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七十一章 大开杀戒

第两千六百七十一章 大开杀戒

  整个客栈现在都沦陷在玄水阵中,没有一丝一毫的光亮。

  走到客栈的边缘地带,就是无尽的黑暗,若是踏出一步,怕是就要陷入更深处。

  李隆基胡闹的时候,每一句话都是各种无理要求,各种要死要活。

  可是吃起东西倒是没见他寻死腻活,清虚等人忍不住对他吐槽起来。

  李隆基倒是一点没放在心上,依然觉得理所当然。

  他是天潢贵胄,他是小孩子,所以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。

  众人都开始明白了,他的将来为什么会变成那种人,就一个词,任性。

  那种感觉就像是全天下都是他亲.妈,谁都要顺着他惯着他一样。

  “去拿这把菜喝着蛋去喂龙马。”清虚将一个菜盆子推到李隆基的面前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喂马去。”清虚与李隆基大眼瞪小眼。

  “我是王爷!”李隆基满脸的震惊:“你居然让我去喂马?”

  “怎么?不可以吗?”清虚冷笑道:“你说你能有什么用?除了吃就是吃,要不就是在我们面前胡闹。”

  突然,公孙大娘猛然站起来,目光闪烁的看着李隆基。

  “怎么了?公孙姑娘。”

  “我想到了。”公孙大娘的目光始终凝聚在李隆基的身上。

  “想到什么了?”

  “破玄水阵的方法。”

  “如何破?”

  “就是他。”公孙大娘指着李隆基说道。

  “他?他能做什么?”

  公孙大娘的指头转向李隆基手上的护腕,众人在刹那间醒悟过来。

  对啊,怎么把李隆基给忘记了!

  他们先前商讨了半天,也没想出个办法,而他们所商讨的方法,下意识的就排除掉李隆基。

  可是正是他们忽略的李隆基,此刻却成了他们最大的救星。

  “玄水阵乃是奇水,可是却很容易被其他的水融合,若是被大量的水浸泡之下,玄水就会被稀释。”水道人也是激动的站起来。

  “原来我也是有用的……”李隆基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:“你们谁现在还敢说我没用?哈哈……”

  众人都翻了翻白眼,清虚撇了撇嘴道:“行了行了,快点把雷云召出来。”

  “我不,我凭什么听你们的?”李隆基似乎觉得自己掌握了主动权,又开始恢复了本性:“出去以后,我要骑龙马,还有这对雌雄剑也归我,如果你们不答应我,那谁也别想出去。”

  众人都翻了翻白眼,以前看李隆基感觉他挺机灵的,怎么这会儿老说这种浑话。

  “算了,我们还是直接剁了他的手吧,破了玄水阵后,直接宰了他,等回去后,就与先生说这李隆基遇到意外,死在外面了。”布偶和尚一脸阴狠的盯着李隆基,眼中闪烁着毒辣的目光。

  李隆基吓得浑身一抖:“你……你们要做什么?我可是楚王……”

  李隆基又开始后悔起来,自己先前太得意忘形了,他现在根本就没有谈判的资格。

  他的小命都捏在别人的手里,却还天真的以为,自己可以与别人谈条件。

  在众人的督促下,李隆基不情不愿的拿下护腕。

  就在这时候,地面开始微微的震动起来。

  众人都感觉到,整个客栈正在向上浮升,不过这个浮升的速度很慢。

 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,窗口透过一丝光亮。

  不过这光亮还很小,大部分还掩在黑暗之中。

  又过了一个时辰,整个客栈终于暴露在了外面的空间里。

  空气也变得清新了许多,屋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大雨,雷声滚滚。

  “刚才我们是在地下吗?”公孙大娘不解的问道。

  水道人摇了摇头:“若只是地下倒还好办,这玄水据说内有一番世界,只不过这个世界是完全的虚无,什么东西都没有。”

  “这就如佛门的掌中佛国,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天地一样?”布偶和尚惊疑的问道。

  “的确有几分相似之处,不过这等玄之又玄的东西,怕是只有先生那种通天彻地的大神通,才能解得开。”水道人苦笑的说道。

  叮玲——

  突然,铃铛又一次响了起来,众人神色一凝。

  “那些人并未离去,他们看到玄水阵被这雨水破了,必然要对我们下杀手,大家都注意一些。”清虚说道。

  公孙大娘这几个时辰,被困在客栈中,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出来历练,也是第一次遇到危机。

