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九十二章 官商,商官

第两千六百九十二章 官商,商官

  退朝后,姚崇的心情跌入谷底。

  武则天的狠厉手段,他算是见识过了。

  谬人英被撤官职恐怕只是为了成全钱德生的上任。

  只是姚崇从未考虑过,文官掌权一些专业性的官职是否得当。

  在他看来,官只能是由文人担任。

  甚至就连军职,都要弄出一个监军来。

  世人都以为大元帅是军中最高统帅,实际上不是。

  监军才是,大元帅若是下达一个命令,监军只要吭一声,保准元帅先要冒一阵冷汗,看看自己的命令是不是失当之处。

  这天下是文人的天下,武官不过是一群莽夫,农户不过是一群只懂得种田的****,匠户是旁门左道,奇淫巧技,商户都是贪得无厌,唯利是图。

  不过这种感觉,恐怕也只有身为文人的姚崇,自己会这么认为。

  钱德生则是还处于梦境之中,出了金銮殿的时候,还处于梦境之中。

  他从未想过,自己有朝一日能够鹤袍加身,从未想过能够光明正大的站在金銮殿上。

  突然,一个声音在钱德生的身边响起。

  “钱大人,恭喜了。”

  钱德生回过头,立刻发现了老曹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。

  “公公客气,都是陛下圣意垂隆。”

  “钱大人不必客气,若是钱大人没有能力,也不可能得到陛下的垂青。”老曹淡然说道:“不过,钱大人也该以谬人英的下场为戒,谬人英就是徇私枉法,渎职失职,才落得那般境地,钱大人可莫要步了谬人英后尘。”

  “本官明白,多谢公公提点。”

  钱德生这时候可不敢得意忘形,他知道自己能够当官,全都是武则天的提携与支持。

  武则天派老曹来提点自己,同时也是在警告自己。

  “这是陛下给钱大人的圣旨,钱大人快些回去,准备着接下来的事宜。”

  钱德生接过圣旨,却发现不止一份:“这是……”

  “其中一份是钱大人的,还有五份圣旨的内容已经写好,不过名字还没写上,钱大人看情况填上名字即可。”

  钱德生倒吸一口凉气,武则天这是对他有多放心,居然把如此权力交给他。

  “本官必定竭心尽力,为陛下尽忠职守,决不辜负陛下的期望。”

  “希望钱大人能够秉持本心,咱家就不送钱大人出宫了,钱大人走好,不送。”

  “劳烦公公。”

  钱德生出了宫门,坐上自己的车驾,如今他也是有官位在身。

  自然不能如以前那样随意出行,基本上每一个品级的官员,都有特定的出行方式。

  作为三品官,钱德生自然要有自己的马车车驾,不过这马车车驾也是很有考究的。

  不能太过奢华,太过奢华就逾制。

  不过不得不说,三品官的车驾也是非常的舒适,这其中不乏心理作用。

  钱德生拿起圣旨就看了起来,第一份就是自己的那份圣旨,上面旨意翻来覆去的观看,越看越是舒心,钱德生念念不舍的放下圣旨,上面的内容他都已经倒背如流了。

  再看起第二份是与自己的那份圣旨内容相似,不过是封财务部副部长的,第三份则是财务部监察,剩下的两份也都是封官的圣旨,从正四品到从六品都有。

  武则天这是让他自己挑选自己组建班底,钱德生不敢大意疏忽。

  这时候挑选自己的亲信固然重要,不过也不能都是自己人。

  武则天给自己圣旨,何尝不是对自己的考验。

  如果都是自己人,那么财务部就等同于变成自己的私人部门,到时候武则天即便再信任自己,也难免心生猜忌。

  还有一点,就是能力的问题,这些官职无一不是重中之重的职务,若是无才无德的人担任,难免要闹出一些乱子,到时候自己肯定要担负首责。

  思来想去,钱德生还是决定,先把商会联盟的成员全部召集起来。

  不得不说,获得这官身后,钱德生的感觉都不一样了。

  这也是华夏人的通病,官本位的心理,感觉当官就高人一等,当官就是光宗耀祖。

  不多时,商会联盟的成员就全部到了。

  “钱大人,恭喜了!”安泰第一个上来道贺,只是他的语气里很不是滋味,带着几分羡慕嫉妒的语气。

  一直以来,他都将自己视作洛阳商户的领军人物,却不料在前天与武则天的聚会中,失了先机。

  其实当初钱德生说的那些东西,他也知道,而且他一样能说的出来。

  只不过当时他没那勇气当着武则天的面说出来,可是武则天要的就是那份魄力。

  如今钱德生已经是三品大员,相当于侍郎的官职。

  而且所掌握的是整个部门的正职,甚至可以影响到天下,这份巨大的权力也是巨大的荣誉,这让安泰如何能不嫉妒。

  “安老板说笑了,本官与诸位都是为皇上办事。”钱德生对自己的称呼都变成了本官,更是让安泰不是滋味。

  “钱大人召集我们,可是有正事要谈?”

