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五十章 天潢贵胄

第两千六百五十章 天潢贵胄

  李虎大摇大摆的进入众仙馆内,此刻众仙馆内忙碌异常。

  阿山看到李虎进来,便走上前来询问道:“兄弟,你的号牌是多少?”

  李虎上下打量了眼阿山,带着几分傲慢的语气道:“叫你们管事的出来。”

  “阁下不是来看病的?”阿山皱了皱眉头,如今的他已经渐渐的养成了一直气势,对普通人他可以谦让,可是对前来闹事的人,那么他的态度就会有所转变。

  “我家主子要你们这的管事前去见他,速速通知这里的管事。”

  “阁下,请回吧。”阿山淡然说道,直言不讳的对李虎下达了逐客令。

  “大胆!你可知道我家主人是谁?”

  “我不管你家主子是谁,如果你们是来看病的,那么就老老实实的排队取号,如若是来闹事的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“哼哼……我倒是要瞧一瞧你们打算如何的不客气法。”

  见到李虎如此的不识好歹,阿山毫不犹豫的抓向李虎,李虎大喝一声:“来得好。”

  李虎伸手就要挡下阿山的手掌,可是阿山的这招却只是虚招,实际上另外一只手已经握拳,重重的轰在李虎的腹部,李虎哇的一声,腹中绞痛难忍,直接就跪到了地上。

  相较于剧痛,那种耻辱感更让李虎无法忍受。

  李虎强忍痛楚,正要扫出一腿,却被早有玉料的阿山发觉,手掌抓住了李虎的扫堂腿。

  阿山返身就是一拳,这次不是答在李虎的腹部,而是直接轰在李虎的脸上,李虎直接就被打懵了。

  他本是练家子,功夫极高,就算不是那种修炼内功的内家高手,至少也能算是一流高手。

  可是却被眼前这汉子三拳两脚答的还不了手,这让他感觉羞怒难当。

  他哪里知道,眼前的阿山,就是他所认知的内家高手。

  学的又是白晨传授的擒拿手,这种擒拿手最擅长的就是料敌先机,后发先至。

  李虎的拳脚功夫虽然了得,却及不上阿山的这擒拿手。

  阿山也没和李虎废话,伸手提起李虎的后领,拖着他就丢出众仙馆大厅。

  被人丢出家门口,这种结果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耻辱。

  可是面对阿山的武功,李虎却是生不起半分反抗,只能低着头回到对面茶馆。

  “公主,小人给您丢脸了。”

  李虎一边脸还带着瘀伤,虽然不重,却让他大感耻辱。

  男孩在窗边,早已看到李虎被丢出来。

  “众仙馆的人如此不知好歹吗?”男孩的指头轻轻的卷着发垠,手中辗转茶杯,眼中寒光闪烁不定。

  突然,小女孩握住了男孩的手掌,小脸蛋上流露出惶恐之色:“哥哥,莫要……我害怕。”

  “金仙莫怕。”男孩反手握住妹妹的手,脸上恢复了灿烂春光。

  男孩起身看了眼李虎:“看着金仙。”

  “哥哥。”金仙看着自己的哥哥,心中越发的不安。

  虽然她现年不过三岁,可是她却有着同龄人所没有的慧根,早早就了解到自己的家庭,虽然他们表面上是天潢贵胄,可是他们却没有外人以为的那么尊贵,甚至就连他们自己的生命安全,都不见得有所保障。

  自己的父亲李旦生性懦弱,对于武则天一向唯唯诺诺,而他们的奶奶武则天,则是常年对他们家保持警惕。

  金仙虽然不大,可是她却很清楚,以自己父亲的性格,根本就不可能有半点可能。

  反而是自己的哥哥李隆基,别人不清楚,可是金仙却很清楚,自己的哥哥心中的野心。

  李隆基带着三个护卫下楼,打算前往对面的众仙馆。

  正要下楼,阶梯下面正上来一人,李隆基本以为那人会让他,可是对方却没有让他,一头撞在对方的身上。

  白晨低下头看了眼李隆基,李隆基一屁股坐到地上,大喝一声:“大胆!”

  李隆基身后的三个护卫,也在同一时间冲上前,打算将白晨拿下。

  白晨伸手一拉最左边的护卫,然后将他往另外两个护卫身上一撞,三个护卫瞬间就倒地不起。

  “你……你敢对本王出手?”李隆基大惊失色,惊骇的看着白晨。

  自己这几个护卫,全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可是眼前这人实在是可怖至极,举手投足之间,三人居然瞬间败北。

  惊怒之间,却又升起几分爱才之心,想着打压之后,将他收为己用。

  白晨眯起眼睛,低头看着李隆基,在李隆基的身上,散发着一丝丝的气运。

  这气运细若游丝,若是不仔细观察,根本就难以发觉,可是这一丝气运却是凝而不散,完全不同于武则天身上的那种气运,武则天的气运是浑厚却不凝实,毕竟是她篡夺的皇位,再加上登基不久,所以气运未能完全的巩固。

  只是一眼,白晨就已经知道了眼前的这个男孩是谁。

  “你是李隆基?”

