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八十四章 传播

第两千六百八十四章 传播

  “哈哈……笑死我了,这上面写的太有趣了。”

  “老孙头,你别光顾着自己看啊,你说的要念给我听的,跟我讲讲这上面写了什么。”

  “这上面说如今洛阳城三大青.楼,迎春楼、落雁居、洛水楼举办洛阳第一花魁赛事,看这上面,一共二十个名字,等下我们拿笔勾上,然后送去第一花魁的举办处,十日之后,就会揭晓结果。”

  “洛阳第一花魁?那肯定是蓝姑娘,那水灵的模样,那妖娆丰韵的身姿,想一想就觉得稣骨醉人。”

  老王有些神游天外,老孙头白了眼老王:“你就这点德行。”

  “不过这其他的内容呢?这正反两面,总不至于这点内容吧。”

  “正面这是朝廷政事,你肯定没兴趣。”

  “谁说没兴趣,说与我听听。”

  老孙头看了眼今日头条,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。

  这篇文章的标题看似是肯定的语气,可是内容却是对这句话充满了质疑。

  老王听完这篇文章,有些不解的问道:“听这篇文章里说的,似乎是在说,读书也不一定就比我们更高贵,可是只有读书,才能够有机会当官,这有什么好疑问的?”

  “可是这上面也说了,能够做官的只有很小很小的一部分,每年秋考以及三年一次的大考,都有十余万进京赶考的书生,可是能够上榜的只有十人,状元、榜眼、探花也就三人,这又如何说?而且书生不会家务,拖累家人生计,更有的书生因为无钱下炊,以至于饿死家中,妻子也回娘家了。”

  老孙头叹了口气,当年他也是一个秀才一名,与这上面举的例子何其相似,不过后来他还是放弃了笔杆子。

  “百无一用是书生。”这几个字就如针头一样,扎入老孙头的心坎里。

  “不过那句话说的好,**************,无情最是读书人,这句话说的好,记得当初村子里的那个张秀才,就是中了一个进士,回到家中就休了糟糠妻,真是无情无义。”

  不同于老王这种,只能看到表面,老孙头心中有点墨水,却看到了更深层的东西。

  “农户自给自足,天下人能吃得饱,靠的是农户种出来的粮食,这贱农二字凭什么施加在农户的头上?商人流通商品,若是没有商人的走动,能有如今各都城繁华似景?匠户心灵手巧,不管是锅碗瓢盆还是桌椅床榻,都是匠户手把手做出来的,若是没有匠户,即便是官老爷也要睡地板,又凭什么说匠户轻贱?农是天下稳定的根基,商是天下繁华兴盛的根基,匠是文明发展的根基,凭什么就要将农、商、工分在士之下?”

  “他奶奶的,这上面说的太好了,老子就是匠人出身,靠着自己的手艺才做下了今时今日的家底,没偷没抢!这上面说的太好了。”

  “放屁,这上面说的都是屁话。”

  在候诊大厅里,突然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,只见一个书生将报纸撕碎,不断的践踏与咒骂着。

  “什么叫做百无一用是书生?天下若是没有读书人来治理,难道就凭唯利是图的商人?还是凭什么都不懂的贱农?又或者是匠人的奇淫巧技?”

  “什么叫做**************,无情最是读书人,放屁放屁……全是放屁……”

  那书生怒不可遏,不断的咒骂着,也不管自己身在何处。

  “妖言惑众,简直就是妖言惑众……”

  不少人听到书生的话,全都怒目相视,可是却没有人敢出声。

  因为每个人的心头里,依然根植着读书人最尊贵的想法,礼不下庶人,刑不上士人,这种观念早就已经根深蒂固。

  而且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没什么文化,若是与读书人起了争端,如何说的过这读书人。

  “这位先生,此乃候诊大厅,很多病人都需要安静的环境,请你小声一些。”

  这时候婉儿走到书生面前,带着几分奶声奶气的语气说道。

  “滚开,我乃进士,莫说是这里,便是大雄宝殿上,我也能说的上话。”书生满脸的张狂。

  这时候,青烟走了过来,目光冷漠的看着书生:“你觉得你的进士身份能够给你带来一切?”

  “一介妇孺,吾不屑交予。”

  “那就请吧,既然你看不起我,那这里也不欢迎你。”青烟淡然说道。

  “凭什么?吾乃进士!小小刁妇,你凭什么驱赶吾?”

