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三十一章 持才傲物

第两千六百三十一章 持才傲物

  在众人的眼里,她只是一个身份卑贱的风尘女子。番茄小說◇△網w-w-w-.`f`q`x-s`w`.com

  一个被男人玩弄的残花败柳,没有人会同情她。

  每个人都觉得她是活该,愚蠢、下贱、毫无自知之明。

  青烟突然一头撞向亭子的柱子上,咚的一声,身躯已经瘫到地上。

  “真是蠢女人。”

  “不过是个贱.货,居然还想攀附他人。”

  白晨的目光冷冷的扫过在场的每个人,然后蹲到青烟的身前,塞入一颗丹药。

  青烟幽幽醒来:“我死了吗?”

  “你已经死了,所有的一切,都已经是过去了。”白晨温柔的说道:“忘记过去的一切,不再被情所困,不要被这种男人所骗,做回你自己。”

  众人却是看的满脸惊疑,那青烟额头那触目心惊伤口,怕是脑袋都撞碎了吧,这样都没死?

  白晨扶起青烟:“不过是一群沽名钓誉之辈罢了。”

  “你!你站住!”长华公主怒了,白晨的这个地图炮可是把她都算进去了。

  只要不是瞎子,也看的出白舒和青烟的瓜葛,不过这与他们有什么关系?

  是白舒始乱终弃,又不是他们,为什么还要承受白晨的侮辱?

  “你凭什么这么说我?说我们?你这是诋毁。”

  白晨瞥了眼众人,看着他们义愤填膺的神色:“所谓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能够与这种人在一起的,我实在不能高看你们。番茄△小说□网○w-w-w`.`”

  白晨的话,直接就让白舒身边的人下意识的退开几步,不愿与他站在一起。

  “树无皮必死无疑,人无皮所向睥睨。”白晨冷笑的看着白舒,白舒已经快要被白晨气炸了,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阁下,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一再针对我?”

  “言而无信,始乱终弃,丢尽了男人的颜面,我就是看你不顺眼。”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  “阁下,这事是他做的,可是你把我们都囊括进去,我们也必须要你给个说法。”

  “说法?你们是衙门么?”

  “我们虽然不是衙门,可是想让衙门出来倒也不难。”

  其中一人语气不善的说道,他们可不都是寒门子弟,不说长华公主,便是功勋爵爷之后也有那么几个。

  从来都是他们不讲道理,却从未有人敢和他们讲道理的。

  “你今日若是不能给个说法,那我们就请你去衙门你讲道理。”

  “今日之事是奴家之过,与这位先生无关,奴家一人做事一人担。”

  “青烟姑娘,这事与你无关,是我强出头,用不着你来担当。☆番茄小說網w-w-w-.`.-c-om”白晨扫了眼众人:“你们让我给你们个说法?凭的是什么?还不是凭你们的背景,可是如果有朝一日,你们的背景对你们没用了,你们之中又有几个人能有作为?就如这个废物,不过是个吃软饭的东西,别说是光宗耀祖,便是养活自己都是难事,说的直白一些,你们不过是蒙祖林荫的纨绔子弟罢了,你们说要把我送去衙门,这事闹大了对我无关紧要,可是对你们的父辈却是污点,落个以权谋私的污名。”

  白晨的话让众人都有些犹豫退缩,白晨说的没错,他们还真不敢闹到衙门去。

  “这世上再大也大不过一个理字,阁下说我们与白洛彬一样,是蒙祖林荫的纨绔子弟,在下不敢苟同。”

  这时候众人虽然依旧对白晨怒目相视,可是却也已经不再认同白舒。

  以前还觉得白舒文采出众,可是经过白晨这么一闹,却觉得白舒品行缺失,实在称不上君子。

  “那好,你们觉得你们不是纨绔子弟,那你们就拿出你们的真本事来,你我且斗上一场,比文论武,诗词歌赋随你们,只要你们觉得拿得出手的,只一项胜过我,我便收回先前的话,并且向你们道歉。”

  “笑话,我们这么多人,而且个个都有功名在身,你说要与我们这么多人斗上一场?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吧?”

  “我舞文弄墨的时候,你们还在穿开裆裤呢,少说废话,一边要我给你们个说法,一边却又自持身份,这算什么?”

  “你说我们与你斗上一场,你至少先吟一首诗吧?若是连一首诗都作不出来,谈何与我们文斗?”

  “可以,出题。番茄小说网  .”白晨做出请的姿势。

  “就以菊为题,请。”

  “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。冲天香阵透京洛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”

 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好诗!

