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八十五章 第一次交锋

第两千六百八十五章 第一次交锋

  “该死,那帮贱.妇早有准备。”姚崇咬牙切齿的吼道。

  “只是,不知道这字是如何抄录的,字体看着纤细整齐,还有这些符号,将字句之间分割开来,却也让意思更加的通透明了。”

  在场的不乏当世大儒,第一眼就已经将这些标点符号摸透了。

  “这文采章节古往今来都是圣人传承的重要一环,如今加上这些符号,让文章失去了原本的韵味,大逆不道!简直就是大逆不道!!”姚崇的脸色更加阴沉。

  他当然也看的出这标点符号的好处,可是他不能承认,更不能接受。

  识文断句一直都是文人们最喜欢考究的事情,很多文章句子,断句的位置不同,就会表现出不同的意思,这也让他们对此引以为豪。

  可是如今这些标点符号的出现,让文章彻底的失去了这些乐趣,这也是文人们最无法接受的。

  “反击,必须反击!!”姚崇铁青着脸色说道。

  “只是……如何反击?”

  “我们也做一个一样的刊物!武则天那妖妇做出这《大唐日报》,那我们就做出一个《儒家日报》。”

  姚崇看了眼众人:“诸位,你们名下都有不少产业吧,就用那些商铺来铺货,再联系所有的朝廷命官,只要是我士林一员,都要尽一份心力,武则天不是想和我们比声音大小吗,那我们就让她知道,我们的力量。”

  姚崇已经下定决心,要与武则天斗上一场。

  原本老迈垂暮的身躯,却显得尤为的精神抖擞,脸上充满了战意。

  “只是,若是我们也做这个刊物,却是要不少钱财。”

  “武则天只是一人,我们这么多人,难道比钱财,能比她少的了多少?她能发一份《大唐日报》,我们就能发十份《儒家日报》,你们大半辈子积攒了多少钱?也是时候拿出一点点来,为我们士人争口气了。”

  “那这文章……”

  “我们也来个今日头条,头条就由老夫来负责撰稿,你们再请一些书生提笔润字。”

  “不过这个古今传奇板块,这篇《西游记》却是能够吸引普通百姓,我们找谁来写?”

  “这种有辱斯文的文章,写它作甚?”姚崇冷笑一声:“普通百姓再多人看也无济于事,圣人的文章哪一篇不比这怪力乱神的文章引人入胜。”

  “丞相大人说的对,我儒家士林能够发展至今,靠的就是圣人教导,我们亦有义务维护正统,布教天下,引导愚昧百姓,不受奸邪所惑。”

  随后各人就全都回去准备,而为了扩大影响力,姚崇几乎把全洛阳城的书生全都召集来了。

  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工作量,庞大到姚崇都有些惊愕的地步,一个书生一天能抄两三张报刊已经算不错了,很多人却是抄都抄不完。

  不过对这些平日里没有生计的书生来说,一张完整的报刊抄录下来,能得二十文钱,也算是不错的行当,若是能抄个两份、三份,那接下来几日的饭钱就有了。

  “姚大人的这篇文章写的真是好,观上一眼便觉得引人入胜。”

  “《圣人教诲,礼义廉耻》,妙,实在是太妙了,明言圣人之义,暗讽当今朝野乱象。”

  “姚大人不愧为当世大儒,正该如此,礼义廉耻,乾坤为序,一个女人如何能当皇帝,若是朝中都是姚大人这般的为人正直的官员,如何能让那女人把权朝纲。”

  几个书生一边抄一边攀谈交流着,就在这时候,另外一个书生轻哼一声:“莫要多言,快些抄下来,诸位大人赶着用呢。”

  整份报纸,单单是姚崇的文章,就已经占了整个版面篇幅,而因为纸质略差的缘故,背面就再难写字,只能再拿一张纸张重新写。

  而且每个书生的笔迹、笔划、字体都不相同,这也导致篇幅根本就无法控制。

  傍晚时分,姚崇拿到了第一份报纸。

  看到新出炉的报纸,姚崇的脸上露出了喜色。

  “不错不错,这刊物做的不错。”

  看到自己的文章能够供万人阅读鉴赏,姚崇更是满心欢喜。

  只是,老管家姚水却眉头紧锁:“老爷,这已经是做的最好的一份《儒家日报》了,而且其一份的造价就过了一千五百钱。”

  “什么?这一份就要三千五百钱?如何会用的了这么贵?”

