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两千六百二十八章 固执的人

第两千六百二十八章 固执的人

  “哟,狄大人,您怎么有空来啊,是来喝酒的?”

  “我这一桌好菜,却是无人陪我喝酒,怪寂寞的。”狄仁杰笑着说道。

  白晨大大咧咧的坐到狄仁杰的面前,同时对身边的阿山和阿陈道:“去后院让伙计给你们弄点吃的,还是那句话,想怎么吃怎么吃。”

  两人应声走向后院,狄仁杰看了眼两人的背影。

  “他们两个怎么会到你手下办事的?”

  “说来这事也是我与狄大人的原因,他们来洛阳找活计,结果正巧被我撞见了,我便收了他们打杂。”

  狄仁杰的笑容渐渐的收敛,凝视着白晨:“白兄……白先生。”

  “还是叫我白兄弟舒服点。”白晨笑着说道。

  “老夫也不想拐弯抹角,只想问你一句,你是何人。”

  “不在三界内,跳出五行外。”白晨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  白晨的每一个字,听在狄仁杰的耳中,却是如雷轰顶,字字都是直惯天灵。

  若是以前白晨与狄仁杰说这话,狄仁杰绝对会把白晨归类为骗子。

  可是现在,他实在是没这个勇气。

  有些人一生都在坚持一个理念,可是如果这个理念被打破,那么他们将会比任何人都要坚定的站在对立面。

  比如说怪力乱神,狄仁杰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神鬼仙佛,可是现在眼前的这个人,他不得不怀疑。

  狄仁杰并非没有遇到过类似的骗子,相反,当年他当个小小的县令之时,就遇到过一起骗子装作大仙蛊惑人心的案子。

  而那个案子的主犯几个,个个都是行骗高手,就连自己手下都有几个被那个大仙骗过。

  可是,即便是狄仁杰这般的心智,依然无法看破白晨的‘骗术’。

  那么他只能选择相信,选择接受。

  不在三界内,跳出五行外!不是仙人是什么?

  “我还以为狄大人会如一些愚民一般,吓得跪在地上,五体投地。”白晨笑呵呵的说道。

  狄仁杰不禁苦笑起来,仙人,的确是令人震撼的存在。

  可是这还不至于让他五体投地,狄仁杰始终是狄仁杰。

  白晨这个特殊的存在,虽然扰乱他的心智,却没影响到他的智商,他的判断力。

  他跪皇帝,是因为天子之剑悬立当头,他不得不跪,可不代表他就要对一切凌驾于他至之上的人顶礼叩首。

  “那么不知道白兄弟来此有何贵干?”

  “找人。”

  “找人?”

  “一个和尚。”

  “在白马寺?”

  “狄大人的耳目还真是灵通啊。”白晨笑着说道。

  “这事并不难查。”

  “那和尚不在白马寺,那地方我是不想再去,更不想再提及。”白晨就像是吃了一百只蟑螂一样的恶心。

  狄仁杰表示非常的理解,他又何尝不理解呢。

  “白兄弟,如今的洛阳城可不太平。”

  狄仁杰这次来,其实就是为了探个底,他想要看看,白晨来此的目的。

  是要介入这乱局?还是别有所图。

  “放心吧,暂时来说,我对朝堂上的事情没兴趣。”

  “暂时的吗?”狄仁杰眯起眼睛。

  白晨的身份太超然了,让他不得不产生忌惮。

  如果这个人站在自己的对立面,自己又要怎么对付?

  这个人可是一个,自己从未遇到过的对手……一个前所未有的对手。

  狄仁杰实在是没什么信心与之交手,不是他怀疑自己的能力,而是因为对手的未知,让他感觉到恐惧。

  当然了,这不代表狄仁杰就真的畏惧不前。

  狄仁杰在官场上混了大几十年,靠的可不仅仅是智慧与手段,还有他的勇气。

  至少在目前来说,他所看到的也仅仅只是白晨的医术。

  仙人又如何?难道真能够如传说中的那样撒豆成兵?

  难道真能一指毁天灭地?

  狄仁杰对此深表怀疑,至少他是没在白晨的身上感受到这种力量。

  “我说过,我想找那个和尚,如果因为这个原因导致我不得不介入的话,那我也不会退缩。”

  “即便是与陛下为敌?”

  “狄大人,何必在我的面前打马虎眼呢,你所忠的是李唐而不是武周。”

  从始至终,狄仁杰都是李唐的死忠粉,效忠武则天也只是权宜之计。

  李隆基能够扭转乾坤,其中未必就没有狄仁杰多年来处心积虑的经营。

  不说其他,就说武则天想要对李家子孙赶尽杀绝的时候,如果不是狄仁杰阻扰的话,估计就没李隆基什么事了。

  狄仁杰的脸色剧变:“白兄弟,你莫要开这种玩笑,这可是会死人的!老夫只会忠于陛下,绝无二心!”

