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三十章 风尘女子

第两千六百三十章 风尘女子

  “绝症。”白晨平静的说道。

  女子脸色平静,没有半点波澜。

  “可有医治之法?”

  “身上的病可治,心中的伤难医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女子站起来,身姿摇曳步履蹒跚,眉宇灰暗的离去。

  “姑娘,难医不代表不能医治。”白晨抬起头微笑的看着女子。

  “谢先生劳心,小女子不医了。”

  “你这女子怎么这么不识好歹,我家公子乃是真仙下凡,给你看病是你的……”

  阿山和阿陈不干了,他们觉得别人拒绝白晨的好意,都是一种亵渎,立刻出言驳斥女子。

  白晨摆了摆手,示意两人收声。

  “姑娘,身在红尘却将心寄予情上,实非明智之举。”白晨惋惜的说道。

  “你又知道什么,那人说过,他会回来找我的。”女子不满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一个男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许是真心的,不过他还有一句潜台词没说,你有本事就等一辈子。”

  女子愣了一下,下一刻便露出决然之色:“那我便等他一辈子。”

  “他能负你一次,便能负你一世。”

  “你不明白。”

  “情这个东西,谁又说的清道的明,姑娘怕是自己都不明白,又何必误了自己的一生。”

  “先生,情这个东西付出了,便再难收的回来。”

  “释迦摩尼能斩三千烦扰丝,你却连区区一根情丝都斩不断吗?”

  “小女子何德何能,如何能与佛主相比,这情丝非金非铁,却坚如金铁,小女子手无缚鸡,难断情丝。”女子是个很倔强的人,她的回答是决然的。

  “那姑娘便与我打个赌如何?”

  “赌什么?”

  “就赌姑娘所付出的情,是否值得一生等待。”

  “小女子青烟,谢过先生,只是此事乃是小女子私事,就不劳先生费心了。”

  “若是我非要赌呢。”白晨的态度也是非常的坚决。

  “先生……你……”

  “你身上染了脏病,他却负你而去,给你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,这种薄情寡义的男人,留之何用?”

  “先生,他有他的苦衷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青烟姑娘,难道你不知道,男人都是喜欢用这个当作借口的吗?没有苦衷,只是借口而已,他看不上你,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
  “他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青烟的脸色阴晴不定,凝视着白晨,却怎么也看不穿眼前这男人。

  故事很简单,青烟本是青楼女子,却喜欢上了一个书生,用身体供书生在生活的用度花销。

  书生与她说,待到他金榜题名时候,再来娶她为妻。

  只是,今日她看到了那书生与一官家小姐在一起,上前质问一番,却被那书生冷言冷语的嘲笑,而后回到青楼之中,那书生又找上门来,向她解释自己的苦衷,而且把她所有的积蓄全都拿走。

  这积蓄本是青烟这些年所积攒的,本是用来给自己赎身从良。

  自那天起,书生就再没来找过她。

  其实青烟内心里,已经有一点明了。

  只不过是她自己不愿意相信,不愿意接受。

  哪怕是仅存的一点奢望,也被她当作希望。

  这就是这个时代女人的悲哀,她已经一无所有了。

  现在她只能将这一丝希望寄托在情上,除了情之外,她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其实只要有一点理智的人,都能知道这是骗人的。

  即便那男的真回过头找她,将她娶回家中,也只能是偏房妾侍,根本就不可能入正房。

  可见那个男人已经连敷衍都懒得敷衍了,可是偏偏青烟却将谎言视若希望。

  “你若是真的有信心,那便与我赌上一赌。”

  “若是小女子不愿意与先生赌呢?”

  “你知道我这两个随从是什么人吗?他们本是江洋大盗,虽然金盆洗手了,却依旧嗜杀成性,若是你不与我赌,我便让他二人去将那书生杀了,曝尸荒野。”

  “先生,您何苦为难小女子呢?”青烟脸色苦涩,眼中带着几分祈求。

  “我讨厌男人欺负女人,我更讨厌男人欺骗女人。”白晨淡然说道。

  ……

  洛阳金范

  正值立秋当下,金范中飘香四溢,多有书生在此赏菊游玩,或者是举办诗会。

  此刻正有十几个公子或者小姐,在园中漫步,几乎都是成双成对,或是吟诗作对,或者弹琴听歌,附庸风雅。

  这些公子小姐在洛阳城内,也算是比较有名的公子佳人,诗词歌赋样样精通。

  “诸位同窗,如此良辰美景,不如大家都赋诗一首如何?”

  “是啊是啊,该当如此。”

  在这个时代,总是不缺乏大儒文豪,也会有名作现世。

  唐朝是纵贯历史上,最为灿烂的时代,思想家艺术家家在当下时代,总能迸发出璀璨的光辉。

  人群中时不时的传扬起一首首诗歌,让众人品鉴。

  “洛彬,你何不赋诗一首?”

