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七十二章 李贤回京

第两千六百七十二章 李贤回京

  众仙馆依旧是人来人往,不过并不如最初那几天那样,洛阳城的百姓也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个高大的建筑。

  并且在皇宫的上空,还有一个传说中住着仙人的仙岛。

  一辆马车风尘仆仆的驶入洛阳城内,赶车的车夫看起来朴实无奇,可是虎口却是粗糙,身体壮实,目光如虎目鹰隼,专心致志的赶车同时,眼角却始终徘徊在每一个过往的行人身上。

  车厢内少女掀开布帘,钻出脑袋:“大幕叔叔,到洛阳了吗?”

  车夫咧嘴一笑:“到了,到了,就到了……”

  “哇……那是什么?爹……娘,你们快看,你们快看……那是什么?”少女的目光突然被远处的东西吸引了。

  凝视着那座悬浮在皇宫上空的仙岛,大幕鹰看向远处,目光也在瞬间失神了。

  愕然的看着皇宫上空的那座仙岛,少女以为这东西在洛阳城这样的国都是正常的。

  “难怪了,娘亲念念不忘着洛阳城,原来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呐。”

  “又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了,真是的,都说了,进了洛阳城,不要见到什么都大惊小怪的,看你这样子,等会儿见到了你的皇祖母,可莫要再如此一惊一乍的了。”

  少女的母亲也探出头,可是这一看,却是差点把她吓掉半条命。

  “啊……夫君,夫君,快快……快出来看啊,皇宫上空有一个岛屿……”

  “妇道人家,胡说什么,什么岛屿?这话若是被母上听到了,难保她不会扇你耳廓。”

  “不是啊……你快出来,快出来看。”妇人又急又恼,拽着自己的夫君拉出布帘。

  她这夫君原本还念念叨叨的,虽说心中欢喜能够再回洛阳城,可是他还是故作镇定,表现的相当的稳重。

  只是,当他看到了那座仙岛的刹那间,眼神却再也移不开了,惊愕的看着仙岛,半天也发不出声音。

  “大幕,快告诉我,那不是我眼花了,是不是?是不是我眼花了。”

  大幕鹰苦笑不已:“家主,不是眼花,不是眼花……小人也看到了……不是眼花。”

  “你偶尔有往来洛阳,你该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吧?这洛阳城中何时出现了这等东西?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。”

  车厢内的这一家子便是李贤一家子,而赶车的车夫,实则是武则天派来跟在李贤身边的护卫,说是护卫其实也是监视。

  当年李贤被贬为庶人,而后发配巴州,途中历经九死一生。

  后来大幕鹰就来了,告知他是自己的妹妹太平要杀自己。

  而后便将他们一家子藏起来,同时安排了一场假死,甚至就连替身都准备好了,多年来都是作为普通人的身份生活。

  大幕鹰每年也都会回洛阳城向武则天述职,原本李贤以为,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洛阳城。

  却不曾想一个月前,突然接到了武则天的圣旨,召他回洛阳城,同时也恢复了他亲王的身份。

  这多年来,李贤****夜夜都是担惊受怕,就怕武则天什么时候会突然下旨杀他。

  更不要说重新恢复天潢贵胄的身份,回到洛阳城享受荣华富贵了。

  不过如今李贤这回到洛阳城,看到这仙岛,直接就被吓得亡魂皆冒。

  自己这女儿当年离开洛阳城的时候,还只是襁褓,哪里见识过洛阳城的繁华。

  甚至于现在,她都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,平日里也就与普通人家的野孩子一样,四处乱窜乱跑,生活拮据下,与过去的生活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  如今见到那天空中的仙岛,却以为这是正常的。

  大幕鹰苦笑着:“家主,小人也是没见过那东西……”

  “你也不知道?”

  “小人去年回洛阳城的时候,还未曾见过那东西。”

  带着满腹的疑惑,马车驶到了宣武门前。

  宣武门以前就是玄武门,不过后来李世民觉得玄武门不吉利,所以改为宣武门。

  虽然时过境迁,早已洗去血腥之气,可是这里所弥漫的肃杀之气,却是历经百年也未曾消散。

  大批的近卫军把守宣武门,马车到宣武门前就停了下来。

  大幕鹰低声道:“家主,宣武门到了。”

  李贤和其妻子轻轻应了一声,女儿看到父母如此这般庄重慎重的表情,也默语不言。

  大幕鹰跳下马车,匆匆的跑到前面的近卫军前,然后拿出一个令牌,与那近卫军交流了两句后,回到了马车上等候。

  其妻房氏紧张的握着李贤的手臂,手心已经捂出汗水。

  “仁裕莫怕,等下见到母上千万要沉住气。”

  “奴家明白。”房氏重重的点点头。

  哪怕时隔多年未曾回洛阳城,可是武则天给他们一家子留下的阴影依旧未曾散去。

  “长心,等下见到皇祖母,纳头便拜,不要多言,可明白。”

  “爹、娘,皇祖母很有钱吗?”

