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八十章 早朝

第两千六百八十章 早朝

  </>  上官婉儿是真的糊涂了,她不知道武则天到底是真疯了还是假的疯了。

  男尊女卑古往今来,早已成为了定理,别说区区一个武则天,哪怕是古往今来所有的皇帝加一块也没用。

  再说儒家,不管是朝堂上还是民间,都已经渗透到了每一个角落。

  至于士农工商,这四个阶级就更不用说了,儒家牢牢的统治着整个阶级,从最上位镇压着所有试图挑战儒家的其他阶级。

  不过儒家也是聪明,他们不是彻底的打压,而是给他们希望,让他们觉得,放弃自己现在的身份,就能够加入他们,与他们一样成为最高贵的士林中的一员。

  让他们自己先看不起自己的阶级,这又要提到在朝堂上,想要当官?可以,先成为士林中的一员,然后你才有资格当官。

  不只如此,儒家还打压女人,将他们与小人归纳为一类,甚至还弄出了许多男尊女卑的条条框框,乃至于让女人无法去接触到书籍。

  当然了,并不是所有的女人,而是大部分女人。

  可以这么说,一个女人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下,能够一步步的坐到金銮龙椅上,那是何等的艰辛苦涩,那是旁人都无法想象的。

  可是武则天做到了,不过武则天后世却没给她什么好名声,每当后朝人提及武则天,总是免不了说周武乱政。

  对他们来说,被一个女人统治,那就是乱政。

  那就是乾坤颠倒,阴阳倒序。

  上官婉儿许久未曾说话,呆呆的看着武则天

  。

  这时候的武则天,不止是疯狂,还有浓浓的战意。

  “陛下真的不杀奴婢?”

  “朕舍不得杀你,因为你是一个很好的棋子。”

  武则天坦言说道,她对上官婉儿的确有感情,不过她不会因为感情而左右自己的决定,可是上官婉儿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棋子。

  当初她封官上官婉儿的时候,其实也是对朝野的一次试探,甚至只是一个有名无权的虚职,都已经引得朝野震动。

  若非当时武则天竭力保护,估计上官婉儿早就死的坟头草都两米高了。

  “这是奴婢的荣幸。”

  上官婉儿对武则天的确有恨,可是又没那么纯粹,毕竟对她来说,武则天是一个仰慕的对象,一个天下女子都要仰慕的对象,她做了每一个女人不敢去想不敢去做的事情。

  而且如果没有武则天,就没有现在的上官婉儿。

  天下第一女官!第一个拥有正职的女性官员。

  所以,当武则天说出她疯狂的目的之时,上官婉儿心动了。

  她实在是无法拒绝这个疯狂的计划,她想要参与到其中。

  这也是武则天希望得到的结果,白晨曾经评价过上官婉儿,有才华却没能力,不过她的身份可以利用。

  就像是武则天这个独一无二的女皇一样,上官婉儿则是独一无二的女官,这才是她最大的价值。

  “很好。”武则天露出了满意的笑容:“你去找狄仁杰,他会告诉你,你将要做什么。”

  “陛下,狄大人也……”

  上官婉儿随即就明白过来,如果说朝野上有谁会参与到这个计划中来,那么狄仁杰就是最可能的那个。

  其他的朝臣,他们除了政.党派系之外,还都是一个坚定的儒士,一个坚定的士人。

  可是狄仁杰不同,他并不拘泥于任何一个身份,他是个读书人,不过读书人也就只是他踏上政.治的踏脚石而已,狄仁杰是最懂得变通的一个人。

  上官婉儿不由得放心了几分,有狄仁杰参与其中,那么计划就可以顺利一些,也仅仅是一些而已。

  哪怕有武则天,有狄仁杰,依然只是螳臂当车。

  他们实在是太弱小了,狄仁杰现在在朝野中,有一定的影响力。

  这份影响力源自于狄仁杰的政绩以及他大理寺寺卿的身份,可是一旦他们的计划曝光,那么他们都将置身于洪流之中。

  上官婉儿来到大理寺,拿着武则天给的令牌,找到了狄仁杰。

  狄仁杰也事先得到过武则天的照唔,将一部分的计划告知了上官婉儿。

  不管是武则天还是狄仁杰,都没有完全的信任上官婉儿

  。

  这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保障,武则天和狄仁杰之所以能够彼此信任,只不过是有一个中间人,白晨的存在,让他们可以彼此信任对方。

  而且,狄仁杰又何尝没有野心,他也有想要实现的政.治意图、

  统领文武百官?他要的不是这个,至少是不只是这个而已。

  他想要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,就似凌霄阁中的那几位极致人臣一样。

  甚至是如韩信、张良和萧何那般的天地雄才,不过现在可没有战乱,除非他想要谋反,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超过他们的功绩。

