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五十四章 童言

第两千六百五十四章 童言

  武则天口中的贤儿,当然就是被她流放巴州的李贤。

  只是,众所周知的是,李贤已经死了。

  可是如今武则天居然说,李贤将要归来。

  这怎么可能?

  太平公主突然想起了一个可能性……假死!

  一时间,太平公主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难看。

  假死!难道母亲知道了自己做的事情?

  武则天淡然的看了眼太平公主,只是目光却如剑锋一般的锐利。

  她当然知道太平公主做过什么,当初在流放自己儿子之时,自己的这个女儿因为担心有朝一日儿子会回来,和她抢夺皇位,所以在途中就派人前去暗杀她的兄长。

  武则天流放李贤,是为了自己的权力稳固,不过也正因如此,武则天一直都对李贤有愧。

  所以这些年来,她一直都在暗中保护李贤。

  一直到最近,武则天才下定决心,招李贤回来,同时恢复他的太子之位。

  同时,她也清楚自己女儿的野心,只不过武则天不喜欢别人忤逆她的旨意,当初武则天的第三个儿子李显,就因为政见与武则天不同,就被武则天废了帝位。

  哪怕是她宠爱的太平公主,她也不喜欢太平公主忤逆她的旨意。

  “太平,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,如若你想要去巴州走一遭,你只管使出你那点小手段,当年你对你兄长做的事情,我也不想再追究,可是如若你再敢胡来,那么被送去巴州的只会是你。”

  “母上……女儿不敢。”太平公主脸色苍白无比。

  这一刻,她真的动摇了。

  原本她觉得,不管自己做什么,自己的母亲都会向着自己,宠着自己。

  可是这次她却再没有半分幻想奢求,自己的母亲并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。

  宴席重新布置好,太平公主嘴里的美味,却形同嚼蜡,怎么嚼都不是滋味。

  反而是一旁默不作声的武攸暨,似乎完全没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劲,自顾自的吃吃喝喝。

  太平公主本就烦躁不已,看到身边的丈夫如此失礼,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“武攸暨,你太丢脸了!”太平公主抬起手,便要掌掴下去。

  武则天脸色一寒,手中的筷子突然弹射出去。

  噗——

  筷子穿透太平公主的袖子,将她高举的手掌带歪。

 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,惊愕的看着武则天。

  武则天何时练了如此绝技的?

  太平公主也是愕然的看着武则天,满脸的震惊。

  “母上,您这功夫……”

  “雕虫小技罢了,朕在宫中书库里找到一本奇书,这手功夫便是那奇书上所记载的。”武则天淡然说道。

  “奶奶,你好厉害啊,再来一次,金仙想看。”金仙双眼小星星的看着武则天。

  “母上,您这功夫练了多久?”太平公主满脸震惊的问道。

  “三五十年吧,只不过朕从未展露过而已。”武则天随口说道,低下头看着怀中的金仙:“金仙,你想看奶奶再露一手吗?”

  “想……”

  李旦还是担心金仙的要求会引起自己母亲的不满,连忙站起来解释道:“母上恕罪,金仙年纪还小,不懂事……金仙还不快向奶奶请罪。”

  “你坐下,金仙想看我的表演,与你何干。”

  武则天笑盈盈的看着金仙:“奶奶这就给你表演。”

  就在众人的注视下,只见武则天轻轻的拍在桌子上,武则天面前的酒杯一颤,杯中美酒腾空而起,武则天指头一转,那美酒就凝在空中,变成一颗晶莹剔透的水球,酒香四溢散发。

  武则天指头在水球上轻轻一弹,水球破空而去,击中正前方的树杆,树杆上立刻被轰出一个窟窿。

  所有人都已经惊得合不拢嘴,他们真没想到,自己的母亲居然是一个高手。

  “恭喜母上习得如此神技。”太平公主立刻迎合奉承道。

  “奶奶,我昨天也遇到一个很厉害的人,不知道你和他比谁厉害。”

  “金仙,休得胡言,母上乃是真龙天子,如何能与凡人相提并论。”李旦立刻喝斥道。

  在他看来,武则天哪怕武功盖世,估计也是无用武之地。

  “可是那个人真的很厉害。”金仙嘟囔着嘴,低喃着说道。

  “哦?那人如何厉害了?”

