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七十七章 不白之冤

第两千六百七十七章 不白之冤

  李旦和李贤不说对白晨与武则天倾覆天下的计划表什么意见,单是跟上两人的思维,已经无比吃力了。

  白晨一直都是作为引导,然后武则天总会跳跃性的说出某些东西。

  两个怪胎的思维碰撞,闪烁出的火花虽然看不到,却是绚丽无比。

  在与白晨的交流中,武则天同样是那个被教育的人,被引导的人。

  白晨抛出一个个概念,却给武则天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。

  一直以来,武则天都在做着每一个皇帝都在做的事情,削弱儒家,削弱士族。

  可是却一直都没有头绪,就如过去所有的皇帝那样,永远只能孤军奋战。

  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天下的读书人都杀掉,可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不过,白晨却告诉了她另外一个思路,掌握话语权,同时还扼制住别人说话的权力。

  这个时代比的不是谁更会说,而是比谁更大声。

  声音大才能把自己想说的话传到更远的地方,白晨只提供思维,武则天自己去想计划。

  “奶奶……不要说了……来陪金仙和长心姐姐玩游戏嘛。”

  这时候,一旁的金仙有些不赖烦了,武则天愣了一下,错愕的看着金仙。

  一直以来,武则天都以为,他们家的女人都喜欢这些事情,就比如说太平公主。

  而武则天也一直在担心金仙长大后会如太平公主一样,不过现在看来,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  “呵呵……去玩吧。”白晨笑着说道:“不过每个人吃的碗筷都要自己收拾。”

  “母上,我来收拾吧。”李旦连忙伸手过去,让皇帝收拾碗筷,恐怕也只有白晨说的出来了。

  “收手,我自己有手有脚。”武则天拍开李旦的手掌。

  白晨与武则天一路又闲聊着,从天难聊到地北,从海外聊到天外,大部分都只是点到即止。

  不过在众人听来,却是如最梦幻的史诗故事一样。

  “那星辰便与这天下一样,也是一个个的世界?”

  “其实大部分都是太阳,只不过太过遥远,所以只能看到星光,而如我们这样的世界在苍穹中还有许多许多,只不过看不见,这些东西你们现在应该听不大懂,我现在就不深入探讨了。”

  “那如果他日弟子可以遨游天际,能够去到星辰之上吗?”武则天希夷的问道。

  “如果只是能飞的话,你是无法上到苍穹的,苍穹上会瞬间杀死你,最低的限度就是天人合一。”

  “天人合一?那是什么境界?”

  “举手投足之间,山崩地裂,百万雄兵灰飞烟灭。”白晨说道:“只是这很难很难。”

  “若是到了天人境,那世俗的一切力量,不就显得毫无意义了吗?”

  “的确是毫无意义,从感情上来说,也会生极大的变化,就好比当你还是普通人的时候,对于杀一个人惶恐不安,可是当你做了皇帝后,你还会在乎一个人的生死吗?到达天人境之后也是如此感觉,不过你必须记住自己是人的身份,若是你自己放弃了这个身份,那么对你来说,也许将会是永世的孤独。”

  不多时,众人又回到娱乐室中,武则天、李旦、李贤等人,也都放下包袱,陪着金仙与长心玩起游戏,就连房氏也忍不住玩起一款格斗游戏。

  至于窦氏,则是比较郁闷,因为挺着大肚子,又不敢剧烈运动。

  不过一款益智类的小游戏,倒是让她玩的不亦乐乎。

  很难去想象,一个女帝玩跳舞机的时候,那画面是何等的惊爆眼球。

  武则天被金仙硬生生的拉到跳舞机上,不过在熟悉的游戏规则后,武则天的游龙步也展现出了惊艳的一幕。

  “奶奶好棒,奶奶好棒。”

  金仙和长心也玩过跳舞机,知道这跳舞机到底有多难。

  看到武则天的惊艳表现,立刻就欢快的鼓起掌。

  “你们跳给奶奶看。”

  武则天做到白晨的身边:“师尊,这些东西虽然好玩,却容易让人沉迷,特别是孩子,弟子怕……”

  “你怕金仙与长心沉迷于此,玩物丧志?”白晨轻笑着看了眼武则天:“的确,这东西容易让人沉迷,不过只要适当的调节,这些东西不但不会对她们的前途构成阻碍,反而会提高她们的各方面能力,至少我觉得,这些东西并不比诗词歌赋差。”

  “玩是孩子的天性,若是他日你能让天下九成九的孩子如众仙馆的孩子这样,无拘无束的玩耍,那么你就是千古一帝。”

  “这……太难了……”

  白晨摇了摇头:“我不久之前,曾经统治过一块土地,那土地比中原大千倍,人口比中原多万倍,不过我用了三年的时间,就达到了我的理想界线。”

