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六十七章 论道

第两千六百六十七章 论道

  李隆基呆呆的看着白晨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原来自己是这样的人……

  原来他厌恶自己,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  这个解释听起来是何其荒谬,可是在众人听来,却显得理所当然。

 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,实在想不出堂堂的一个仙人,为什么非得和一个未来的皇帝做对。

  清虚道人、布偶和尚和水道人三人,看向李隆基的眼神里,都带着不耻。

  做皇帝做到这个地步,也是够无能的。

  哪怕是亡国之君,都没这么孬种。

  至少他们不会把责任归咎在一个女人的身上,江山败坏了,那就是女人的错,江山治理好了就是自己的功劳。

  婉儿站在门口,看到白晨正在屋里发怒,吓得有些失色,惶恐不安,大气都不敢喘。

  “咦……你叫婉儿是吧?你怎么站在那?”白晨发现了婉儿,立刻就换了一副脸色,带着温和的笑容:“进来,午饭吃了什么?”

  清虚道人三人都没想到,白晨的脸色说变就变,翻脸跟翻书一样。

  婉儿战战兢兢的看着白晨:“先生,楼下有一个老道士,说是想要求见您……”

  “嗯好,辛苦你了,快去和师姐弟玩吧。”白晨点点头。

  婉儿松了口气,逃一般的飞奔离开,婉儿一走,白晨的脸色又变了回来。

  “还愣着做什么,事情都不用做了吗?”白晨恶狠狠的叫道:“对了……把下面的老道士叫上来。”

  这次就连李隆基都不敢再说什么了,因为这次,白晨是真的把他说的颜面无存,把他最后一点的自尊心都剥离了。

  四个人下楼的时候,什么话都没说。

  在大厅里找寻一阵,终于看到了一个老道士。

  “道爷……”

  “老祖宗?”清虚道人惊呼起来。

  道爷也发现了清虚道人和李隆基,脸上露出愕然之色。

  “你们怎么在这?”

  李隆基和清虚道人的脸色都是一阵面红耳赤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“这位前辈,先生请您上去。”水道人开口说道。

  四个人把道爷请到十楼后,指明白晨的房间,然后就止步了。

  他们可不想再进去,面对白晨的脸色。

  道爷推开房门,看到了白晨,白晨也在这时候将目光聚焦到道爷的身上。

  “道友,请坐。”

  “无量天尊,道友客气了。”

  相比起来,道爷比起白晨更有仙风道骨。

  “道友,此番前来可是有事?”

  “贫道张译山,是来求道的。”

  “道友,我与你却不是同道中人,怕是道友的道难在在下的身上求得,不过道友若是不嫌弃,你我大可共同探讨,互不不足之处。”

  “贫道求之不得。”道爷大喜过望。

  原本他听武则天说起白晨的时候,还担心白晨的身份遵从,怕是难以与自己客气。

  却不曾想白晨居然如此好说话,明明他们是道不同,却并无排斥抵触之意。

  大大的出乎道爷的意料,一般来说,诸子百家多是敌对关系,如佛道之争,或者是道孺之争,或者是玄门与隐门之争,或者是佛门的禅宗与密宗之争,乃至于朝廷上的文武之争,少有礼尚往来的道理。

  可是白晨所表现出来的平和与大度,让道爷大感意外。

  “在下是以武入道,后得机缘,登临天人之上。”

  “贫道出身龙虎山,与道祖乃是嫡亲,不过贫道多年来,都以国师的身份寄身于官家,为朝廷效力,说来忏愧,贫道自从入了宫门之后,修为境界就再无进境,贫道想知道,可是因为贫道身染红尘,所以被红尘业障所累?”

  “道友却是想岔了,红尘磨砺人心,隐世修炼定力,并没有说红尘俗世就会拖累修为,而是因为道友的心不正,不肯正视自己的身份,若是道友能够认可自己的身份,而不是把这个身份当作是一种负担,一种拖累,那么道友必可修为精进。”

  “贫道如今已达三境圆满,再上一步,可能问道仙途?”

  白晨笑着摇了摇头:“道友,仙路漫漫,哪里是那么容易达成的,虽然在下不修道途,可是却有不少修道的朋友,若是没有功德,即便是你有问鼎天道的能力,恐怕也会在天劫之下灰飞烟灭。”

  “功德?”

