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六十九章 除魔卫道

第两千六百六十九章 除魔卫道

  这一路上,李隆基始终在重复着这句话:“为什么要我一起去?我什么都不会……为什么一定要我去?”

  “贫道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,你是天潢贵胄,你的血具有克制诸邪的功效,所以这次你必须前来。”清虚捂着脑袋说道。

  “我们逃吧,我们已经出了洛阳城了,那家伙就算神通广大,也不可能找的到我们的。”李隆基怂恿众人说道。

  众人都看了眼李隆基:“你要逃可以啊,我们也没拦着你。”

  开玩笑,逃出洛阳城就可以了吗?

  那个人可是仙人,哪怕是逃到天涯海角,也难保不会被他找到。

  他们现在早就绝了与白晨抵抗的心,任何与他做对的人,恐怕都生不出反抗。

  也只有李隆基这种,被白晨视作毒瘤的人,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白晨的控制。

  李隆基自己一个人不敢逃,而且他也不知道该逃亡何处。

  他虽然贵为天潢贵胄,可是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,出了洛阳城,他就连生计都解决不了,能逃的到哪里去?

  他们也不想为李隆基这个害人精,去主动与白晨做对。

  公孙大娘则是骑着马,走在最前面。

  她对李隆基同样是非常的不顺眼,虽然白晨没有对她说过李隆基的事情,不过布偶和尚可是众仙馆里的大嘴巴,他早就已经满世界的宣扬了。

  这也导致了众仙馆里的众人,看待李隆基的目光都非常的异样。

  这也是李隆基觉得浑身难受的原因,因为每个人都以那种眼神看他。

  可是他也非常的冤枉,因为这件事他根本就没做过。

  虽然按照历史,他的确是做了这些事,可是现在的他没做过。

  若是做过的话,认也就认了,偏偏他没做过,所以他才觉得冤枉。

  为还没发生的事情负责,这似乎说不通。

  而且如今白晨插手进来,这些事是肯定不会发生了。

  首先李隆基就不会当皇帝,更不要说后面的事情了。

  “你们都快点,怎么走的那么慢。”公孙大娘回过头,不满的说道。

  清虚扬起缰绳,快步跟到公孙大娘的身边:“公孙姑娘,你的那坐骑是先生赐予的仙兽,自然是跑的快,可是我们这都是普通的马匹,怎么和你的这坐骑比脚力,若是都按照你这样赶路,估计一天就要换一匹马了。”

  清虚看了眼公孙大娘座下的白马,眼中难掩羡慕之色。

  这次公孙大娘出来,可以说是全副武装。

  其他几个人也跟上公孙大娘的身边,布偶和尚上下打量着公孙大娘的身上:“公孙姑娘,你这身上下,怕是全都是仙家法宝吧。”

  “没有,先生就给了四样东西,这匹龙马也是其中一样,这对雌雄剑是一样,这套霓裳纱羽是一样,还有这对铃铛是一样,就没其他东西了。”

  众人苦笑不已:“这还不够吗?”

  “先生说了,即便给我这些东西,也不是那八荒老人的对手,他这次让我出来,主要还是以历练为主。”

  “这么多仙家法宝加起来,都不是那八荒老人的对手?”众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现场也就清虚对八荒老人有点概念,其他人并不认得八荒老人。

  “这四样东西分别有什么功效吗?”清虚问道。

  “这龙马乃是龙裔,能够腾云驾雾,原本先生说这龙马的实力太强,若是以它的实力,我的历练就毫无意义,所以就封印了它的法力,就只能给我代步用。”

 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龙裔!果然是仙兽,非凡人可以揣测。

  不过能够腾云驾雾,已经足够震惊了。

  李隆基更是嫉妒的抓狂,这种仙兽坐骑,本应该是他这样的天潢贵胄骑乘的。

  如今却给一个身份卑微的女人骑乘,真是苍天无眼啊。

  “若是没封印它的法律,它能有多厉害?”清虚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先生说它能够移山填海,全力攻击的话,能够将一座城池化作灰飞,百万人也只在瞬间灭绝。”

  众人都不由得颤了颤,这等仙兽之威,果然远非凡人可以理解与揣测的。

  不过,既然这仙兽都如此厉害了,那么作为龙马原本的主人,又该何等的强大?