  “弟子可没师尊的能力。”

  “不要妄自菲薄,若是你有需求,只管找我,我会尽力的满足你的需求,不过我也很想看看,你自己能够做到什么程度。”

  武则天突然被激起一丝倔强,不过很快武则天就现了自己的情绪,不由得苦笑着。

  “师尊,我会尽力而为的。”

  “我以为你会更冲动一些。”

  “我知道自己的能力。”

  “你先前的表现,我已经非常满意,唯独刚才,让我小小的失望了一下,我希望你能更加的朝气一些,一个不思进取的皇帝,就如垂暮的老人一样,皇帝如此,天下又如何能有改变?他日你返老还童,内心却依旧是这老朽的思维,那还返老还童做什么?”

  “师尊教训的是。”

  傍晚时分,武则天带着一家人离去,金仙和长心也离去了。

  她们虽然已经入门,不过还有最后的几日时间的自由,算是白晨的特别准许。

  武则天刚回到宫中,老曹就找来了。

  “陛下,上官婉儿和韦团儿求见。”

  武则天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不过很快就恢复常色。

  上官婉儿与韦团儿连绝而来,见到武则天纳头就拜。

  “奴婢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  “平身。”武则天的眼中不待半点异色:“团儿、婉儿,你们二人如何来了?”

  “陛下,奴婢恳请陛下降罪。”韦团儿面色潮红,眼中泪光闪动。

  “团儿,快起来,怎么了?可是有人欺负你了?莫要慌乱,与朕说来,朕定不饶他。”

  “奴婢不敢说。”韦团儿跪在地上,身躯娇小玲珑,看起来的确是惹人怜惜,轻轻的抽泣着,似是受了莫大的委屈。

  “婉儿,你来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陛下,奴婢也不敢说。”

  上官婉儿低着头,只是没有人看的清楚她的眼神。

  每当她面对武则天低下头的时候,眼中总有一抹冷厉闪过。

  “说!不管是什么事,朕都赦你们无罪。”

  “奴婢罪该万死。”韦团儿重重的见头磕在地上。

  “陛下都赦你无罪了,你还有什么不敢说的,莫不是你要持宠而娇?”老曹捏着尖锐的嗓音哼道,旁人是不知道,他可是清楚是怎么回事的。

  韦团儿和上官婉儿都是心中一紧,这小太监近日突然出现在武则天的身边,难道是新宠内侍?

  特别是韦团儿,她是武则天的婢女,平日里与内侍的关系打点的极好。

  而且内侍也愿意与她交好,毕竟是武则天身边的人,能够与武则天说的上话。

  只是,这个小太监却是神出鬼没,自己几次试图接近他,他都跟随在武则天的身边。

  后宫一向规矩深严,哪怕是内侍与宫女,也是不能走的太近的。

  可是如今这小太监突然语气里夹枪带棒的态度,却难免让韦团儿以为,是自己平日的打点不到位,所以被他借故刁难。

  “好了,小曹子,莫要吓到团儿。”武则天语气异常关心的说道:“团儿,你说来,到底所为何事,看把你这小人儿哭的。”

  “陛下,奴婢近来听闻豫王身体不佳,所以特意找了御医开了几副补身体的药,送去豫王府,本是想为陛下彰显仁怀,怎料离去之际,却听闻后院有人说话,奴婢心生疑惑,便在墙角偷看,却见那豫王妃窦氏与刘氏二人正在那地上刨土,手中还抓着一个草木结成的木偶,上面扎着针头,而且她们二人的嘴里还,还说着……”

  武则天深吸一口气,眼角看了眼老曹,老曹咳了咳。

  “还说些什么?”

  “奴婢不敢说……”

  “说!!”武则天眼中寒光大盛,凛冽如冬。

  “奴婢罪该万死……”韦团儿又磕起头来:“奴婢当时听到那窦氏与刘氏在咒骂陛下,却不敢出面阻止,奴婢有罪,奴婢有罪……那窦氏与刘氏言词极尽刻薄污秽,奴婢实在难以想象,平日里两个温文尔雅的豫王妃,居然会说出此等有辱身份,而且大逆不道的话。”

  武则天眼中的寒光渐渐的敛去,目光转向上官婉儿,脸色僵硬铁青,看起来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  “婉儿,那你呢?你也是为了这事?”

  不对啊,这语气与自己想象中的不同,上官婉儿心中暗道。

  上官婉儿与韦团儿不同,韦团儿不过是有几分小聪明,可是上官婉儿却懂得察言观色,武则天真正怒的时候,绝对是不形于色,反而是现在,看似怒火中烧,却未必真的动怒。

  难道她察觉到了什么?(未完待续。)8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