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六十八章 秦皇帝陵

第两千六百六十八章 秦皇帝陵

  不多时,清虚就战战兢兢的被招到了白晨的房间。

  面对着白晨和道爷两人,清虚是大气不敢喘,一个是他的师祖,一个是仙人。

  只是,面对两人的召唤,他又不能不来。

  “听说你这次来洛阳,就是为了镇妖剑?”道爷凝视着清虚,目光如剑芒一般锐利:“可是掌门想要回镇妖剑?”

  清虚冷汗直冒,脸颊抽搐,面对着道爷的质问,又不敢回应。

  “我问你话呢,你哑了吗?”道爷语气一重,吓得清虚直接就跪倒在地上。

  平日里清虚轻佻放纵,不拘于世俗,可是面对道爷,他却不敢半点不敬。

  现任掌门是他的徒孙,自己又是掌门的徒弟,这中间差了四个辈分。

  别说是他了,就算是他师父,面对道爷的时候,也一样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  道爷重重的拍了拍桌子:“你好大的胆子!擅自来洛阳,图谋镇妖剑,意欲何为?你想叛变龙虎山不成?”

  清虚直接就吓得六神无主,脑袋重重磕在地上,大喊着:“师祖明鉴啊,弟子不敢背叛龙虎山,弟子冤枉啊……”

  “冤枉?哪里冤枉你了?你难道不知道这镇妖剑重要性?你居然胆敢图谋镇妖剑,不是图谋不轨是什么?说说看……你背后的人给了你什么好处,你胆敢犯下如此滔天大罪!”道爷的语气颇重。

  白晨坐在一旁,笑盈盈的看着清虚,也不说话,就看着他们爷孙两一唱一和。

  道爷嘴上是严厉斥责,却是重重拿起,轻轻放下。

  现在把清虚的罪名说的非常严重,然后清虚再解释一下,没这叛教之罪严重,然后就找个借口重新发落。

  当然了,白晨也由得道爷处置,说起来这清虚也是他的徒孙,所以白晨也不打算继续追究什么,再者说,这镇妖剑也是他们龙虎山的东西,与自己也没什么关系。

  “弟子不是想偷镇妖剑,只是想借……借用一下……”清虚哭丧着脸解释道。

  “借?你哪里有借的样子,你这分明就是在狡辩。”

  “弟子是真的只想借用镇妖剑。”

  “老道我虽然年纪大了,可是脑子还没糊涂,你能遇到的妖魔鬼怪,以你的道法修为,都不难收服,可是若是你收服不了的,就算你拿上镇妖剑,一样收复不了。”

  “师祖,还真有弟子收服不了的妖怪。”清虚抬起头,双目清澈严肃的回应道。

  “你收复不了?你说说看,到底是何方妖魔。”

  “在咸阳。”

  “咸阳?”道爷的眉头皱了皱:“那地方不干净,你怎么跑那去了?”

  “弟子三年前九门通达,所以掌门师尊派弟子下山游历,沿途斩妖除魔,匡扶正道……”

  “哼!和隐门中人混在一起,你也好意思说匡扶正道。”道爷冷哼一声。

  这是实话,玄门正宗和隐门一向势如水火,清虚这自诩隐门中人,若是深究起来,就和叛教没什么区别了。

  所以清虚才这么的慌张,在这个时代,道统之争一向是不死不休的,对于叛徒更是没有留情余地。

  如果被道爷判定为叛教,自己估计就真的要横着出门口了。

  “弟子句句属实,这伪装成隐门中人,也是逼不得已,为的是窃取一些隐门中人才知道的内幕消息。”清虚赶忙解释道。

  “那好,你就说说看,你到底是为了什么,若是不给我一个准信,今日我便一掌劈了你。”

  “弟子从龙虎山下来,一路南行,来到咸阳,发现了几波隐门中人在咸阳内外徘徊,当时弟子便伪装成隐门中人,混入一个队伍中,打听到了一则消息,而这则消息却是与天下大势有关,弟子不得不小心行事。”

  “哦?什么天下大势?”白晨和道爷都露出惊讶之色。

  “那些人在阿房宫遗址附近寻找秦皇帝陵。”

  白晨皱了皱眉头:“秦皇帝陵应该是在长安城附近吧,怎么跑去咸阳城了?”

  “先生有所不知,根据隐门记载,当时秦皇帝陵分为真假两个,这是因为修建秦皇帝陵的时候,有隐门中人藏于其中,据悉这真正的秦皇帝陵,其实就在阿房宫下面。”

  “那么这秦皇帝陵又与天下大势有何关系?”白晨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这秦皇帝陵据说便沉睡着秦皇的百万阴兵,这些阴兵乃是秽土之术炼成,沉睡于地下,若是被唤醒过来,普通的方法根本就无法杀死阴兵,就连道法也难有作为,唯有镇妖剑能够斩除这些至邪之物,所以弟子……”

  “你想要借镇妖剑,斩除阴兵?”

