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七十八章 罚..赏

第两千六百七十八章 罚..赏

  韦团儿是武则天的婢女,虽然深得武则天的宠信,不过那是她钻营取巧的结果,韦团儿不熟悉武则天的性格,所以说韦团儿的智商决定了她的命运。

  上官婉儿却不同,她有才华懂得武则天的喜怒,而且她恨武则天,她知道武则天什么时候是最可怕的时候。

  在看不透武则天的时候,在武则天带着浅浅的笑容的时候。

  所以上官婉儿不敢接武则天的话。

  “陛下,奴婢只是陪着团儿妹妹前来的,而且婉儿已经很久未曾给陛下问安了。”上官婉儿轻笑着说道。

  说着,眼中还带着几分关怀的,凝视着武则天。

  “嗯。”武则天点点头,颇感欣慰,转而看向韦团儿:“团儿,你所言可是属实?”

  这时候的韦团儿,已经没有退路可言,虽说上官婉儿的回答与事先说好的不同,可是她现在只能一条路走到黑。

  “陛下,奴婢怎敢骗您。”说着,韦团儿还不住的抹脸上的泪痕。

  “那贱妇,胆敢不识好歹!”武则天咬牙切齿的哼道,脸上写满了怒火。

  韦团儿看到武则天的表情,心中大定。

  可是上官婉儿却不这么认为,武则天从来是喜怒不形于色,如此这般让人看到她的喜怒,反而让上官婉儿非常的不安。

  “小曹子,起驾,豫王府!”武则天带着腾腾怒火。

 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豫王府前,前后数百的近卫军。

  李旦、窦氏、刘氏以及金仙,匆匆忙的赶出来。

  “儿臣(窦氏)(刘氏),拜见母上。”

  “平身。”武则天挥了挥手:“我听韦团儿说,在你窦氏与刘氏在后园埋了一些东西。”

  “埋了东西?什么东西?”李旦是明知故问:“你们在后园中可埋有东西?”

  “王爷,奴家不知道陛下要找的是什么东西,后园多是一些花花草草,倒是未曾埋过什么东西。”窦氏淡然说道。

  在看到韦团儿跟在武则天身边的时候,李旦一家人基本都已经知道了武则天的来意。

  心中对那位仙长越发的信服,若是没有那位仙长嘱咐金仙的话,恐怕这次还真的不好办。

  甚至是按照那位仙长所言,这次必死无疑。

  想到这里,众人就越发的安心,只是,众人之中只有刘氏不知所以。

  刘氏是李旦的正妻,与李旦的感情也是相当浓,不过李旦偏爱窦氏,不过两个王妃都是少有的温良娴淑,基本上没有发生过不睦,甚至可以说是感情非常的深。

  不过因为武则天下令,李旦与窦氏也不敢将实情告知刘氏。

  “朕也想知道,前面带路。”武则天挥了挥手。

  李旦等人让开,让武则天的近卫军进入豫王府,随后也跟着来到后园。

  近卫军一进入后园中,就开始了翻覆的挖掘,将原本颇为美观的园林花草挖的不成样子。

  就在这时候,一个近卫军突然大喝一声:“报,小人挖到一个东西。”

  “拿到面前来。”武则天轻喝道。

  那近卫军立刻双手捧着来到武则天的面前,跪下身子,双手捧呈着放在武则天的面前。

  武则天看到这是一个布娃娃,虽然上面还沾着泥土,不过看起来并不陈旧。

  同时上面还扎着十几支针,挂着写着武则天的字条。

  在看到这个布娃娃的时候,刘氏身体一软,差点就要跪倒在地上,幸得身旁的窦氏扶住。

  “姐姐莫怕。”

  刘氏如何能不怕,她对武则天的印象,可还停留在过去的武则天。

  如今这‘罪证’当前,这劫难怕是九死一生,不说是自己,只是可怜了窦氏这肚子里的孩子。

  “等下若是陛下问起,便说是我所掩埋。”刘氏低声说道。

  窦氏心中感动,轻轻摸着刘氏的手,报以感激。

  “团儿,你可是真的见到,是她二人埋下的这巫娃娃?”

  “陛下,团儿亲眼所见,便是她二人埋下这巫娃娃,而且嘴里还在咒骂陛下,言词刻薄,丝毫不顾陛下仁怀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血口喷人!”刘氏已经急得抓狂,可是她却只能用这无力的言词来反击。

  在这里挖出巫娃娃,对她的惊吓实在是太大了,以至于平日聪慧的她,根本就不知道如何组织起有效的语言来向武则天解释。

  “那这巫娃娃又作何解释?”武则天轻描淡写的问道。

  “奴婢不知……”刘氏苦涩的回应道。

  “那你可还有话说?”武则天眼中厉光直视刘氏。

  “奴婢无话可说。”刘氏跪到地上。

  窦氏也跟着跪下,武则天轻喝一声:“小曹子,拿出圣旨。”

  圣旨?韦团儿心中疑惑,武则天什么时候准备的圣旨?

