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九十章 逼入绝境

第两千六百九十章 逼入绝境

  “姚大人,已经四天了,我们还要继续下去?”

  “继续下去!”姚崇眼中精光闪烁,那精气神完全不似一个垂暮的老者。

  “可是……若是继续这么下去,怕是真的要引起大骚乱……”

  “老夫就是要引起大骚乱,看武则天到时候如何收场,到时候她想要停止这场闹剧,就要看我们的脸色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这粮价一天一个价,已经有百姓吃不起饭了。”

  “区区几个平民,为了我正道永存,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。”

  众人的心中都有几分不安,因为武则天这几日的朝堂上,都没有提及过此事,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  武则天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人,她的政.治手腕在场不少人可都是领教过的。

  可是这几日的风平浪静,却实在是不像武则天。

  众人只觉得,这就像是暴风雨前的最后宁静。

  就在这时候,姚水冲了进来。

  “老爷……老爷,出大事了。”

  “出什么大事了?”姚崇看到姚水拿着大唐日报冲进来,虽然姚崇对大唐日报恨之入骨,偏偏又非得每日看上一遍,明知道看过之后,心里会非常的不爽,却非得一探究竟。

  当然了,用姚崇的话说,这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。

  “老爷,这是今日的大唐日报,您看看就明白了。”

  姚崇拿过大唐日报,翻开一看,只见今日头条上写着:物价上涨,谁是黑手。

  姚崇心头咯噔一下,难道武则天把事情都捅出来了?

  再仔细一看,姚崇的脸色再变,武则天没把事情的真相完全捅出来。

  只是用了某些模糊的字眼,比如说某些居心不良的商贩,又比如说勾结一些文官,意图制造骚乱。

  并且文中还说明了,那些官员与商贩已经被控制住,同时也向民众确保了粮价会在今日之内恢复正常。

  姚崇抬起头看向姚水:“我们家的姚壮呢?他回来了没有?”

  姚壮是姚崇的远亲,同时也是帮姚崇打理生意的人。

  因为本朝明文规定,围观者不能经商,这些规定是文官自己规定的,可是却自己找到了变通法,那就是让下人经商,这样就不算是他们经商,就不算是违反规定。

  “今晨姚壮出去巡视各个铺子,至今未归。”

  “去……去把他找回来,要快!”姚崇头皮发麻。

  心中百般不敢去想最坏的可能性,嘴里念叨着,她怎么敢……她怎么敢这么做?

  姚崇觉得,武则天不敢直接对他们的产业以及产业负责人下手,因为这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几十个文官的家人亲戚,如果武则天直接动手的话,那就等同于是同时与这几十个文官撕破脸皮。

  随后,姚崇就得到了确认,姚壮被抓走了。

  罪名就是哄抬粮价,意图不轨!

  “欺人太甚!欺人太甚!!”姚崇怒不可遏的咆哮着。

  突然,大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,姚水打开大门,就见到狄仁杰站在门外,同时还有一众差役。

  “大司马大人,您这是?”姚水作为管家,自然是识得狄仁杰,只是他不明白,狄仁杰带着这么多人来姚府做什么。

  “丞相大人可在府中?”

  “在……”姚水脸色沉重至极:“老朽这就去通传。”

  “不用了,本官皇命在身,借过。”狄仁杰直接带人闯入了姚府。

  “狄仁杰,你这是做什么?”姚崇站在大厅口,盯着狄仁杰进来,心情瞬间沉入谷底。

  “姚大人,失礼了。”狄仁杰对姚崇还是抱着几分敬意的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他们的阵营不同,他们会是理念相近的同袍至交。

  “武则天让你来抓老夫的?”姚崇目光闪烁的看着狄仁杰。

  狄仁杰摇了摇头:“不是,陛下并不打算对姚大人做什么,不过他……张大人、谬大人,请随本官走一趟吧。”

  “狄大人,你这是何意?你我虽然同朝为官,可是我们的身份与你一样,你凭什么捉拿我等?”