  白舒身边是一位白衫女子,面容娇美身姿婀娜,眉目中带着几缕脱尘,美目如星,周边诸多男女围绕,就如众星拱月一般。

  “殿下,在下这里正好有一首叹菊,情殿下鉴赏。”

  白舒的咏了一首诗,这首诗是他早先准备好的,为的就是今天能在诗会上一展文采。

  “好!好诗。”

  众人听罢,全都轻呼起来,对于白舒的这首叹菊赞不绝口。

  白衫女子也是连连点头,这白舒的才名的确名不虚传,这首叹菊的确是上乘之作。

  不少书生则是露出一丝嫉妒,白舒观众人神色,不由得有些飘飘然,仿佛世界都是以他为中心一般。

  就在这时候,前方传来一阵琴声,那琴声便如刀剑般锐利锋芒,铮铮琴声荡入众人耳畔,所有人的心神都在刹那间一震。

  这首琴曲就似金戈铁马,止战不休,血雨腥风,杀伐难停。

  众人俱都眉头一皱,这弹奏之人的琴技之高,的确是世间罕有,可是这琴曲却是太过血腥残暴,所有人听来,俱都感到一种望而却步。

  这哪里是寻常人能演奏的曲目,分明就是战场上的老兵。

  白衫女子同样皱起秀眉,看向前方。

  只见前方亭中正盘坐一人,双腿上摆着一把古琴。

  琴声渐渐平息,带着几分硝烟散去后的荒凉戚戚。

  那些公子小姐这才缓过神,众人纷纷上前去。

  那白衫女子款款而来:“这位公子,敢问刚才那首曲子叫什么?”

  “《止战之殇》。”白晨抬起头看着白衫女子。

  这女子虽然年轻,却是带着凤姿仙貌。

  白衫女子背后的白舒看向白晨:“是你!?”

  “正是在下。”白晨微笑的点点头。

  白晨回过头,看了眼身后的青烟,青烟的目光却已经凝固了,完全凝聚在白舒的身上。

  “白郎。”青烟轻呼道。

  白舒却仿佛没看到青烟一样,或者说根本就视若无睹,只当作陌生人。

  “白朗,是我,青烟啊。”青烟失神一般,蹒跚着走到白舒的面前。

  可是白舒却是眉头一拧,推开青烟:“姑娘自重,在下并不认识你。”

  “白朗,你怎么了?你怎么会说不认识我?”

  其实在这个时代,去青楼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,一些自诩风流的名士,哪个不是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

  只不过白舒却有些不同,他是纯粹吃软饭,最后还骗走了青烟的所有积蓄。

  再如今,他本是想要追求眼前的这位长华公主,自然不希望青烟在这时候出现,于是索性就装作不认识。

  长华公主看了眼青烟,又看了看白舒:“洛彬,你认识这位姐姐吗?”

  “小生怎会认识她。”白舒语气坦然,就像是实话一般。

  白晨看了眼青烟:“青烟姑娘,现在如何?我早就说过,男人的承诺是不可信的,如今你可死心了?”

  “住口,你休得在这里信口雌黄,我根本就不认识她。”白舒急了,立刻叫起来。

  白晨重重的摁在琴弦上,弦声沉重如芒,白晨眼中露出一道凶光。

  “天下男人若是都如你这般薄情寡义,这天下怕是早已亡了,你若是没有一点担当,那便不要轻易许下承诺。”白晨眼中冷光闪烁。

  “公子,你说白洛彬认识这位姐姐,可有什么证据?”长华公主凝视着白晨。

  白晨冷笑一声:“笑话,我又不是来告状的,我为什么要给你证据,你又不是衙门,凭什么向我要证据?”

  白晨的冷言嘲讽,让长华公主的脸色有些难看。

  从她入洛阳以来,备受皇上的恩宠,何人敢如此轻言嘲讽。

  不说其他的,便是身边的这些公子,都像是众星拱月一般围绕在自己的身边,可是眼前这男子,从始至终都未曾正眼看过自己一眼,这让她心头产生一种无名怒火。

  “大胆!这位乃是天潢贵胄,岂容你轻言羞辱?”白舒立刻大喝叫道。

  “那又怎么样?”白晨冷笑道:“区区一个公主而已?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白晨站起身来:“青烟姑娘,如今你也认清了他的为人,可还抱有一丝希望?”

  青烟颓然看着白舒:“白朗,难道你真的不念旧情吗?”

  白舒的脸色一阵青红:“我记起来了,你是翠红楼的青烟啊,我只是去光顾过你几次而已,你是不是对每一个光顾过你的恩客,都当作自己的情郎?”

  “原来是风尘女子啊。”

  “难怪了,我就见她妖里妖气,一股子的狐臊味。”

  “翠红楼的姑娘啊,下次去翠红楼,去光顾光顾她。”

  对于这些公子哥,则是低声的调戏,这些人表面都是仪表斯文,实际上却是藏污纳垢,思想肮脏,不过他们总是习惯了站在道德的制高点。

  青烟只觉得头晕目眩,踉跄着跌坐到石座上,一瞬之间,她发现自己完全不认识白舒,这么的陌生,这么的冷漠,这么的绝情。

  ...{重庆大学巨.乳校花自拍,真正的童颜巨.乳照片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