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八十七章 民心民意

第两千六百八十七章 民心民意

  如今的朝堂上,气氛格外的僵硬,武则天的命令多番所阻,各大臣对于武则天的旨意都是阳奉阴违。

  不过武则天不在乎,他们现在与她的对抗越是强硬,自己替换下他们的时候,也就越是顺理成章。

  “工部尚书张怀恩,兵部要求的一万弓弩,为何迟迟不能交差?”武则天坐在金銮宝座上,质问着张怀恩。

  张怀恩虽然执掌工部,不过却是彻头彻尾的文人。

  而这次与武则天的对抗,他亦是身先士卒,处处与武则天对抗。

  看到武则天对自己的质问,张怀恩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启禀陛下,钱不够。”

  “钱不够?如何钱不够,制造弓弩的钱是由兵部交给你的,又不是你工部自己出,如何钱不够?莫不是兵部的钱被你工部的人贪墨了吧?”武则天眼中寒光一闪而过,她正愁没击毁处置张怀恩,如果能够抓住这次机会,把他替换掉,倒是一举两得。

  不过她也相信,张怀恩不会这么轻易的露出破绽。

  “启禀陛下,这是因为近来洛阳民心不稳,物价飞涨,导致制造弓弩的材料也跟着涨价,原本制造一万把三石弓弩的钱,如今只能制造三千把。”

  “哦?有这种事?朕怎么从未听说过?”

  “也许是有人故意欺瞒陛下吧。”张怀恩意有所指的说道。

  这时候,姚崇站了出来:“启禀陛下,这是因为近来有人在洛阳城内妖言惑众,扰乱民心,这才使得洛阳城百姓惶惶不安。”

  “哦?是何人妖言惑众?”

  “是礼部尚书上官婉儿,上官婉儿自从执掌礼部后,就发行了一份《大唐日报》,对于大唐多番诋毁。”

  果然,这就出招了,而且一出手就是直指上官婉儿,甚至是意图染指《大唐日报》。

  “臣要谈何上官婉儿,心怀叵测,扰乱民心。”

  “臣附议。”

  “臣附议。”

  武则天看向上官婉儿:“上官婉儿,你可有话说?”

  “启禀陛下,臣无罪,臣是青白的。”上官婉儿淡然说道。

  “丞相大人,上官婉儿说她无罪。”

  武则天的态度明显,就是表明了偏帮上官婉儿。

  姚崇脸色一沉,拿出一份奏碟:“陛下,这是洛阳城一千书生的手印,他们对上官婉儿的罪行已经忍无可忍,这才联名上表。”

  图穷匕见,姚崇终于拿出了底牌。

  在这个时代里,哪怕是圣旨都不一定能有联名上表有用。

  有些时候,当权者的决定冒犯了某些文臣,文臣就会弄出一个联名上表。

  姚崇就曾经闲赋在家,就是弄出一个万民书,逼迫武则天,让他归职。

  如若当权者不妥协,那就是昏庸无道,宁用奸人,不用贤臣。

  只要是好名声的皇帝,都不得不对这种联名上表做出反应。

  说的直白一点,这就是民意绑架。

  就靠着民意绑架,从而实现某些政治意图。

  武则天也是非常在意自己的名誉的,所以姚崇就吃准了,武则天必定要妥协。

  只是,这次姚崇显然是错估了武则天。

  “一帮的酸儒,百无一用,这朝中大事什么时候需要这些庸人决定了?丞相,若是你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,我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……”

  武则天的目光又转向张怀恩:“张怀恩,朕命你三日之内,立刻交出一万三石弓弩,这件事就算了,若是交不出来,那你这个工部尚书也别做了,告老还乡去吧。”

  “陛下当真要漠视民意?不顾百姓怨声载道?也要坚持使用上官婉儿?”姚崇脸色惊怒异常。

  武则天冷蔑的看向姚崇:“丞相,莫要把朕当傻子糊弄,民意?不过是一些无能无用的书生罢了,至于他们的意图何在,还要朕再说直白一些吗?至于你说的百姓怨声载道,朕有耳朵有眼睛,若是百姓真的怨声载道,朕自然知道。”

  姚崇的脸色铁青无比,原本以为百试不爽的招式,这次居然不灵了,而且还被武则天冷嘲热讽了一番。

  姚崇终于爆发了:“陛下,您真的要一意孤行?与天下人为敌?”

