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七十九章 武则天的疯狂

第两千六百七十九章 武则天的疯狂

  刘氏近来并不在洛阳城,而是去了永平县,去看望她的儿子,也就是李旦的大儿子李宪,不过现在他还叫做李成器。

  说来李旦的几个儿子,倒是少有的皇家兄弟里,能够相安无事,并且相互扶持辅佐的。

  而李旦给自己的儿子取名李成器,也足见他对李成器的期望有多高。

  李成器也的确没让他失望,更难能可贵的是,李成器的气量胸襟,绝非李隆基可比。

  这多少有刘氏的功劳,李成器继承了刘氏的温良恭俭让的性情。

  刘氏也不过是刚回洛阳城,本以为遇到的是弥天大祸,却不料局势瞬息逆转,弥天大祸变成了圣谕正隆。

  窦氏倒是要平静许多,毕竟早就有心理准备,所以没太多的惊奇意外。

  “妹妹,皇上所言的仙人……是何人?你可识得?”

  “倒是识得,还请姐姐包涵,妹妹早前就知晓会发生此事,却没告知姐姐,让姐姐受惊了。”

  “妹妹哪里话,自家姐妹毋须说这客套话,我也知道你是为我好,再说我也刚从成器那回来,你便是想与我絮叨也没那机会。”

  刘氏想了想:“可否代我引荐一下,那位仙人。”

  “正好明日金仙便要送去仙人门下学艺,不若就由姐姐送去?”

  “在何处?”

  “便是那众仙馆。”

  “众仙馆?我回来这两日时间,便听府上上上下下的人说起那众仙馆,还说三郎被那众仙馆扣留,可是有此事?”

  想起李隆基,窦氏便苦笑不已:“唉,三郎那孩子,却是胡闹的很,冒犯了仙人,所以被仙人处罚,倒是无碍,只是磨一磨三郎的性子。”

  “只是,三郎那毕竟是皇家血脉……如何能……”

  “姐姐,莫要如此说。”窦氏连忙打断了刘氏的话。

  没见过仙人神通的人,是无法想象的,大部分人都还当是江湖术士。

  可是窦氏却是看见过仙人神通的人,如何敢妄自揣测诋毁,甚至连心里都不敢有半点不敬。

  “刘氏,你与窦氏可多去众仙馆走动走动,不过切记心怀敬畏,不可有半点亵渎之心。”

  武则天看了眼两人说道,每次与白晨的畅谈后,武则天就越发的敬仰白晨。

  不同于过去的那种,勇攀高峰的感觉。

  武则天在过去,所面对的是比自己更具权势的人,随时都能致她于死地的人,可是武则天都凭着自己的智慧与手腕置之死地而后生,然后再回过头收拾对方。

  可是对白晨,她却升不起与之对抗的心,不是因为白晨太过强大。

  而是因为,她感觉不到白晨的威胁。

  她对于敌友能够分辨出来,这是她赖以生存的能力,如果没这份能力,恐怕她也活不到今日。

  可是对于白晨,她却能够真心的感觉到,白晨是在帮助她,或者说是想帮助这中原天下!

  “你们既然不愿意杀她,那你们觉得该如何处置韦团儿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众人也都犯难起来,她们给武则天找了一个麻烦事,可是武则天直接把这麻烦事丢给她们。

  武则天其实也就是想刁难一下两女,两女终归是贤良仁慈之人,哪怕韦团儿再如何得罪她们,她们怕也下不了狠手,

  “送去大理寺,交由狄仁杰处置,待得理清事情原由后,再做定夺。”

  武则天终归还是放过了韦团儿,两女立刻回谢圣恩。

  “好了,此间事了,婉儿,随朕回宫。”

  说罢,武则天便带人浩浩荡荡的回到宫中。

  “陛下。”上官婉儿秀目如泉,款款的看着武则天。

  “何事?”

  “先前陛下提及一仙人,可是那位降下神通法力,显现出仙岛的那位?”

  武则天淡然的看了看上官婉儿,坐在车驾上,闭上眼睛。

  上官婉儿见此,不敢深究追问。

  却不料武则天半饷后,又开口道:“婉儿,你知道吗,仙人曾经给当朝文武百官中的两个人做个批示,问卜前程因果。”

  “敢问,那位仙人给哪两位大人做个批示?”