  不过现在白晨给他和武则天提出了一个计划,一个倾覆天下的计划。

  败了,不过是身死道消而已,可是成了那就是功传千秋,名流万世。

  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拒绝的诱惑,狄仁杰也是个俗人,别人求财求权,他求的是名。

  翌日——

  天还微微亮,群臣就已经集中在金銮宝殿上,即便几十年如一日,他们也乐此不疲。

  对他们来说,哪怕是不睡觉,只要能够站在这里,抒发着自己的想法,影响着天下大势,那就值得。

  不过,在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,让他们吟诗作对,他们比任何人都拿手,可是他们并不懂得如何治理这个天下。

  他们口中的天下,才是他们治理的天下。

  比如说哪里发大水需要赈灾,然后他们就开始请求打开国库支援赈灾。

  可是他们真懂得赈灾,又或者是真心想要赈灾?

  每年因为各地的旱涝、虫荒等灾情,国库都要至少拨出百万银钱,可是真正用于赈灾的只有百分之一不到。

  他们的概念就是,拿到赈灾款项后,就去当地开几个粥铺,然后就这样了。

  至于如何的安置难民,如何的重建家园,他们不懂,那是地方官的事情。

  灾民闹事,那就是官府无能之过,若是平稳度过,那就是他们赈灾功绩。

  李唐的三百年统治,为什么人口一直上不去,很大程度是因为这三百年来,大灾大难几乎没断过的,几乎年年都有几十万百姓因为各种灾难死亡。

  要知道,这个时代的中原,不足两千万人口,几十万的遇难人数,已经是非常恐怖的数字了。

  而这其中又有很大一部分是饿死的,中原一直都是山地地贫,很多地方开垦难,而且加上旱涝虫灾的轮番席卷,导致粮食产量一直无法上去。

  至于如何让农户增产增量,让这些只会吟诗作对的文臣想办法,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。

  不过今日的朝堂上又有些不同,因为几乎没有上朝过的上官婉儿,居然站在百官之末

  。

  当武则天坐到龙椅上的时候,群臣稽首行礼齐声呐喊: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  “众卿平身。”武则天挥了挥手:“今日可有要事启奏?若是无事,诸位就散了吧。”

  其实这早朝要谈什么,基本上没什么硬性的规定,偶尔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也会拿到朝堂上来说。

  所以总是有些朝臣拿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在朝堂上侃侃而谈。

  几拨朝臣在说完之后,已经是日上三竿。

  坐在龙椅上的武则天,都感觉到有些乏味。

  并不只是今天一天而已,事实上每天都有这种感觉。

  “可还有要事要闻要上奏?”

  就在众臣都以为,今天的早朝到此为止之际,一向在朝堂上惜字如金的狄仁杰站了出来,开口说道:“启禀陛下,臣有事要奏。”

  “哦,狄仁杰,你有何要奏?”武则天轻描淡写的问道。

  “臣要告礼部尚书李山丘。”

  众人立刻就精神了,这是要开撕的节奏啊。

  按说狄仁杰和那礼部尚书李山丘应该没有恩怨吧,怎么狄仁杰居然当场就要参这李山丘一本。

  李山丘也是在满脸的惊愕之后,脸色一阵潮红。

  “狄仁杰,你这是何意?老夫可有得罪于你?”

  “是啊,狄仁杰,在朝野之中,满朝文武都看着你,你可莫要信口开河。”武则天说完,还不忘安抚李山丘:“李大人放心,若是狄仁杰今日空口无凭,朕定为你做主。”

  “谢陛下。”李山丘赶忙回谢武则天,李山丘是礼部尚书,手上油头不少,不过他一向不参与政.党执政,只想闷声发大财,所以才能平平安安的活到现在。

  其实,李山丘自己也纳闷,这狄仁杰为何突然朝着自己开炮。

  难道是武则天暗中授意的?

  李山丘眼中闪过一丝警惕,朝堂上众臣也纷纷陷入思索之中。

  这狄仁杰这是要闹哪样,他如此公然攻击李山丘,又意欲何为。

  在朝堂上的参奏一个人,分为两种,一种是谏官,他们的使命就是为了参奏而参奏的,哪怕是武则天也在他们的参奏名单之中,不过他们的参奏都是属于无关痛痒的哪一种。

  甚至有时候是明贬暗捧,比如说某某官员不顾身体,勤于政务,累坏了身体,以至于又耽搁了政务。

  他们是最没存在感的朝官,也是最能找存在感的朝臣。

  还有一种就是有政.党的官员,对另外一个政.党的官员进行参奏。

  这就是最危险的信号,就像是一场大战开战的序幕一样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