  第一次的危机,居然就让她动用了铃铛,而且关键还是铃铛没反应。

  这让她大感羞怒,心中暗自懊恼。

  手中雌雄剑一横,杀意腾腾而起,秀眉中闪过一道凛冽寒易。

  众人心头一寒,刹那间,公孙大娘已经破窗而出。

  当外面传来第一声惨叫之时,一股血腥之气弥漫进来。

  “这公孙姑娘他日,必定会成为枭雄人物。”清虚感慨的说道:“若是常人,第一次杀人的时候,都会浑身发冷胆寒,可是公孙姑娘却是没有丝毫的畏惧,她是天生的人上人。”

  “不过是一介女流而已。”李隆基不屑的说道。

  可惜,他的冷嘲却没得到别人的附和。

  每个人看他的眼神,都带着不屑。

  “你的祖母也是一介女流。”

  李隆基愣了一下,刚想要反驳,话到嘴边却再也说不出来。

  是的,武则天也是一个女人,可是她却是谁都无法忽视的女人。

  这个世界上对她不敬的人,已经全部都死了。

  哪怕武则天现在不在身边,李隆基也不敢说半个字。

  武则天的冷酷与可怕,早已深深的烙印在李隆基的心里。

  哪怕李隆基在内心中再如何不屑,再如何的谋划,他都不得不承认,武则天对他产生的影响。

  冷秋,冰雨——

  倾盆大雨已经让地面汇聚成了涓涓细流,可是在雨水中,却混杂着已经寒掉的血水。

  雨中寒光乍现,又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垂落。

  隐门中人个个心惊胆战,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。

  他们的术法显得一无是处,还不如那对划破长空的剑锋。

  这个女人明明不会术法,可是她的武功却强的吓人。

  他们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武功也能够强到这种地步。

  还有那对无法沾染上血迹与污秽的剑锋,总能精确的撕破他们的躯体。

  “等等……等等……我们投降……”

  子丑大声的叫道,同时在手心中暗中握住子午丧门钉,这子午丧门钉见血封喉,他便不信这女子能够避让的开。

  大雨都快掩住了视线,最适合在这时候偷袭之用。

  公孙大娘的脚步声已经逼近,子丑的呼吸变得急促,这个漂亮到极致的女人,就像是丧门星一样,一个无法摆脱的梦魇。

  越来越近……

  子丑握紧子午丧门钉,心中暗暗的计算着距离。

  五步、四步、三步、两步……就是现在。

  子丑的子午丧门钉在瞬间脱手打出,叮叮叮——

  三声清脆的金铁交击声中,凛冽的寒易已经扑面而来。

  子丑的手脚冰冷,那刹那的喜悦过后,就是无尽的恐惧。

  子丑听到那个恐怖的脚步声居然在身后,心中一惊,那女人不是在前面吗?怎么跑后面去了?

  只是,这脚步声并不是在接近他,而是在慢慢的走远。

  难道自己的子午丧门钉打中她了?

  一想到这个可能,子丑便越发的兴奋,等将她拿下,自己定要好好的蹂.躏她一番。

  子丑兴奋之下,突然感觉脖子上温热的感觉,摸了摸脖子,却发现是血迹,不过很快就被雨水冲刷掉。

  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有血?”

  子丑的脑海突然一片空白,冰雨已经麻痹了他的感官,让他短暂的忘记痛楚。

  子丑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那个脚步会渐渐的远去。

  子丑想要掩住脖子上的伤口,可是不管他如何的努力,鲜血都还是遏制不住的喷涌出来。

  越是害怕,鲜血就流失的越快,终于,子丑开始脱力,身躯缓缓的倒在血泊中。

  雨终于停了,可是地面上只剩下尸体,公孙大娘收回剑锋,目光平静,仿佛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。

  清虚等人站在屋檐下,看着公孙大娘,公孙大娘没有士兵的那种很辣,却有着士兵所没有的冷酷,没有将军在战场上的豪情万丈,有的只是桀骜不驯的凌厉。

  “公孙姑娘,都解决了?”清虚等人上前去询问道。

  公孙大娘摇了摇头:“逃了三人,其中一人重伤,时日无多,剩下的两个逃的太快,我留不下他们。”

  “能够从公孙姑娘手中逃走,怕不是寻常人物吧?”

  “不知道,我对隐门中人认识太少,还不如你们认识的多。”公孙大娘平淡的回应道。

  “此次若是没有公孙姑娘,我们几人怕是都难以脱身了。”清虚苦笑的说道。

  公孙大娘摇了摇头:“虽然小女子得传先生武功,不过阅历尚浅,今次陷入玄水阵中,若是没有三位提醒,恐怕小女子反而会深陷其中,先生说过,一个人若是没有摆脱天道的拘束,都要相互协作,没有任何一个人,可以单枪匹马的闯天下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