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九十九章 咸阳

第两千六百九十九章 咸阳

  洛阳城的纷纷扰扰并未对黎民百姓造成太大的影响,自从上次姚崇的阵营因为利用粮价上涨来扰乱民生,被武则天以雷霆手段打压之后,姚崇一方就不敢再用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了。

  比起狠,他们可比不过武则天,武则天与他们还保持着一点和平,只不过是武则天不想朝中大乱,他们不敢再去触动武则天的敏感神经。

  远在洛阳城外一千多里的地方,公孙大娘、布偶和尚、清虚、水道人以及李隆基,一路上艰难险阻,总算是到了咸阳。

  咸阳是秦朝的国都,秦末之时项羽攻入咸阳,秦灭,咸阳也就此不复光辉。

  历经时代变迁,曾经辉煌的古都,如今人口稀缺,少有人愿意在此扎根。

  除了地理环境的原因,还因为咸阳总是有些令人不安的传说,这些传说多多少少都带着一丝不详的气息。

  有说秦始皇的陵墓其实就在咸阳,只不过一直都没有人发现过。

  “总算是平安的到咸阳了,真不容易啊。”清虚抹了把额头的汗水,这长途奔波倒也罢了,偏偏一路上具是牛鬼蛇神挡道。

  若非公孙大娘武功奇高,也是袭击他们的人习惯了术法对决,忽略了公孙大娘,所以才让公孙大娘找到机会,往往在最关键的时刻力王狂澜,恐怕他们现在已经客死他乡了。

  “我们到了咸阳城,那现在怎么办?”

  公孙大娘的经验还是少,她更多的是充当一个打手。

  比起老练远不如清虚、布偶和尚和水道人,就算如今到了咸阳城,她也是两眼一抹黑。

  “当然是先去找一家客栈,还能做什么。”清虚苦笑的说道。

  “不先去找八荒老人的老巢吗?”

  “人家又不傻,总不会待在原地,乖乖的让我们杀上门去吧。”清虚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  “你们有办法找到八荒老人的对吧?”

  “办法是有,不过却不能急于一时。”

  “我们已经出来一个月了,怎么能不急。”

  “公孙姑娘,在江湖上行踪,便是一两年也不足为奇,只是一个月而已,要有耐心。”

  “好吧好吧,你已经说了很多次了,要有耐心。”

  公孙大娘显然不是有耐心的人,在清虚、布偶和尚和水道人的眼里,公孙大娘简直不像是一个女孩,更像是一个好斗的大男孩。

  反而是李隆基,从最初的飞扬跋扈,到如今已经懂得审视夺度,不会再如最初那样,总是念叨着自己的身份。

  当然了,说是他已经改变了性格,倒不如说他是知道了,他叫的越凶,他们对他就是恶劣。

  不管是公孙大娘还是清虚三人,都不会纵容李隆基。

  李隆基现在就是一个乖宝宝,他们说什么,他就做什么。

  “他们会在咸阳城内吗?”

  “他们一定在咸阳城内,因为咸阳城曾经被屠城过,并且因为一些原因,导致咸阳城外一到晚上,就是阴风阵阵,无数厉鬼横行,即便是我们这样的术士,也不愿在咸阳城外过夜。”布偶和尚说道。

  “古往今来被屠城过的城池多不胜数,是不是都如咸阳城这样?怨魂厉鬼阴魂不散?”

  “当然不是,一般都城被屠城,都会请高僧超度或者是请道士驱散,可是咸阳城却没有,因为当时咸阳城是秦朝的国都,咸阳城破后,被项羽屠城,而后又被其麾下的术士施法,利用怨魂镇压咸阳城的龙气,让秦朝不会死灰复燃,虽说这个办法成功了,可是项羽也因为作孽太深,导致他自身的气运散去,失去了争夺天下的机会。”清虚说道。

  “项羽也是浑人,咸阳都破了,他已经有入主天下的机会,非要搞的天怒人怨。”李隆基不屑的说道。

  “你懂什么,当时虽说咸阳破了,可是先秦的气运未散,主要还是秦皇的气运太盛,古往今来第一个统一天下的皇帝,其气运占了天下气运的五分,若是不坏秦朝国都气运,秦皇依然能够东山再起,项羽虽然是个武将,可是他也不是蠢材,若非没的选择,他绝对不会以身犯险,铸下这滔天罪孽,最后用幽冥炼魂大阵,锁住千千万万的怨魂,最后再烧了阿房宫,足足烧了十五日的时间……”

  “那都过了千年时间了,你说的那个幽冥炼魂大阵,现在还在吗?”

