代悲凉。”

  “既然这么惨,为什么还要传承下来,改行不行吗?”

  “上一代没还完的债,自然要由下一代来背负,这是逃不开的劫,躲不掉的命数,若是不做摸金校尉,那么就更无法逃脱命数劫难。”妇人回答道。

  “那继续下去,不是债上加债?永远都逃不掉这个诅咒?”

  妇人的语气也是颇为无奈:“的确是这样,可是那又能有什么办法呢,若是继续做摸金校尉,还有几分盼头,可是若是不做,那么必定死于非命,活不过三十岁。”

  “为什么说继续做摸金校尉还有个盼头?”

  “这就要讲到气数,恐怕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的清楚的。”

  “气数又是何意?不是气运吗?”

  “气运与气数可不一样,气运就好比是运气、机缘、缘分这一类的东西,气数则是把自己的寿元、命理分为毫、厘、寸,一个月为毫,一年为厘,十年为寸,常人常说气数已尽,说的就是自己的自己的寿元已经到底了,再无希望,而摸金门的人气数不过三寸,若是前一代的债太重,后代的气数甚至连三寸都不到,而且多盗一墓就要减一厘气数。”

  “那这样不是死的更快?如何还要再盗?”公孙大娘惊疑不定的问道。

  “这就要说到你们给的酬劳了。”

  “难道是要我们把我们的气数给你们?”公孙大娘的脸色惊变。

  “我们没那么大的能耐,这气数天定,我们却是夺不走。”

  妇人继续说道:“所以摸金校尉不但要盗墓,还要行善,以此来还债。”

  “那就是说,我们来还这个债?”

  “你们既然找上门来,自然是由你们来担负这债,至于酬劳,却是另算。”

  “那我们捐一些钱财银两,做一些善事即可了吧?”

  众人都笑着摇了摇头:“若是这么简单,那就不是债了。”

  “如何才算是还债?”

  “纪然摸金门是偷死人钱的,要还债自然是要还给死人,见恶鬼怨灵除之,见到孤魂野鬼助之,这些都算是还债,这就是摸金门的规矩,除掉一个普通的怨灵便能添一毫的寿元,鬼怪越凶,这债还的越多,同理助的孤魂野鬼越多,还的债务也越多。”

  “这债呢,我们还真没打算支付。”清虚笑呵呵的说道。

  妇人前面还和颜悦色,一听清虚的话,脸色顿时拉拢下来。

  很显然,前面她还把清虚等人当作是顾客,不过如果顾客不做买卖,那就只能算是恶客,她自然不会给什么好脸色。

  就在这时候,门外传来两个脚步声,只见一个大汉和一个老头从外走了进来。

  “牛鼻子!”那跟在后面的汉子一看到清虚,立刻就大喝道:“你是来这里糊弄我们的吧?我们摸金门的规矩,可不是凭着我们那点浅薄交情能够说免就免的。”

  “司徒。”清虚倒是像没听到这汉子的逐客令一般,亲热的叫道:“老爷子,别来无恙。”

  “看到你这牛鼻子,就知道准没好事。”司徒老爷子也没给清虚好脸色。

  “是有些事,想要求两位的。”清虚满脸堆笑的看着父子两,看起来他们已经很熟了。

  “哼!你还敢求我们?上次我们给你翻了一个墓穴,说好的一厘命数,结果你才还了五毫就跑了没影了,你是不是当我们父子两好欺负?”司徒恶狠狠的盯着清虚。

  “算了算了,本来我是来给你们送机缘的,既然你不要,那便算了……”清虚叹了口气:“本以为我两过命交情,想要帮你这侄儿摆脱着千年诅咒,若是你不愿意,那就当我等没来过,司徒老爷子,晚辈就此别过了,再会。”

  清虚的语气带着几分伤心欲绝,说的极其悲愤,就像是受了什么大委屈一样。

  “等等……你说什么?你说摆脱这千年诅咒?如何摆脱?说清楚再走。”司徒老爷子立刻就拦住了清虚。

  “是啊是啊,说清楚再走也不迟啊。”

  “说什么说?你都不认我们的交情了,不说了,贫道伤心了。”清虚的样子极其做作。

  偏偏这司徒父子还就吃这套,看着清虚这般扭捏,却是一改先前态度。

  “先前是兄弟我失言了,清虚,你就算不看我和我爹的面子,你至少也该想想你那可怜的侄儿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