  “丞相!你代表不了天下人!还请你谨言慎行,莫要再说这失言的话了。”武则天不咸不淡的回应道:“没有谁能代表的了天下人,特别是某些自以为是的人,只有天下人才能评天下人。”

  一场朝中的龙争虎斗落幕下来,只是双方的矛盾越发的尖锐,势如水火。

  群臣从金銮殿上退去,又是一群大臣围绕在姚崇的身边。

  “姚大人,你说这事怎么办啊,那批弓弩,工部根本就没动手过,别说是三日,便是十日也做不出来。”张怀恩已经到了姚崇身边,诉苦不止。

  “先去我府上,我等从长计议。”

  到了姚府,每个大臣都在抱怨或者是诉苦。

  个个都是愁眉苦脸,姚崇坐在首座上,脸色更是阴郁难掩。

  “谁家里有粮铺的?”姚崇问道。

  众人心中一惊:“丞相大人,您打算……”

  “武则天不是想要百姓怨声载道么,那就让她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怨声载道!”姚崇是心里发狠:“把你们名下所有的粮铺全部停止经营,抬高洛阳城的粮价。”

  “丞相大人,这会不会……会不会太过了?”

  “过什么?就说粮食卖完了,难道百姓还能抢粮不成?”

  ……

  曾始拿着一吊铜板,来到高升粮铺:“伙计,给我两斗大米。”

  “客人,店里的大米卖完了,请回吧。”伙计挥了挥手。

  “什么卖完了?这不是大米吗?”曾始大怒,指着就摆在店铺大堂中的架子。

  “说卖完就是卖完了,快滚!粮铺打烊了。”几个伙计上来,不只是针对曾始,而是所有的客人。

  “你们怎么这样?”

  “什么怎么这样,这米粮是我们东家的,我们东家说了,不卖!”伙计的嗓门提高到了最高,态度更是强硬恶劣。

  “这洛阳城又不是你一家粮铺,我就不信,这偌大的洛阳城,还买不到米。”

  曾始咬牙切齿的说道,掉头就走。

  可是走了十几家粮铺,居然全部都是不卖。

  倒是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粮铺,可是价格却提高了一半。

  这可把曾始急坏了,现在正值秋收之际,粮价应该是有小幅度的下调才对,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涨价了?

  很简单,因为那些达官显贵控制的粮铺都歇业了,这导致不少的粮商嗅到了不寻常的气味。

  要知道这粮价可是非常敏感的,如今又这么多的粮铺同时歇业,那些不在控制之列的粮铺,自然会提高售价。

  小半天的时间,消息已经传到宫中。

  哐当——

  武则天在听完老曹的汇报后,将茶杯摔碎,脸色阴沉无比。

  “他们好大的胆子,胆敢哄抬粮价!!”

  “陛下,他们没有哄抬粮价,他们是故意制造粮荒的迹象,然后让普通的粮商抬高粮价。”

  “这帮小人,他们口口声声说爱民如子,如今却为了政.党之争,居然动用如此卑鄙的手段,波及黎民百姓。”

  “陛下,您看此事该如何处理?”

  武则天陷入了思考之中,这物价的问题,一直都是由户部负责的。

  可是户部却是姚崇的人,若是户部不作为,那么武则天就只能干瞪眼,什么事都做不了。

  “约谈粮商。”武则天沉声说道。

  “陛下,您看,由谁负责与粮商谈判?”

  “朕亲自出面。”武则天说道。

  “什么?陛下,这……这不大合适吧?您是真龙天子,那些商人何德何能,能够有幸与您见面交谈。”

  “老曹,你怎么也说这种话,师尊都说过了,世人没有谁比谁高贵,而且哪怕没有这次的粮价哄抬事件,朕也要找个机会,去与那些商人见上一面。”

  “那去哪里商谈?”

  “为保证消息不会泄漏,只能去众仙馆了,你先去师尊那里,求他暂时给朕找个清静的地方,还有拿上玉玺,挑中的商人,都赐予一份龙帖。”

  武则天想了想,又道:“切记,这次挑中的商人,必须保证他们的身份,背后没有那些文臣的影子。”

  “老奴明白。”

  “对了,明日的《大唐日报》,就发表这篇文章。”武则天拿出一个文章,递给老曹。

  老曹看了眼武则天亲自写的文章,谁代表的了民心。

  显然,武则天写的这篇文章,针对的就是今日在朝堂上与姚崇的争论。

  不管这场争论谁胜谁负,武则天都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因为她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,姚崇却只能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抱怨。

  “姚崇啊姚崇,你何不干脆一些呢,我可是等着你逼宫啊。”武则天的目光射向远方。

  不过她也明白,姚崇这只老狐狸是不可能轻易的逼宫的。

  以他谨慎小心的态度,如果不到万不得已,或者是十足十的把握,他是不会兵行险招。

  如今双方的矛盾已经激化,谁都不可能退一步。

  文官想要保证自己的权威性,而武则天就是要将他们的权威,他们的根基一点点的挖空。

  文官的报复性行动,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
  只是,他们以为武则天的行为是螳臂当车,可是他们又何尝知道,他们自己也是那个试图抵挡车轮的虫子。

  天下大势面前,谁都无法阻止!

  因为这场变革,并不是武则天作为主导,而是众仙馆里的那位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