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四十七章 奇症

第两千六百四十七章 奇症

  不提张鹤仙的怒斥,围观人群也是议论纷纷。

  他们又不是没见过治病救人,可是却从未见过给人开膛破肚的治病的。

  这哪里是救人,分明就是杀人。

  而且看着如画那双手血淋淋的,就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那病人被这女子这般的开膛破肚,哪里还能活的了?

  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,也是第一次看到人的内脏。

  只是如画依旧我行我素,依旧在那对病人的内脏进行着修复。

  身边还有一个女子作为如画的助手,她在一旁帮忙进行输送真气给病人,同时也一直握着病人的手腕,查看他的脉搏。

  “如画,病人的脉搏略快,呼吸不稳定。”
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如画点点头,同时拿出银针,刺入病人的穴位:“现在呢?”

  “脉搏的频率还是那样,不过呼吸稳定下来了。”

  如画加紧了速度,手术刀在并入的胃部切割下一块肉。

  众人在看到如画把病人肚子里的一块肉切下来的时候,又是一阵惊呼。

  “好了……我来维持病人的身体平衡,你来进行缝合。”如画接过病人的手腕。

  对面女子立刻也接手了如画的后续工作,三下五除二,就将病人的胸口缝合上。

  “胡闹,简直就是胡闹,你们到底会不会医术?把人开膛破肚再缝合上,病人就会活过来吗?简直就是庸医!庸医……报官!我要去报官,让官府来抓你们这群贱.人。”

  不管张鹤仙如何的叫喝,却没有人理会他。

  如画翻开病人的眼皮,然后再查看病人的呼吸、脉搏、血压。

  “可以了,病人的病情稳定了。”

  如画将病人身上各大要穴的银针拔下来,紧接着就见病人猛的一抽,胸口剧烈的起伏起来。

  所有人都在刹那间惊呼起来,没有人敢相信眼前的一幕。

  “活了……活了……那人没死……”

  “这怎么可能?那般开膛破肚都没死?”

  张鹤仙与众多名医也都是满脸的不敢置信,全都惊愕的看着如画那另外一个女子。

  “这不可能……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?”张鹤仙上前两步追问道。

  如画抬头看了眼张鹤仙:“他的胃里长了肉息,我就打开他的肚子,切下他的肉息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“可是打开他的肚子,不就是病上加伤,他不就死了吗?”

  如画冷笑着看了眼张鹤仙,没有回答张鹤仙的问题。

  只是那种眼神,却是深深的刺痛了张鹤仙。

  那是鄙夷的、嘲笑的、讽刺的眼神,张鹤仙顿时满脸通红。

  他感觉自己像是问了一个极其幼稚,极其愚蠢的问题一样。

  可是他也问出了大部分人心中的疑问,本来就是一个重病的人,再把他开膛破肚,难道就不会死人吗?

  “不明白吗?不明白就对了。”如画冷哼道:“就你们这群心胸狭隘,却又不思进取的庸医,也配在我们的面前谈医术,古人华佗就已经能够给人开颅医病,如今区区的开膛破肚又有何难。”

  嘶——

  所有人都听到了如画的话,不禁被如画震惊到了。

  “神医……这才是真正的神医啊!!”

  “是啊,这两位女子哪怕比不得华佗,怕是也相差不远了吧?”

  张鹤仙咬牙切齿的看着如画,却是半点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“快看,那得白化病的人,他的头发开始变成黑色了……他的皮肤也开始变的正常了。”

  水月没有进行如画那种惊世骇俗的治疗,而是直接用针灸治疗。

  一般的白化病其实并不致命,而眼前的这个白化病病人却不只是白化病,真正致命的是血毒症,也就是所谓的尿毒症。

  这个时代可没有透析机器,人体的肾脏其实就是一个精密的透析机器,将毒素过滤掉,如果没有肾脏的话,人就会积水积毒,然后浮肿甚至是致死。

  可以说尿毒症是非常可怕也是非常痛苦的疾病,特别是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。

  不过肾功能衰竭不是一个独立的疾病,而是一个系统的衰变,身体平衡的崩溃导致的。

  所以治疗起来非常的繁琐而且复杂,相较而言,白化病反而简单了许多,至少对水月来说,只要知道了原理,治疗起来就轻松了许多。

  “太不可思议了,白化病也治得好!”

  “这众仙馆里的女人,都是真仙吧?不然怎么连白化病都治得好?”

