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九十一章 恐吓文官

第两千六百九十一章 恐吓文官

  众人听到姚崇的话,个个都是大惊。

  如何赢?怎么可能赢?

  姚崇不是傻子,他应该不至于说出这么离谱的事情吧?

  除非近卫军里有他的人!

  也只有这个可能,才能让他如此的信誓旦旦。

  可是这可能吗?

  近卫军的将领都是武则天亲自挑选的,其中大部分都是武氏子弟,不可能背叛武则天的。

  不过姚崇没有把话说清楚,很显然,他是把这个当作最后的底牌。

  即便是这些同僚,姚崇也不打算暴露。

  “现在首要是将谬大人保下来,武则天要拿他开刀,这种事绝对不能让她得逞。”

  翌日——

  已经称病多日的姚崇,再次站在金銮殿上。

  “陛下,臣有奏。”

  “准奏。”武则天挥手道。

  姚崇开口道:“陛下,臣想给谬大人求个情,谬大人这次虽有失职,不过更多的是被下属蒙蔽,并非有意为之,臣希望陛下能对谬大人从轻发落。”

  武则天笑了:“那不知道姚大人想给谬人英如何从轻?”

  姚崇看着武则天:“罚他半年俸禄好了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这恐怕不妥。”武则天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“那陛下觉得应该如何处罚?”姚崇眯起眼睛问道。

  “先不说其他,先把谬人英带上来,让他说明了,再做定夺,姚大人觉得如何?”

  “该当如此。”

  姚崇想了想,这也是个办法,只要谬人英识趣,说一些无关轻重的话,自己也好替他开脱。

  只是,当谬人英上殿的时候,却是被人拖着丢在大殿上的。

  谬人英身穿囚服,身上鲜血淋漓,说不出的凄惨恐怖。

  满朝文臣全都是看的触目惊心,姚崇的脸色更是惊怒交加。

  “陛下,谬大人乃是文臣,如何能对他如此大刑?”

  “他是阶下囚,自然是大刑伺候,有何不可?”

  “古语有云,刑不上士大夫,这句话可不是空谈。”

  “这里是金銮殿,讲的是证据,是**规的,姚大人的古语就不用说了,若是姚大人能够在我大周律法中找出一条,刑不上士大夫的规定,朕便承认,如若不然就休要提及古语。”武则天冷笑道。

  都到了这时候,姚崇还这么的天真,他真的以为,这句话就能保全他们这些文臣。

  姚崇脸色更是怒难自己,狠狠的盯着武则天。

  “那不知道陛下又是以哪条法规,对谬大人动刑?”

  “他是人犯,对他动刑有何不可?”

  “那不知道谬大人犯了何罪?”

  “有人举报谬人英徇私枉法,勾结商人,打压竞争对手。”

  “那如果那人是诬告呢?就这样让谬大人遭受不白之冤吗?”

  “自然是有人证物证,姚大人,需不需要朕将人证物证带上来,给诸位卿家过目?”

  姚崇阴着脸,武则天都说到这份上了,必然是早做了准备。

  该死,这狠毒的老妖妇!

  姚崇心中咒骂,走到谬人英的身边:“谬大人,您可有什么冤屈?本官与你同泽情谊多年,若是你有什么冤屈,只管说与满朝文武说清楚,我想陛下也不会坐视谬大人承受不白之冤的。”

  武则天则是稳坐钓鱼台,冷笑的看着下方的谬人英。

  谬人英趴在地上,颤颤发动,眼中满是惊恐,嘴里还在吐着血。

  姚崇突然发现,谬人英的舌头被割了。

  刹那间,姚崇的神经炸毛了。

  “陛下,谬大人的舌头怎么被拔了?您就是这样问审的吗?”

  “你是在质问朕吗?”武则天冷笑的反问道。

  “臣不敢,只是想给谬大人一个公道而已,既然他的舌头被拔了,您又请他上来做什么?”

  “这是他的罪状以及他的供罪书,你可以看一下,上面还有他摁的手印,你可以问他,朕有没有冤枉他。”武则天淡然说道,将那早已准备好的供罪书和罪状丢在下面,就让姚崇去弯腰捡取。

  姚崇脸色阴晴不定,捡起供罪书与罪状,转头看向地上的谬人英。

  “朕想在这里告诫最为大人一声,士大夫的身份保护不了你们,如果你们谁敢胡作非为,谬人英就是你们最好的写照,刑不上士大夫?笑话,真是可笑至极,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,你们凭什么要免受惩罚?难道你们觉得你们比天子更高贵吗?”

  下面的文臣各个寒若自谨,他们知道武则天是在对他们说的。

  而谬人英的惨状,也将一部分人的幻想破灭了。

  武则天不是在和他们开玩笑,户部尚书尚且如此,更何况是他们。

  “姚大人,你还有什么想替谬人英说的吗?”

