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七十四章 求见

第两千六百七十四章 求见

  御花园中,李贤再次见到了久违的李旦。

  兄弟两人瞬间相拥在一起,李旦轻轻拍着李贤的肩膀,似是在安慰他这些年在外面受的苦。

  不过李贤又何尝不知道,身处于洛阳城内的李旦,又何尝轻松的了。

  “好了好了,你们兄弟情深,稍后自己再聚,都入席。”武则天开口说道。

  这次的宴席较为简单,没有大摆宴席,只是家常的圆桌。

  “这是金仙吧?”

  “嗯,是金仙,金仙,还不叫伯伯。”李旦说道。

  “伯伯好,我是金仙。”金仙格外的乖巧伶俐,对着众人便是甜甜的一笑。

  李贤又看了眼众人:“三郎呢?怎么没将他带来。”

  李旦虽然有三个儿子,不过前两个都已经成年,赐了封地爵位外放去了,李隆基则是尚未成年,所以还留在李旦的身边。

  李贤记得李隆基与长心是一年所生,当年离开洛阳的时候,李隆基还在襁褓。

  李旦脸色微微一凝,略显尴尬的看了眼武则天。

  李贤心中一颤,不会是被自己的母亲杀了吧?

  “那小子自作孽,跑去招惹仙人,跑去烧了仙人的居所,如今被仙人拿下,朕对他也是无能为力,如今留在仙人的身边受戒。”

  “三郎年纪小,应该做不出这种事吧?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  “唉……这孩子……”窦氏不禁心忧落泪。

  “娘亲莫要担心,先生不会伤哥哥的。”

  “只是怕你哥哥他性子倔强,不肯屈服,少不得要受些惩戒。”

  “要不我们去看望哥哥吧。”金仙双眼水汪汪的看着窦氏,窦氏迟疑了一下,又看向李旦,最后李旦只能求助的看着武则天。

  “罢了,本来这次贤儿回来,我本就想带他与长心去求见仙人,这次便一起去吧。”

  “母上,您要带儿臣与长心去见仙人?”

  “长心常年流落在外,少了些许的管教,仙人如今开门授徒,若是能得仙人垂青,让长心拜入门下,我不求她如何的天姿通达,只希望她在将来也有个照拂,不说是那仙人,便是同下之中,也是个个仙姿卓绝。”

  “奶奶……那仙人会不会吓人,会不会不喜欢长心?”长心满脸的不自信。

  “长心姐姐,不会的,仙人很好的,他就很喜欢金仙,还有……众仙馆很好玩的。”

  武则天看了眼金仙,也笑着说道:“放心吧,仙人待人和善,若是不招惹他,他端不会无故生怒。”

  其实李旦和李贤也都想去见一见仙人,特别是李贤,从回到洛阳城后,见到的听到的,都是关于仙人的事情,所以他很想看看,所谓的仙人到底是何模样。

  在武则天的带头下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便去了众仙馆。

  当来到众仙馆前的时候,李贤一家子还是被眼前的建筑吓了一跳。

  不过之前就见到过仙山了,也就没那么的惊奇,若是没有这样的仙宫,都不好意思说是仙人住的地方。

  “母上,这里怎么这么多人?”

  进入大厅后,李贤发现大厅里全都是人,不过还有很多服装统一的男孩女孩,不得不说,这些孩子的精神面貌都很好。

  他们在大厅里来回走动,看起来像是下人,不过又不像。

  长心下意识的就躲到李贤的背后,感觉有些自卑。

  “这些都是病人,前来此处求医的。”

  “那那些孩子?”

  “他们都是仙人的门人,这里只是一小部分,还有一些在上课。”

  “上课?”

  “是的,仙人的弟子们负责传授他们各种知识、医术乃至武功。”

  “不传授他们仙法吗?”

  “呵呵……他们才入门不足半个月,如何学习仙法。”武则天笑起来。

  这时候,前面迎过来一个女童,看起来比金仙大上一些。

  “陛下,有礼了,您是来找师祖的吗?”

  众人看到这个小人儿,却是有些恍惚,婉儿的年纪虽然不大,可是眼中却带着一种莫名的自信,不似普通人家的孩子那种谦卑,又不似富贵人家孩子的张扬。

  “嗯,师尊可方便见我?”

  “师祖在娱乐室中,婉儿就不陪陛下上楼了。”

  “好,你忙你的。”武则天摸了摸婉儿的脑袋,婉儿临走前,还对众人鞠了一躬。

  从电梯里出来,武则天带着一群人来到娱乐室。

  金仙拉着长心已经飞奔进了娱乐室,她最喜欢来娱乐室了。

  “母上,金仙经常来吗?”