  张鹤仙的脸色铁青,因为他比其他人更清楚,白化病其实还不算什么,他之所以挑选这个病人,不是因为他得了白化病,而是因为他还是一个得了尿毒症的人,因为白化病还只是一个掩护,用来迷惑这些女人的。

  可是现在,这个病人不只是把病人的白化病治好了,就连尿毒症都治好了。

  这时候围观的人群也大胆起来,慢慢的接近过来,看着众女为其他的病人施救。

  “都让开一些,这个病人得的是天花,你们莫要靠的太近。”青烟喝斥道。

  一个大娘鼓起勇气问道:“姑娘,这天花你就不怕?”

  “我们不怕是因为我们不会得天花,你们若是得了天花,又要费一番功夫,何苦来由。”

  “姑娘,天花也能治得好?”

  “不难。”青烟淡然说道:“阿陈,去熬一锅大烩汤,给诸位乡亲喝,免得得病遭罪。”

  众人又惊又疑,全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众女,看着众女将一个又一个绝症病人救活,每个人看向众女的目光都已经变了。

  这简直就是天上的仙子下凡,凡人哪里有这等起死回生的医术。

  不说其他,但说那开膛破肚治病的方法,怕就不是凡间的庸医能够比拟的。

  就在这时候,给一个脸色发白的病人治病的师焉突然叫起来:“众位姐姐快过来,这病人我治不好。”

  众女都露出诧异之色,她们的医术都是相差无几,师焉治不好的病,那会是什么病?

  众女都聚集到那脸色发黑的病人面前,却个个都是摇头叹息。

  “这是什么病,如此古怪?”

  张鹤仙却是站在一旁冷笑不止,晾这些女人也猜测不到,这病人到底得了什么病。

  “看似中毒,却又不像。”

  “他的身体所有器官都在衰竭,就如天人五衰一般。”

  “就像是百岁老者一样,可是看他的年龄不过二十多岁,如何会这般?”

  众女交头接耳的议论着,围观人群也都好奇起来,到底是什么样的病,能够让这些医术通神的仙子都束手无策。

  看这病人面色苍白,却不如其他几个那么骇人,会是什么样的病症?

  “哈哈……我说的吧,你们果然就是一群庸医,连病都看不出是什么病。”张鹤仙一下子恢复了荣光,满脸的得意笑容,说不出的惬意。

  可惜,张鹤仙的狂笑,却没有人理会。

  所有人都知道,张鹤仙不过是个沽名钓誉的庸医,至少与这些女子比起来,张鹤仙简直就不值一提。

  哪怕这些女子未能看出这病人得了什么病,也不妨碍众人对众女的敬仰钦佩。

  反而对张鹤仙等一众名医颇为不耻,为了打压众仙馆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。

  再说了,这天下本就没什么大夫是可以包治百病的,除非真是大罗神仙下凡。

  众女会诊一番,却还是无法确诊,病因、病理都无法想明白。

  最终,青烟站起来道:“我去请先生。”

  众人虽然不是很情愿,不过只能如此。

  白晨通过灌顶的方法,将医术传授给她们,不过她们需要通过不断的尝试与练习来熟悉医术。

  不过就算是白晨传授给她们的医术,依然有一些的缺失。

  不是因为白晨有所保留,而是有些医术就是有缺失,不可能尽善尽美。

  众人看着青烟离去的身影,又开始议论起来。

  “难道众仙馆内除了这些姑娘之外,还有医术更好的高人坐镇?”

  “多半真有高人,不然这些姑娘的医术从何而来。”

  “这些姑娘的医术已经好到这种程度了,那么那位高人的医术会高到什么境界?”

  “我看这些姑娘的医术,已至这世间的极致,不会再有比她们更高明的医术了,即便是传授她们医术的人。”

  “胡说八道,师父怎么可能不如徒弟……”

  “那可未必,俗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,也许她们早就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”

  张鹤仙听着围观人群的议论,与其他几个同行对视一眼。

  “张神医,怎么没听说她们的背后还有什么高人?”

  “怕什么,不管他是什么高人,只要治不好这个病人,那就是庸医。”

  “张神医,你就对这个病人的病这么有信心?”

  “旁人不知道,难道你们以为老夫还会不知道吗?这病哪怕是大罗神仙也治不好。”

  “张神医,不会是你给他下了什么奇门毒药吧?”

  张鹤仙的脸色变了变,不过很快就恢复镇定:“莫要胡说,老夫可没下毒,你们也看到了,他的病症根本就不是中毒症状。”

  众人却是不信张鹤仙的话,张鹤仙刚才的反应明显不自然,他们又不是瞎子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