  这上面的罪行条理分明,根本就无可辩驳。

  难道还要提屈打成招吗?

  开玩笑,武则天根本就不吃这套。

  武则天的做法很简单,想屈打成招了,再画押之后,哪怕这时候他们再如何辩驳也是于事无补。

  更何况武则天还有人证物证,他又如何辩驳?

  “既然没有异议,那就这样吧,谬人英知法犯法,徇私枉法,官商勾结,扰乱民心,意图不轨,不过朕念在他旧居高位,功绩不浅,就留他一条性命,革职告老,回家去吧。”武则天根本就不给姚崇反应的机会,又接着宣布道:“户部本该对物价进行监管、监察,可是却不务正事,既然如此,那户部就此解散,户部官员并入新成立的财务部。”

  “什么?陛下……户部自古长存至今,若是没有户部……”

  “在过去的这些年,谬人英掌管户部的时候,还不是什么事都不做,既然如此,那还要户部做什么?”

  武则天冷哼道:“这财务部从今以后受朕亲自监督,设立财务部部长职务,从三品俸禄,来人,宣钱德生上殿。”

  众人的脑海都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,武则天这分明就是多此一举,她既然要偷梁换柱,直接让人接管户部就是了,何必再射来一个财务部?这种做法不是掩耳盗铃吗?

  别人想不明白,武则天怎么会想不明白,户部的职权一直都很模糊,而且一直都不作为,所以听取了白晨的意见后,武则天毅然决然的决定,将户部分拆为财务部、人口统计部。

  “草民钱德生见过皇帝陛下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钱德生匆匆上殿。

  这钱德生是谁?

  每个人的脑海中都升起一丝好奇,他自称草民,那就是说他只是平头老百姓?

  “朕听说你与几个商户组建了一个商会联盟,可有其事?”

  “回禀陛下,确有其事,这是为了确保商会联盟内的商人的利益,不受外在因素的影响,同时也确保商人不会干违法乱纪的事情,同时也控制商人贩卖的商品物价,不会出现大幅度的波动。”

  “很好,你做的很好,你可愿意入朝为官?”

  “草民惶恐,草民才疏学浅,何德何能,能够与诸位大人同殿议事。”

  “你不需要妄自菲薄,朕觉得你比大部分的官员都要尽职。”

  “臣虽不才,却愿意为朝廷,为陛下效犬马之劳。”

  “很好,钱德生听封。”

  “草民钱德生听旨。”

  老曹上前一步,开始宣读圣旨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商人钱德生,为人正直忠厚,品行纯良,虽为平民,却为民获利,忠君爱国。朕特封钱德生为财务部部长,从三品职,即可上任,同时商会联盟并入财务部,即可上任,钦此。”

  “微臣钱德生领旨,谢主隆恩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……”

  钱德生从未想过,自己一介商贾,居然有朝一日可以入朝为官。

  而且这还不是卖官鬻爵的那种虚职闲职,而是堂堂正正的三品大员,而且是实权职务。

  “陛下,一介商贾如何能够入朝为官?这大大的不妥啊!”姚崇大叫道。

  “如何不妥?说来听听。”武则天淡然说道。

  “他是商贾。”

  “他是商贾,这说明他对商道最精通了解,由他来掌权财务部,大唐的国库才能产生盈利。”

  “陛下,商贾乃是末流,有道是君子不言利,更何况官员是不得经商的,这可是有明文规定。”

  “启禀陛下,微臣已经将家里的生意,全都交给了犬子,以后犬子在生意上是盈是亏,微臣都不会插手干预,微臣只会尽心尽力的管理还财务部事宜。”

  “姚大人,钱德生的回答可还满意?”

  “他一日是商贾,一生都是商贾,更何况,谁知道他会不会以职权之便,谋求私利。”

  “姚大人,狄某昨日抓获的几个非法商人里,有一个姓姚的商人,他声称是姚大人的亲属,是奉了姚大人的命令,帮姚大人赚取金银,不知道可有其事?”狄仁杰开口说道。

  姚崇的脸色一阵红白,哪怕文人的脸皮比普通人要厚上百倍,此刻被狄仁杰当面揭穿,也是一阵难堪。

  “污蔑,这是污蔑,老夫家中不曾有人经商,这必是污蔑无疑。”

  “朕也相信这是污蔑。”武则天笑着说道:“狄仁杰,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,就此揭过吧,不过钱德生入朝为官,此事也休要再议,俗话说术业有专攻,若是无才无能之辈,非要占着官职,那只会荼毒天下,如今商人为官,今后还会有更多的专职官员出现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