  “一个是狄仁杰。”

  “大司马文韬武略,政务干练,处事得体,不论是天下大事还是草民案件,都处理的井井有条,虽然还未位极人臣,却已有群臣之首的态势,所以他当得批示。”上官婉儿说道。

  “另外一人却是你,婉儿。”

  听到武则天的话,上官婉儿心中巨颤,脸色惊疑不定。

  “奴婢诚惶诚恐。”

  “你的确应该诚惶诚恐,他的话对你来说,却不那么好,她说你有异心。”

  “奴婢冤枉啊,奴婢对陛下忠心耿耿,不敢有半点不轨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朕不傻,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仙人言示,朕也知道你依旧在恨朕,恨朕杀你祖父。”

  武则天闭着眼睛道,上官婉儿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,不敢出声。

  “朕杀过很多人,杀错过很多人,就比如说本要被误杀的刘氏与窦氏。”武则天说道:“朕若是杀错人,朕会心痛也会难过,只是……你的祖父却不在此列,因为这是朝堂上的政.党之争,你死我活的治权之争,谁输了谁就死。”

  上官婉儿看向武则天,眼中有疑惑,有迷茫,有不解,也有一丝的仇恨。

  “回首前尘往事,这一路走来血雨腥风,朕也挺过来了,却难免心生凄凉,朕做对很多事情,也做错了很多事情。”武则天继续说道:“你知道当初我初见你之时,是多么的喜欢吗?你有着你的祖父一般的坚韧、执着,还有他的才华,所以我分封你为女官,我希望你能给天下的女人做一个榜样,让她们知道,女人不止是能做皇帝,也能做官。”

  “至于你在背地里鼓动的那些事情,我也从未在意,从未放在心上,当然了,若说我对你没有提防,那是骗鬼的。”武则天的笑容有些残忍。

  “陛下,既然您知道婉儿心怀叵测,又为何一次次的给我机会,您应该不会对一个仇人的孙女有怜悯。”

  “为何仇人的孙女就不能有怜悯?”武则天反问道:“你祖父是你祖父,你是你,我却从未将这件事混淆过,并且,最初对你的期望,我也从未放弃过,我希望你能够如我最初的期望那样,与我一起为天下的女人撑起一片青天。”

  “事已至此,陛下难道还觉得这有可能吗?”

  “我一直没放弃希望,而仙人的话,让我对这份希望变得更加的坚定。”

  “仙人?他是如何说的?”

  “两头颠倒难成.人,恩仇无断梦惊魂,一缕慧心误江水,只恨今世女儿身。”

  “请陛下明示。”这时候的上官婉儿渐渐的平静下来,漠然的看着武则天。

  “仙人说,你有对我的仇,也有对我的义,是以有时候你自己都自相矛盾起来,对于自己的才华很有自信,又很有抱负,却无奈只是女儿身。”

  上官婉儿抬起头,与武则天的目光接触在一起。

  不再是纯粹的仇恨,其中包含着复杂的情绪。

  最终,上官婉儿还是默默的低下头,武则天微笑着说道:“我不求你放下对我的仇恨,就如当初我杀你祖父一样,你对我的仇恨也是正确的。”

  “陛下,难道您觉得,这样就能让我放下仇恨吗?”

  “我不需要你对我放下仇恨,我只希望你不止是带着仇恨,还带着抱负。”

  “陛下何意?”

  “朕这一路行来,挑战过太多太多的霸权,可是这次,朕又给自己挑了一个敌人,而这次朕却没过去的那般信心,所以朕需要你。”

  “陛下都做不到的事情,难道加上婉儿,就一定能做到?”

  “若是只朕一人,胜算不足一成,若是加上婉儿,则有一成五的胜算。”

  “陛下,这是打算倾覆天下吧?”上官婉儿笑着调侃道,像是在嘲讽武则天,又像是在不可理喻的自嘲。

  她还真不知道,自己居然能抵一半的武则天。

  不过,她更好奇,武则天到底想做什么,就连她自己,也只有一成胜算。

  “你说的没错,朕便是要倾覆这天下,颠倒乾坤,日月异位。”

  “陛下,这天下都是您的,您还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?还请陛下明示,婉儿愚钝,实在是猜不出陛下的宏图伟业。”

  “朕要这女子可读书写字,朕要这朝廷不再是文臣当道,朕要这天下不再只是儒家的一言堂,朕还要让士农工商阶级异位。”

  武则天的眼睛越来越炽亮,神色眉飞色舞,完全不似一个垂暮的老妇人。

  充满了蓬勃朝气,充满了昂扬的斗志,充满了疯狂的执念……

  上官婉儿呆呆的看着武则天,脸上的表情凝固了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  这老太婆疯了吧?

  她说的这些,每一件事都是无法想象的震撼,她是真的打算倾覆天下!!

  武则天转过头,眼中充满了炙热的光辉:“上官婉儿,你可敢陪朕在鬼门关前走上一遭?与天下人为敌,与世俗为敌。”

  上官婉儿口中干涸,她是第一次见到武则天表现的如此的疯狂,如此的失态。

  “陛下……若是您真想要婉儿死,又何苦拉着自己与婉儿陪葬呢。”

  上官婉儿苦笑的看着武则天,武则天笑了:“人老了没事,可是心不能老……若是不找点事情做,朕在这皇位上,都没什么激情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