  “就凭我的话,在这众仙馆中,我有权力决定,谁能站在这里,谁必须离开这里。”

  “大胆!吾乃进士身份,你敢驱逐我?小心我告到官府去,让官府将你这众仙馆查封了。”

  在场不少人都笑了起来,查封众仙馆?这书生当真是说大话也不怕闪到腰了……

  哪怕他告到衙门去,估计也没有官员敢接这案子。

  “请便,总之众仙馆不欢迎你,请你离开。”

  “我要是不走呢?”

  这时候阿山和阿陈走了上来,阿陈抬起一脚,以及踹在书生的小腹上。

  “不走,那就永远别走了。”

  “阿陈,莫要打断他的手脚,先看看有哪位病人缺手脚的,把这书生的手脚移过去,反正这书生除了泼妇一般,没任何用处,留之何用。”

  那书生吓得屁股尿流,连滚带爬的逃离阿山和阿陈的面前。

  不同于可爱的婉儿和美若天仙的青烟,阿山和阿陈可是不折不扣的凶神恶煞。

  书生敢当着婉儿和青烟的面说一些不中听的话,却不代表他真敢对阿山和阿陈说那番话。

  其实书生比任何人都清楚事理,只不过大部分时候,他都仗着自己的身份,不愿意去直视这些身份。

  可是,众仙馆的人可没有哄着让着人的习惯。

  在这里你可以有不同的观点,可是如果敢在众仙馆里撒泼捣乱,那就只能对不起了。

  那书生狼狈不堪的逃出众仙馆,没过多久就纠集了一批同窗,站在众仙馆前叫嚣着,非要众仙馆给他一个交代。

  “先生,那些书生实在可恶,堵在门口捣乱,也不让来此看病的病人进来。”青烟从楼顶看着下面的几十个书生,脸色被气的怒红。

  “主子,我和阿陈这就去把他们打跑。”阿山提起袖子,便要杀将下去。

  “不需要,他们现在闹的越欢,激起的民愤就越大。”白晨冷笑道:“你们等下下去,看到一些需要急诊的病人请进来,普通的病人就算了,阿山阿陈,去下面挂一个牌子,士人与狗不得入内。”

  “先生……这……这会不会太过了……”青烟担心的问道。

  “若是不打压打压他们的嚣张气焰,怕是他们终此一时,也仅限于此了,我是为他们好。”白晨淡然说道。

  阿山和阿陈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白晨的决定,士人与狗不得入内,这牌子挂起来,何等的解气。

  两人一股脑就冲了下去,把牌子挂到了门口。

  “该死,这众仙馆胆敢羞辱我们士人,与他们拼了!”

  人群里直接就发出一阵哗然,紧接着几个激进的书生,直接就朝着众仙馆冲进去。

  可是阿山和阿陈两个,直接就踹翻那几个书生,然后就是对着那几个书生就是一阵拳打脚踢,没有半点留手。

  “别打了……别打了……要死了……快救我……”

  那几个书生立刻就哀嚎不止,鬼哭神嚎的嚎叫着。

  “你们不是喜欢闹吗,那就让你们闹个够!”

  面对着两个凶神恶煞,那些书生被打的鼻青脸肿,站都站不起来。

  其他围观的书生也没敢上前帮手,个个都躲的远远的,甚至此刻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。

  “你们两个恶徒,我们去官府告你们!”

  “跳梁小丑!”

  ……

  “不好了……不好了……”

  姚府里传来一阵叫嚷,姚府管家匆匆的冲入前厅。

  姚崇皱眉看了眼跟随自己多年的老管家:“姚水,什么事大惊小怪的?没看到我正与几位大人在谈公务吗?”

  “老爷,您快看看,看看这个……”

  姚崇拿起老管家姚水递过来的报纸,放眼一看,整个人都僵住了,双眼瞪的直直的,满脸的不敢置信。

  “这东西你是哪里来的?”

  “酒楼……长运酒楼。”

  “好大的胆子,如此妖言惑众的东西,也敢散播,姚水,给我带上十几个家丁,将那长运酒楼给我砸了。”

  “老爷,没用的,城里上百家的酒楼、客栈、布庄、粮铺,全都是这个东西,而且是让人免费观看,就连青楼和镖局都有售卖这种东西,甚至城里还有很多的小孩子,抱着一叠的这官报叫卖。”

  “什么?反了反了,这些刁民,是要造.反……”

  “姚大人,到底这上面写了什么东西,您如此的动怒?”

  “你们看看……”姚崇将报纸递给众人。

  众人扎堆看了一段,脸色各异,有惊有怒,不一而足。

  “此等大逆不道的刊物,到底是出自哪里?”

  “老爷,小的已经查过了,是从礼部发出来的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