  “老爷,这纸张是灵州书局特制的,一张纸的造价就已经高达五百钱,而且接近两份报纸,就有一份因为抄录错误导致报废,只要一个字错误,那就整张纸都废掉了,还有一些书生抄录不合格,字体大小无法控制,一整份刊物,需要六张纸,才能将所有的文章全部抄录进去。”

  姚崇的心头巨颤,要知道就算是洛阳纸贵,以目前的物价,一本书的售价也不过一千钱银子,可是这一份报刊,居然用了三千五百钱。

  “《大唐日报》发行了多少份?”

  “大概十万份。”

  “十万份?如此说,武则天不是铺撒出去几十万两银子?这怎么可能?而且她哪里来的那么多人手?难道她把所有的近卫军,全部派去准备这个《大唐日报》了吗?”

  “老爷,这《大唐日报》字体统一而且很工整,字迹非常小,不像是抄写出来的,更像是用什么东西印出来的。”

  “即便如此,那也不可能,我们这从灵州书局那购来的纸张一张五百钱,那么武则天的所用的纸张也差不多就是这个价位。”

  “老爷,《大唐日报》的纸张质量比灵州书局提供的纸张还要好许多,价格恐怕更高,这么大一张纸,怕是没有一千钱是买不到的。”

  “不对不对……这不可能……一份报刊,武则天即便是再有钱,也不可能花费如此之巨。”

  “老爷,那我们这报刊……”

  “现在成品的《儒家日报》有几份?”

  “大概三四百份吧。”

  “花费了多少钱了?已经花费了近一千三百两银子了。”

  “罢了,我们第一次做,难免有些生疏,想必武则天第一次也没好的到哪里去,让书生抄录两千份,然后铺货出去。”

  “那这售价是?”

  “这上面有老夫的文章,又有圣人谨言,再加上这么好的纸张,卖四千钱不算贵吧?”

  “老爷,《大唐日报》只卖一文钱。”

  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?武则天难道真有这魄力?”姚崇的脸色惊疑不定,目光闪烁之后,又道:“他们销售的对象不过是平头老百姓,老夫的报刊却没那么轻贱,这是给圣人门徒看的,怎是那乌合之众能够比拟的,就按我说的做,去吧。”

  “是,老爷。”

  姚崇到此刻还没意识到,旧有的观念,早已将他的思想禁锢住,腐朽而偏激,对自己坚持的事物坚定不移,甚至不容许旁人说半点不是。

  两千份《儒家日报》,远比《大唐日报》的十万份少了五十倍不止,可是价格却高了四千倍。

  翌日——

  “姚水,这都正午了,可有消息传来?”

  “老爷,还在等消息,您稍等一下,我去催一催。”

  不多时,姚水就回来了,只是他的脸色却异常的沉重。

  “老爷……”

  “怎样,《儒家日报》卖出去了多少份?”

  “老爷……这……”

  “怎么?销量不好吗?没事,几千两银子,老夫赔得起,哪怕只是卖出去一千份,只要能够让更多人聍听到圣人教义,那就足够了。”

  姚崇想了想,即便销量不好,两千份报纸卖出去一千份,也能收回一多半的投资,然后再准备今日的报刊。

  “老爷……只……只卖出去这个数……”

  姚水伸出五根指头,姚崇看到姚水的手势,眉头皱了皱。

  “才五百份吗?也罢,事关重大,些许银两并非最重要的。”

  “不是的,老爷,不是五百,是……”

  “难道才五十份?这怎么可能,我们的《儒家日报》做工那么细致,怎会才五十份的?难道是铺货的商铺没有尽心宣传,外人不知道我们的《儒家日报》的缘故?”

  姚崇的脸色异常的难看,他可是对《儒家日报》非常的满意,可是这销量,却与他以为的相去甚远,让他实在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。

  “不是,是五份……”

  姚崇在听到姚水的回答之时,只感觉到头晕目眩。

  两千份的报纸,居然只卖出去五份,这就相当于,昨日投入其中的将近七千两银子,几乎全部亏损了。

  这样的打击让他如何能接受,当然了,钱财还是小事,毕竟那么多大臣分担,倒也不甚重要,重要的是他们想要表达的东西,想要传递出去的思想,似乎没有人能够接收的到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

  “老爷,您看《大唐日报》。”

  “这是今日的《大唐日报》?”姚崇接过《大唐日报》,越看越是心惊。

  继续昨日的话题,今日的《大唐日报》内容,依然围绕着一个主题,不过这次不再只是抬举农户、匠户和商户,而是拿文与武做比较,列举了一系列的文武双方的功绩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