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八十二章 大战之始

第两千六百八十二章 大战之始

  “看看这些,看看礼部的这些人,作奸犯科,恶贯满盈,这就是我们朝廷的大官!这就是天下人的大官,十七个人,十六个都有过强抢民女!”武则天已经气的直哆嗦。

  原本李山丘和礼部也只是替死鬼,他们计划中的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棋子而已,甚至换做朝堂上其他人也一样。

  只是,武则天没想到,自己这次找的替死鬼,还真的是让她大开眼界,这礼部已经腐烂到了这种程度。

  这哪里是礼部,分明就是土匪窝。

  唯一的区别就是土匪抢劫是偷偷摸摸的,礼部则是光明正大,坏事做尽,好事做绝。

  “朕让你们当官,不是让你们为非作歹的,是让你们治理天下的!”武则天又是一巴掌,直接就将扶手拍碎。

  所有官员都寒若自谨,面对武则天雷霆震怒,没有人敢吭声。

  “上官婉儿!”

  “微臣在!”上官婉儿上前一步。

  “朕命你接掌礼部,官封礼部尚书,整顿礼部!如果这男人当不了这官,那就女人来当。”

  “陛下,不可啊……女子如何能为官?”姚崇第一个跳了出来。

  如果说在这朝堂上,还有谁敢和武则天大眼瞪小眼,那就唯有姚崇了。

  因为就算是权势滔天的武则天,一样不敢杀他。

  他是三朝元老,不,应该说是四朝元老,从李治时代开始,再到武则天,中间还隔着几个短暂的时期,可以说姚崇这个丞相把武则天一家子都伺候了一次。

  “丞相,你是不是想说,这个皇位,也不能让女人坐?”武则天铁青着脸看着姚崇。

  姚崇就是最迂腐的士大夫,也许他也是少数几个,秉持本分的朝廷大员,不过观念腐朽,不思变通,武则天最最最讨厌的,也就是姚崇,可是最不能杀的,也是姚崇。

  “臣不敢。”这是姚崇的心里话,姚崇也不敢说,不过他可以曲线的表达自己的观点:“古往今来,这男女分工职责早已明确,男主外女主内,女人便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,本就该遵从三从四德,三纲五常,如何能让女子抛头露面?”

  姚崇的话真的是把武则天激怒了,姚崇明面是在说上官婉儿,可是潜台词还不是在指责武则天。

  不就是因为自己把三从四德,三纲五常全给破了么。

  不就是自己抢了儿子的皇位么?

  “是谁规定的女人只能相夫教子,是谁给女人绑上的三从四德?是你们男人!”武则天大喝道:“这只不过是你们男人为了自己的风流快活找的借口,凭什么?女人的能力就当真不如男人么?古往今来又有多少才华出众的女子?”

  “古往今来的确有许多的出彩绝艳的女子,可是那是百万中挑一,而惊才绝艳的男子又有多少?数不胜数,陛下又觉得上官婉儿能与哪些男子相提并论?”

  “笑话,你们男子给了多少女子机会,普通人家的女子,何曾有机会读书写字?是因为她们学不会?是你们男子把机会都夺走了!十户人家就能有一男子读书写字,可是一千户人家,可有一女子能够读书写字?丞相,你口口声声说奇男子比奇女子多,可是你可曾想过,这样的对比可公平?”

  武则天的言词已经带着几分失态,激动言词中,句句都带着慷慨激昂的质问。

  “臣不谈其他,也抛开上官婉儿女子的身份,就单论上官婉儿,她是否有能力,有资格担当礼部尚书。”姚崇眼见武则天如此激动,若是再深究下去,那就真的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,索性退了一步,不过却是以退为进。

  “至少她不会祸害普通人家的子女。”武则天笑道。

  “陛下,臣说的是她的能力。”

  “至少她不会祸害普通人家的女子。”武则天又重复的说了一遍。

  “陛下……”

  “丞相,你没看到过上官婉儿主持政务,你又凭什么说,上官婉儿担当不了礼部尚书一职?”

  “她是女……”

  “丞相!”武则天眼中凶光毕露:“丞相,你莫要忘了,你先前举荐的那位儒庆,他是个男人!可是结果呢?莫不是你举荐人的标准,只看他是否是男人,不管他能力如何,不管他品行如何,不管他忠奸如何?”