  “是的,不管是道修还是武修,又或者是妖修、魔修,都是逆天行事,我收的这些弟子,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她们积累功德,就是让她们提早做好准备,他日若是能问鼎天道之时,有功德护体,便是万丈神雷也难伤她们分毫,修行之路不是独善其身,而是应该共济天下。”白晨侃侃说道。

  道爷的眼睛越来越亮,白晨的一番话,的确点醒了他,对他有莫大的提携帮助。

  也解开了他心中的困顿疑惑,道爷向白晨稽首行道礼。

  “道友一番话,胜过贫道百年苦修。”

  “道友说笑了,在下不过是以自己的经验来畅谈罢了,若是有说错的地方,还望道友海涵。”

  道爷看着白晨:“道友的修为通达天地,应该早已不受这天道所限,又如何在这一方世界中游戏人间?”

  “说来忏愧,在下当初修为精进之时,却不修心境,近日又犯下滔天杀业,心生心魔,如今这心魔被我困在心中,却因为与我同根同源,难以消灭,所以在下便来寻能灭我心魔之人。”

  白晨与道爷倒也不需要隐瞒:“我从后世而来,知晓有一圣僧,具有天生佛果,便来寻那位圣僧,希望他能为我指点迷津。”

  “哦?当世之中能被道友尊为圣僧的,应该法力通天吧?”

  “我想他应该还是凡人之躯,他修的并非你我这般的神通,他修的是禅心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贫道倒是会一些降妖伏魔的道法,道友可需要贫道帮助?”

  白晨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那心魔以道友的修为,怕是无力降服,若是放他出来,那便是灭世之祸。”

  “贫道不自量力了。”

  “道友有这份心,在下已经不胜感激了。”白晨拿出一枚金丹:“道友,在下略通炼丹之术,这枚金丹便赠予道友,他日道友若是能够明示本心之时,可以服下这枚金丹,算是尽了在下的绵薄之力。”

  道爷接过金丹,却感觉到金丹中澎湃的灵气,金丹中隐隐有龙虎之气交缠,这简直就是仙丹。

  怕是道祖都练不出如此仙丹,心中难掩震撼。

  “道友这般大手笔,贫道受之有愧,只是心中贪念难除,却是不舍得还回去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贪念你有,我也有,没什么大不了的,道友能够坦言说出,足见道友心境豁达坦然。”

  “贫道受此重礼,却不知道如何偿还这人情债。”

  “这又不是买卖交易,并不是什么都需要偿还,此世之中,能够与我相交的人实在不多,你我同辈论道,本就是弥足珍贵,何须非要分个你得多少我亏多少。”

  “贫道是没道友这么通透,果然还是有不小的差距啊。”道爷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我那徒孙是如何在众仙馆中的?”

  “你的徒孙?哪位?”

  “就是那清虚小儿,可是做了得罪道友的事情?”

  “哦,你说那小胖道人啊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白晨笑着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:“我观他一身玄门正宗修为,身上也无业障,并无做什么坏事,所以只是稍作惩戒,留他在我的身边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说来此事估计还要怨我,清虚这小子想要取得挂在御书房里的那把镇妖剑,正是贫道所有,也是龙虎山的真山之宝,他此次下山,多半就是为了拿回镇妖剑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这镇妖剑可是有什么特别之处?”

  “此乃道祖所留佩剑,镇妖剑追随道祖一生,已经具有震摄群魔之力,当年我下山之时,掌门师兄将这镇妖剑交到我的手中,而后武皇权倾朝野,因为她是女流之身,并无足够的阳刚之气镇压后宫阴气,使得后宫常有鬼魅妖踪,所以我便将那镇妖剑挂在御书房中,再以御书房为原点,划下伏魔阵法,以此来镇压后宫阴气,所以那镇妖剑是绝对不能离开御书房的。”

  “那你看这清虚是龙虎山之令,前来拿去镇妖剑,还是另有图谋?”白晨迟疑的问道。

  “我龙虎山当年为了维护山门利益,算到武皇将要登基,所以才派我带着镇妖剑下山,协助武皇,可以说龙虎山与武皇是站在同一个阵营的,若是掌门想要回镇妖剑,也绝对不会派一个后辈偷偷摸摸的前来偷取,只是……清虚也非奸佞,他虽然行事不拘俗理,放.荡不羁,可是我却不信他会背叛龙虎山,所以我感觉此事还有些蹊跷。”

  “又是政.党之争吗?”白晨皱了皱眉头:“武则天虽是女流之身,可是她却是难得的好皇帝,我却是希望她能够继续当这皇帝。”

  “不如贫道将那清虚小子找来,当面问个清楚。”

  “也好,问清楚,也让大家心里有个底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