  “幽冥炼魂大阵是不会消失的,只要咸阳城内的怨魂一日不曾散尽,大阵就一日不破。”

  “没有人破的了?”

  “除非是白先生出手,不然的话……”清虚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特别是这些阴魂厉鬼历经千年的修行,其中不少都已经修成鬼王,一个两个倒也罢了,一旦遇到袭击,那便是成千上万的鬼王现身,任何冒犯者都要退避三舍。”

  “这咸阳城当年也是繁华一时,如今却变得这般人口稀少,很重要的原因就在这里,阴气太重,导致人口不断的减少。”布偶和尚说道。

  “那我们长居与此有问题吗?”李隆基担忧的问道。

  “有,首先是这生育的问题,男人的阳气会锐减,女人倒是影响不大。”

  “那么那些孤魂野鬼不会进城?”

  “人口密集的地方,阳气也会聚集在一切,单独的孤魂野鬼是进不来的,进来了就会魂飞魄散。”

  “当然了,也有例外,比如说是在城内死亡的,同时不是恶灵,不会受到阳气的影响,不过大部分的鬼魂,在七日之内也会逐渐烟消云散。”

  李隆基这些日子,听着清虚他们的闲聊,也对这些玄门旁门的东西了解甚多。

  “道长,您看我能学术法吗?”李隆基满脸诚恳的看着清虚。

  众人如何不知道李隆基心中所想,虽然这些日子李隆基安分了不少,可是对于白晨的怨念却是逐渐增加。

  “皇族子弟身上的气运太甚,难以学习术法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我皇祖母似乎可以学习吧?”

  “她学的是武功,而且是白先生传授的,而且我见过皇上施展武功,那武功明显是白先生特意为皇上创造的,可是我们却没那本事,所以你如果想练术法或者武功,只能求助于白先生,我们是爱莫能助了。”

  李隆基倒是想,可是他不敢,而且他知道,就算自己开口了,白晨也不会如自己所愿。

  以前他一直觉得练武的都是莽夫,练术法的都是牛鬼蛇神。

  可是自从看到公孙大娘的飞檐走壁,看到清虚等人变幻莫的术法后,他就对武功和术法越发的向往。

  对于清虚的说词,李隆基觉得这是推脱,并不是真相。

  只是,他们不愿意传授,他也没什么办法。

  他最大的依仗,别人恰恰是最不在乎的。

  “千万不要又遇到黑店。”公孙大娘说道,不过听她的语气不似在害怕。

  这一路走来,住的六个店家,四个都是有问题的。

  不是公孙大娘害怕黑点,实在是被黑店弄的有些烦躁。

  吃都吃不安生,住也住不安生,时时刻刻都提心吊胆,小心提防着。

  “公孙姑娘过虑了,哪里有那么的的黑店,八荒老人虽然势大,却也不可能把全天下的客栈全占了。”

  “可是这里毕竟是八荒老人的老巢。”

  “谁告诉你这里是他的老巢了,他与我们一样,都是暂留于此。”

  清虚找了一家客栈,公孙大娘进入客栈的时候还是疑神疑鬼,搞的店小二都有些莫名其妙。

  在众人看来,公孙大娘是神经过敏,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。

  随后公孙大娘发现,这家客栈的人来人往相当多,看起来的确不像是黑店。

  过去他们遇到的那些黑店,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人少。

  想了想,这里毕竟是咸阳城内,八荒老人不可能敢在这种繁华地段乱来。

  毕竟这里可不是荒郊野岭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邻里之间肯定都认得。

  夜半三更,公孙大娘突然听到敲门声。

  “谁!”公孙大娘立刻从床上翻下来,手中已经提起了双剑。

  “是我们。”清虚压低了声音说道。

  公孙大娘打开房门,看到清虚、布偶和尚和水道人都在门外。

  “这么迟了,你们还不休息?难得不是黑店。”公孙大娘的语气带着几分抱怨。

  她本想安稳的休息一个晚上,偏偏他们三个不安分,这三更半夜来找她。

  “公孙姑娘,我们该去找人了。”

  “找人?”公孙大娘愣了一下:“这个时间找人?你不是说晚上阴气重吗?”

  “阴气重是城外,城内倒还好。”

  “晚上就找的到人?”

  “我们要找的人不是八荒老人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人?”

  “能带我们找到八荒老人的人。”

  “也是隐门中人?”

  “不算是隐门中人,应该算是三教九流中人。”

  “隐门不就是三教九流吗?”

  “三教九流包含了隐门,不过隐门却不能囊括整个三教九流。”

  “不懂,我们要找的人非得晚上去找吗?”

  “他们晚上开工,自然只能晚上去找他们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