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八十八章 争论

第两千六百八十八章 争论

  “老爷,老爷……”

  “什么事大呼小叫的。”钱德生皱眉看了眼匆匆跑进来的小妾:“我不是说过了吗,我算账的时候,不要打扰我……该死,我算到哪里了。”

  “老爷,刚才来了一人,说是给您赐帖的。”

  “递帖?”钱德生皱了皱眉头,所谓的赐帖是身份高的人对身份低的人一种善意的邀请。

  如果是身份低的人去拜访身份高的人,则是递帖。

  不过自己在洛阳城内,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大商人,即便是普通的官员,邀请自己的时候,也未必敢说赐帖。

  “是谁的赐帖?”钱德生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,这上面没写。”小妾无奈的说道。

  “没写,那赐帖什么?让我去哪里找他?”

  “不过这上面印有一个朱砂红印,老爷,你看看。”

  钱德生疑惑的接过赐帖,可是看到第一眼,脸色瞬间变色。

  在赐帖之中,还有一行字,三日后,众仙馆,恭候大驾。

  钱德生猛然站起来:“那位前来赐帖之人呢?”

  “已经离去了。”小妾疑惑的看着钱德生,先前还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,怎么这会儿就变得这么激动,难道这朱砂红印有什么特别的吗?

  这份赐帖并没有太出奇的地方,甚至比之大部分人的名帖都有所不如。

  有些达官显贵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尊崇,甚至还用金丝银线镶嵌名帖的。

  而这个赐帖则是很普通,不过做工倒是精细得很。

  “除了你之外,可还有第二个人见过这张赐帖?”钱德生问道。

  “没有了,怎么了?”小妾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那你可认得这朱砂红印?”

  小妾摇了摇头:“看着这印章应该很不凡,不过妾身却是未曾听说过,谁会用这么大的印章,难道是官印?似乎官印也没这么大的。”

  这印章四四方方的,正好和张开的赐帖一样大,印章上的字体应该是古篆,这古篆非常的复杂晦涩,说是字却更像是图案。

  这小妾虽说识得字,却认不出这几个字。

  “关于这个赐帖的事情,切莫传出去。”

  “老爷,怎么了?”

  “为了咱们一家老小,不要再问了,走漏半点风声,我们一家子就要上断头台。”钱德生严肃的说道。

  小妾也被吓了一跳:“怎会……”

  “不要再问了,若是你敢对旁人说出半个字,我就休了你。”

  同样的事情,在洛阳城各个富商府邸里上演着。

  能够成为洛阳城的富商,肯定都是有一定见识的。

  至少不会是蠢人,而且这赐帖是用玉玺盖印的。

  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!

  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忽略的印记,这印记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故事。

  它就像是皇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样,它也是至高皇权的象征。

  它就是传国玉玺,也被称之为和氏璧。

  和氏璧在秦始皇统一六国后,收入国库之中,后又被制成玉玺。

  传国玉玺上的字迹为古篆,同时也是秦朝的丞相李斯亲自抒写的鸟古篆,也称之为鸟篆。

  只有拥有传国玉玺的皇帝,才算是一个真正的皇帝,一个得享天命的皇帝,反之若是没有传国玉玺,那么就不会得到真正的承认。

  由此可见,传国玉玺对于这个时代的皇权,是何等的重要。

  事实上传国玉玺的象征意义更大于实际意义,可是却没有人敢假造传国玉玺。

  哪怕传国玉玺的制造工艺以及材质,其实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复杂,可是就是没有人敢仿造。

  所以,当各大富商显赫在得到这张赐帖的时候,都没有怀疑赐帖的真假,而是震惊于赐帖主人的意图。

  不过,不管是祸还是福,他们都逃不掉,哪怕是鸿门宴他们也要硬着头皮赴宴。

  这赐帖都已经送到门上了,如果他们胆敢拒绝赴宴,等待他们的毫无疑问就是满门抄斩。

  一晃便是三日时间,这三日的时间,钱德生一直都心绪不宁。

  不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,该来的终归是要来。

  钱德生收拾一番身上的装束,前往众仙馆。

  钱德生来过众仙馆,而且被收了一百两银子。

  众仙馆的收费虽然高,不过医术确实是没话说,从众仙馆出来,领了一副药,蒸熬一番服下,当即就痊愈了。

  不说众仙馆这个特别的医馆,当是这座建筑,就引得无数人侧目。

  钱德生还知道,有个生意上的伙伴,看到众仙馆的时候,被迷的神魂颠倒,甚至还找到众仙馆,想要把这座建筑买下来。

  只是结果可想而知,直接就被众仙馆的人轰出来了。

  “这位先生,是要看病吗?”这时候,一个少女迎上前来,非常有礼貌的问道。

  钱德生看了眼这少女,穿着得体,举止有礼,语气不卑不亢,气质十足。

  比之自己的那几个儿女却是强了十倍不止,据说这些小孩子,都是众仙馆的门人,以前都还是一些被售卖的贱民。

  却不知道这众仙馆是如何培养的,不过一个月的时间,这些孩子的气质已然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  “找人。”