  工部尚书张怀恩和户部尚书谬人英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狄仁杰,狄仁杰是大司马,也就是兵部尚书,论地位他们都是一个等级的,不过论职权的话,狄仁杰却要比张怀恩以及谬人英高了几个等级,说狄仁杰权倾朝野也不为过。

  再加上武则天的宠信,这也导致狄仁杰成为朝廷上,唯一能够与姚崇分庭抗礼的人。

  “张大人,四天前陛下就已经给您下了死命令,让您三日之内交出一万把三石弓弩,可是现在已经第四天了,工部还是没有一点动静。”狄仁杰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  这种拖延一直是工部的惯例,若是放在以前,兵部不追究,皇帝不问责,那就一切都没事,大家皆大欢喜。

  可是这次不同,武则天摆明了要拿这件事做文章,张怀恩是在劫难逃。

  “张大人的事情,老夫也是知道的,最近工部的任务较多,一时疏忽所致,到时候就由老夫陪同张大人去与陛下解释清楚即可,狄大人,不如卖老夫一个面子,就此揭过了吧。”姚崇这时候也不得不先稳住狄仁杰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本官就暂时算了,不过还请张大人动作快点,陛下可不喜欢拖沓的臣子。”狄仁杰轻易的放过张怀恩,不过目光却转向了谬人英:“谬大人,现在只能请您孤身一人上路了。”

  谬人英的脸色剧变,求助的看向姚崇。

  狄仁杰的这句话可是包含着极其不善的语气,孤身一人上路。

  这是摆明了要治罪谬人英!

  而且很可能这次进了大理寺,那就再也出不来了。

  “狄大人,您要请谬大人去府上喝茶,至少也该给个说法吧。”

  “谬大人身为户部尚书,却不顾百姓疾苦,纵容商贩恶意哄抬粮价,如今已经造成了极坏的影响,现在已经有万民请命,上表请求陛下调查户部官员,陛下已经下令彻查,谬大人,还请您配合一二。”

  “这是污蔑,这洛阳粮价暴涨,与本官有何关系?”谬人英脸色阴沉的看着狄仁杰。

  “谬大人知道洛阳粮价暴涨?”

  “本官又不是瞎子,当然知道。”

  “那不知道谬大人可有什么举措?”

  “这……本官还在收集证据。”

  “谬大人,难道您不是应该先邀请粮商商谈粮价的问题?收集证据?那不知道谬大人收集到什么证据?可否拿出来给本官看看,或者是谬大人直接呈给陛下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谬大人,请。”狄仁杰态度平淡谦和,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。

  “谬大人,你暂且先去与狄大人叙旧叙旧,本官这便进宫,向陛下说明情况。”姚崇向谬人英保证道。

  这时候,明知道武则天和狄仁杰打的是什么算盘,姚崇也要硬着头皮往前冲,若是不能把谬人英保下来,那么这次的联盟,很可能会分崩离析。

  谬人英跟着狄仁杰离开了姚府,姚崇在狄仁杰离开后,整个人下乳了歇斯底里。

  “太过分了……太过分了……他们怎么敢冲入本官的家里拿人?他们怎么敢……”

  无法形容姚崇此刻的心情,其实在姚崇知道狄仁杰不是冲他来的时候,他还是小小的松了口气。

  毕竟武则天不是没有对朝廷大员下过手,也是这种直接的方式。

  这也让姚崇产生了一丝惧意,不止是他,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恐惧。

  这也让他们产生了疑虑,再这么斗下去,真的值得吗?

  他们看似坚定的卫道士,可是说白了,还不是为了自己的权威,自己的地位奋斗。

  可是,如果失败了呢?

  甚至于,如果武则天直接就不和他们讲道理的话,那么结果呢?

  这次狄仁杰带人来姚崇府上,说是来请谬人英的,可是实际上何尝不是在威胁姚崇。

  其实,这次也是姚崇自己做的过分了,若是他们与武则天的争斗,只是存在于朝堂上,武则天也不会做出这么激烈的反应,直接派人捉拿谬人英。

  就是因为以姚崇为首的一方,直接对粮价动手。

  这可是动摇武则天的江山,武则天如何能够容忍?

  这就好比是一场弈棋,双方老老实实的用黑白子对弈,赢了输了都没话说。

  可是如果对弈变成了没有底线的无赖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,又不是只有姚崇会耍无赖。

  要论耍无赖,还真没几个人能比武则天更溜的。

  “姚大人,现在怎么办啊?武则天这是直接要与我们动武了……”

  “是啊……我看这事还是缓一缓吧……”

  姚崇听着众人的抱怨,心情更加烦躁:“你们真想看到我们儒家的基业在此崩坏吗?那些宵小之辈一直都在觊觎我们的地位,如果我们这时候认输了,那就完了!一切都完了,若是实在不行……那就兵行险招,逼宫!”

  “可是,我们手上的兵力,根本就不足以与武则天对抗啊。”

  其实,这些官员的手上都有几百食邑,说是食邑,更像是他们私人的亲兵。

  如果全部加起来,还真能在洛阳城内掀起一阵血雨腥风。

  可是这还不够,先不说双方的战力差距,他们的人手加起来也顶多与近卫军持平。

  “不,你们搞错了,如果真的到了这一步,我们必胜无疑!”姚崇自信的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