  “混账,你胆敢直呼本王名讳,本王的名讳是你能够随意叫的吗?”

  白晨眼中凶光一闪,抬起手抓住李隆基的衣领,直接就把李隆基摁在墙壁上。

  “你说什么?再给我说一遍。”白晨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  李隆基正欲开口,看到白晨脸上的笑容,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  那种笑容他实在是太熟悉了,自己也时常带着这样的笑容,特别是在铲除不顺眼的人之时。

  “尊驾,我乃楚王,先前多有冒犯,还请恕罪。”

  白晨笑了起来:“能屈能伸,的确是干大事的人,可惜你眼中恨意不减,实则两面三刀,小小年纪却有如此心机,真是难能可贵。”

  李隆基脸色大变,惊疑的看着白晨,对眼前这个陌生人越发的警惕。

  “一般来说,我对讨厌的人或者讨厌我的人,都会不留余地,直接斩草除根,可是对你……我却有点头痛,毕竟你现在还没做某些事情,算了……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。”

  白晨摇了摇头,将李隆基放了下来,李隆基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。

  白晨轻描淡写的看了眼李隆基:“把你袖子里的匕首藏好,莫要拿出来,如果你拿出来,你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。”

  李隆基双臂微微一颤,连连将袖子里的匕首藏好。

  白晨丢下李隆基继续上楼,看到坐在窗口的那个小女孩,脸上微微有些诧异。

  这个小女孩身上带着霞光,隐有凤姿仙态,虽然年纪小小,却难掩尊华贵气,而最让白晨没想到的是,这个小女孩身上又有仙胎道骨。

  可惜自己对道法不精,不然的话收为弟子。

  白晨大步的走到金仙的面前,坐了下去,站在一旁的李虎正欲阻拦,可是动作却凝在空气中,动也动不得。

  “你……你对我使了什么妖法?”

  金仙皱起眉头,凝视着白晨:“你是何人?”

  “你叫金仙是吧?”白晨笑盈盈的看着金仙,白晨记得李隆基有两个妹妹,一个叫做金仙,一个叫做玉真,这两个妹妹都是道姑,侍奉三清常伴古烛。

  这两位公主却是少有的清闲淡雅之人,说不上凄苦,却有些可惜。

  当然了,这是她们自己的选择,旁人也无资格去品论她们是非。

  就如那句话所言,子非鱼焉知鱼之乐。

  白晨不是她们,所以不知道她们自己的诉求。

  也许对她们来说,寻仙问道就是她们的追求。

  不过印象里,白晨依稀记得金仙现在应该还不到两岁,可是眼前的金仙看起来有四五岁的模样,想来是史料记载有所偏差。

  李隆基和三个护卫也冲过来,他们怕白晨对金仙不利。

  可是四人冲到桌子前,却如李虎一样,身体全都凝固,动也动不了。

  “你认得我?”金仙有些紧张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认得。”

  “你对我哥哥做了什么?”金仙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惧意。

  “我讨厌你哥哥,却不讨厌你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讨厌哥哥?”

  “因为他以后做了一下让我觉得恶心的事情。”白晨无奈的说道:“你妹妹出生了吗?”

  “妹妹?你说我娘肚子里的是妹妹吗?”金仙眼中大亮。

  “额……是妹妹。”白晨点点头。

  说起来,他们同胞三兄妹也算是苦命人,她们的母亲在生下玉真后,就被武则天杀了,而他们的父亲却对此连吭都不敢吭一声。

  “你过来,我与你说一些事。”白晨勾了勾指头道。

  “你会害我吗?”金仙可怜兮兮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不会。”

  “那你会害哥哥吗?”

  “暂时也不会。”

  “那就是说,以后你会害他?”

  “难说,我挺讨厌他的。”白晨说道:“不过如果你听话的话,估摸我就不杀他了。”

  “那我听你的话。”金仙从椅子上下来,爬到白晨的椅子上,可惜她的身高不够,最后还是白晨搭把手,把她抱到椅子上。

  “你要与我说什么?”

  白晨凑到金仙的耳畔,低声嘀咕了一阵。

  金仙的脸色一阵惊疑,猛然看向白晨:“你……你说的是真的?”

  白晨点点头:“你若是不信,我亦无所谓,到时候后悔的肯定是你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