  “弟子正有此意。”

  “胡说八道,你当老头子我傻了不成,你什么修为,便是拿了镇妖剑,难道真能占尽百万阴兵不成?”

  “师祖明鉴,弟子句句属实,弟子虽然斩杀不了百万阴兵,可是却也不需要斩杀百万,那阴兵是由秦王的佩剑所操控的,弟子如今冒充隐门中人,只要靠近那个手持秦王佩剑的人,将他斩杀即可。”

  “能够有这野心,又有这能力的隐门,应该是个老怪吧?”

  “禀告师祖,那人的确是隐门老怪,名为八荒老人,此人修为极高,麾下更有数百的隐门高手。”

  “原来是他,难怪有这份野心。”

  “而且此人极其难以对付,先后已经有三批玄门中人前去与他对阵,全都是惨败而归,他如今还未找到秦皇帝陵的入口,不过已经找到了几个枯墓,找到了一些阴兵。”

  “如此大事,你怎地不禀报师门,你觉得你一个人能对付的了八荒老人?”

  “弟子不便露面,想要继续潜伏在八荒老人身边,以求一击必杀,之前几次玄门同道前去伏杀八荒老人,弟子都是暗中帮助,他们才得以脱身,弟子也托他们将消息船底回龙虎山,即便是这次来洛阳城,也是与几个隐门中人一同前来的,不过这次被先生拿下,久未与他们会和,怕是他们已经起疑了。”

  “哼!自己屁股不干净,还要赖别人对你不客气么?”道爷冷哼一声。

  道爷这么说,也是让清虚不要继续纠结自己的处境,毕竟是清虚自己先惹上白晨的。

  白晨拿下他也是理所当然的,若是把白晨惹毛了,自己也不见得能护的住他。

  “弟子不敢。”

  道爷看向白晨:“先生,你看这事如何解决?”

  “清虚,你带一些人去,把那八荒老人给我拿回来。”白晨淡然道。

  “先生,那八荒老人可不简单,若不是师祖或者先生您出手,怕是不好得手啊。”

  “我说能拿就是能拿,你怕什么。”白晨淡然说道:“你去把水道人、布偶和尚还有李隆基带上,还有公孙大娘也带上,她能助你们一臂之力。”

  “先生,带上公孙大娘,小道可以理解,可是那李隆基……带上他不是多了一个累赘?”

  “你就告诉他,要想击败八荒老人和他手下的阴兵,就要他的皇族之血,每次战斗的时候,全都向他索取一点。”

  “先生,您这是要折腾他?那还不如直接一剑杀了他……”清虚苦笑的说道。

  “杀了他倒是不用,就是让他受点罪,让他清楚自己的处境。”白晨淡然说道:“至于公孙大娘,这次跟随你们前去,主要还是以磨砺居多,不过你们可不要轻视她的实力,虽然她不会道法,可是论战力,她绝对能够抛出你们几条街。”

  “白先生,若只是如此,恐怕还不足以拔下那八荒老人,这老头的年岁与我相近,一身奇门功法更是诡变难测,即便是我与他对阵也稍有不如,小辈们若是与他对上,未必能有好果子吃。”道爷也说出了他的心声。

  而且他说的还是谦虚的,他与八荒老人是同辈,论修为两人相差无几。

  可是八荒老人是隐门中人,他的术法又不同于玄门中人的道法,隐门讲究的是诡异、阴森、晦涩的术法,令人捉摸不透,又防不胜防。

  这时候比的就不是修为了,而是对临场的应变与道法的理解。

  当年道爷就曾经与三个师兄弟联手,与那八荒老人做过一场,结果那八荒老人伤了他的一个师弟,轻松逃离。

  现如今数十年不见,那八荒老人不会变得更弱,只会变得更难对付。

  “无妨,拿着这个,趁机对着八荒老人打出去,就能暂时的封印住他。”白晨将一颗指头大的基石丢给清虚:“别说那个八荒老人不是神仙,就算他是神仙,也能把他封住。”

  清虚一接过这颗基石,立刻感觉到体内的法力被封禁住了。

  “先生,这如何使用?”

  “先用铅皮把这石子包裹起来,打出去后把铅皮烧掉。”白晨说道。

  清虚拿到基石后,信心也增加了几分,白晨毕竟是神仙,他既然说这个石子能够封印八荒老人,必然就能封印。

  随后道爷也与白晨拜别,估计是跟在清虚的后面,交代他事情。

  白晨则是把公孙大娘招来,也嘱托她几句话,毕竟这次是公孙大娘第一次出外历练,白晨还是给了她几件防身的宝物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