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五十七章 来犯

第两千六百五十七章 来犯

  “对方是何人?”鬼老爷问道。

  “对方的身份我也不知道,不过他会用定身术,我与我的护卫就被他用过定身术,而且他还会占卜。”李隆基回答道。

  “如果是卜卦的话,的确是玄门正宗的人,只是这定身术,却没听说过玄门正宗有这道法,你们可知道?”

  “没听说过。”

  众人俱都摇了摇头,清虚道人略带疑虑的说道:“有可能是某种道法的衍生,或者是一些秘藏道法。”

  众人点点头,一些名门大派的某些特定成员,的确都掌握着寻常的门人弟子所没有的道法,这些道法多半都是一脉相承,很少会在外人面前展露。

  鬼老爷眼前一亮:“若是能活捉了此人,正好将此人拿下,逼他说出秘藏道法,倒是平白的捡了个便宜。”

  “此人若是名门的老家伙,那我们五个人加起来,都未必是人家的对手,更遑论活捉。”清虚道人淡然说道。

  “这人很年轻,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岁出头,应该不是老一辈的。”李隆基说道。

  “哦?原来只是个毛头小子,吓我一跳。”鬼老爷顿时松了口气。

  “呵呵……原来鬼老爷也会害怕。”

  “哼!你也别拿话激我,老头子我有几斤几两,我自己知道,若是真的对上那些老家伙,哪怕我能胜的了,最终也要落的重创下场,甚至是同归于尽,老头子我还没活够,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去招惹那些老鬼。”

  “那人现在在哪里?”水道人问道。

  “此人应该是众仙馆的。”

  “不如就由小人带路吧。”李虎主动说道。

  “现在去吗?”李隆基愣了一下,看了看天色,这时候已经过子时了。

  “夜深人静好办事。”鬼老爷狞笑着说道。

  李隆基原本也想跟去的,不过再想了想,又觉得不安全,还是决定就在府里等消息。

  “那……本王就在这里恭候诸位的好消息了。”

  ……

  此刻的众仙馆,白晨和众女都在刚刚建好的地下校场中,每个女的都盘坐在地上。

  白晨则是盘坐在最前面,同时细心的指导着:“记住,修炼之道绝无捷径可言,虽然我传授给你们每个人三十年的功力,可是这份功力却会随着时间不断的流逝,你们却需要在功力完全的流光之前,将这份功力吸收,能够吸收多少,那就看你们的资质如何了,你们必须潜心修炼,半个时辰内,必须完成一周天的运转,到时候停下来,我再给你们讲解。”

  每个女子的身上,都散发着淡淡的霞光,虽然有强弱之分,不过差异并不算大。

  半个时辰后,众女都完成了一周天运转,调戏完毕收功,睁开眼睛。

  “很好,青烟的资质是最好的,我灌顶给她的三十年功力,她吸收了八成,如梦则较差,只吸收了六成。”

  “弟子浪费了先生的苦心,请先生责罚。”如梦羞愧的说道。

  “资质是天生的,并不是谁决定的,不过资质并不代表一切,你们如今就像是站在高山之上,比普通人更容易触及天际,可是要想触及天际,依然不够,还需要更加的努力。”

  “先生,我们行医对修为有所帮助吗?”

  “有,我们每个人的身上,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些气运,而影响这气运的因素有很多,比如说天命所授,又比如说自身实力,或者是这积累功德,都能够让自己的气运壮大。”白晨回答道。

  “不是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,有心为善不是善,无心为恶不是恶吗?我们为了积累功德而济世救人,这算是善吗?”

  “这句话狗屁不通,就好像一个富户为了博个好名声,铺路修桥,广结善缘,这不叫善?那什么样叫做善?这世上的善与恶是非常纯粹的,做了好事就是善,做了坏事就是恶,功德绝对不会因为有心为善,就不叫做功德,而业障也绝对不会因为无心为恶,就不算做业障。”

  白晨顿了顿,又道:“不过你们不能以坏心做好事,也不能好心办坏事,这些都不会变成功德,反而会变成业障。”

  “先生,好心办坏事我能明白,可是什么叫做坏心做好事?”