  “她都快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,我那师尊宠爱她,旦儿也不管着,每日都要往这里钻,不过这娱乐室里的东西,的确都是适合小孩子玩的。”

  进入娱乐室中,发现金仙和长心已经站在白晨的身边,武则天也走上前。

  “师尊。”

  白晨回过头,看了眼武则天,点点头,又将目光转向李贤和李旦。

  “果然是贤良之人,却是不适合当皇帝。”

  两人都有些尴尬,他们两个都是当过皇帝的,不过也都被武则天踹下皇位。

  不过两人也在观察着白晨,白晨并不是他们印象里的白须长发,仙风道骨的模样,看起来却是非常的年轻。

  白晨的目光转向窦氏,眼中精光一闪:“你是德妃?”

  “奴家德妃,见过仙长。”

  “你两次怀胎都是仙胎道骨,难怪会死于非命。”

  众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,武则天赶忙开口道:“师尊,窦氏贤良淑德,请师尊护佑。”

  “你过来。”白晨对窦氏道。

  “仙长让你过去,你便过去吧。”

  白晨面对过来的窦氏,轻声道:“金仙与你肚子里的玉真,都是龙凤之姿,可以说是大道衍生孕育,你怀她们的时候,便已经被她们吸去了七八分的气运,诞下金仙的时候,你的身体应该就大不如前了吧。”

  “仙长明鉴,我妻的确是诞下金仙后,就抱恙在身,本是不欲再生,只是如今怀上了孩子,却是不忍拿掉。”

  “金仙已经吸了七八分的气运,这玉真怕是会将你的气运吸尽,而且她因为没吸足气运,所以生来便会有些羸弱,而你却是因为气运丧尽,终归难逃一死。”

  “师尊说的可是那韦团儿?”武则天问道:“弟子这就回去将她杀了。”

  “便是没那韦团儿,也是有凶劫在应。”白晨伸出手,放到窦氏隆起的腹部:“冒犯了。”

  只见白晨长心升起一团金光,而窦氏的身上亦是祥光笼罩。

  众人看的又惊又疑,却不知道发生何事。

  “陛下,那韦团儿倒也不急着杀,窦氏这劫应在她的身上,总比应在别人身上容易应付,事先还有个提防。”

  白晨收回掌心,金光渐渐敛去。

  “先生,和我一起玩这个游戏吧。”金仙在一旁拉着白晨道,指着身后的那个街机游戏。

  “金仙,你先与长心去玩。”武则天说道。

  “哦……那好吧,长心姐姐,我教你玩这个游戏,很好玩的。”

  李旦、李贤一家子都已经麻木了,这里的一切表现的都太过匪夷所思。

  这些东西上似乎都会出现人影,也不知道是什么仙家法宝。

  “我给你与你肚子里的玉真注入一些气运,可护你们周全。”

  窦氏正要行礼,却被白晨隔空托住:“不用行礼。”

  “奴家恳求仙长,对三郎从轻发落,奴家愿替三郎受罚。”

  “做错了事情就要接受惩罚,哪里有替代的道理,而且他所犯之事,若是放在平民身上,恐怕是要杀头都不嫌重,我没杀他,就是念在他年岁尚小。”白晨听到窦氏提及李隆基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。

  众人看到原本和颜悦色的白晨,居然脸色立刻就变得愤怒,看来那李隆基是把白晨得罪的不轻。

  窦氏却是黯然神伤,李旦叹了口气:“仙长,能否让我们看看三郎?”

  白晨转过身,手掌在面前的屏幕上一挥。

  只见屏幕上出现了几个身影,众人心中一惊,却见其中一人正是李隆基。

  “三郎……三郎……三郎怎么进到里面去了?”窦氏大惊的叫起来。

  “我派他出去办事了,现在正往咸阳的路上。”

  “师尊,您是说,三郎并不是在这个东西里面,而是在千里之外?”

  “是,这算是千里眼吧。”白晨淡然说道:“我这次派他出去,也是给他一些苦头吃,磨一磨他的性子,倒也没什么危险。”

  众人再一次见识了眼前这个仙人的神通广大,似乎这个仙人无所不能,什么事对他来说都是举手之劳。

  “三郎如今的性子,与在下失教有关,请先生责罚。”李旦主动说道。

  “谁犯的事情,谁承担后果,你们固然有错,不过却不用我来惩罚,只是这李隆基惹到我的头上,我却是不能轻易饶过他。”

  “好了,旦儿,师尊虽然惩戒三郎,却不会伤他性命,而且跟在师尊的身边,也能学到不少东西,不用太过操心。”武则天说道,同时目光转向金仙与长心:“师尊,您看金仙与长心可否入得您的眼界?”

  “金仙本就有仙缘,长心又是纯真无邪,都是不可多得的良姿,只是入我门中,却难免与你们分离,怕是她们受不了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