  通篇诗句一个菊字都没有,却处处透着菊的意境。

  尽显凌厉之意,彷如军阵冲杀,字字都彰显着浩大的意境。

  前面两句言明菊花盛开季节,可是却给人一种百花退避菊花绽放的感觉。

  后面两句更是抒发出菊花的香气与景象,却是以兵临城下的那种压迫感来修饰形容,让人不由得升起几分敬畏。

  “好诗,这诗叫什么?”

  “无名。”白晨淡然道。

  这是后唐的黄巢所著,因为皇朝本是一个起义军首领,所以这首诗可以算是一首逆反的诗,所以字句之间都透着箫肃之气。

  “我闻阁下先前的曲子弹的极好,歌赋应该极佳,不如为青烟作一曲歌赋如何?”一个书生无法在这首《不第后赋菊》上找漏洞,只能婉转的从其他方面刁难。☆番茄○△小說網w.com

  他觉得白晨虽然那首《止战之殇》极其出色,可是要他现场作出一首符合青烟的歌,无异于难如登天。

  “正好,我便为她作一首歌。”

  阿山阿陈立刻将琴案重新铺设,白晨坐到琴案前。

  “这首曲子名为《如花》。”白晨看向青烟,轻轻点点头。

  琴声渐起,白晨的琴技何其高超,琴声中带起的是难以言喻的意境,众人彷如身临其境一般。

  在前奏完毕后,白晨的歌声响起。

  他在夜里把灯点,

  四书五经读几遍。

  是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守在一边,

  她在灯下把墨研,

  荆钗布裙一双眼,

  ……

  众人心境渐渐的被歌声带入,同时也听明白了歌词里的意思。

  是说一对青梅竹马的男女,男的要进京赶考,许诺待到金榜题名之时,风光迎娶她入门。

  妻子为他枯守十八年,却等不到情郎归来。

  十八年,她****都在送别情郎的渡口,等他归来。

  十八年,她已是满头白发。

  十八年,她已红颜不在。

  十八年,他睡在富贵阁楼。

  他负了她……

  男男女女听的泪洒衣襟,这歌美如画,却是让人难以忘怀。

  一首《如花》说不出的凄婉悲凉,每个人都为她不值。

  而她与青烟,又是何其相似。

  只是庆幸的是,她早有觉悟,没有等十八年。

  曲终,白晨放下双手,众人的心头却沉甸甸的。

  这首曲子是用最鲜艳的血,刻画出最为残酷的画面。

  “阁下,在下为先前的失礼说声抱歉,阁下大才,在下自愧不如。”

  “公子,小女子也是极为佩服。”长华公主眼眶微红,显然也被这曲子触动。

  “青烟,我们走吧。”

  “奴家拜谢先生大恩,让奴家幡然醒悟。”

  “不用,我只是看不惯伪君子罢了。”

  白晨正打算带着青烟离去,却见金范外进来几个人。

  长华公主在看到来者的时候,脸色微微变了变,不由得拘谨起来。

  “阁下可是神医?”老泰打量着白晨。

  他发现眼前这人,居然是那天晚上,在洛河河畔遇到的那个年轻人。

  “武则天让你来找我的?”

  嘶——

  现场所有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,这天下,还真没有人敢直呼武则天的名字。

  哪怕是私下里都是小心翼翼,更不要说是在公开场合明目张胆的称呼了。

  所有人都觉得,白晨是娇纵狂妄过头了。

  老泰低下头:“正是陛下,想要面见阁下。”

  “没空,告诉武则天,她若是想见我,便亲自来见我。”

  所有人都感觉要炸毛了,这个小子死定了,绝对死定了。

  皇帝面见他,那已经是皇恩浩荡了,可是这小子居然不理不睬,还说要见也是皇帝来见他。

  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?

  众人不敢想象,下一刻这个老太监会不会恼羞成怒,将他拿下。

  只见老泰却一脸的平静:“这恐怕不妥吧?”

  “有什么不妥的?武则天要见我,自然是要表示一下尊重,若是起码的尊重都没有,那倒不如不见。”

  “老奴会将话转告给陛下的。”

  老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转眼又带人离去。

  白晨后脚也跟着离去,众人全都是冷汗直冒。

  “殿下,您可识得那人是谁?”

  “不识得……”长华公主摇了摇头,美目中闪烁着惊疑之色。

  她也搞不懂,那人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胆敢叫她的皇奶奶来见他。

  别说她这样的皇子皇孙,便是世家也没这胆识。

  不管世家如何猖狂,武则天毕竟也是名义上的中原大地的皇帝,谁敢如此狂妄无礼?

  至少长华公主是想不出,这世上到底谁有这个资格。

  “此人的文采出众,可是也没有持才傲物到可以无视当今圣上的地步吧?”

  “我也不识得此人是何方神圣,不过先前那位是圣上的近侍,他也代表了圣上的旨意,他却没有因为那人的态度而勃然大怒,这就太奇怪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