  “那这四方蛮夷不是随手便可降服?”李隆基问道。

  “先生说,那些蛮夷降服起来倒也不难,可是若是他出手的话,却是让朝中将士心生惰性,所以他不会出手,并且杀生百万凡人,也是有无尽业障的,所以他不会插手这凡人战争。”

  “公孙姑娘,这杀人就会有业障么?”布偶和尚对于业障最为敏感,他是个和尚,虽然清规戒律早就破了干干净净,可是他依然对于菩提佛道还是有些期望。

  “那要看是杀什么人,若是穷凶极恶之辈,杀了就是功德,若是为了保护善良,杀了亦是功德,就如我们现在去铲除邪魔外道,同样是功德无量,可是这功德来的快,去的也快,只要错杀一个好人,那么无尽功德也不过是一场空。”

  布偶和尚和水道人都是心中戚戚,他们可没少做这种杀人放火的事情。

  听到公孙大娘的话,心头不由得沉重了几分。

  “诸位前辈,先生也说过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回头是岸,踏前一步是万丈深渊,执迷不悟到头来便是在森罗地狱中百世挣扎,先生可是见过森罗地狱的。”

  “现在还来得及吗?”布偶和尚颤颤的问道。

  “我不知道,前辈可以去问先生。”

  “那其他几样法宝呢?”

  “这雌雄剑可斩一切,不管对方有什么神兵利器,都一样能斩,这霓裳纱羽能挡一切术法,所有的术法对我都没用。”

  众人更是大惊,这雌雄剑和霓裳纱羽不就等于最强的盾和最强的矛吗。

  这天下还有谁能挡?

  不过白晨居然说,有这等法宝,都战胜不了八荒老人。

  那么那个八荒老人又该强到何等地步?

  “那这铃铛呢?”

  “这铃铛摇一摇,先生就会出现。”

 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对公孙大娘更是不敢怠慢。

  特别是这铃铛,居然能够直接把白晨招来。

  这也足见白晨对公孙大娘的关爱,不过这也是因为对方是仙人。

  就如清虚这样的,龙虎山也算是当世第一流的玄门正宗了。

  可是却也拿不出这等仙家法宝,而且根本就没有可比性。

  那把镇妖剑是道祖的随身佩剑,一生追随道祖斩妖除魔,还算不上仙剑,却已经被龙虎山视作镇山之宝。

  公孙大娘身上的四样东西,不管是这龙马,还是其他三样东西,都堪称价值连城。

  “既然先生都把这么重要的仙宝给你了,还要我来做什么?”李隆基不爽的说道。

  他对公孙大娘可谓是各种羡慕嫉妒,自己的身份这么尊贵,可是公孙大娘以前不过是一个艺.伎,自己却无法享有这等仙家法宝,反而是她能够轻易享有,老天也太不公平了。

  如果白晨能对自己好一点,等自己做了皇帝,大可封他为国师,他想要什么,自己就给他什么,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对自己?

  李隆基是越想越是不甘心,可是每每想起白晨的神通,便感觉到一阵无力。

  李隆基摸了摸手上的护腕,这护腕是白晨给他的,也算是仙宝。

  可是这仙宝却不是用来护身或者攻击的,戴着这个护腕,是为了消除他头顶的雷云,如果他取下护腕,那么雷云就会重新凝结。

  “你自然是有你的用途,既然是先生吩咐的,你照做就是了,废话什么。”公孙大娘一点都不客气的哼道。

  其他三人还会和李隆基打哈哈,公孙大娘却不会,对李隆基更是不加辞色。

  李隆基心头暗怒,却是无可奈何,只要公孙大娘的背后站着白晨,他就不敢有任何的异动。

  一行五人赶路一天,终于在半途中找到一家客栈。

  刚一进入客栈,公孙大娘的铃铛就响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铃铛自己响了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”公孙大娘愕然说道。

  这时候,店小二迎上前来:“几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?”

  “住店。”清虚淡然说道。

  “可要酒菜?”

  “都来上一些,送去房间。”

  众人在小二的带领下,进了房间。

  待到小二离去后,清虚道人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客栈有问题。”

  “我也感觉有点不对劲。”布偶和尚点点头道。

  “有什么问题,现在怎么办?这个客栈的人可是那些邪魔外道?”

  “不知道,不过还是保持警惕为好。”水道人说道。

  三个人都习惯了行走江湖,所以对于江湖上的一些门道还是有所了解的。

  很快,小二就把饭菜送来了:“诸位客官慢用。”

  小二离去后,众人就对饭菜开始检查起来。

  “饭菜没毒。”清虚得出结论。

  “会不会是某种你检查不出来的毒?”李隆基最是胆小,众人之中就属他是完完全全的累赘,什么都不会,所以他也显得尤为的担心。

  “你先试试看。”清虚说道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先试试看,看看会不会中毒,如若不会中毒,我们再吃。”

  “凭……凭什么?”李隆基怒了,这些人是把他当作小白鼠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