  “你皇祖母是当今圣上。”

  “圣上就是皇帝是吧?”

  夫妻两对视一眼,不禁苦笑起来。

  多年来他们怕女儿步他们的后尘,所以一直都没怎么教导女儿学识,又因为住在偏远地区,地处荒芜之地,日子也是苦哈哈的,根本就没什么机会让她增长见识。

  以至于如今的女儿,却是土丫头一个,连这皇帝都只是模模糊糊的印象。

  若是告知旁人,这个土丫头是长心公主,估计都没人相信。

  就连他们回来之时,长心也只是以为,她的这位皇祖母只是一个很有钱的人。

  这时候,宣武门内匆匆出来一队人,为首的是个小太监。

  “奴才曹胜,见过章怀太子殿下。”

  李贤整理一番装束,从车厢内出来:“公公多礼了。”

  李贤看了眼老曹,有些发愣:“公公与陛下身边的近侍老曹,可是有亲?”

  “呵呵……等下太子殿下见到陛下,自然就明了了。”

  李贤心中疑惑,这种事他怎么好意思问自己的母亲,也不敢去问。

  不过李贤收拾心情,让房氏与长心下了马车。

  “公公,敢问天上那是何物?”

  老曹轻笑着:“那乃是仙岛,仙人授予陛下的机缘。”

  “仙人?仙岛?”李贤有些懵了,心中更是困惑,这世上真有神仙不成?

  “请随老奴来,陛下已经等候多时了,莫要让陛下等太久。”

  “应当的,劳烦公公了。”

  李贤一家便随着老曹进入宫中,不过却不是带去御书房,而是带去内库校场。

  “公公,不知道你是要带我去哪里?”

  虽然李贤离京多年,可是毕竟是在皇宫里长大的,他不可能忘记皇宫的路途。

  这不是去后宫,也不是去御书房,心中越发的害怕,不会是这位公公要灭杀他们一家吧。

  房氏也担心起来,也只有不晓事理的长心,还是一副天真浪漫的模样,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。

  “陛下现在在内库校场。”老曹笑着说道,他当然知道李贤他们在担心什么,不过也没多做解释。

  内库校场?那里不是近卫军习练的地方吗?

  自己的母亲怎么会在那里?

  不多时,老曹就带着李贤一家来到了内库校场的门外。

  老曹敲了敲门:“陛下,老奴已经将章怀太子、太子妃以及长心公主带到。”

  “进来吧。”

  门内传来武则天的声音,当李贤听到武则天的声音之时,身体忍不住的开始颤抖起来。

  各种情绪涌上心头,多少年了,自己终于又见到自己的母亲了。

  李贤、房氏与长心三人进入内库校场内,却见武则天穿着一套奇怪的服装,手上绑着绷带,刺足而立。

  双鬓斑白,额头隐有汗迹,可是却尤为的精神抖擞。

  “儿臣(房氏),拜见母上。”

  “贤儿,起身吧。”武则天的语气看似平静,可是声音里却有些颤动,看着眼前这中年人,不到四十岁的模样,看着却似近五旬的老人一般:“贤儿,为娘对不起你,这些年苦了你了。”

  “孩儿不苦,让母上担忧,儿臣罪该万死。”

  “你无罪,你无罪,是为娘的过错。”武则天泪水难抑的淌落:“快起身,快起身来,房氏,你也起来……”

  武则天的目光不禁落到长心的身上:“这可是长心?都这么大了。”

  “长心,还不给皇祖母磕头。”李贤立刻低喝道。

  “啊……长心给皇祖母磕头。”长心只得跪下磕头。

  “乖孩儿,快起来,到奶奶身边来。”武则天欢喜的招手道。

  长心在李贤的推搡下,这才来到武则天的身边。

  不过她的目光全是落在武则天手上的绷带上:“奶奶,你手受伤了吗?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武则天大笑起来。

  李贤也不由得一紧:“母上,您为何穿着这古怪服饰?这天秋气凉,如何刺足而立。”

  “没事,我的身体可比过去好的多,平日闲暇之时,就在这里练功。”

  “母上,这习练武艺是粗人所为,母上乃是真龙之躯,如何会习练这武艺?”

  武则天手臂轻轻一震,一条紫气萦绕掌心,武则天提起手掌向外一推,数丈之外的沙袋瞬间粉碎。

  “如何,这还是粗人习练的武功吗?”

  李贤三人倒吸一口凉气,这哪里是武功,分明就是仙法,隔空打物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