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三十三章 下限

第两千六百三十三章 下限

  就在这时候,青烟闺房内原本热闹非凡的气氛,被一个身影莫名的闯入而打断了。

  “青烟青烟我错了,原谅我吧求求你原谅我吧”

  白舒哭丧着冲入房间,外面两个翠红楼的打手也跟着进来,两个打手抱歉的看着屋内的众人。

  众人都哑然的看着白舒,对于白舒薄情寡信,攀龙附凤的态度,全都感到不耻。

  却没想到,白舒居然这时候打搅她们的兴致。

  青烟此刻看向白舒的目光,早已没有当初的那般情深,只有可怜嘲笑不屑的眼神。

  “青烟,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是吧?我知道我以前做的不对是我错了,我不是人我混蛋”

  白舒举起手便要摔在自己的脸上,可是却是重重的拿起,轻轻的放下。

  眼角还偷偷的看了眼青烟,只是换来的却是不屑一顾的冷笑。

  “青烟”

  “你都说完了?”青烟冷笑的看着白舒。

  “我”

  白舒此刻非常的不是滋味,都是因为青烟旁边的这个男人。

  如果不是他,自己怎会落的如此境地。

  走到哪里,都被人嘲笑鄙夷,走到哪里都受到冷嘲热讽。

  以前的同窗,欣赏他文采的师长,就连他想要依附报投的政党,都对他视而不见。

  他已经完全的沦为了过街老鼠一样,不过白舒还没有放弃希望。

  他觉得自己还有希望,只要自己能够金榜题名,那么所有的一切就还有希望。

  不过他现在还缺一个举荐信,现在几乎没有人愿意收他为门生了。

  可是经过他的努力,他还是找到了一个关系,据说此人乃是大司马狄仁杰府里的大管家,他可以帮白舒弄到一份狄仁杰的举荐信。

  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白舒真可谓兴奋莫名,如果能够得到狄仁杰的举荐信,那么自己高中金榜也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。

  只是,对方要价非常高,高到了他无法承受的地步。

  即便是把白舒从青烟这里索取来的钱财,全部的交给对方,依然无法满足对方的胃口。

  所以白舒思来想去,又来到了青烟这里。

  他觉得青烟还有钱,而且她一定还会帮助自己。

  白舒觉得自己非常的了解青烟,软弱愚蠢心软所以自己只要回到青烟的身边,对她说几句忏悔的话,那么青烟又会接纳自己。

  到时候自己就再从她那里拿到一点钱,给那个大管家。

  只要自己能够高中,那么自己所受到的耻辱,就能一个个的找他们算账。

  先是青烟这个贱女人,那日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上演的那场苦情戏,让自己的名誉大损,就连攀附长华公主的计划都失效了。

  如今长华公主根本就不愿意与自己见面,还有以前那些与自己称兄道弟的同窗,也是把自己视作笑话。

  特别是这个白晨,自己与他无冤无仇,他却三番两次的算计自己。

  就如白舒所猜想的那样,以前的青烟的确是个笨女人。

  不过,过去的她已经死了,从她自杀的那一刻,她就已经死了。

  现在的青烟,已经对白舒无感了。

  没有恨,而是无感。

  “他是谁?”青烟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  “青烟是是我啊我是洛彬白洛彬”

  “哦,原来是白洛彬,白公子有何指教”

  “青烟,你怎么会变成这样?你以前是那么的善良都是他都是他给你灌的**汤,青烟,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,对不对?”

  “抱歉,白公子,过去的青烟已经死了。”

  “你骗我你骗我青烟,我知道我过去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你原谅我好不好?”白舒委求的看着青烟:“我这几日也是非常的懊恼,我发现我喜欢的是你,我向你保证,只要我金榜题名那日,我就会把你娶进门,是明媒正娶,正房,你做正房妻室。”

  “你说你还喜欢我吗?”青烟微笑的看着白舒。

  “是啊,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,从始至终只喜欢你一个。”

  “那你记不记得我原本的名字?我和你说过好多次。”

  “这我”白舒的脸色变幻几次,他是真的记不得青烟的名字。

  他甚至记不得青烟有与他说过,并且他也从未将青烟的话放在心上。

  对他来说,青烟不过是个下贱愚蠢的女人,如果不是她接济自己的话,自己根本就不会多看她一眼。

  自己真正要娶的,只会是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,这种风尘女子,如何能与自己匹配。