  “陛下,臣只是老眼昏花,一时失察被奸佞蒙蔽了眼睛。”姚崇额头冷汗直冒。

  “既然丞相知道自己的年纪大了,那最好还是莫要轻信小人,免得晚节不保。”武则天冷哼道。

  不同于过去,面对姚崇的时候,武则天都会退让几分,这次武则天却是咄咄逼人,不给姚崇半点颜面。

  就在这时候,狄仁杰开口了:“臣觉得,不若让上官婉儿试一试,若是上官婉儿做的不好,那再迟官也不迟,若是做好的话,那就不再有什么男女之分。”

  “狄仁杰,不要忘记了,你也是读圣贤书的,莫要说出有辱斯文的话。”

  从本质上来说,狄仁杰和姚崇是一个阵营的,他们两个一明一暗,保护着李家皇室的人。

  可是面对着这种人伦定则面前,姚崇却是丝毫不予退让。

  “圣贤书又如何?圣人说的话就是正确的吗?”武则天冷笑道。

  “陛下!圣人怎么可能错?若是陛下再妄断圣人对错,怕是会激起天下人的不满。”姚崇面红耳赤的看着武则天,看来他也已经动了震怒。

  武则天的这句话,直接就刺激到了他敏感的神经。

  “请陛下收回失言!”

  “请陛下收回失言……”

  毫无征兆的,满朝大臣都在同一时间跪到地上,逼迫武则天收回那句话。

  只有稀稀拉拉几个武将,或者是武则天的死忠还站在原地,有些茫然无措。

  甚至还有许多,原本是武则天的支持者,此刻也加入了讨伐武则天的大军行列中。

  狄仁杰一看事情不妙,武则天千不该万不该,在这时候跳动士大夫的神经。

  对于士大夫来说,孔子孟子就是他们的精神信仰。

  也是他们维护自身权力、利益的神祗,如果孔孟圣人被人怀疑,那么就意味着,他们的地位也将被动摇。

  这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,所以这时候几乎所有的士大夫,全都摒弃前嫌,共同的对抗武则天。

  “若是朕不收回呢?”武则天眯起眼睛看着跪在地上的众臣。

  “那吾等只能死谏到底。”姚崇领头说道。

  “那吾等只能死谏到底。”众臣也跟着附和道。

  “这就是你们的德行吗?这就是你们的真面目吗?你们说不过别人的时候,就只能靠着死谏来威胁别人?”武则天站起来,走下的龙椅:“今日是朕说出这番话,你们尚且如此,若是一个普通人,你们是不是就要逼死对方?”

  武则天的脚步漫步在满殿低俯的文官之中:“你们凭什么不容许别人的质疑?凭什么别人就不能质疑孔孟?还不是凭着你们把握着天下的话语?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孔子说的,可是你们又有几个做到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?你们就都是对的?”

  “大道三千,谁定乾坤?你们这些士大夫若是真的想要以死明志,朕不拦着你们,这金銮殿的大红柱,你们只管往上撞!”

  姚崇脸色阴晴不定,不敢置信的看着武则天,他没想到,武则天居然敢把话说到这份上,将他们所有人都逼迫到了她的对立面。

  “莫要以为朕不知道你们肚子里的男盗女娼,朕虽然是女人,可是心里跟镜子似的,非常清楚你们想什么,做什么!朕今日便将话说出来,哪怕是孔孟也是人,他们不是圣人,是人就会犯错!”

  突然,群臣之中挑起一个红袍大官,指着武则天大喝道:“武则天,你胆敢侮辱圣人,吾便是做鬼也绝不放过你!”

  紧接着,就将那红袍大官叫嚷一声:“吾以死卫道,以身铭志!”

  哐当一声,那红袍大员一头撞在大红柱上,当场血溅三尺。

  武则天不为所动,她巴不得眼前的这些人全死绝了才好,不过为了自己心中的计划,她倒是不敢直接把他们全杀了。

  “武则天,你妄断圣言,定要受天下人唾骂!不得好死……”

  又一个士大夫撞破头颅,武则天不怒反喜:“好,又是了一个伪君子。”

  众臣听的又惊又怒,本以为死了两个人,武则天会退让,会畏惧。

  可是他们显然是低估了武则天的疯狂,武则天不但没有丝毫惧意,反而带着几分喜色。

  而且这不是武则天在强作镇定,她的欢笑声是发自真心的,每个人都感觉到一丝寒意。

  这场倾覆天下的战争,终于拉开序幕了。

  看起来士大夫这一方占尽优势,可是武则天却占了先机。

  “今日就到这里,你们若是真有骨气,那便跪到死为止,不过依朕所见,你们还真没这能耐。”武则天临走之前,还不忘嘲讽一下众臣:“把这两个抬下去厚葬了,虽然他们辱骂过朕,可是至少他们死的有气结,却不似某些人,嘴上说的硬朗,却是敢说不敢做。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