  “比如说,你在路上遇到一个作奸犯科,无恶不作的坏人遇难,你们还要去救这个坏人,明知道他躲过一劫后,依然会去做坏事,你们还要学着出家人那样慈悲为怀,普渡众生,你们以为坏人也有救,那也要分清楚对方该不该死,该死的就让他去死,收起你们的假慈悲,你们要想大发慈悲,这世上有太多的人需要你们可怜,所以绝对不要把自己的慈悲浪费在坏人的身上。”

  “弟子受教了。”

  “你们得到越多的气运,就能得到越多的机缘,不过绝对不要参与到宫廷争斗,皇权争夺中去,因为这皇权争斗实在是太凶险了,而且参与到这其中的人,个个都是身具天下气运之人,你们的这点气运,根本就是螳臂当车,人要懂得自量懂得谦卑,待到他日,你们学有所成后,这天下之大,你们完全可以四方游历,增长自己的见识。”

  “先生,我们什么时候才算是学有所成?”

  “千军难敌,万军难留的时候。”

  “先生,我们真的可以修炼到,千军万马来去自如的时候吗?”

  “这就要看你们自己的修炼情况了,除了公孙大娘之外,我会先教你们保命的能力。”

  “先生,为什么除了我之外?”公孙大娘一脸的疑惑,不解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你拥有天生剑心,而且我传授你的剑法武功,几乎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,所以你只需要修炼那些武功即可,我先传授你的其他姐妹保命能力,是因为她们天生就不擅打斗,我也不推荐她们与敌人死斗,可是你不同,只要你的剑在手,要逃走的就是你的敌人,你的剑就是你最大的保命能力。”

  “那我能学姐姐们的功夫吗?”

  “如果你把自己的剑法练到通透后,自然可以去学其他的功夫,不过等到那时候,你就会明白,根本就不需要特意去学习其他的功夫,千军万马在你的面前,也只不过是一剑罢了。”

  “我真的可以一剑斩那千军万马?”

  “你可以试着向这个目标努力。”白晨顿了顿,又说道:“你要记住,你的剑不是为了好勇斗狠,而是为了保护你的姐妹。”

  “弟子明白,有我在,绝对不会让姐姐们受到伤害。”

  就在这时候,外面的大门传来急促的敲门声。

  “先生……先生……不好了……外面着火了。”

  白晨打开大门,阿山和阿陈脸上还带着污垢,急促的说道:“先生,外面着火了,我们两个来不及救火。”

  白晨瞬息间,消失在当场。

  其他众女也是忙起身,朝着外面冲去。

  众仙馆是她们的家,她们如何能够看着她们的家化为灰烬。

  众女赶到外面的时候,只见白晨站在后院,前面的三层阁楼,已经烈焰冲天。

  众女个个都是脸色苍白,白晨伸出手,只见那充填火焰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掌拉扯,摇曳着被聚集起来。

  火焰的尾巴被不断的吸收到白晨的掌心,聚集成一颗火球,随着吸收的火焰越来越多,火球也越来越亮,同时阁楼的火势也越来越小。

  众女个个都是面露惊疑之色,她们知道白晨的身份,可是知道是一回事,看到白晨施展神通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  终于,火势渐渐的熄灭,全部都被白晨吸收到了手中,就连碳星都没有。

  只是阁楼已经被烧毁了大半,曾经繁华似景,如今却是残垣断壁。

  众女的心情更加低落,突然,白晨轻喝一声:“何方宵小,给我滚出来。”

  白晨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怒意,夜幕下的残垣断壁中,突然跳出五个身影。

  “桀桀……阁下好手段,这可是五行术法?”水道人落到白晨的面前,盯着白晨手中的火球,面对白晨的时候,同样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态度。

  他觉得他已经摸透了白晨的实力,白晨明显擅长五行引火术,而自己擅长的则是五行运水之法,天然就克制白晨。

  白晨手掌一斗,火球冲着水道人过去。

  水道人立刻张嘴,从嘴里喷出一道水柱。

  火球在水柱的冲击下,顿时被扑息。

  “嘿嘿……雕虫小技,也敢在本道爷面前献丑。”水道人更加的得意。

  白晨的目光轻描淡写的扫过眼前的五个人:“这火是你们放的?”

  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水道人调侃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如果是你们放的火,我就让你们万劫不复,如果不是你们放的火,你们就自废修为,自己滚蛋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”水道人、布偶和尚、妖婆婆、鬼老爷全都大笑起来。

  只有清虚道人的目光凝重:“小心点,此人有点邪门,我的天眼术居然看不清楚他的修为。”

  “估计是什么秘法遮掩了自己的修为吧,这小子哪怕天纵奇才,就这个年纪也不会打开八门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