  “记不得了吗?再好好想想。”青烟轻笑的看着白舒。

  白舒哪里记得起来,左右顾盼着,希望能有一个人能够提醒一下他。

  可惜,放眼望去看到的只有嘲笑与轻蔑的目光。

  “也许你没将我的名字放在心上,那么我再问你,我是哪里人氏?”青烟又问道。

  “这这”

  “我是金陵人氏,本姓周,名清流。”

  “啊对对我记起来了,我记起来了,青烟,我只是一时糊涂,没有想起来而已。”

  “够了!白洛彬,我对你太失望了。”青烟摇了摇头,她是真的对白舒感到失望,她自己都对自己过去的品味感到不敢相信,自己过去怎么会看上这样的男人?

  这个眼高手低整日做着白日梦,却是一个毫无担当,而且薄情寡义的男人。

  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,自己居然现在才看清楚他的真面目。

  自己过去到底是有多蠢,多笨,才能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蒙骗。

  “青烟你不能这么对我,青烟你你别想一脚将我踹开,我告诉你!我是举人,我是有功名在身的,你想踹开我和这个男人好?可以,拿一百两来,你我就算两清了。”

  青烟已经被白舒气的浑身发抖了:“我没钱,即便是有钱,我也不会再给你一厘一毫。”

  “休想!休想!我告诉你没门,今天你若是不给钱,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。”

  “你!好你不走!来人,给我把他丢出去!”青烟已经怒极,她是朕没想到,白舒居然能够如此的不要脸,完全是超乎她的想象,突破的底线的无赖。

  “谁敢碰我?你们给我滚开,我是有功名在身的!你们这些!伤了本老爷,我要你们好看!”

  白舒还的确有狂妄的资本,至少在两个打手的面前,他还朕有不可一世的资本。

  不管是哪个时代,书生永远都是最难缠的。

  两个打手也就是靠着五大三粗的块头唬唬人,他们还真不敢在这里动手。

  “青烟,我告诉你,你今日必须给我拿钱来,本公子能够看上你,是你的福气,女人就该三从四德,当日你落我面子,败我名声,我也不予你追究,拿一百两给我,就当做是给我的补偿,从此你我陌路,再无任何瓜葛。”

  青烟已经气的浑身发抖,突然看到地上的剑,毫不犹豫的拾起。

  “你要钱?先吃了这一剑,我就给你钱!”青烟怒不可遏的朝着白舒冲去。

  “你你要做什么?贱女人把剑放下,放下剑!”

  白舒拔腿就跑,他没想到以前那个温婉如水的青烟,居然会拿剑斩自己。

  他可不觉得,暴怒中的青烟会有理智。

  可是也不知道是谁绊了他一下,白舒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  青烟已经追到他的面前,举剑就要朝着白舒的脑袋斩去。

  “我命休矣”白舒大喊一声。

  剑锋却在瞬间止住了,一直坐在一旁的白晨,却是双指掐住了青烟的剑锋。

  “哈哈笑死我了”白晨忍不住大笑起来,转头看向白舒:“你这种人,我是朕没想到,你到底是有多不要脸?能够说出这样的话?”

  “白先生,你放手,让我斩了他!我便是舍了性命,今日也要斩了他。”

  “你斩他是要抵命的,犯不着。”白晨双指一拉,抢过青烟的剑柄:“要斩也是我来斩,此等败类,简直就是男人的耻辱。”

  白晨是真的对白舒失去了最后一丝的好感,无法想象,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无耻的男人。

  而且他居然还与自己一样,姓白!

  白晨剑锋一挥,一块肉飞了起来,众人全都愣了一下,愕然的看着白晨与白舒。

  再看白舒的下半身,已经被血染红。

  白舒也是有些愕然,摸了摸下半身,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。

  “我我我的命根子我的命根子啊”白舒惨叫起来:“我还没有儿子,我的命根子没了”

  “一个连尊严都不要的人,还要命根子做什么?”白晨冷笑。

  “好!斩的好!”

  突然,门外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,只见一老妇人从外走了进来。

  这老妇人不是别人,正是武则天。

  武则天的身边还跟着老泰,武则天轻描淡写的看了眼惨叫的白舒:“将他拖下去,剥了他的功名,永不录用。”

  “是,陛下。”老泰发出尖锐的声音:“你们两个,把他给咱家丢出去,真是丢人现眼的东西,污了陛下的眼睛。”未完待续。

  ...—南开大学美女校花艾丽可爱护士装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