  上官婉儿脑海中轰的一声巨响,果然,武则天什么都知道,什么都明白。

  这一刻,上官婉儿只觉得浑身发冷。

  难道自己与韦团儿的勾结,她也知道吗?

  老曹拿出圣旨上前一步:“刘氏、窦氏停旨。”

  “妇人刘氏、窦氏,领旨。”

  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刘氏娴淑恭良,恪守本分,实乃皇家女眷之典范,特封洛阳夫人,领从三品闲职,封地三百亩,食封三百户,赐黄金千两,绫罗绸缎千匹,金银首饰百件。”

  老曹话音刚落,不管是刘氏还是韦团儿,都是愣了愣,满脸惊愕的看着武则天。

  每个人的脑海中,全都升起一个念头,这太监不会是念错了圣旨吧?

  这又是封赏又是恩赐,这哪里是雷霆之怒,分明就是圣意正隆。

  “窦氏,温婉谦和,待人有礼,特封长安夫人,为皇室开枝散叶,劳苦功高,领正四品闲职,封地三百亩,食封三百户……”

  一般封王、封爵或者是公主以及皇家女眷,都是以城池地名为号,而长安与洛阳则是天下第一流的城池,所以若是爵位封号里带着长安、洛阳的,那就是最为尊贵的封赏,乃至于后面的那些封赏,都变得不那么显眼了。

  当然了,食封也是相当让人嫉妒,食封也就是所谓的食邑,食邑就是封地的农奴邑户,而女眷鲜少能有食邑。

  一般能够获得食邑的多是王爵那一类的,甚至满朝那么多公主,能够有食邑的也就只有太平公主一人。

  可见这食邑是多难得,可是刘氏与窦氏居然同时获得长安夫人和洛阳夫人的封号,由此可见她们二人的地位是何等的尊崇。

  当然了,她们的洛阳夫人与长安夫人并不与她们王妃的身份相悖冲突。

  洛阳夫人与长安夫人算是一种官位,就是属于诰命夫人,王妃则是皇家的身份。

  当听完两人的封赏之后,韦团儿的脑海里一片空白,这是闹哪样啊,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吧?

  这个问题同样出现在刘氏的脑海中,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她们不是应该处以极刑的吗?或者是关入天牢中,听候发落。

  “长安夫人、洛阳夫人,还不谢恩。”

  “姐姐。”窦氏拉了拉刘氏的衣角,轻声提醒道。

  刘氏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与窦氏回应道:“妇人刘氏(窦氏)谢主隆恩。”

  刘氏已经泪流满面,本以为是滔天大祸,却不料事情的发展远非她以为的那样。

  不但没有受罚,反而得以嘉奖。

 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,太快了……快的她都来不及做好心理准备。

  “韦团儿,还不跪下!”老曹突然大喝一声。

  韦团儿身体一颤,背后的近卫军用力一推,韦团儿被推到武则天的面前,摔在地上。

  韦团儿抬起头,从下看向武则天的面庞,那张熟悉而老迈的面容,却显得冰冷而且森然可怖,那高高在上的姿态,充满了不屑一顾的冷漠。

  “陛下……奴婢冤枉啊……”

  “冤枉?你冤枉?构陷、迫害皇室,你冤枉?那两位王妃又该如何冤枉?朕今日若是信了你的鬼话,杀害两位王妃,那你让朕陷于何地?长安夫人有孕在身,不论是公主还是皇子,那都是皇家血脉,你又让这皇家血脉如何?”

  “奴婢没有……奴婢没有……”韦团儿哭的梨花带雨,看着委实可怜。

  这时候的她是心胆俱裂,她没的回头,认罪是死,不认罪也是死,那为什么要认罪,也许还能迷惑武则天。

  “两位夫人请起。”老曹上前来掺扶二人:“让两位夫人受惊了。”

  “公公过谦了,奴家相信陛下慧目如炬,不会轻信谗言。”刘氏的话本是恭维武则天的,只是武则天却是受之有愧,难免有些尴尬。

  因为,若是没有别人的提醒,怕是这次刘氏与窦氏都要在劫难逃。

  心中不免几分戚戚,还好有仙人指点,这才没有铸成大错。

  “陛下,奴家请求陛下看在未出生孩子的份上,能够饶过此女一命。”窦氏毕竟是心地善良,而且又有些忌讳见血。

  “奴家也恳请陛下,妹妹肚中孩儿不日即将诞生,见血不详。”

  “你们两个啊,太心软了,你们可知道,这次若是没有搞人提点,你们两个性命不保,在这韦团儿作乱之前,就已经被算到,不然你们以为你们现在能安生的站在这里?”

  武则天眼中满是怜惜:“你们起来吧,此贱婢是留之不得,不然他日又生祸乱。”

  “母上。”李旦也升起几分怜悯,韦团儿之所以这般,说到底他自己也有责任。

  “记得那仙人说过,你只适合当亲王,不适合当皇帝吗?”武则天看了眼李旦:“就因为你杀伐不够果断,你何不想一想,若是此次没有仙人,你两个媳妇能活的了吗?”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