  “好了,这种事你知我知,没有第三个人会知道的。”白晨笑着拍了拍狄仁杰的肩膀:“我不会和武则天为敌。”

  狄仁杰的脸色有些不自然,不知道如何接话。

  白晨可是直接称呼当今陛下的名讳,这话要是放到外面,绝对是杀头的死罪。

  也只有白晨才能说的这么坦然无谓……

  “那就是说,有可能与其他人为敌?包括老夫……是吗?”

  “是啊。”白晨点点头。

 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:“白兄弟难道觉得,如今的朝纲颠倒正常?”

  “你不过是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来问我这个问题的,那为什么不站在百姓的角度?站在中原大地的角度上来考虑这个问题?武则天除了是个女人,她在其他方面比历史上的哪个皇帝差?”

  “刘邦嬴政……历朝历代的开国君王,都不比陛下差。”

  “打天下易,守天下难……武则天至少提升了国力,提升了民间的生活。”

  “老夫不敢苟同,若是如今的百姓只知道吃喝,却不懂忠君,那与苍狗何异?”

  “谁给他们吃喝,他们就忠于谁,谁管这天下是姓李还是姓周?”

  “即使如此,白兄弟又为何敢于他人为敌,而不愿与陛下为敌?”

  “就如我前面说的,她是个好皇帝,未必是最好的,却是目前最适合的。”

  “也许李家的儿郎之中,有比她更适合的呢?”

  白晨笑了,故作神秘的说道:“我忘记告诉你了,我知道上下五千年,我知道下一个皇帝是谁。”

  狄仁杰的脸色再变:“是谁?”

  “我不告诉你。”白晨恶趣味的说道:“不过这货我实在是不喜欢,如果他跳我面前来,我保准不弄死他。”

  白晨不喜欢李隆基,真的是非常的不喜欢。

  抢了自己儿子的老婆,吃干抹尽了,还尼玛的把所有的错全都推在这女人头上。

  这不是女人的耻辱,是男人的耻辱。

  敢做不敢当,这算什么?

  丰功伟绩全是你,祸害天下全是女人,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

  狄仁杰的眼皮只跳:“白兄弟……你可莫要乱来,皇亲国戚伤不得!”

  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”

  狄仁杰沉默了,王侯将相当然有种乎……

  可是这些全都是世俗的规矩,却不在白晨的规矩里。

  “武则天她证明了自己,她有能力治理天下,所以我觉得她没错,错也变成没错,而她后面的那个继任者,就只是个孬种,这种废物登基也只是祸害天下,狄大人是觉得这天下重要还是皇权重要?”

  都重要,这是狄仁杰的答案,皇权是由这天下所巩固的,而这天下又需要皇权来维系。

  “天下是百姓的天下,皇权是为百姓服务的,而不是百姓为皇权服务。”

  “白兄弟,你我道不同,再多说下去,也是于事无补。”

  “是啊,我说服不了你,不过你也不可能说服我。”白晨无奈的耸耸肩。

  狄仁杰虽然在暗地里帮衬李家,不过他在职期间,至少没做过太过火的事情,在自己的职位上也算是尽职尽责。

  不过就如白晨信奉的那个道理,在金銮宝殿下的那些人,谁都不比谁高贵。

  “白兄弟,希望我们有一天不会站在对立面。”

  “是啊,我也希望如此。”白晨点点头:“如果有一天,你一定要站在我的对立面,那么你就最好劝住你的主子,千万不要来招惹我,这可是会死人的。”

  “老夫只会忠于陛下,白兄弟还是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了。”

  “我也希望狄大人会永远只效忠一个好皇帝,而不是一个只能姓李的皇帝。”

  这次与白晨接触,狄仁杰的心情变得有些压抑沉重。

  狄仁杰正欲离去,突然又转头看向白晨:“白兄弟,你自己难道就没有半点野心吗?”

  “呵呵……你是想说,我想谋这天下?”

  “既然白兄弟不相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,那为何就不能自己做皇帝?也许你会比任何人都适合那个位置……”

  狄仁杰知道,自己的这句话出口,就已经说明了他的心思。

  如果一个忠于武则天的人,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。

  不过狄仁杰还是想要试探,试探白晨是否别有图谋。

  白晨望着窗外的茫茫夜空,眼中深邃无比:“当你看过星辰大海后,你就不会留念一撮荒土了。”

  “白兄弟,我感觉我们终有一日会站在对立面……”

  “是啊,因为我们都是固执的人。”

  ...、、重庆大学巨.乳校花自拍,真正的童颜巨.乳照片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