  “找人?可有什么信物吗?”少女问道。

  “哦……这个算吗?”钱德生拿出赐帖问道。

  “可否交由小女子确认一下?”少女恭恭敬敬的问道。

  “请便。”

  少女在看过赐帖后,又看了看钱德生,将赐帖归还给钱德生。

  “先生,请随我来。”

  少女带着钱德生进了电梯,而后就到了六层,钱德生虽然来过众仙馆,却没上过楼,坐电梯的时候,还真有一点晕头转向,怎么这一转眼就换了个地方?

  “先生,前面就是会议室,里面请。”

  钱德生走过走道,来到会议室前,心脏剧烈的跳动着。

  先是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的声音略显嘈杂,似乎没有人听到钱德生的敲门。

  钱德生小心翼翼的推开会议室的门,却发现会议室的人还真不少,而且他还认识大部分人,都是洛阳城的大商号的东家。

  不过这些人都没理会初到的钱德生,他们似乎在与前面讲台上的一个老妇人争论着什么。

  钱德生瞳孔猛然收缩,这老妇人不是别人,不正是武则天吗?

  钱德生见过武则天,不过武则天显然不认得钱德生。

  武则天看了眼钱德生,继续的说道:“诸位是不相信朕的决心,还是不相信朕的能力?”

  “陛下,您是要听真话还是假话?”

  “朕把你们都请到这里来,可不是来听你们阿谀奉承的,自然是真话。”武则天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  “陛下,既然您想听真话,那草民就请陛下恕罪了。”

  “朕说过了,今日在这会议室中,我们是以同等的身份讨论,而不是以皇帝与平民的身份,你们大可畅所欲言,只要你们觉得是正确的,哪怕你们骂朕,朕都不会治罪。”

  钱德生大感好奇,武则天与他们到底在说什么,为什么场面有些凌乱?

  “陛下,我们不是不相信您的决心或者能力,而是觉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  “如果连你们自己都觉得不可能,那就真的不可能了,哪怕朕想要给你们官位,你们却不敢做这官,那朕的所有努力还有什么意义?既然如此,那朕也会放弃你们,农户、匠户他们一样是朕的目标,朕会把方向重心偏向他们。”

  钱德生小声的与身边的人攀谈起来:“刘老,陛下这是与我们讨论什么?”

  “讨论我们这些商人为官的可能性。”

  “为官?我们可以为官吗?”

  “陛下说可以,可是我却觉得玄乎。”

  钱德生听着讲台上的武则天侃侃而谈,心中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  “这些人说话是不是太直接了,陛下不会事后算账吧?”

  “应该不会,陛下已经当众承诺,不管我们与她如何争论,都不会事后治我们的罪。”

  这时候,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,钱德生认得这人,是鸿运酒馆的少东家周念生,小小年纪就接掌了家业,如今鸿运酒馆在洛阳城多达十二家,可谓是少年得志。

  周念生双眼中带着几分迟疑:“陛下,如果只是普通的官位,我等却是不稀罕,想必陛下不会不知道,一些人在做卖官鬻爵的勾当吧,以我等的身家,买一两个官位爵位还是可以做到的,可是这官爵对我等来说,除了给自己的家谱里添几分彩头,却是没什么实际意义,陛下以为如何?”

  “朕知道你们心里如何想,你们以为朕是想要你们的钱,所以拿出几个官爵相授?”武则天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你们就太看扁朕了,朕不缺钱,至少现在不缺,朕要授予你们官爵绝非那种虚职,而是有实权的官位,并且不要你们一文一厘。”

  现场一片哗然,谁都没想到,武则天居然把话说到了这份上。

  “只是,怕只怕你们不敢做这官,不敢受这爵。”

  “陛下若是真敢授官于草民,草民便是顶着杀头的危险,也要在那官位上走过一场。”周念生双眼通红的说道。

  “虽说这官位不要你们的钱,可是却非人人可做,朕要的是你们的能力,若是无能无才之辈,便是穷尽所有家产,朕也不会让其如愿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