  “昨日我和三哥在茶馆喝茶遇到的,那人就直接坐到我的对面,哥哥和四个侍卫正要动手,结果也不知道那人使了什么法子,结果哥哥和四个侍卫就动也不动了,凝固在原地,后来那人走了,哥哥才能动。”

  “哦?你们在哪里遇到的?”武则天诧异的问道。

  自从真龙功小有所成后,武则天难免的升起几分争强好胜之心,总想找个人练一练手。

  虽说老曹的武功不错,可是与老曹对练还可以,若是切磋的话,就太没意思了。

  老曹处处谦让,根本就没的打,如今听金仙说,外面也有一个高手,难免心痒难耐。

  “就在华林街,众仙馆的对面。”

  “众仙馆对面?”武则天愣了一下,脑海中立刻闪现一个身影。

  “那人还说了一堆古怪的话……”

  “他说了什么?”

  “他说喜欢金仙,可是讨厌哥哥,还说哥哥以后会做错事,还说娘亲肚子的是妹妹,还说……还说……”

  武则天大概已经知道了,金仙口中的那人是谁了。

  不过她更好奇,白晨到底与金仙说了什么。

  “还说了什么?”

  “不能说。”

  “金仙,对奶奶没什么事是不能说的,你只管说。”李旦立刻说道。

  “那人还说,奶奶会杀死娘亲……还有刘妃娘亲。”金仙的眼睛立刻朦胧了,双眼含泪的看着武则天。

  “什么!?那人当真会这么说?”武则天脸色惊疑不定的问道。

  不只是武则天变色,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。

  “妖言惑众!”太平公主冷哼道。

  “你闭嘴。”武则天冷冷的瞪向太平公主。

  “母上……”

  “今天已经太迟了,你和驸马先回府。”

  “母上……”

  “小曹子,送公主出宫。”

  太平公主脸色苍白,她是第一次被自己的母亲逐出宫门。

  虽然不甘心,可是太平公主却不敢抗命,只能讪讪离去。

  “金仙,那人都说了什么,你快说清楚。”

  “那人说……那人说有一个女人叫做韦团儿,她因为勾引爹爹不成,就会向奶奶说娘亲的坏话。”金仙拉着武则天的袖子:“奶奶,你不会杀死娘亲和刘妃娘亲的,是不是?”

  对于韦团儿,在场所有人都不陌生,韦团儿是武则天的近侍户俾,深得武则天的恩宠疼爱。

  而李旦一家子对韦团儿也不陌生,因为就在德妃怀孕后,韦团儿就经常的出入豫王府。

  武则天目光猛然射向李旦:“可有此事?”

  “母上……这……确有此事……”李旦吞吞吐吐的说道。

  武则天的脸色闪烁不定,又带着几分温和慈祥的目光转向金仙:“那人还说了什么?”

  “他说,韦团儿会在娘亲的后院里埋一个巫娃娃,然后跟奶奶说,那是娘亲埋的,用来诅咒奶奶的,然后他告诉我,让我来阻止娘亲被杀死,还说这件事不能告知任何人……”

  德妃已经吓得魂不守舍,她怎么也想不到,金仙会说出这些话。

  “陛下,臣女没有半点不臣之心,陛下明鉴啊。”

  “我说了,不要动不动就下跪,朕没有怪罪你的意思。”

  “此事你们就暂且装作不知道,旦儿,若是韦团儿再去找你,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不要让她生疑。”

  “母上,您真的相信……相信金仙的话?”

  “既然是那人说的,自然是真的。”武则天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  武则天的脸上重新恢复了温和如阳光的笑容:“金仙,那人说喜欢你吧。”

  “是啊,那人说金仙很可爱,他说金仙会是个好公主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那人真这么说吗。”

  “是啊,奶奶,你不信金仙的话吗?”

  “信,奶奶信。”武则天微笑着点点头,不过目光又转向李隆基:“那人还说,你三哥以后会做错事是吧?”

  金仙迟疑的转过头,看了看李隆基,半饷后才点点头:“嗯。”

  “那么那个人还说你三哥什么话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没事,不管是真是假,奶奶都不会怪你。”

  “那人说,原本想现在惩处三哥,可是三哥现在没犯错,所以就不打算惩处,只说讨厌三哥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说的好,以后犯错了再惩处。”武则天大笑起来。

  她大概已经明白了,李隆基就是下一个皇帝。

  不过可惜的是,也许李隆基自己都不清楚,他已经没这个机会了。

  “好了,这件事我也不想追究什么,你们也早点回去吧,韦团儿的事情,我自会处理。”

  待到众人离去后,武则天转头询问站在身边的老曹。

  “老曹,你觉得白先生所言是真是假?”

  “是真是假,要不了多久就能揭晓,陛下您说对吗?”

  “呵呵……是啊,你去通知太平和驸马,让他们把嘴巴闭严实了,如若有半点的风吹草动,那以后都不用张嘴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