  “我也不瞒诸位,本官初掌官印,肩上的压力极大,想要做出一些成绩,可是苦于一人计短,所以特意向陛下求几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入职,与我一同为朝廷为陛下做出一些事情。”

  众人一听钱德生的话,全都眼前一亮。

  原本他们以为,钱德生已经把唯一的机会夺走了,却不曾想钱德生居然又抛出了这么大的诱饵,每个商人的脸上,全都是又惊又喜。

  看向钱德生的目光都变了,讨好,献媚……

  安泰也是咽着口水,脸上写满了渴望。

  一个商人想要当官有多难?

  一般来说,商人和其子女是不能考取功名的,商人只能通过捐官的方式,买到一些官名。

  而且一个官名可能有几十个,乃至于几百个富商同时享有。

  七八千两银子买来的官位,看着有三品四品的官职,其权限还不如一个县太爷。

  对于安泰这种大商人来说,几乎就等同于鸡肋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

  如今安泰是家大业大,却苦于子女没个功名,偌大的家业能不能传出三代都是问题。

  可是,如果有了一个实权的官位,那一切都不同了。

  “钱大人客气了,不说您位高权重,当是你我的交情,那也是几十年的感情,钱大人若是有什么举措,草民也是鼎力支持,绝无二话。”安泰最先表态道。

  “在下也是……”

  “在下也是。”

  “每个人都急不可耐的表态,生怕迟了又没了机会。”

  “钱大人,要捐多少钱,您说句话就是了,老夫虽然不是首富,手上却是有不少闲钱,一两万两还是拿得出来的。”一个老头最是霸气。

  这老头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官迷,虚职官位他就已经买了四个了,每一个少则五千两,多则三万两。

  更何况如今是有实权的官职,更非金银能够衡量的。

  安泰却没急着表态,如果说比钱的话,他比在场每个人的钱都多。

  可是他更清楚,有些东西不是钱能够决定的。

  “钱大人,在下觉得,钱大人现在的难点就在于文官的刁难,而财务部存在的意义就是陛下的计划,推广商业,钱大人觉得,如何推广商业?”

  钱德生眼前一亮,他召集众人可不是为了把手上的圣旨卖出去,就是来看看,谁人能够想出办法的。

  一人计短,二人计长!他相信这么多的商人,必定能够想出一个办法。

  而且他也是打定主意,谁能想出让他眼前一亮的办法,他就把圣旨给谁。

  “愿闻其详。”钱德生在安泰的面前,也不敢太拿捏,谦和的语气说道。

  “财务部的职权就是税收权与物价定价权,首先说这税收,如今不少商户偷漏税,我们都是商人,自然比旁人更清楚这其中的猫腻,所以在税收这项上,我们可以制定一个规则,想要加入商会,接受商会的保护,首先是资产达到一定规模,其次就是缴纳的税款达到一定数量,同时商会对于内部交易,也采取一定的优惠政策,以吸纳更多的商人加入商会,比如说某些货物,外面的商人和商会内的商人出同样的价格,或者是相近的价格,那么就卖给商会内的商人。”

  安泰侃侃而谈,钱德生连连点头,心中暗叹安泰不愧为大商贾,若是那日安泰如此这般表现,恐怕就没自己什么事了。

  其实安泰也就是对钱德生才能表现的这么自然从容,如果换做武则天的话,恐怕就没这么平静的表达自己的观点了。

  “在对内部商人的缴税上,我们要做好自我监察,一旦发现偷漏税的情况,我们内部就先进行处罚。”

  安泰顿了顿:“其次就是物价定价权,这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,物价的稳定,对于整个商业环境有莫大的好处,一时的涨价不但风险大,而且对于商业环境也有着巨大的打击。”

  “安老板说的很有道理,不过安老板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没说,如何推广商业?”

  安泰的脸上浮现出自信的笑容:“很简单!让更多的人知道,商人也能当官,让更多的人知道,只有加入商会,才有可能当官!”

  “妙妙妙!一举两得!高明!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